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48、带着夜宵上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抱歉,”聂染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看着乔瑾,声音冷冷地反问,“我们惹了麻烦,您会受罚吗?”

    “不会。”

    扫向聂染,乔瑾缓缓答道。

    “那么,”微微一顿,聂染唇畔勾笑,“恕我直言,我们的行为,跟你,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呵,”低笑一声,乔瑾丝毫不示弱,淡定地看着聂染,一字一句道,“怎么作,确实是你们的事儿

    。但,我的最终评价,影响你们是否能留下,而你们的行为,同样会影响教官对我的综合评价。希望你们不要做损人不利己的事儿。”

    冷笑地瞥了乔瑾一眼,聂染将视线收了回来。

    不再同乔瑾废话。

    于是,顿了顿,乔瑾看向另一个被她“警告”之人。

    一眨眼的功夫,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夜千筱,忽然就没了人影,椅子上空荡荡的,而整个宿舍的空间,除了聂染和席柯,也再见不到其他人。

    “去换衣服了。”

    察觉到乔瑾的注意力,席柯不紧不慢地补充一句。

    乔瑾眉头一皱。

    果不其然,听到洗手间有动静。

    不一会儿,换上作训服的夜千筱,就慢条斯理地从阳台走了进来。

    一走进,就迎上乔瑾颇具杀伤力的眼神。

    夜千筱轻轻扬眉,眼底含笑,懒懒地走向她,“不用看我,我最不擅长给人添麻烦。”

    “……”

    乔瑾顿时被她哽了一下。

    这么不要脸的话,她也真说得出来。

    今天下午,她跟陆松康待了几个小时,打听女学员情况时,陆松康重点就说了夜千筱。

    评价是——

    最会在不经意时,给你惹个天大的麻烦。

    这是个需要重点注意的学员。

    倒是聂染,评价都没有她“高”。

    “你去哪儿,”瞥见夜千筱走过她的身影,乔瑾微微凝眉,提醒道,“七点半走廊集合。”

    步伐微微一顿。

    夜千筱侧过身,继而后退一步,笑眼看着这位镇定严肃的队长。

    一抬手,手掌便搭在乔瑾肩膀上。

    乔瑾顿时皱起眉头。

    “放心,”夜千筱勾唇,字字顿顿道,“我不添麻烦。”

    字字清晰,话语简洁,可如乔瑾一般的语气,纵使神情和缓,可却没有丝毫善意。

    话音落却,夜千筱松开手,转身的刹那,眼底的笑意顿时散去,只剩一派冷然。

    她没有想惹谁的意思,但,同样的,她也不会随便服软。

    没有任何训练,中间插过来一分没扣,她这个扣分遥遥领先的,还看这位“特殊学员”不爽呢。

    哪里轮到这位不爽她了?

    越过乔瑾,夜千筱潇洒离开,没几步的功夫,就消失在门口。

    除了乔瑾,聂染和席柯的视线,都停留在夜千筱背影上。

    目送这位“女英雄”离开

    。

    聂染神情愈发冷然,可席柯倒是一派平静,显然对夜千筱此番行为,早就习以为常。

    “席柯。”

    乔瑾忽然喊了声。

    坐在椅子上的席柯抬眼,身体往后靠,靠在椅背上看她。

    “帮我通知下,七点半集合。”乔瑾淡淡说着,略带几分试探。

    “哦。”

    席柯无所谓地应声。

    说完,站起身,径直朝门外走去。

    ……

    沿路通知,席柯顺带叫上了208宿舍的易粒粒。

    冰珞和端木孜然住在>

    席柯跟易粒粒进门通知时,正好遇见过去串门的夜千筱。

    三人围在一起,正在钻研斗地主。

    “怎么出牌?”

    冰珞伸出头,明目张胆看夜千筱的牌。

    “冰珞姐,千筱才是地主……”眨巴眨巴眼,端木孜然可怜兮兮地看着冰珞。

    “哦,”冰珞应了一声,非常豪气地将扑克牌一放,“那让她赢。”

    “……”

    端木孜然欲哭无泪。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啊呀,真是看不下去了!”

    从阳台洗完脸出来的江晓珊,将毛巾直接甩到了自己桌上。

    紧随着直接走向冰珞,愤愤不平道,“你们两个欺负一个,怎么回事儿啊?小孜然,我帮你赢回来!”

    说着,江晓珊就开始撸袖子。

    话音刚落。

    本想挤掉冰珞的江晓珊,这袖子还没撸好呢,下巴处就多出一把扑克扇子。

    锋利的扑克边缘,抵在她的下巴处,无形的杀气迎面逼来。

    江晓珊顿时僵硬住。

    一低下头,就对上夜千筱的眼睛,似笑非笑,满含杀气。

    “没你的事儿。”

    轻轻勾唇,夜千筱缓缓吐出几个字。

    “得勒,”神情稍稍松动,江晓珊往后退了两步,非常殷勤地开口,“您慢玩儿!”

    于是,夜千筱将那把扑克收了回来。

    原本整整齐齐地扑克,在刹那间,顿时整整齐齐地叠在一起。

    江晓珊看了两眼,颇为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牌打的不怎么样,玩得还真不错。

    只会搞表面功夫

    。

    看不起她!

    妈的!

    在心里愤愤想着,江晓珊摇了摇头,怜悯地看了端木孜然几眼,可却意外发现她正兴致勃勃地洗着牌。

    顿时——

    江晓珊一脸哔了狗的表情。

    停在门口,看到这一幕的席柯和易粒粒,不约而同地笑了笑。

    这种戏,也就夜千筱玩得出来。

    “叩、叩、叩。”

    易粒粒抬手,在门上敲了三下。

    “什么事?”

    没好气地将毛巾拿起来,江晓珊喊了一声。

    “七点半,走廊集合。”易粒粒交代道。

    “行行行,知道啦。”江晓珊颇为烦躁地应了声。

    “好……”

    正在专注洗牌的端木孜然,长长地应了一声。

    冰珞干脆没有理会。

    好在,除了脾气火爆的江晓珊、呆萌属性的端木孜然、高冷冰傲的冰珞,宿舍里还分配了个性格比较软的妹子,和和气气地朝易粒粒道了谢。

    早已习惯她们的易粒粒,倒也没怎么在意,拉着席柯继续去通知其他宿舍。

    ……

    七点半。

    晚了十来局斗地主的端木孜然,被夜千筱和冰珞遗弃,在灰心沮丧之下,由满脸无奈的江晓珊拉到了走廊集合。

    “我跟你说,她们俩穿一条裤子的,”江晓珊戳着端木孜然的额心,语重心长地警告,“很她们在一起啊,有坑死你的时候!”

    “哪有,”端木孜然揉了揉额心,嘟着嘴反抗道,“千筱和冰珞姐都挺好的,最后还让我赢了一盘呢。”

    “……”

    江晓珊抬起巴掌。

    本想狠狠拍醒端木孜然的,可伸到半空,瞥见端木孜然那满脸真诚,顿时咬咬牙,狠狠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妈的!

    她多什么嘴!

    这不是存心想要当恶人吗?!

    只是——

    她真的不想告诉端木孜然,最后一盘是因为夜千筱和冰珞想要走人,才放了水让她赢的。

    “呵呵,”见得江晓珊的反应,端木孜然呵呵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额头,“没事没事昂,她们真的对我挺好的。”

    “……”

    翻了个白眼,江晓珊懒得跟她说话。

    这孩子单纯的——

    到时候被买了,还不得给人数钱啊?

    !

    好在,夜千筱和冰珞,确实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

    整整30个女兵,整齐地在走廊站成两排,等待着乔瑾的到来。

    这一层楼,除了她们之外,还有三分之二的学生,基本都去集合、上晚自习了,可还有少数几个“漏网之鱼”,一见到走廊里这架势,全部探出头来看戏。

    显然对这群新来的女兵,她们心里还是倍为好奇的。

    “我叫乔瑾,为了方便管理,赫连教官命我为你们的小队长,管理你们平时的集合和琐事。”

    这是乔瑾刚出面时,进行的自我介绍。

    她说话,跟做事一样,干脆利落。

    总共说了三件事。

    一、今晚可以自由活动。

    二、明天上午五点,在走廊上集合。注意不要惊醒其他学生。

    三、检查分发的笔记本和签字笔,明天集合前必须带上。

    三点说完,直接解散。

    于是,等乔瑾离开,其余人看表时,意外发现,才七点三十五。

    还真是一句废话都没有。

    “千筱,还玩斗地主吗?”

    一解散,端木孜然就蹦跶到夜千筱身边,仰着头笑眯眯地问道。

    “你们玩,”夜千筱看了冰珞一眼,闲闲的开口,“我去逛逛。”

    “我也……”张张口,端木孜然下意识想说同她一起,可转念一想,便顺从地点了点头,“好吧。”

    言语之间,难掩失望。

    好不容易能跟千筱一起玩呢……

    “走吧。”

    不知何时出现的江晓珊,直接抓住端木孜然的肩膀往后拽。

    同时,瞥了夜千筱和冰珞一眼,阴阳怪气地补充了一句,“别打扰她们的二人世界。”

    “哦。”

    似是明白什么,端木孜然乖乖点头。

    很快就跟着江晓珊走了。

    夜千筱莫名其妙地扫了她们两眼。

    “我去打听点儿事。”

    只手放到裤兜里,夜千筱看向一旁的冰珞。

    意思是,冰珞想跟的话,可以一起。

    “嗯。”微微点头,冰珞道,“我回去。”

    “回来带夜宵。”

    “好。”

    两人说完,便分开行动。

    ……

    夜千筱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

    终于打听到裴霖渊在学校的身份。

    英语老师,代课的,为期一个半月。

    裴霖渊还没上过课,但就凭借那张脸,一个下午的功夫,就在校园里走红,那点身份消息早已在校园内传开。

    虽然打听时麻烦了点儿,不过凭借夜千筱“坑蒙拐骗”的功夫,撬到这点肤浅的信息,却不在话下。

    打听完,夜千筱不知不觉来到体育场。

    很大的体育场。

    相比部队的训练场。

    四百米的跑道,中间环绕着足球场,在附近还有许多训练设备。

    路边灯光下,还有几个班在训练,一圈圈的在操场上跑,还有个别在400米跑道上活动的。

    平心而论,学校的设备,跟部队相比,确实相差无几。

    不过,在教学方面,还是学校要强一些。

    “夜千筱!”

    迎风走着,冷不丁听到阵喊声。

    夜千筱压了压帽子,偏过身,朝身后的方向看去。

    陆松康从跑道上跑下来,径直来到夜千筱面前。

    “你怎么在这儿啊?”

    停下脚步,陆松康顺手将帽子摘下,颇为纳闷地朝夜千筱问道。

    跟平时不同,他现在不是教官,自然不用强装教官的严肃。

    加上先前同夜千筱的接触,陆松康跟夜千筱也算熟悉起来,这私底下的,装模作样的也不大像话。

    “散步。”

    夜千筱耸了耸肩。

    “哦,”陆松康点点头,继而指了指跑道方向,“我在热身,你要一起吗?”

    “不用。”

    没有多想,夜千筱立即拒绝。

    那么多学生在,她要真跟陆松康一起跑了,明天的训练可就有得各种谣言了。

    大晚上的,学员跟教官一起跑步,像什么话?

    “行吧,”陆松康摊了摊手,“早点回去,明天还得早起呢。”

    “唔,”夜千筱应了一声,眼眸微微一转,随即问道,“有钱吗?”

    “……”提到敏感字,陆松康顿时狐疑地看她,“你想做什么?”

    “吃夜宵。”

    夜千筱如实回答。

    路上还在想,在学生身上“骗吃骗喝”,还真有些过意不去,正好撞上陆松康这个冤大头,夜千筱肯定不会随便放过。

    不过——

    没钱的日子,夜千筱跟人问的最多的,就是“有钱吗”,不知道的估计以为她穷疯了。

    陆松康沉默了一下,视线在周围转了一圈,继而悄无声息地朝夜千筱靠近

    。

    “要是被队长发现了,打死你,你也不能说出钱的来源。”

    陆松康鬼鬼祟祟地交代道。

    “成交。”

    夜千筱朝他伸出手。

    狐疑地瞥了她一眼,陆松康总有一种被阴的感觉,偏偏无奈,只得从兜里掏出一张钱给夜千筱。

    “记得!”

    将钱交给夜千筱时,陆松康再三警告道。

    “记得,”夜千筱收下钱,淡淡朝他问道,“你队长呢?”

    “什么队长,叫教官!”陆松康故意拉下脸。

    “行,”夜千筱耸肩,“赫连教官呢?”

    “在忙明天训练计划,跟阮砚在一起呢,”陆松康如实说道,“你要是想见他,等十点以后再去……”

    说着,陆松康左顾右盼,然后悄悄跟夜千筱说了个地点。

    “记得,十点以后再去。”陆松康再度强调,“那时候没人!”

    “……谢了。”

    夜千筱敷衍的道谢。

    可,原本走开两步的陆松康,想想觉得不对,又往回走了两步。

    “等等,”指着夜千筱,陆松康奇怪地拧眉,“你找他想做什么?”

    “不知道。”

    夜千筱摊了摊手。

    “那你怎么买夜宵?”陆松康再度抛出疑惑。

    “翻墙。”

    夜千筱眯着眼回答。

    “你……”迟疑地看她,两秒后,陆松康摆摆手,“算了,反正你注意点儿。”

    夜千筱又不是学校的人,只要她有能力不被发现,就算捅破了天,也给他陆松康惹不了麻烦。

    随便了。

    说完,陆松康就继续跑开。

    拿着钱的夜千筱,在原地站了会儿,见得陆松康跑远后,她才不紧不慢地离开。

    事实上,她也没想好,怎么去找赫连长葑。

    还是先去买夜宵再说。

    ……

    从小就是翻墙好手,在外面历练了几年,区区学校的监管自然拦不住夜千筱。

    避开所有人和监控,夜千筱轻轻松松翻墙而出。

    寻着记忆来到小吃街,夜千筱逛了个把小时后,才去买了些烤串。

    沿着原路返回。

    她来无影去无踪,不留下任何痕迹。

    就算来到赫连长葑临时办公室门外,一路上,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

    叩、叩、叩。

    夜千筱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门虚掩着。

    时间过十点。

    上楼前夜千筱观察过,这间办公室的灯是亮着的。

    不过楼下大门锁了,夜千筱是从翻入二楼,才悄无声息潜上来的。

    “进来。”

    很快的,听到赫连长葑的声音。

    夜千筱推开门,却不急着走进去。

    站在门外,朝里面看了两眼。

    办公室稍小,但足够放下办公桌、柜子、床铺,还有一张小的方形餐桌。

    灯光亮着,赫连长葑还坐在办公桌前,对着一堆的资料进行审查。

    听到推门的动静,赫连长葑也抬起头来,朝办公室门口看了过去。

    看清来人,赫连长葑眉头微扬,神情有片刻异样,可下一刻,便恢复了平静淡然,神色见不到丝毫波动。

    “有事?”

    故作冷脸,赫连长葑凉声问道。

    倚靠在门边,夜千筱提起手中袋子,朝赫连长葑扬眉问道,“吃夜宵吗?”

    沉眸,赫连长葑盯着夜千筱,一时没有说话。

    “不吃我走了。”

    停顿三秒,夜千筱站直身子,直接转过身。

    “进来!”

    冷不丁的,听到赫连长葑微沉的声音。

    于是,夜千筱眯了下眼,直接走了进来。

    顺势将门给关上。

    走近,将一个袋子放到桌上,但手里另一个袋子依旧提着。

    “哪儿买的?”赫连长葑挑了下眉。

    他没记错的话,校内应该没这种东西卖。

    “校外。”夜千筱简单回答。

    “怎么出去的?”抬眸看她,赫连长葑有种不祥的预感。

    “翻墙。”

    夜千筱淡淡开口。

    “……”赫连长葑脸色顿时一黑。

    站定在办公桌前,夜千筱淡定地看他,没有任何的情绪表露。

    半响,赫连长葑终于将资料放下。

    靠在椅背上,赫连长葑微微抬眼,指了指夜千筱旁边的椅子。

    “坐。”

    赫连长葑淡淡开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48、带着夜宵上门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