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1、训练多出尊瘟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明天更新最迟六点,么么哒。

    ------题外话------

    刹那间,看清楚夜千筱动作的裴霖渊,步伐微微一顿,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

    近乎是下意识的,夜千筱绷直了身体,铿锵有力地应了一声。

    “到!”

    一道沉稳的声音,落到了耳里。

    “夜千筱!”

    与此同时——

    夜千筱偏过身,朝走来的裴霖渊看过去。

    不用细看,就知道是裴霖渊。

    可,没来得及多想,眼睑一抬,就瞥见抹黑色身影走过来。

    心里难免疑惑。

    输了?

    按照实力来说,席柯应该是必赢的……

    夜千筱眉头微蹙。

    冰珞点头。

    “输了?”抬抬眼,夜千筱似乎有些惊讶。

    “席柯输了。”冰珞继续说了一句。

    席柯跟聂染的分组,就在她前面一点点,都是熟悉的名字,她也有一点儿印象。

    这个她知道。

    夜千筱点点头。

    “嗯。”

    同样关了水龙头,冰珞看着夜千筱,一字一顿地说道。

    “席柯跟聂染一组。”

    水声太大,她没有听清。

    将水龙头关了,夜千筱偏了偏头,颇为疑惑地看向冰珞。

    “嗯?”

    伴随着水龙头的声音,冰珞凉凉的话语落到耳底。

    “席柯输了。”

    完全将在旁等候多时的裴霖渊抛于脑后。

    夜千筱跟冰珞一起,去附近水池旁洗了把脸。

    就这凶残的训练,他们能够站起身,就已经不得了了。

    于是,刚刚打起精神的学员们,在解散过后,立即又颓废下去,三两成群的聚在一起,相互搀扶着就往食堂的方向走。

    也懒的再折腾他们,陆松康摆了摆手,直截了当地说道。

    “解散吧。”

    听到自由活动,精神理所当然地来了。

    所有学员异口同声。

    “听清楚了!”

    “七点在北外301集合,在这期间自由活动,”陆松康慢悠悠地说着,最后抬高了声音,“听清楚了没有?”

    于是,在如此邪恶笑容的刺激下,每个学员都挺直腰杆,硬生生让自己憔悴无力的脸色,多出几分精神出来。

    一不留神,那就得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可那笑容里,却藏着把明晃晃的刀。

    甩着哨子,陆松康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一个个的这么没精神,不是想再来一个套餐吧?”

    一堆烂菜叶子,只得一步步朝陆松康挪去,有好些差点儿没在走路时摔倒。

    无奈。

    走至跑道中央,陆松康用力吹响哨子,那刺耳的声音刺激着每个学员耳膜,惊得他们下意识从地上爬起来。

    “哔——哔——哔——”

    陆松康应声。

    “好嘞。”

    跟那群学员截然相反,他在跑道旁特地放了张椅子,坐下来正好闭目养神,人家训练累死累活的,他老人家倒好,悠悠闲闲的睡着觉,就算是裴霖渊的到来,都没有吸引他的注意力。

    掀了掀眼睑,赫连长葑懒洋洋开口。

    “集合。”

    记录完所有数据,陆松康走至在旁休憩的赫连长葑身侧。

    “队长,快六点了。”

    纯粹是饿的。

    就连体能小变态端木孜然,都趴在地上捂着肚子直嗷嗷。

    这场景,放眼看去,只有一片片瘫倒在地的半死人,根本就见不到一个能有精力站起来的。

    约半个小时后,最后一个学员也抵达终点。

    趴在地上懒的动弹的夜千筱,感觉到那阵阵火热的视线,也懒的去理会,将军帽往下面拉了拉,直接闭上眼开始休息。

    扣分的啊啊啊!

    这是要扣分的!

    妈的!

    跑完后,气的那个姑娘啊,愤怒地瞪着眼睛,恨不得冲上去跟夜千筱打一架。

    跟夜千筱一起的,是个同她实力相差不远的,但隐隐有超过她的趋势,可等人家在跑道上冲刺后,那位爷从头到尾盯着人看,将人盯得毛骨悚然的,在她胆战心惊、左顾右盼期间,夜千筱在最后十米将她超过。

    事实证明,陆松康的担心是很正常的。

    能不能不要来吓人了!

    尼玛,又来了又来了……

    记录时间的陆松康,一见到他心儿就忍不住犯愁。

    裴霖渊估摸着时间,在第一个学员抵达终点时,他又现了身。

    当然,想跟的也有,可是,基本上跟到一半,就跑不动了,只得眼睁睁看着这帮强人将他们甩在后面。

    时间太长,任务太重,范围太广,学生们不能跟着跑,就只能在学校训练场转悠,自然不能跟完全程。

    两人一组的对抗赛,其中包括五个五百、五公里越野、400米障碍来回10次,五公里武装泅渡……还有最后的跑道冲刺。

    但是,能够旁观全程的,却没有几个。

    这一次是在室外,所以围观的人数,相对来说要多一些。

    十分钟后,下午训练准时开始。

    ……

    确定了赫连长葑的想法,陆松康自然是毫无保留地遵循他的意见。

    “那好。”

    赫连长葑漫不经意地说道。

    “合适。”

    之所以这么说,主要是,聂染的积分,排名在倒数第二,实在是有些难看。

    “她们俩一组,合适吗?”。陆松康继续道,“根据综合实力,席柯的偏高些。”

    到底是应下了,还是知道了?

    嗯……?

    赫连长葑应声,却是一副完全不在意的神情。

    “嗯。”

    “乔瑾提意见,说是下午的训练,把席柯跟聂染安排在一组。”捧着名单资料,陆松康直接说道。

    陆松康表示自己很无辜。

    从那位爷出现起,队长就一直没有过好脸色,手段都要比平时残忍许多,这完完全全的冷暴力啊!

    陆松康心里颇为委屈。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意思再明显不过——

    赫连长葑扫了他一眼。

    中午休息的空隙,陆松康拿着下午所需的名单资料,再次凑到赫连长葑面前。

    “队长。”

    而,好不容易等到游泳训练结束,他们也只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期间还要顺带将中饭解决。

    更要命的是,在不远处旁观的某位爷,身周的温度愈发的冰冷,令得这批学员压力重重,不知挨了陆松康多少的骂。

    他们一次次地被丢到冰冷的池水里,一次次地在水中被剥夺温度,等到出来的时候一个个的都已经成了冰棍,浑身上下寻不到丁点儿温度。

    而这还不算完,整个上午都是游泳训练。

    能够达标的,最终屈指可数。

    大部分的人,都因为这般严格的要求,最后被陆松康残忍地划掉分数。

    十点左右,每个人的游泳成绩出来了。

    所以,按照现在的局势,他们只能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任由对方嚣张的旁观。

    偏偏,他们低调行事,而且在他人军校李,将事情弄大也说不过去。

    这种事情,不耍点儿暴力,或者不把动静弄得大点儿,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陆松康顿时哑然。

    “……”

    扬眉,赫连长葑悠然反问一句。

    “你有办法?”

    “话说,队长,”摸了摸下巴,陆松康沉思道,“瞧瞧这帮小白菜,都被他吓成什么样了,继续这样,他们被扣的分数可就划不来了。”

    但,想不起来了。

    好像在什么不合时宜的地方见过……

    可他怎么觉得,越看越觉得眼熟呢。

    真不眼熟吗?

    “哦。”陆松康皱眉应声。

    赫连长葑冷淡地回了一句。

    “不觉得。”

    “队长,”回去后,陆松康悄无声息来到赫连长葑身边,皱着眉问道,“你有没有觉得,旁观的那位,很眼熟?”

    于是,在两人进行“友好交流”后,陆松康失败而归。

    可,对方来路不明,加上这气势难敌,绝非善类,陆松康自认为辩不过,也不好在公共场合使用暴力,只能这么算了。

    完全影响发挥好吗?!

    哪个学员发挥好点儿,这位爷一个眼神扫过去,那学员就怂了。

    哪能没有啊?

    陆松康违心地回答。

    “……没有。”

    “那么,”裴霖渊神色愈发冷然,“我打扰到你们了?”

    眼皮子跳了跳,陆松康再次否定地回答。

    “不是。”

    “所以,”话语微顿,裴霖渊眉头轻扬,唇角勾勒出丝丝轻笑,“我是特例?”

    他们确实没有这规矩。

    陆松康否定道。

    “没有。”

    “不准旁观?”裴霖渊微微眯起眼。

    “我们在训练,能不能请你离远点儿?”陆松康硬着头皮问出了这么一句。

    除了自己队长,也就面前这个人,能让他这般提心吊胆了。

    什么人哪,这么强的气场?

    心里更是警戒。

    顿时,原本的恭敬消失,陆松康收敛了神色间的笑意,难免严肃了几分。

    被那双阴鸷的眼睛一盯,陆松康只觉得背脊发凉,后背冷汗涔涔,一股强大的杀气迎面狠狠劈下来,在刹那间仿佛能将他给劈成两半。

    冷飕飕地看了他一眼,裴霖渊凉声问了一句。

    “什么事?”

    而且,就这位爷,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眼熟。

    鬼知道对方什么来头?

    径直朝人走过去,陆松康拖长声音开口,态度还算是蛮恭敬的。

    “这位——”

    而,感觉到愈发压抑冰冷气氛来源的陆松康,在犹豫再三、得到队长许可后,终于走向了一直在旁围观看戏的某位爷。

    很自然的,接下来的训练中,夜千筱一行五人,彻底的被非蛙人学员给孤立。

    这不是故意坑他们吗?!

    于是,等他们上岸后,非常“光荣”地迎接了学员们愤怒的目光洗礼,那一个个的,简直恨不得将他们剥皮抽筋!

    所以,就这两个人的存在,硬生生地将平均分拉到了两分钟。

    而封帆,自然不能比夜千筱还要差,最终成绩比徐明志差一点点,但跟易粒粒相比,还是要高出许多。

    在海军陆战,徐明志既然有能力当教官,那实力自然是不用多说。

    ……

    真不知道这群人怎么培养出来的!

    啧啧。

    于是,愤愤地往后退了两步,下定决心要远离所有“蛙人”。

    钱钟薇觉得自己三观都要碎了。

    说好的信任呢?!

    这群人,张口就是谎言,说谎连草稿都没有,顺手捏来。

    谁曾想——

    经过她这么多天的观察,同宿舍的蛙人当中,除了已经离开的刘婉嫣,就只剩下这位易粒粒最好说话了。

    偏过头,钱钟薇不可思议地扫了易粒粒一眼。

    还串通好了耍她?!

    好嘛!

    一侧,刚喘过气的钱钟薇,冷不丁地又被噎住了。

    “……”

    眼珠子转了转,端木孜然认真地点了点头。

    “哦。”

    夜千筱淡淡地回了一句。

    “假的。”

    这时,拿着毛巾直发抖的端木孜然,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眨巴眨巴着眼睛看夜千筱。

    “真的啊?”

    接收到警告的视线,夜千筱摸了摸鼻子,手肘也移了下来。

    与此同时,站在一米远外的赫连长葑一顿,凉凉地朝这边扫了一眼。

    于是,钱钟薇一口气没喘上来,顿时就噎住了。

    “……”

    夜千筱不紧不慢地补充道。

    “倒数的。”

    “哦……”钱钟薇顿时松了口气。

    “第二。”夜千筱缓缓开口。

    咽了咽口水,钱钟薇试探性地问道。

    “排名多少?”

    夜千筱手肘搭在她肩膀上,另一只手慢条斯理地擦着头发,很快的朝钱钟薇勾起抹笑容。

    钱钟薇偏了偏头,僵硬地朝另一侧看过去,果不其然看到夜千筱。

    她的话刚刚问完,钱钟薇就感觉到肩膀上多了股力道,还有一阵寒气。

    挑了下眉,易粒粒温和地笑了笑,继而看向钱钟薇另一边的夜千筱。

    “知道她在我们那儿,游泳成绩排名多少吗?”。

    钱钟薇咋舌地质疑。

    “这还不变态呢?”

    顿了顿,易粒粒边擦着头发边朝她问道,“我们变态吗?”。

    眼珠子转了转,钱钟薇颇为好奇地问道。

    “你们这些蛙人,都这么变态吗?”。

    正在用毛巾擦湿发的易粒粒,闻声,朝钱钟薇看了过去。

    不知何时,钱钟薇绕到了易粒粒身边。

    “诶诶诶。”

    于是,在诸多错愕的视线中,只见得两抹身影如利箭一般疾驰而去,转眼间便消失在原地。

    按下手中秒表的同时,再次吹响了手中的哨子。

    “哔——”

    一如既往地让他们下了水。

    在心里感慨了一番后,陆松康再把剩下的两个喊出来。

    “徐明志,封帆,出列!”

    果然,队长是不愿意给人一条活路的。

    于是,快速翻看手上的资料,在看到那一连串优异的游泳成绩后,心里难免有些惊讶。

    人是队长叫出来的,他以前对这位,除了饭量和体能,基本就没有关注过别的。

    端木孜然的成绩,能够跟蛙人不相上下,着实让陆松康有些意外。

    可——

    易粒粒和夜千筱的成绩,陆松康还有所理解,毕竟她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平时下水救人靠的就是速度,这个科目在海军那里必须是重点练习的。

    一字一顿地将数据报出来,陆松康颇有深意地看了三人一眼。

    “端木孜然,2秒07。”

    “夜千筱,2秒05。”

    “易粒粒,1秒59。”

    直至最后,夜千筱保持在第二,跟端木孜然相差不到两秒。

    往返的时候,夜千筱动作稍慢,易粒粒便遥遥领先,而端木孜然紧追着不放,与夜千筱相差不远。

    不过,同她一起的,也并不简单。

    上次跟她自由潜水,就看出她的长进,而现在,那熟稔的游泳动作和超乎想象的速度,是上次不可能比较的。

    着实不怎么在行。

    凌珺的游泳实力,他当然最清楚不过,事实上,凌珺只会潜水,对游泳——

    裴霖渊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夜千筱身上。

    这下可不得了咯。

    艾玛。

    最初那刻,有水花从水池里溅起,有些落到其余学员的身上,顿时冷的他们抖了抖,同时对这个游泳池更是多了几分忌惮。

    浮在水面的三人,顿时开始动作,划动着双手双脚,径直朝前方冲去。

    陆松康吹响哨子。

    “哔——”

    刚下水,就犹如到了冰冷彻骨的寒潭,浑身上下的温度全部被带走,冷的他们直打寒颤。

    一点儿温度都没有。

    更要命的是,等她们仨下水后,才忽然意识到,水是冰冷冰冷的。

    当然了,这么冷的天,室内没有开暖气,也不可能只穿泳装,所以全部脱下外套,单薄的上衣和长裤。

    这次并非潜水,学员们没有换潜水衣。

    仨人异口同声。

    “是!”

    “是!”

    “是!”

    “你们三个,先下水。”陆松康抓住秒表,朝两人说道,“一百米,来回。”

    让他们做好热身活动后,陆松康一边数着人头,一边喊出了三个人的名字。

    “到!”

    “端木孜然!”

    “到!”

    “易粒粒!”

    “到!”

    “夜千筱!”

    毕竟,没有将人赶走的理由。

    这是学校,不是赫连长葑的地盘,借用游泳池的时候没有添加要求,所以眼睁睁看着裴霖渊站那里,赫连长葑也只能阴着脸当做他不存在。

    此外,除了陆松康和赫连长葑,还有一直跟在后面的裴霖渊。

    所有学员全部抵达。

    室内游泳池。

    ……

    她也不知道裴霖渊在搞什么鬼。

    夜千筱嘴角一抽,继而将视线收了回来。

    正好于他的视线撞上,隐约可见他眼底那抹冰冷笑意。

    眉头微微一挑,夜千筱侧过头,视线径直落到裴霖渊身上。

    走在前面、目不斜视的夜千筱,终于发现了不紧不慢跟着他们的裴霖渊。

    与此同时——

    赫连长葑皱了皱眉,加快步伐朝队伍走去。

    停顿间,裴霖渊双手放裤兜里,不紧不慢的,顺着那批学员走去,偏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没有丝毫靠近。

    不用去确认,赫连长葑就可断定,他看的正是夜千筱。

    但,仅仅是一眼,裴霖渊便转移视线,朝前面那批学员中看过去。

    他神情似笑非笑的,眉宇间藏着一抹寒意。

    西装革履,身材挺拔。

    裴霖渊就站在操场边缘。

    一眼,便对上一双阴鸷邪魅的眼睛,隐藏的危险和敌意,在对上的刹那瞬间爆发,赫连长葑的眸光顿时冷了冷。

    微微凝眉,赫连长葑抬了抬眼,便顺着看了过去。

    冷不防的,感觉到满怀敌意的视线。

    可——

    赫连长葑到不着急,在旁观看着,待到他们走的差不多时,才准备跟上。

    夜千筱、徐明志、易粒粒、封帆四人,紧跟在他身后,而后是其余的那些学员。

    摆了摆手,陆松康放下喇叭,率先走在前面带路。

    “行了,别磨蹭了,走吧。”

    哦,还有,那个端木孜然,是何等能力,隐隐让他们这些人有些期待的。

    就另当别论了。

    当然,游泳冠军之类的……

    不是他们没有自信,而是,作为一个生长在红旗之下、三观端正的青年,他们还是知道“自知之明”四个字如何写的。

    跟蛙人比?

    让学员们头疼的是,如何能保证在游泳训练中,不要扣太多的分数。

    倒是围观的学生,难免多看上几眼,不一会儿的功夫,来往之人都对此议论纷纷。

    对于“蛙人”这个词前,是否能加“区区”这词,这批学员并没有深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1、训练多出尊瘟神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