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3、我怎么样,都没关系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2月24日。

    阶段测试后的第二天。

    出奇地,不到六点,阮砚就抵达教室。

    如此奇异的现象,吓得原本沸腾的教室,冷不丁地噤声。

    顿时,一双双眼睛,齐刷刷地朝门口看去。

    阮砚就停在门口,陆军常服穿的极其帅气,他冷冷清清地视线在教室里扫过,最后落到了席柯的身上。

    “席柯,出来一趟。”

    阮砚凉声开口,语气没有丝毫起伏。

    原本并不关注的封帆,闻声,微微抬了抬眼,朝门口扫去,但仅仅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阮砚说完后,就走了出去,离开学员们的视线。

    没一会儿,席柯也站起身,径直朝门外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

    而,安静下来的教室,渐渐地,又开始喧闹起来。

    除了背诵笔记外,还有不少聚在一起,讨论席柯的情况。

    席柯的异样,还有突降的积分,他们都看在眼里,而昨天阶段考核的成绩,今早就贴在黑板旁边,零分的席柯和封帆,顿时成了他们的谈资。

    估计教官也看不下去了,特地找席柯谈话。

    众人这样猜测着。

    ……

    一如既往地,夜千筱在楼梯口找苏烁菲要了复印件,同时把封帆昨晚的笔记交给了苏烁菲。

    “那我先走了。”

    拿着笔记,苏烁菲朝夜千筱摆摆手。

    “嗯。”

    夜千筱点点头。

    于是,苏烁菲飞奔似的离开。

    看着她离开,夜千筱也没有停留,朝三楼的走廊走去。

    只是,刚抵达楼梯口,就瞥见两抹离开的身影,而且还极其熟悉。

    步伐顿了顿,夜千筱沉思片刻,便想着跟上去看看。

    但——

    她刚上前一步,就听到轻微的脚步声,继而是朝她背后袭来的手。

    挑眉,夜千筱下意识侧过身,抬起得空的那只手便去挡,殊不知身后那人立即在中间转了个弯,手掌搭在她另一只肩膀上。

    夜千筱看着来者是谁后,也没有继续进行攻击。

    于是,一时的松懈,抓在她肩上的力道一紧,紧随着整个人就被用力一拉,朝对方怀里拉过去。

    “你做什么?”

    蹙起眉头,夜千筱被强行拉入怀中,立即横了对方一眼。

    赫连长葑垂下眼,不仅不满地看了她几眼,神色间藏匿着几分无奈。

    “你想做什么?”轻轻勾唇,赫连长葑低声问道。

    “先松开我。”

    眸色一冷,夜千筱声音微凉。

    “不松。”

    搂在她腰间的力道一紧,赫连长葑懒洋洋地拒绝道。

    夜千筱皱眉,神色微狠,一字一顿道,“我偷听。”

    “哦?”

    微微扬眉,赫连长葑似是有些惊讶。

    夜千筱凉飕飕地看了他一眼。

    装!

    赫连长葑唇畔的笑意愈发浓厚。

    “偷听教官讲话,扣两分。”赫连长葑缓缓道。

    “有这规矩?”夜千筱脸色愈加冰冷。

    “刚定的。”赫连长葑继续道。

    停顿了下,夜千筱道,“还没实践,不算。”

    “所以,只是提个醒。”

    视线停在她脸上,赫连长葑悠悠然开口。

    夜千筱咬咬牙。

    耍她?!

    很快,赫连长葑松开她,轻笑道,“去上课吧。”

    得到解脱,夜千筱后退一步。

    “那个阮砚……”话没说话,注意到赫连长葑似笑非笑的眼神,夜千筱停顿了下,改口道,“阮教官。”

    “你想知道什么?”

    走近一步,赫连长葑一边夺过夜千筱手中的复印件,一边不紧不慢地问道。

    “八卦。”

    夜千筱耸了耸肩。

    “他们的恋爱史,我不关注。”

    翻看着复印件,赫连长葑颇为闲散地道。

    说完,翻看的动作一顿,赫连长葑抬眼看她,勾唇道,“不过,你的,我很感兴趣。”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懒的理他。

    “你写的?”

    翻完所有的笔记,赫连长葑忽的问道。

    “对。”

    倚在门边,夜千筱懒懒看他。

    阮砚和席柯就在拐角处,但声音太轻,夜千筱能听到动静,但却听不清到底在说什么。

    试探地听了下,夜千筱便收回了心思,打消了这个想法。

    封帆,这次没法帮你了。

    夜千筱默默想着,转而将视线落到赫连长葑身上。

    “我可以走了吗?”

    双手环胸,夜千筱凝眸问道。

    “可以。”

    看了看表,赫连长葑慢条斯理地开口。

    说着,将那些复印件和原笔记交给了夜千筱。

    夜千筱收下。

    “诶。”

    刚想转身,便听到赫连长葑的声音。

    抬眼,夜千筱看他。

    “不是想偷听吗?”

    朝前走了几步,赫连长葑再次来到夜千筱面前。

    夜千筱神色间多了些许警惕。

    “不罚了?”

    “不罚。”

    赫连长葑走在前面。

    不是教室的方向,而是席柯跟阮砚所在的方向。

    稍作停顿,夜千筱压了压帽檐,抬脚跟在赫连长葑身后。

    反正是赫连长葑带着的,有什么责任,她理所当然地归咎给赫连长葑。

    在走廊拐角的地方,还有一间教室。

    教室门锁了,但赫连长葑稍稍动了动锁,门就轻而易举地被他打开。

    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眼,夜千筱跟在赫连长葑身后,顺带将门给关了。

    两人不约而同来到后门。

    门微微被拉开,声音顿时就清晰起来。

    “如果你来到这里,只为了我,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阮砚的声音听起来很漠然。

    丝毫机会都不给,直截了当地断绝关系。

    “你想多了。”

    停顿了下,席柯冷冷地回道。

    只是,那平稳冰冷的语气里,却夹杂着细微的波动。

    夜千筱侧身来到门旁,透过细缝去看拐角处的两人。

    赫连长葑站在一旁,见她这认真的模样,忍不住失笑。

    “行,给我个理由,”阮砚淡淡开口,“为什么不听课?”

    “阮教官,这跟你有关系吗?”席柯态度强硬,冷冰冰地反问。

    “跟我没关系,”阮砚似乎不怎么上心,直言道,“但跟陆松康有关系。”

    若不是陆松康费尽苦心,缠了他整整一天,他也不会来找席柯。

    席柯微微抬头,难免有些疑惑。

    “给我个理由。”阮砚重复道,没有想给席柯解释的意思。

    “不想听。”皱了皱眉,席柯如此回答。

    “哦。”

    点头,阮砚算是接受这个解释。

    于是,转过身,打算离开。

    “阮砚!”

    席柯神色颇为激动,重重地喊出这个名字。

    步伐一顿,阮砚偏过头,淡淡地看她。

    他在看一个熟人,但却没有过多感情,更见不到丝毫杂念。

    被他这般冷漠的眼神盯住,席柯微微一顿,转而狠狠咬了咬唇角,“我怎么样,都没关系吗?”

    “这是你的选择。”

    只手放到裤兜里,阮砚收回视线,漫不经意地回答道。

    说完,径直向前,绕过拐角,便消失在视野中。

    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席柯身形微微摇晃,猛地朝后面退了一步,眼底有水光闪耀着。

    所有的傲气与倔强,在那一刻,消失殆尽,唯有失落与落寞。

    教室内。

    夜千筱将门合上。

    她倚靠在墙上,微微抬眸,似有若无地看了赫连长葑一眼。

    “阮砚没问题。”

    回看着她,赫连长葑微微凝眉,话语沉稳。

    从刚刚的场面来看,阮砚自然是最绝情的,但两个人是相互的,赫连长葑了解阮砚的性情,自然知道他并没有过错。

    夜千筱耸了耸肩。

    孰是孰非,她可没有探究的心思。

    若非封帆参与其中,她连偷听的兴趣都没有。

    可惜——

    封帆怕是没机会了。

    “你们会留下席柯吗?”

    脑海有念头闪过,夜千筱歪了歪头,忽的转移话题。

    “看成绩。”赫连长葑神情严肃。

    “如果一直被影响呢?”夜千筱继续问道。

    “不会。”

    赫连长葑声音肯定。

    “我先走了。”

    轻笑一声,夜千筱站直身子,从赫连长葑身侧走开。

    这一次,赫连长葑没有拦她。

    ……

    回到301教室。

    夜千筱将复印件全部发了出去。

    一份托易粒粒给席柯,一份给封帆,一份给冰珞,最后一份一如既往地给了端木孜然。

    赶在上课铃声响起之前,席柯来到了教室,几乎刚刚坐下,铃声便响起。

    阮砚拿着教学资料进了教室。

    如同以往,没有二话,直接上课。

    坐在旁边的封帆,跟先前一样,继续趴着睡觉。

    倒是席柯,一改常态,拿出笔记本,认真地开始听课。

    夜千筱隔绝一切,将注意力集中在阮砚身后的PPT上面。

    他们三人的事情同她无关,按照她现在的积分,当务之急,便是认真老实的听课,以免一些莫名其妙的惩罚降下来。

    ……

    自从阮砚找席柯聊过之后,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常态。

    席柯认真听课,专注训练,再也没被扣分。

    阮砚抽查只抽不听课的,封帆一直在他的名单之中,但由于封帆的学神体质,上课前扫一遍夜千筱的笔记,便可在课堂上对答如流,竟是一分都没被扣。

    唯一有变化的是,席柯似乎转移目标,跟聂染杠上了。

    训练中,任何项目都要比聂染快一步,本就占据着体能优势,更何况她有心竞争,几次三番地打压聂染之后——

    很不幸的,战火烧到了宿舍里。

    夜千筱和乔瑾每每进宿舍,只要见到席柯跟聂染都在,都会不约而同地去忙碌自己的事儿,同时也尽量简短在宿舍里待的时间。

    毕竟,战火燎原,宿舍气氛紧张,搞不好就烧到自己身上。

    而这种单纯的冷战和暗自较劲,又没有真正的打起来,乔瑾除了看着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在这种氛围中,时间转眼来到三月。

    那是一号的上午。

    跟以往一样,早上的课程结束后,陆松康一声令下,让他们去找特地为他们开门的食堂,他们团结合作、累的气喘吁吁的吃完早餐后,赶到集合的操场,却超乎意料的,见到整个操场的军队。

    哦——

    不。

    是学生军队。

    一排排的学生,整整齐齐地在操场边缘排列,犹如最坚固的铜墙铁壁,抵挡着任何外界事物的侵入。

    见到他们,学生们特地让出两米的距离,让他们可以顺利进入。

    而,一旦他们全部进去,学生们便自动封锁起来,不许任何人围观。

    “哔——哔——哔——”

    陆松康站在操场中央,吹响了手中的哨子。

    当下,正在交头接耳的学员们,没有丝毫停顿的,哗啦啦的朝他那边跑过去。

    整整齐齐地排列站好。

    这一次,没见到赫连长葑的身影。

    “看来大家对周围那些人很好奇嘛,”玩转着手中的哨子,陆松康笑眯眯地解释道,“鉴于你们的赫连教官……嗯,这段时间很忙,没时间管理你们,但是呢,怕你们忘了他老人家的存在,所以特地请来这么大帮的学生队伍,给你们刷刷存在感,最好见到这些学生,你们就能想起他。”

    陆松康说的一本正经,可惜的是,胡编乱造的也很明显。

    不过,虽然是话语没半句话是真的,但有一点,他是没有描述错的。

    赫连长葑一个人的气场,就足以跟这群学生队伍的相提并论,有这么多学生队伍在,他们确实很容易联想到赫连长葑。

    站在队伍里的夜千筱,脸色微微一黑。

    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实在不想联想到裴霖渊身上去。

    这么多人围着,禁止旁人的参观,顺带也将裴霖渊挡在外面了吧?

    不过,赫连长葑不在,未免不是个好消息。

    “怎么样,你们不会忘了赫连教官的吧?”

    提起喇叭,陆松康故意问道。

    学员们脸色僵了僵,可面对陆松康这么不要脸的问题,他们也只得硬着头皮答了声“不会”。

    “行,”陆松康满意地点点头,继而开始整理队伍,“立正,稍息!”

    队伍整齐有序的依令动作。

    “说正事,”将喇叭放到嘴边,陆松康继续道,“你们的体能训练,基础训练,基本到这里结束了,从今天开始,你们需要灵活的运用这段时间所学的一切知识。老规矩,没有时间限定,早完成的早休息,晚完成的……那你们就等着扣分吧。”

    说着,陆松康将手中的训练项目拿出来。

    一整页的项目,密密麻麻的。

    站在后面的看不清,可站在前面的,眼睛刚一扫过,就立即瞪直了。

    卧槽!

    这么狠!

    没有多说,陆松康大概念了下训练计划。

    上午,跳伞、潜水、游泳、水下格斗,外加极其苛刻的体能科目,下午,学习各种枪支弹药的使用,他们曾在课堂上学过的,这次开始真枪实弹的联系,除此之外,还有对坦克的驾驶操作。

    根据陆松康的透露,在三月的时间里,他们需要学习各种枪支、武器、飞机、潜艇、坦克装甲车等的操作。

    海陆空,全部操纵熟练!

    这才是真正的三栖作战!

    而,他们现在做学的,才不过是个开始。

    陆松康没有太多废话,更没有用言语去激励他们的豪情,因为不过是这些项目的存在,就足可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将真正跨入这个属于强者的领域!

    三月的第一天,他们见到太多眼花缭乱的事物。

    各种专业的教学,从事展业领域的教授,那种以他们这个档次只能仰望的高度。

    海陆空三军,各自发挥专长,同时也克服自己的弱项。

    其中,最为轻松的,就数早已经过海陆两种训练的蛙人们了,只需要集中注意力着重空军科目的训练。

    但——

    一天下来,基本也都累的半死不活。

    晚上,六点半。

    夜千筱完成所有科目,同其余几个蛙人一起,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训练场。

    “千筱!”

    “千筱!”

    连续两道声音,从两个不同的方向传来。

    夜千筱的手肘搭在冰珞肩膀上,继而直了直身体,朝声源传来的两个方向扫了过去。

    都是熟人。

    一个苏烁菲,一个——

    呃,李嘉。

    一个穿着陆军制服,英姿飒爽,一个穿着白色护士服,安静漂亮。

    两人径直朝她走过来。

    夜千筱挑了挑眉。

    走到她跟前后,苏烁菲跟李嘉互相看了两眼,各自朝对方笑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喏。”

    一抬手,夜千筱将钥匙丢给苏烁菲。

    苏烁菲连忙从空中接住。

    “笔记本在食堂,拿钥匙去领。”

    “好。”

    苏烁菲立即点头。

    只是,难免小心地打量了夜千筱几眼。

    头一次见到夜千筱狼狈的模样。

    训练嘛,难免在地上打滚,在水里翻滚,浑身脏乱在所难免,但以前训练之后,夜千筱依旧能保持镇定,看不出丝毫的狼狈。

    可——

    眼前的夜千筱,神色间难免有几分疲惫。

    似乎真的筋疲力尽了。

    衣服脏兮兮的,露出来的手臂划出了伤痕,还有淤青痕迹,发丝被汗水浸透,帽子斜斜的戴着,有些不羁,潇洒不掩疲倦。

    而,跟她一起的冰珞,模样似乎也没好到哪儿去。

    “话说,你们不去食堂吗,要不我给你们带点儿吃的吧。”

    想了想,苏烁菲这样问道。

    “不用,”夜千筱摆摆手,瞥了眼早已离开的徐明志和封帆,解释道,“有人带。”

    “那就好。”

    苏烁菲松了口气。

    顿了顿,苏烁菲偏了偏头,看了李嘉几眼,眼珠子微微一转,继而朝夜千筱笑道,“那我先走了,你们好好休息。”

    说完,苏烁菲朝夜千筱摆了摆手,便转身小跑开来。

    李嘉朝这边走近几步。

    不过——

    还没靠近,就见得前方一道黑影闪过,直接挡在了她面前。

    李嘉再次顿住。

    ------题外话------

    求票求票昂。

    希望今晚能写出明天的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3、我怎么样,都没关系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