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49、你在效忠这个国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坐。”

    赫连长葑淡淡开口。

    微微垂眸,夜千筱停顿两秒,很快便将一侧的椅子拉到身后,继而坐了下去。

    “什么事?”

    不动声色地盯着夜千筱,赫连长葑神色沉稳地问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

    夜千筱是这类的典型。

    这大晚上的,以夜千筱的性子,可以带着夜宵去找封帆甚至徐明志,但绝对不会来找他。

    她一直避着他。

    眯了眯眼,夜千筱神情闲散,倚靠在椅背上,淡淡地看着他。

    “有事。”夜千筱话语清晰。

    “为了别人的话,”赫连长葑回看着夜千筱,字字顿顿地道,“可以不用说了。”

    话音落却。

    办公室内的温度,倏地降了几分。

    夜千筱抬了抬眼,唇角轻轻地勾了起来,可却愈发的淡漠。

    两人视线对视,一个在试探,一个在僵持。

    只有这点,赫连长葑不能相让。

    不用说,夜千筱特地来找他,就是为了裴霖渊的事儿。

    她不会要求他做太多,但最起码的,会要求他视而不见,不对裴霖渊进行追查。

    她明明知道,裴霖渊来到这里,会有万全把握,可却放心不下他,所以特地来找他。

    想到这儿,赫连长葑便气不打一处来,怎么可能就此妥协?

    片刻后。

    “那没事了。”

    眸光微动,夜千筱从椅子上站起身。

    “再见,赫连教官。”

    抬起手指压了压帽檐,夜千筱垂眼去看赫连长葑,唇角勾勒出似有若无的弧度。

    根根纤长的手指,在白炽灯灯光的流转照耀下,无比引入注目。

    “夜千筱!”

    看着直接转身的夜千筱,赫连长葑紧紧蹙眉,冷冷地喊出这个名字。

    顿住步伐,夜千筱侧过头,凝眸扫向他。

    赫连长葑站起身,绕过那张办公桌,直接朝夜千筱走过来。

    直至走到夜千筱跟前,他才停下来。

    夜千筱比他低近一个头,他需要低下头才能看到夜千筱。

    居高临下,他俯视着她,可这种于夜千筱来说的弱势,却丝毫不明显,那淡定从容的神情,从未有过任何退却。

    “有事要说?”

    微微抬眸,夜千筱波澜不惊地问。

    “除了他,就没其他事了?”

    紧紧盯着夜千筱,赫连长葑声音低沉磁性,语调缓慢却极具穿透力。

    “哦,有,”夜千筱扬眉,神情轻松许多,似是很感兴趣地问,“那个乔瑾,什么来头?”

    “空军上尉,任务中受伤,来的晚些。”

    微微拧眉,赫连长葑如实说道。

    “哦?”

    眯起眼,夜千筱笑的愈发神秘。

    如果赫连长葑他们很看重乔瑾,给乔瑾特殊化可以理解,但刚来就当小队长……

    易粒粒也是一杠三星,海陆蛙人出身,狙击手,战功累累,履历漂亮,可也没得到特殊待遇。

    乔瑾没有什么特殊的,凭什么让其他的女兵心服口服?

    当然,乔瑾如何担任,只要对方找她麻烦,夜千筱自然也不会管,但赫连长葑既然都问了……

    不用说,她就是找茬的。

    “她有经验。”

    沉思片刻,赫连长葑给出这样的答案。

    选乔瑾,是商量的决定,并非随意的结果,他可以给夜千筱更完善的理由,可他也知道,夜千筱并不会仔细去听。

    “我问完了。”

    勾唇,夜千筱耸了耸肩。

    话已至此,很明显,她想离开了。

    可——

    她刚说完,赫连长葑便收敛眸光,严肃而正经地开口,“该我了。”

    挑眉,夜千筱看着他的眼睛,略作沉默,便道,“你说。”

    “我再问一次,你跟裴霖渊是什么关系?”赫连长葑一字一字,声音低沉稳重。

    他眼眸深邃,神情冷峻,语调略缓,看不清他的心思,却表现出足够的重视。

    他很严肃地问这个问题,而,这非夜千筱能够随便敷衍的。

    “朋友。”

    夜千筱定定地看他,重复着以前的答案。

    “朋友?”赫连长葑的眉头皱得很紧。

    区区朋友,可做不到会冒着随时暴露的危险,特地来军校当老师,而目的只是为了接触夜千筱。

    微微一顿,赫连长葑眉宇紧锁,“我要的不是这个答案。”

    “行,”耸耸肩,夜千筱上前一步,只手放到裤兜里,再向前一步,下巴微抬,直视赫连长葑的视线,“我们是出生入死的朋友。”

    两人靠的很近,原本不过一步之遥的距离,再被夜千筱缩减,近乎是贴在一起的。

    夜千筱微抬头,眼睛直至赫连长葑下巴处。

    很近,但两人动作和气氛来看,却毫无暧昧的气息。

    “怎么个出生入死法?”

    一垂眼,将夜千筱那挑衅的神色映入眼帘,赫连长葑强忍着怒火,语气愈发冷然。

    “他帮我挡过子弹,我帮他……”语调微顿,夜千筱不经意间扬唇,声音忽的低了几分,“唔,他可以要我的命。”

    话音一落。

    赫连长葑眼神一狠,双手倏地抓住她肩膀,力道很紧,抓的夜千筱顿时皱起眉头。

    “夜千筱,”垂眸紧紧盯着她,赫连长葑眸底情绪汹涌,可表面却一派平静,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开口,“把话收回去。”

    “不收。”

    拧眉,夜千筱态度强硬,可心底有些莫名。

    有些话不好说明,她只是打个比方……

    她欠裴霖渊的,足以拿命来还,而裴霖渊欠她的,同她的相差无几。

    但是,在赫连长葑面前,她不可能直接说。

    事实上,就算赫连长葑知道她是凌珺,裴霖渊和凌珺的种种纠葛也不能告诉他。

    “你的命,是你自己的,”抓住她肩膀的力道微微一松,赫连长葑眉宇紧皱,没有丝毫松懈,“夜千筱,让你在我跟他之间做选择不可能,我会尽量避免让你的战友跟他撞上,但是,一切的前提是,你需要把自己的命守好。”

    沉默。

    眸光闪烁,夜千筱垂下眼帘,有过片刻的沉思。

    半响,她抬起眼,迎上赫连长葑那颇有压力的目光,吐词清晰,“我收回。”

    面对赫连长葑这一番话,夜千筱不得不妥协。

    归根究底,赫连长葑是为了她着想。

    “有个问题。”

    夜千筱后退一步,将赫连长葑的手掌挣脱开。

    跟赫连长葑保持着安全距离。

    赫连长葑沉默,等待着她的问题。

    “如果在一次任务中,你忽然发现,自己理念与任务相违,你会选择服从,还是违背?”夜千筱轻轻挑眉,很平静地问出这么一段话。

    这是她第一次,试探性的,去寻求那个问题的答案。

    而,她能否留下,能否接受赫连长葑,皆取决于背后那个答案。

    “服从。”

    眉峰紧皱,赫连长葑冷静地看她,说出这两个字。

    “为什么?”夜千筱忽的笑了。

    那浅浅的笑容,不露痕迹,可在那张精致的脸上,却愈发的冷漠。

    “我是队长。”

    眸色深沉不见底,赫连长葑语调平缓地说道。

    他是队长,在任务中起决策作用,一旦他违抗军令,那岂不是让全体成员造反?

    国家培养他们、重用他们,他们受到过最好的训练,拥有最先进的设备,而在任务中,他这个队长的决策,会影响到他们整支队伍的日后的发展。

    这并非是他一个人的事。

    “所以,就算知道是错的,你也会执行到底?”夜千筱冷声问道。

    “不,”赫连长葑否定道,“我们不会去考虑对错。”

    “这不足以说服我,”夜千筱耸耸肩,“时间太晚,我该走了。”

    说着,避开赫连长葑的视线,夜千筱直接朝门口走去。

    径直向前,本想越过赫连长葑,可他步伐微微移动,便挡在了夜千筱面前。

    夜千筱拧眉,却不想看他。

    “我说服不了你。”

    手腕被抓住,赫连长葑声音低低的,轻轻地飘落到耳底。

    夜千筱抬了抬眼,黝黑的眼眸里,倒映着赫连长葑那张轮廓深邃的脸庞。

    “这个问题,你若追究,只会更困惑,”赫连长葑低声道,“想法不同,选择不同,有的人会选择违背,有的人会选择服从,但是,我不希望你去选择,如果你真的要选择,记住,你穿着这身军装,你在效忠这个国家。”

    有光线落入眼底,夜千筱眼睛里折射着闪耀光点。

    如果是以前,夜千筱会说,这身军装于她,并没有任何的束缚,只要她想,随时都可以脱掉。

    但,对此时此刻的她来讲,这种理由并不成立。

    当她选择来到煞剑开始,就证明她想要成为一名军人,履行一名军人应有的义务。

    “我会尝试。”

    片刻后,夜千筱恢复平静,这样回答道。

    赫连长葑神色缓和几分,“裴霖渊的事,我不会去管。他想来找你,我阻挡不了。但有一点,别让我看到你去找他。”

    稍稍顿了顿,赫连长葑垂眼,扫向她另一只手提着的夜宵。

    “尤其,这么晚了,还拿着夜宵。”

    缓缓补充着,赫连长葑话语里满是威胁。

    “给冰珞的。”

    夜千筱无奈解释道。

    好不容易从陆松康那里弄到一百,她富得流油才去给裴霖渊吃,让裴霖渊请她还差不多。

    只不过,这种话语,放到赫连长葑面前,自然是说不得的。

    “路上小心点。”赫连长葑松开她的手腕。

    “嗯。”

    夜千筱轻轻应声。

    绕过他,走向门口。

    ……

    在赫连长葑那里耽搁了点儿时间。

    回来后,夜千筱提来的夜宵已经冷了。

    不过,在这种地方,只得苦中作乐,根本没有挑剔可言。

    就算是冷的,210的几个人也吃的欢。

    端木孜然这个大胃王更不用多说。

    十一点刚过,夜千筱回到207宿舍。

    乔瑾、席柯、聂染都已睡下,灯光都是熄灭的,夜千筱也不打扰她们,放轻声音洗了个澡后,就直接上床睡觉了。

    ……

    翌日。

    四点四十。

    夜千筱从睡梦中睁开眼,眼睛一派清明。

    靠近门的床位有动静,细细去听,夜千筱才注意到,是乔瑾的床铺。

    估计在叠被子。

    不一会儿,另外两只床也有了动静。

    夜千筱也没赖床,很快就从床上爬起来。

    穿衣、叠被、下床、穿鞋,一气呵成。

    速度之快,只比乔瑾慢一步,这个时候,离五点还差十分钟。

    洗漱和生活用品,是早就放到宿舍的,她们只需要去拿即可,很是方便。

    花了几分钟,洗漱完毕,夜千筱第一个出了宿舍门。

    刚洗漱完的席柯,瞥了眼走出门的夜千筱,不自觉地挑了挑眉。

    果然说到做到,确实不给人添麻烦。

    五点整。

    所有女学员,皆在走廊处整齐地排成两列。

    “立正,稍息,目标操场,齐步——走!”

    数了下人头,乔瑾便发布口令。

    当下,所有学员开始行动,整整齐齐地两列,动作标准有序地朝楼道走去。

    乔瑾站在原地,看着两列全部从前方走开,眉头才松动了下,紧随着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没几分钟,两列人全部来到操场。

    天还未亮,外面很黑,路灯点缀的学校,空空荡荡的,唯有朦胧和昏暗。

    偌大的操场上,除了她们之外,还有三列男兵整齐划一地站着,由陆松康带头,似乎是在等待着她们。

    “报告教官,所有女兵全部到齐!”

    将女兵领到队伍里,乔瑾来到陆松康面前,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陆松康被她吓了一跳,眉头下意识地跳了跳。

    看了乔瑾几眼,陆松康想了想,便吩咐道,“归队!”

    “是!”

    乔瑾铿锵有力地应声。

    旋即,向左转,每一步规规矩矩的,走至女兵的队伍里。

    第三列最前,她昂首挺胸,在所有女兵中,依旧是最显眼的。

    也正因为她这番标准的动作,不仅是学员们开始注意站姿,就连闲散惯了的陆松康,也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开始反思自己平时是不是太随意了。

    “封帆!”

    陆松康严峻地喊道。

    “到!”

    队伍中的封帆,声音稳稳地喊道。

    “出列!”

    “是!”

    随着封帆的声音,不一会儿,他就走出了队伍,来到列队最前方。

    “带他们去外语楼北301。”陆松康吩咐。

    “是!”

    封帆应声。

    顿了顿,本想随便说让他们跟上的陆松康,不经意间瞥了乔瑾一眼,想了想之后,还是挺直腰杆发布命令。

    于是,男女组合的队伍,齐步跟着封帆前进。

    在这寂静的校园内,四列队伍整齐行走在林荫道上,那一声声响亮的脚步声,成了这冬季校园的唯一的奏乐。

    偶尔有早起的人,会循声朝这边看上几眼,奇怪哪个变态的专业,这么早就将人拉出来训练,但也没有真正靠过去的,顶多旁观几眼。

    路上走路耽搁了些时间。

    直至五点半,他们才抵达外语教学楼。

    赫连长葑早就打通了关系,不仅是宿舍楼,教学楼的大门也早就打开了。

    偌大的教学楼,也就301亮起了灯光。

    教室不算很大,可容纳一百来个人,却是绰绰有余。

    “自己找位子坐下。”

    中间没跟他们一起的陆松康,不知何时先一步来到教室。

    手里还拿着个喇叭。

    绝对保证每一句话,都清晰地传到他们耳里。

    封帆作为领头的,并没有急着找位置,而是等到他们都选的差不多了,才去找空位。

    但——

    他视线一扫,就见到夜千筱在看他,同时还指了下她旁边的空位置。

    显然在示意他过去坐。

    于是,素来懒的给自己找事的封帆,径直朝她走了过去。

    可,他没有想到,刚刚坐下,夜千筱便单手支着下巴,略微思量地打量着他。

    “做什么?”

    皱了下眉,封帆颇为不爽地问道。

    “没事。”

    夜千筱收回视线,不再看他。

    意识到不对劲,封帆准备站起身,离开夜千筱这个坑货。

    可——

    还没来得及起身,夜千筱的手就搭在他肩膀上。

    封帆因她的动作停住。

    “不找你抄笔记。”

    松了手,夜千筱靠在后面,神情淡淡地说道。

    把封帆拉过来,自然是有理由的。

    昨天见陆松康时,他有提及过阮砚,似乎是在跟赫连长葑制定训练计划,而在赫连长葑办公室时,夜千筱凭借优秀的视力,扫了眼赫连长葑正在整理的训练计划。

    正巧看到“理论知识”这一栏。

    占据很大的时间段。

    不出意外的话,在教室里,应该能遇到阮砚。

    席柯她管不着,但将封帆拉过来,倒是能安心点儿。

    封帆斜了她一眼,却没有再走的意思。

    一群人坐下后,谁也没有动静,只有陆松康进进出出的,没一会儿的功夫,就领了四个穿着学生制服的进了门。

    四个人手中,皆是捧着一摞摞的笔记本,还有几盒签字笔。

    “每人四个笔记本,两只签字笔,少了的到时候再说。”

    陆松康站在讲台上,简单地说了几句。

    之后便摆摆手,示意学生们去发笔记本和笔。

    学生倒是老实,不声不响的,给他们一一分发本子和笔,中间都不带看他们一眼的。

    很快,全部分配好。

    所有学员保持安静,心里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看样子——

    要学的东西还不少。

    于是,就在他们各自担忧时,一抹出现在门口的身影,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题外话------

    【1】

    昨天没通知,本来以为会很早的,可是前面三千字卡的死,写了快五个小时,上午写了一千字就不想写了,╮(╯▽╰)╭

    【2】

    明天更新在下午六点之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49、你在效忠这个国家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