关灯
护眼
字体:
043、勾搭勾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定睛看去。

    高耸的树木上,也覆盖着白皑皑的积雪,有积雪来反射光线,视线相对来说要明亮许多。

    于是,仔细看的话,那抹身影暴露无遗。

    当然,对方也没想隐藏。

    仅仅一眼,夜千筱看到那抹金色头发,继而是他左手上的两枚戒指。

    及其显眼的颜色。

    夜千筱微微一顿,似乎有点儿印象。

    “。”

    外国小哥卢克,看清楚人影,立即朝这边跑过来。

    两人原本相隔四五米左右的距离,他这一跑,直接来到了跟前。

    夜千筱皱眉,抬手间一个雪球落入手中,在对方迎面扑来之际,雪球径直朝他下巴飞过去,狠狠的力道,立马将人撞得直往后倒!

    扬眉,夜千筱往前走了几步,在卢克往后退却站稳时,她直接抓住卢克的肩膀,把人往远处拉!

    “哎——”

    卢克下意识想反抗。

    可,他话还没喊出来,一把军刀就架在他脖子上,硬生生逼得他将喊声咽了回去。

    被强行拉扯了段距离后,卢克被夜千筱用力推到棵树上。

    然而,那把泛着冷意的军刀,从头到尾,一直没有离开他的脖子。

    “有话好好说……”

    卢克连忙开口,但神色间也没有过多慌张。

    那蹩脚的普通话落入耳中,令夜千筱很快想起了对方的身份。

    金色头发,同性恋标志,外加这——

    呃,难听的普通话。

    三点特征,足够夜千筱想起他。

    但,却不足够让她打消戒心。

    她跟卢克本就只有一面之缘,而且他似乎跟一帮黑社会的混在一起,她本就不了解他,就算是见过,也不能保证对方没有不良目的。

    “来这里做什么?”

    眸底夹杂着冷光,夜千筱冷冷的问道。

    “咳咳,”卢克冷不丁地咳了两声,眼珠子微微一转,嘴角扯出抹笑容,“是让我来的。”

    “哦?”

    夜千筱微微眯起眼睛。

    裴霖渊?

    “真的是他,”卢克一脸认真地强调道,“你们俩的定情信物,还在我手上呢?”

    “定情信物?”

    夜千筱挑眉,眼底萦绕着似有若无地危险。

    扯!

    哪来的定情信物?!

    “喏,”努了努嘴,卢克颇为不爽道,“我右边衣服口袋。”

    横了他一眼,夜千筱想了片刻,架在他脖子上的军刀一动未动,可另一只手,则伸向了他的衣服口袋。

    让卢克自己拿,万一是危险物品,卢克随时有可能坑她。

    不过,自己拿,更是要小心许多。

    于是——

    在卢克紧张地注视下,夜千筱左手刚放到他衣兜里,就立即缩了回来。

    同她手指一起的,则是一条蜥蜴!

    两只手指,捏住蜥蜴的脑袋,那只蜥蜴唯有挣扎的份。

    原本还颇为得意的卢克,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

    可,还没完!

    放到卢克脖子上的军刀猛地收回,夜千筱捏住蜥蜴的手微微一抬,蜥蜴被抛向空中。

    手起刀落。

    “咔!”

    声音从卢克耳边响起。

    原本因军刀离开而放松些许,注意力转向自家宝贝的卢克,再听到耳边传来刀刺入树干的声音,整个人怔了怔。

    一颗心,顿时碎的彻底。

    僵硬在原地,卢克微微转动眼眸,朝旁边看了过去。

    在昏暗的光线下,他隐约能看到他家宝贝最后的挣扎,仅仅一下,便就此陨落,之后僵硬地再也无法动弹。

    “它没毒。”

    半响,卢克非常委屈地盯着夜千筱,一字一顿地说道。

    他家的小宝贝儿啊……

    死的这么惨!

    夜千筱将军刀收回来,任由那条蜥蜴往下掉。

    卢克没有去接,只是扫了一眼。

    “谁的错?”

    冷眼看他,夜千筱字字顿顿的问。

    哽了一下,卢克停顿了下,非常实诚地开口,“我的。”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肯定会事先告诉夜千筱,他家宝贝在他口袋里睡觉的。

    可惜——

    卢克撇撇嘴,想哭都哭不出来。

    “喏。”

    很快的,卢克在阴郁的心情中,将所谓的“定情信物”拿了出来。

    那是一把精致小巧的军刀吊坠。

    银色的,纹路清晰,花纹漂亮,小巧玲珑,不过两根手指大小。

    夜千筱眯了眯眼,一抬手就从卢克手中将其拿了过来。

    这个小吊坠,算不上定情信物,但就凭这东西,夜千筱也认了卢克的来路。

    这是凌珺亲手制作的、送给裴霖渊的。

    当然,不仅仅是裴霖渊,她当时刚学会这门技巧,一次性制作了十多个,当时全部都发出去了。

    每个都是军刀吊坠,只是各种牌子,都不相同。

    自己做的,她当然能认得出来。

    “他让你来做什么?”

    把玩着那个吊坠,夜千筱皱眉问道。

    “来看看你啊,”顿了顿,卢克立即补充道,“看看你有没有被欺负。”

    话音一落。

    刚刚刺穿蜥蜴身体的军刀,再一次架在了卢克脖子上。

    “你怎么跟他混一起的?”

    微微扬眉,夜千筱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

    “我加入了他的佣兵团。”卢克如实回答。

    若是先前,卢克还不大相信,夜千筱真的会伤害他。

    毕竟,再怎么着,她身上都穿着那身军装,按照部队里的规矩,肯定不能做出上海民众的事儿吧?

    可——

    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直接一刀解决了他家宝贝。

    如此狠戾之人,很难让人相信她会老实。

    卢克是真的怕了她了。

    “他收你?”

    颇为奇怪地说着,夜千筱眼眸微微一转,从头到尾地打量了他一眼。

    上次就见识过了,他还真没有什么拳脚功夫,除了不要脸和耐打,根本就没有其它长项。

    就连摄影和低空跳伞,也就一般般的水平。

    这种人放在人群堆里——

    裴霖渊估计都不会看上一眼吧。

    “收啊,”卢克得意地扬眉,“我现在是他们的专业摄影师。”

    “说实话。”

    夜千筱声音倏地一沉。

    一个佣兵团,要摄影师拿来做累赘?!

    “我中文说的不错。”

    卢克立即恢复了正经的脸色。

    当然,他没有说,自己除了这项技能外,还追着裴霖渊死缠烂打好长一段时间,最后还重伤住院半年。

    眸光微动,夜千筱打量了他几眼。

    被狐疑地盯着,卢克立马急了,“难道很差吗?”

    “……”

    夜千筱懒得跟他争。

    就这不及格的普通话水平,顶多到同人说说话的程度。

    不过,裴霖渊的佣兵团,确实没有几个会讲中文的。

    可——

    一定要讲中文的做什么?

    眉头微微一顿,夜千筱懒得跟他多扯,直接往正事上问道。

    “就来看看你,”提及这个,卢克的激情又来了,嬉皮笑脸道,“顺便勾搭勾搭你。”

    话刚说完,夜千筱眸色一沉,抓住军刀的手微微一用力,卢克的脖子上立即多出抹鲜血印记。

    “真的。”

    卢克无奈地肯定的。

    “就你?”唇角勾起抹冷笑,夜千筱冷冷的问道。

    “没有,”卢克立即摇头,且强调道,“真的不是我。”

    夜千筱的神情愈发冷然。

    卢克欲哭无泪,“我就是来问问,你喜欢哪款的,怎么着也得做到赏心悦目嘛。”

    他在树林里等了老半天,这才等到夜千筱的。

    没想到,才刚刚见面,就被夜千筱折腾了一番,就连他家宝贝也就此丧生。

    简直亏的太大了。

    “我想你了解错了,”夜千筱凉凉地说着,顺势将军刀收了回来,眼底流露出几分威胁,“我没说想再见到你。”

    “……”

    卢克眨了下眼。

    神色间,却没有任何失望。

    由于上一次的接触,卢克来之前,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你放心。”

    停顿半响,卢克又露出吊儿郎当地笑容。

    夜千筱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也不愿意同他继续纠缠,很快便沿着原路往回走。

    卢克站在原地。

    看着夜千筱离去的背影,他顿时疼的龇牙咧嘴的,抬手去摸鲜血淋漓地脖子。

    直至夜千筱消失在视野的那刻,卢克冷不丁地松了口气。

    可——

    还没等他庆幸,整个人就跟被雷劈似的,僵硬地站在原地。

    啊啊啊!

    他的军刀吊坠!

    ……

    夜千筱回到自己帐篷旁。

    晚上属于自由活动时间。

    所以,夜千筱刚走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熊熊燃烧的篝火。

    冰珞、徐明志,还有封帆三人,围坐在篝火旁边。

    三人神情及其镇定。

    而,在篝火之上,则用几根木头插着五串馒头,烤的正香。

    旁边有不少的学员,时不时地朝这边看上几眼,止不住的眼馋。

    “千筱,快过来坐。”

    徐明志第一时间发现夜千筱,立即抬手朝她摆了摆。

    夜千筱走过去。

    他们三个很懂得享受,就连在篝火旁坐着,都找了几块大石头来,还有特地给夜千筱准备的。

    “哪儿来的?”

    坐在石头上,夜千筱指了指篝火,朝徐明志问道。

    她问的,自然不是篝火,而是那些馒头。

    如果篝火是从营地里弄到的,那周围的学员肯定不止是眼馋。

    能够让人羡慕至极、还只能眼馋的,想必来路有些特殊。

    “游客送的,”徐明志眉飞色舞的解释,顿了顿后,又补充道,“附近就是滑雪场,我们出去找柴火的时候,碰到了几个迷路的,送他们回去后,他们特地买来送我们的。”

    “可以拿?”

    夜千筱扬了扬眉。

    不拿老百姓的东西,这可是规矩。

    “不可以,”徐明志耸耸肩,“所以我们给钱了。”

    “?”

    夜千筱皱了皱眉。

    又送又给钱的,本就不符合逻辑,再者——

    他们身上可一分钱都没有。

    “网上转账。”

    与此同时,坐在对面的封帆,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

    给了夜千筱一个很明确的答案。

    事先是游客买馒头送的他们,可因为规矩不能接受,所以他们便将钱换给了那些游客。

    他们也没有躲躲藏藏的吃了,而是事先跟陆松康讲述了一遍,得到陆松康的许可后,他们才如此嚣张的烤馒头吃的。

    至于陆松康为何不担心其余学员眼红——

    那就是陆松康自己的问题了。

    他们只管填饱肚子。

    夜千筱陪他们吃了两个馒头,而,冰珞等人,也没有追问她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去了那么久。

    几人的滑雪技术过关,外加天太黑去滑雪只会给自己找苦吃,所以几人吃过馒头后,就全部钻到自己的帐篷里睡觉了。

    ……

    翌日。

    不到五点,陆松康就吹响了哨子。

    被寒冷冻得睡不着的学员,动作迅速利落地从帐篷内钻出来。

    这次集合史无前例的快。

    不到两分钟。

    一如既往的训练。

    分为四个部分。

    早晨的体能训练、上午的滑雪训练、下午的射击训练、晚上的体能训练。

    每一项的训练强度,都比他们平时训练的要大。

    一轮下来,就累的人半死不活的。

    倒是夜千筱,擅长于滑雪和射击,应付起来不成问题,所以白天的训练对她来说,是最为轻松的。

    可——

    在“轻松”的训练中,却开始发生一切,并不怎么让人觉得轻松的事儿。

    上午的滑雪训练里,他们换上了专业的滑雪服,没有部队任何的标志,最但中途有段路程是需要绕过滑雪场的。

    纵使不清楚他们身份,可见到这一队队的前行,偶尔路过的游客便被惊艳了。

    至于夜千筱那高超流畅的滑雪技巧,帅的无与伦比、令人闪瞎眼,一个个的高难度的动作在空中潇洒完成,旁观的游客在旁边看得连掏手机拍照作纪念的事儿都忘了。

    但,有些东西不能忘。

    比如,呼朋引伴。

    比如,燃起的斗志。

    夜千筱从山坡上滑下来后,瞥见有人便稍稍安分下来,不曾远观的人群里,忽然窜出了几个专业的,紧紧地跟在她身后。

    本想加快速度甩开,可对方似乎认准她、追着她不放。

    有点儿想拼技巧的意思。

    于是——

    真拼上了!

    原本还跟在她身边的冰珞,在一眨眼的功夫内,就见到夜千筱和那两个路人飞似的往下面的山坡滑下去,溅起的雪花在空中凌乱而舞。

    冰珞的神情顿时冷了冷。

    可,这速度,却难以追上。

    “队长,”在半山腰旁观的陆松康,忽然靠近自己队长,颇为幸灾乐祸地问道,“夜千筱是不是被缠上了啊?”

    赫连长葑凉凉地看了他一眼。

    陆松康立即紧紧闭上嘴。

    没别的意思。

    他就是故意膈应队长的。

    赫连长葑微微凝眸,顺着加快速度往下的夜千筱看去,再看到那两个故意靠近的男人,脸色没来由地黑了黑。

    “唉,我们又不能对游客怎么样,”陆松康摇了摇头,感慨道,“万一他们对夜千筱动手动脚的,我们要不要承担责任——”

    话音未落,一道锐利的眼神从身侧扫过来。

    当下,陆松康就极其识趣地,往旁边跳了两步。

    顺利来到安全范围。

    可,到这个时候,他还不知死活,继续笑着问道,“队长,我说的很有道理吧?”

    赫连长葑赏了他一个冷眼,“过来。”

    “队长……”

    意识到危险,陆松康硬着头皮喊道。

    赫连长葑没再开口。

    只是,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却逼得陆松康不自觉地朝他靠近。

    拼气势,打死他,他也拼不过队长。

    “把滑雪板取下来。”

    赫连长葑冷冷地吩咐道。

    心里哀叹一声,陆松康面上不愿,可动作上却很干脆。

    当机立断地将滑雪板脱了下来。

    “走下去,爬上来。”

    见他将滑雪板丢的远远的,赫连长葑又凉凉地开口。

    “啊?”

    陆松康不可置信地睁大眼。

    好端端的,这么折腾干啥?

    而,那一丁点的震惊,在赫连长葑的眼神之下,顿时化为乌有。

    好吧……

    就当做惩罚吧。

    如此想着,陆松康心情都是抑郁的。

    他这是为了谁好啊,偏偏人家还不领情,这人做的,简直都没什么意思了……

    ……

    陆松康和赫连长葑说话的功夫,夜千筱已经和那两个职业的,顺利的抵达了山脚的终点。

    三人稳稳地停下。

    “Hi,你好。”

    说话之人将滑雪镜摘下来,露出一张立体俊美的西方帅脸。

    同时,非常亲切地朝夜千筱伸出手。

    看得出对方眼里没有敌意,但同样也看得出,对方神色里的不怀好意。

    夜千筱没有去握手。

    扫了两个俊美的西方帅哥一眼,夜千筱眉头微微一压,连滑雪镜都懒得去摘。

    脱下滑雪板,预备走人。

    他们的训练任务很简单,在上午的训练时间里,沿着这条路上来回十次。

    来可以用滑雪板,但这回,就只能凭借双腿了。

    “那个……”最先说话那人抬高声音,立即朝夜千筱喊道,“夜千筱,我们是卢克叫过来的。”

    刚转身的夜千筱,步伐微微一顿。

    另一个帅哥似乎不会说普通话,在一旁做出了很无奈地表情。

    “他?”

    夜千筱挑眉。

    隐藏在滑雪镜之下的眼睛,渐渐地变得锐利起来。

    昨天卢克说什么来着——

    勾搭勾搭?

    所以找了这两个人过来?

    “是这样的,”那人也不知夜千筱是否疑惑,直截了当地解释道,“我们都是职业的滑雪选手,卢克是我们的好朋友,听他说我们来这里,可以遇见一个很厉害的女选手,我们一眼就认出是你了,打算跟你切磋切磋。”

    对方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用很普通的词汇,跟夜千筱讲述了一件并非普通的事。

    很厉害的女选手?

    她很想剁掉卢克两只手。

    但,她还来不及回答,一个抬眼,就瞥见抹熟悉的身影从上方滑落。

    ------题外话------

    【1】

    更新喂了狗,明天不确定哈。

    【2】

    推荐好友月初姣姣的新文。

    《军门密爱之七少的娇妻》

    内容介绍:

    【高冷强势女军官vs腹黑温柔狐狸男,宠文无虐,大家放心跳坑!】

    纪家有一对双胞胎,姐姐沉静貌美,却蠢笨异常,妹妹貌若天仙,但聪慧伶俐,豪门巨变,妹妹一手将她推出门外:“做姐姐的理所应当让着妹妹。”

    弃女归来,她是最出色的特别行动组组长,面对妹妹的哀求,她双腿翘在桌上,双手抱胸:“救你的未婚夫?可以,跪下求我!”

    嚣张至极!

    莫七,京城莫家唯一的嫡出少爷,风姿卓绝,淸贵无双,一场车祸让他和轮椅为伴。

    一纸婚书,银货两讫的交易,她背着他生了孩子,再次相见!

    “儿子,你爸诈尸了!”女人睁大眼睛。

    “买一送一很划算!”男人笑得高深莫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43、勾搭勾搭?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