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0、啥,区区蛙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走进门的人气场强大,足以让他们在第一时间感知,很自然的,所有的视线都顺着看了过去。

    对方一身陆军常服,年龄估计二十五左右,可肩膀上的两杠一星,却极其显眼。

    年轻而帅气,跟他们相差无几,眉宇间还夹杂着狂傲和嚣张,但自带一股令人信服的气息。

    眼睁睁看他走向讲台,一双双眼睛也就这么盯着,只来得及惊讶他的军衔,却没有心思再去错愕他的身份。

    “我叫阮砚。”

    站在讲台上,少校将手中教案一放,慵懒的声线里透露着威信和冷傲。

    登时,整个教室内,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到他身上。

    夜千筱明显能感觉到,身侧的封帆气息冷了下来,凝眉盯着讲台上之人,眸底唯有冷意。

    侧头看了他一眼,夜千筱适时收回目光。

    讲台上的阮砚,简单介绍了下他要教的课程,还有考核标准。

    主要是通讯、驾驶和战术理论,每天早上抽查,合格与否关乎他们的积分,每周都有阶段考,直至结课。

    一帮学员听得冷汗涔涔。

    而,等到陆松康殷勤地将课件以多媒体形式放出来后,他们看到PPT上满屏的英语字母,见不到任何一个他们本国的语言。

    “忘了说,”手指在桌面敲了下,阮砚清冷的视线在教室内扫了圈,继而缓缓开口道,“我顺带教英语。”

    教室内,顿时哗然。

    可是,阮砚警告的眼睛一扫,那些埋怨声,在刹那间便安静下来。

    谁都看得出,这个年轻的少校,绝不是好惹的角色。

    既然不好惹,加上关乎自己利益,那还是安静为妙。

    “这课呢,”陆松康看了看表,在旁边插话道,“上到八点,两个小时,你们好好听课,下课后自觉到教学楼下集合,到时候我来接你们。”

    陆松康正经了几秒,这下又恢复了吊儿郎当地模样。

    临走前,还朝他们挥了挥手,算是对他们这群家伙表示的可怜之情。

    也就这时候,学员们开始打心底怀念他。

    这个平时对他们严厉凶蛮的教官,感觉要比讲台上那位和善得多啊……

    囧之。

    没有废话,阮砚直接开始上课。

    跟他说话一样,就算是上课,阮砚也没有丝毫废话,任何知识点都只讲重点,一遍讲过后就决不再说第二遍,但难点重点他都会详细讲述。

    好在,PPT上虽然是满屏的英语,但他是用中文上课,这对一些并不怎么擅长英语的学员来说,难度大大降低。

    由于他的速度过快,夜千筱抓着笔做笔记,根据阮砚的重点进行记录,勉强跟上,但却没有任何休息余地。

    所以,直至半个小时后,夜千筱才注意到,坐在身侧的封帆,竟是一点都没动。

    早趴在桌上睡着了。

    完全没有听课的意思。

    跟他相差无几的,还有前两排的席柯,那位倚靠在椅背上,看着讲台上的阮砚,纸和笔根本就没有动过,不知有没有听进去。

    夜千筱错愕了两秒,然后便继续低头做笔记了。

    这一次,跟在海军陆战不同,在海陆她有足够的信心,且没有什么留下的*,可现在,她需要留下来。

    她可以自己选择离开,可,却不能连留下的资格都没有。

    更何况——

    阮砚所讲的,在她的学识范围外,有些东西必须记录下来,学习可没有在海陆时那般轻松。

    八点。

    阮砚准时下课。

    没有跟他们交流,阮砚刚听到铃声,就收了教案、关了PPT,走出了教室。

    封帆也准时醒来,站起身往外走。

    不过,夜千筱估计,他根本就没睡。

    “千筱,你笔记做全了吗?”

    夜千筱刚起身,坐在前面的端木孜然就回头,眼巴巴地看着她。

    “喏。”

    一抬手,夜千筱将笔记本递过去。

    “啊啦,谢谢。”

    接过那个笔记本,端木孜然立即笑弯了腰。

    “我也要。”

    偏头看向夜千筱,冰珞非常直接地说道。

    夜千筱微愣,“没记全?”

    “嗯。”

    冰珞将笔记本合上,边应声便站了起来。

    讲的那么快,有些地方没记录好,对于大部分学员来说,估计都是很正常的事儿。

    看下课后那些学员的表情就知道了。

    “那用我的吧。”

    冷不丁的,徐明志走了过来,且将自己的笔记本递给冰珞。

    冰珞抬眼去看他。

    “放心,都做好了。”徐明志笑着说道。

    本来是想看看夜千筱,笔记是不是做好了的,但是,看她能将笔记本借出去,估计是不需要担心,正好冰珞需要,他就顺便将其交过去了。

    “哦。”

    犹豫了下,冰珞将其收下。

    徐明志笑的开怀。

    没有继续商量讨论,几个人跟着最后一批学员,出了教室。

    ……

    08:05。

    所有学员都在教学楼下集合。

    陆松康也准时赶到。

    “看来都到齐了,”摩拳擦掌的,陆松康朝他们笑着,“食堂在宿舍楼附近,具体哪一栋呢,自己去找,嗯,食堂有师傅等着你们,随便吃都行,不过……”

    说到一半,陆松康忽然顿了下来。

    同时,抬起手,看了看表。

    近乎所有学员,此刻都翻了个白眼,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被坑过来坑过去,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现在8:07,你们赫连教官说了,8:30在操场等你们,如果让他多等一分钟,”说到这儿,陆松康无奈地耸了耸肩,“那啥,不好意思,一分钟,一个积分。”

    话音一落。

    所有学员,脸色顿时一变。

    还真够狠的!

    “行了,解散吧。”

    陆松康拍了拍手。

    于是,话刚说完,陆松康就感觉到阵阵飓风迎面而来,黑压压的人群,顿时从身边呼啸而过,转眼间,先前还站在前面的那个队伍,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呃——

    不对,还有一个。

    乔瑾。

    “是你啊。”

    一看见他,陆松康心里就犯怂。

    “嗯。”

    乔瑾朝他走过来。

    “有什么事吗?”陆松康朝她挤出抹假笑出来。

    这位跟夜千筱可不同,夜千筱打他主意的时候,确实也能让他犯怂,但夜千筱做事有个度,接触久了也就没有什么大事了。

    可,这位无论做什么,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真心挺难搞的。

    “下午的训练,把席柯跟聂染安排在一起。”乔瑾停住,朝她问道,“可以吗?”

    “为什么?”陆松康古怪地皱起眉。

    乔瑾是知道的训练安排的,她作为女兵的队长,可以随时跟教官反馈意见,同时也适当的跟教官调整训练计划。

    毕竟,他们是第一次训练女兵,跟乔瑾相比,还是有些经验不足的。

    “竞争。”乔瑾一字一顿道。

    “这个……”陆松康顿了顿,“不是该安排夜千筱跟她们一起吗?”

    “席柯跟聂染实力相近,”乔瑾解释道,“夜千筱跟聂染的瓜葛有些大,但跟席柯的关系还不错。”

    总而言之,将夜千筱跟她们俩安排在一起,一个是怕她太较劲,另一个呢,是怕夜千筱没什么动力。

    “我会跟队长说的。”

    想了想,陆松康点点头。

    乔瑾朝他点头,没再多话,继而转身离开。

    不是学员们离开的方向,而是另外一条小道,可以走捷径去食堂。

    这是乔瑾昨天发现的。

    也正因为这个,她才会有时间,留在那里跟陆松康耽搁。

    只是,她没有想到,还有大批人走在这条路上。

    在那条捷径上没走多久,便是一条直往食堂的道路。

    乔瑾抬眼去看时,只见到诸多熟悉身影,其中夜千筱、冰珞等人,看起来极其显眼。

    有些惊讶,但也没在意,乔瑾保持着速度往前。

    ……

    前方不远处。

    “诶诶诶,前面就是食堂吧。”

    一直跟在夜千筱身边的端木孜然,忽的指了指前面的一栋白色大楼,兴奋地说道。

    “可能。”

    夜千筱估量着道。

    她昨天将校园逛了一遍,所以才知道从外语楼到宿舍楼的捷径。

    期间,也发现了不少的食堂,最起码十栋以上,而以陆松康他们的尿性,肯定只规定一栋大楼给他们吃饭的。

    具体是哪一栋,那还得看他们的运气,否则找到八点半都有可能。

    很可惜,她们的运气不佳。

    “啪、啪、啪。”

    前方,响起了拍手的声音。

    “兄弟们,都看过来,”徐明志朝前面走了几步,跟其余跟上的学员们招了招手,“宿舍楼附近,有五栋大楼,以他们的惯性,我们肯定只有一栋食堂能进去,所以,兵分五路,找到后在前面的食堂互相通知,怎么样?”

    “行!”

    “好!”

    “这个办法可以有!”

    ……

    当下,人群里就响起阵阵应和的声音。

    于是,徐明志打了个响指,学员们立即自动分成四组,朝各个目标狂奔!

    很快的,就只剩下夜千筱、冰珞、端木孜然、封帆、易粒粒、席柯,还有徐明志。

    原本端木孜然还兴冲冲地往前冲的,但被夜千筱揪着后衣领,硬生生地将她给拉回来。

    “还有时间。”

    夜千筱淡淡朝她说道。

    “哦。”

    摸了摸肚子,端木孜然乖乖地点了点头。

    多亏了夜千筱,他们这大批人,才能走捷径来到这里,等一下子,又没有什么。

    乔瑾走在后面,看着他们的“计策”,神色间多出几分笑意。

    在部队里,团结远远比单干来的容易,而夜千筱能将信息传播,也超乎了乔瑾的意料。

    看了学员评价,本以为——

    跟聂染比,半斤八两。

    没想,人缘极好。

    ……

    不出所料,最近的那栋食堂,大门侧门都有人把守,一见到他们就伸出手,禁止他们进入。

    但,没一会儿,就有人跑过来,说是找到能进去的食堂了。

    于是,各自奔走相告,8点17分时,他们这批人全部抵达那所食堂。

    辛苦之后,食堂师傅们,送上了极其丰盛的早餐,各式各样的早餐,随便他们挑选,而且都不是糊弄为之,每一样都极其美味。

    冰珞在徐明志的“监视”下,拿了俩馒头后,被硬生生的塞了个鸡蛋。

    夜千筱选了馒头和包子,外加一杯豆浆。

    端木孜然就凶残了,恨不能每种都选一样,等到选到一半后,被易粒粒好心地拉走了。

    而,她那飞速的吃东西的模样,也看的他人阵阵汗颜。

    几人的动作很快,等吃完手中的东西后,才过了五分钟的时间。

    “还有八分钟,时间够了。”

    吃完早餐,徐明志伸了个懒腰,笑嘻嘻地说道。

    夜千筱看了他一眼,站起了身。

    对他们来说,时间当然够了,可对那批事先跑开,现在才跑回来、或者还在盲目寻找目标的人来说,时间估计远远不够用。

    比如江晓珊,比如钱钟薇。

    两个刚刚赶到的,还在边喘气边啃馒头,也不怕噎死。

    不过——

    让夜千筱在意的是,那个聂染,竟然一直没有出现。

    “我吃完了!”

    见几人都在等她,端木孜然快速解决,最后塞着满嘴的馒头吐词不清地开口。

    “那就走吧。”

    徐明志说着,站了起来。

    冰珞和封帆也相继起身。

    至于易粒粒和席柯,在吃完后就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率先离开。

    从食堂到操场,他们适当地加快脚步,五分钟足以抵达。

    八点半。

    他们这批人,准时集合。

    同事,夜千筱压抑在心底的疑惑,在瞥见早就站在操场的聂染后,算是明白过来。

    感情根本就没吃早餐。

    为了节约时间,直接跳过早餐环节,事先来到操场等着。

    同她一样的,似乎还有几个。

    “哔——哔——哔——”

    陆松康吹响了集合哨。

    当下,前前后后跑来的,皆是快速往队伍里钻,可站在队伍前方的赫连长葑一个眼神,就将他们全然制止住了。

    那群后来赶到的,立即停下步伐,老老实实站在一旁。

    “扣分。”

    待到迟到的人全部赶到,赫连长葑朝这边扫了一眼,淡淡地开口说道。

    “得嘞!”

    陆松康立即应声。

    对于扣分这事,陆松康总有一种难言的激情。

    尤其是那些学员,个个面露不甘神情时,倍儿好玩。

    “队长,忘了计时了。”

    往前走了两步,陆松康忽的偏过头,一脸无奈地朝赫连长葑说道。

    “扣最多的。”

    赫连长葑眼皮都没抬一下。

    话音一落,登时,那些先一步赶到的学员,都非常不甘心地瞪大了眼。

    什么人哪!

    哪有这样随便扣分的?!

    可——

    虽心有不甘,但谁也不敢反抗。

    有种预感,一旦反抗,分数肯定会被扣的更多。

    “好。”

    陆松康应下了。

    一说完,就在那些学员愤怒的视线中,优哉游哉地把他们的分数全部划掉三分。

    “归队吧,”陆松康收了笔,朝他们扬了扬,“记得,下次早点儿,再扣下去,这分数就难看了。”

    学员们板着脸,全部进了队伍。

    有分被扣在前,再有赫连长葑的镇压,这下,所有的学员都老老实实的,队伍整齐划一,个个精神抖擞。

    “夜千筱。”

    审视了队伍几眼,赫连长葑忽的出声。

    “到!”队伍里,响起夜千筱的声音。

    视线一转,赫连长葑继续喊道,“易粒粒!”

    “到!”

    “封帆!”

    “到!”

    “徐明志!”

    “到!”

    一连叫了四个人,赫连长葑继续道,“全部出列!”

    “是!”

    四人异口同声。

    很快,四个人从队伍中走出来。

    “蛙人出身?”

    赫连长葑视线扫过,问话时没有任何的疑问语气。

    对他们,他自然知根知底。

    “是!”

    四人应声。

    “端木孜然!”赫连长葑继续喊道。

    “到!”

    “出列!”

    “是!”

    没一会儿,端木孜然也满脸紧张地走了出来。

    “上午游泳训练,以你们的平均成绩为准。”

    没有停顿,赫连长葑扫了五人一眼,直接发布命令。

    五人微微一顿,互相用余光交换心思,但很快的,便铿锵有力地应声,“是!”

    以他们的平均成绩为准?

    按照字面意思的理解,如果其他学员的游泳成绩,没有超过他们的平均分,那扣分则是妥妥的。

    可——

    除了端木孜然,其余四个都是蛙人!

    在海军中出类拔萃的蛙人!

    最为擅长的,就是水下活动!

    赫连长葑这番举动,不就是存了心给他们拉仇恨值?

    或者说,端木孜然的游泳,烂到一定程度?

    “你们游泳训练的成绩,我这里都有,”一个个地看过去,赫连长葑声音微冷,警告道,“比原成绩差的,扣五分。”

    话音刚落,不仅是夜千筱几人,身后那一排排的学员,都不自觉地瞪大眼。

    艹!

    这是一点水都不准放!

    在他们之中,有海陆空三军的人,但他们都有自知之明,跟专业蛙人相比,他们有几个能在水里游得过的?!

    这——

    不是存心折腾他们吗?!

    “一个个的,都什么眼神?!”陆松康举起喇叭,眼神一狠,朝那群愤怒不甘的学员看过去,“别忘了,你们来的是什么地方,连区区蛙人的水平都到不了,你们还有什么资格留在这里?!”

    陆松康怒气冲冲地吼着,神色间满是警告和凶悍之意,顿时唬得这群人没了动静。

    而,偶尔路过的学生,在听清楚陆松康的声音后,一个个的险些没摔倒在地。

    啥?

    区区蛙人……?

    OMG,这些从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题外话------

    【1】

    月底了,求个票票。^_^

    【2】

    通知一下,番外是V群的福利,这应该是常识,进了验证群意识到要进V群才行,然后责怪我没有说清楚,再怒气冲冲跟我家管理发脾气的……我直说了,你们都是脑残。

    劳资对你们这些盗版避之不及,还让我给你们看番外,我是不是傻啊?

    【3】

    ╮(╯▽╰)╭,此文故事主线极长,瓶子现在在熬,我也想快点儿,但可以直说,这次选拔的重点就在这所学校。

    另外,为了钱写文啥的,最起码,我现在可以问心无愧的说,不全是,我写文需要赚钱,但我写文的初衷是兴趣,写这篇文的初衷,是因为军人情结,是我在寻找一种信仰。

    如果你们觉得我写长了,为了钱啥的,默默想好了,别说出来,否则我会很受伤。

    当然,如果觉得哪部分情节拖了,直说,我会去反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0、啥,区区蛙人?!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