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4、一起打压小护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站在前面的,是个近一米九的男人。

    高大挺拔的身材,无端的带着股压迫感,令李嘉站在离两米远的地方,都觉得背脊阵阵发寒。

    李嘉怔怔的看着前方。

    一件黑色的长风衣,在冷风中晃动着衣摆,男人两肩很宽,身形笔直,气息冷峻。

    他停顿了一下,继而朝前走一步,直接拿起夜千筱的手。

    扫了眼那青紫的痕迹。

    夜千筱很快就挣脱开来。

    “你是护士?”

    突地,男人转过头来,朝李嘉扫了眼。

    “是。”

    迫于对方气势,李嘉下意识低下头应声。

    “帮她包扎。”男人冷冷地吩咐道。

    “好。”

    没有犹豫,李嘉点点头。

    来之前就有过担心,她是特地带了医药箱过来的。

    而裴霖渊,也是因为她身上的医药箱,多注意了一眼。

    “我不用。”

    刚上前两步,就听得夜千筱淡淡的声音。

    李嘉一顿,颇为无奈地皱起了眉。

    “给她包扎。”

    身侧的男人声音很冷,一字一顿地说着,令人不自觉地浑身汗毛立起。

    于是,李嘉又朝前面走了一步。

    “你听谁的?”

    轻轻挑眉,夜千筱视线顿在她身上。

    “你的。”

    李嘉当机立断地回答。

    可,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身侧的阵阵寒气,李嘉犹豫了下,补充道,“我就处理一下。”

    “你怎么在这里?”

    看了她两眼,夜千筱很自然地绕开话题。

    “呃,”抓了抓头发,李嘉解释道,“学校派我们过来实习一周……呃,前段时间看到你,听到这里又有人训练,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看到你了。”

    “哦。”

    夜千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那个,”李嘉犹豫着,将话题又扯了回来,“还是让我帮你包扎下吧。”

    “过来。”

    夜千筱朝她招招手。

    继而,悄无声息地将自己的袖子放下。

    李嘉乖乖地靠近几步。

    让她在自己另一边站着,夜千筱搭上她的肩膀,亲切地问道,“真想帮我?”

    “嗯。”

    没有迟疑地点头。

    “行,带上点药膏,放9A207门口,我晚上回去自己拿。”夜千筱爽快地说道。

    “你又忽悠我。”

    李嘉哭笑不得。

    “改天我有空再找你。”将放她肩上的手拿下来,夜千筱承诺道。

    “好吧。”李嘉顺从地点了点头。

    面对夜千筱,她总是无可奈何。

    于是,夜千筱同冰珞一起,相互扶着去了外语楼。

    没有精力到处乱逛,夜千筱累的浑身都要散架了,还是直接去休息比较好。

    出奇地,裴霖渊也没有去打扰她。

    微微一顿,裴霖渊扫了李嘉一眼,皱眉问道,“她朋友?”

    “嗯。”

    李嘉点头。

    “跟我来。”

    收回视线,裴霖渊淡然说着,转身便走。

    停在原地,李嘉抓了下头发,有些莫名地看着离去的男人。

    这位——

    也是千筱认识的人吗?

    感觉,这气场,有点儿不对劲。

    令人无法反抗。

    想了想,鉴于对夜千筱的信服,李嘉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裴霖渊离开。

    ……

    夜千筱跟冰珞来到外语楼。

    事先占好了位置。

    七点还差五分钟时,封帆和徐明志带着一袋包子一袋馒头回来,分别交给了夜千筱和冰珞两人。

    夜千筱一边吃着包子,一边看着复印件。

    时间紧张,晚上所学的,白天随时可能用到,一旦反应过慢就会被扣分。

    不得不抓紧时间来复习一些数据。

    前世的凌珺,学习过不少东西,其中最精通是枪械,但就算是她,都记不清一些具体的数据,比如枪管的长度和瞄准镜的选择……

    她只会用,如此精准的数据和记录,必须得靠记忆了。

    至于坦克船艇之类的使用,那就更不用说了,要记得数据一点儿都不少。

    封帆和徐明志都是军校毕业的,在学校里学的东西也不少,可面对这么多的讲课与数据,他们都需要花一定的时间来听课复习。

    可想而知,在这批学员中,根本没有人能够做到轻松以待。

    就算是新来的乔瑾,也从来没有放松过。

    “你们谁还有钱?”

    吃完两个包子,夜千筱看了看表,偏头朝三人说道。

    “你要多少?”冰珞第一个问道。

    “我还有点儿。”徐明志回答道。

    “……”

    封帆扫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打印费。”

    夜千筱如实说道。

    快半个月了,她至今一分钱没给苏烁菲。

    “明天给你。”

    封帆神情平淡地说着。

    直接制止了冰珞和徐明志的表态。

    不过,他们身上都没多少钱了。

    半个月前,他们在路上赚了钱,除了车费之外,还剩下一点点。

    冰珞全部换成硬币,基本上都拿来洗衣服了。

    徐明志还剩下些散钱,零零碎碎的都堆在那里,没有地儿用,估计也不超过五十。

    至于封帆——

    他的情况,只有他才知道。

    夜千筱眯眼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没一会儿,七点的上课铃声响起。

    这一次,教室里的人,出奇地少,教授进门的时候,脸色很明显的黑了黑。

    不急着讲课,他一个电话打给陆松康,不到五分钟后,一堆堆疲惫不堪的学员们,都被陆松康拎到了教室。

    那些被拎进来的学员,皆是面如土色,神色颓靡,刚坐下就瘫倒在座位上,可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黑板,抓住签字笔的手指也紧紧地,不肯放松分毫。

    就算是累到极致,在上课时也不愿分神。

    因为你一个分神,一个知识点可能就一闪而过,而任何的知识点,都有可能跟你的积分有关。

    陆松康跟教授说了几句,便摆摆手离开,临走前看了眼教室内那群打了霜似的的学员们,颇为怜悯地摇了摇头。

    一出门,就给赫连长葑打了电话,汇报了下情况。

    “队长,你抓紧时间回来吧,再这样下去,我可就受不了他们了。”

    才第一天,陆松康就忍不住吐槽。

    艾玛。

    这人心都是肉长的,看到这群学员被折腾的惨样,陆松康看着都觉得发憷。

    而且,一个人扛着那么多人的负面情绪,陆松康那个压力山大啊。

    “夜千筱的成绩。”

    毫不理会陆松康的悲情,赫连长葑直截了当地问道。

    嘴角微抽,陆松康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地回答,“很好,暂时一分没扣。”

    赫连长葑沉默下去。

    识趣的陆松康在心里悲叹一声。

    停顿了下,陆松康直言道,“无论是跳伞还是潜水,或者是水下格斗……您知道,她都是出类拔萃的,体能的话踩着边缘线过关。下午的训练不用说,他们蛙人学的本来就不少,加上她的理论成绩名列前茅,所以学得也挺快的,基本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不得不承认,蛙人在这一点上,还真的占了很大便宜。

    其他的军种,海陆空就学习他们自己领域的,但蛙人需要学习海陆两方面的,而他们需要掌控的空军知识本来就不多,所以他们只需要学更详细的,而其余学员则是需要从浅层面的开始。

    自然是占了大便宜的。

    不过,夜千筱能有这样优异的成绩,也确实超出了想象。

    “哦。”

    赫连长葑淡淡的应声。

    “那个……”陆松康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队长啊,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看情况。”

    “……”

    咔擦一声,电话被挂断。

    陆松康怔了怔,近乎错愕地看着手机屏幕,嘴角冷不丁狠狠地抽了抽。

    这就叫过河拆桥?

    问完他想要问的,然后分分钟挂断电话……

    也太不留情面了点儿吧?

    他还没吐槽完呢!

    陆松康近乎抑郁的,将手机放回了裤兜里。

    算了算了,反正到时候也要写总结给队长,大不了在后面多补充几句。

    ……

    三月初,突如其来的训练,打乱了学员们的节奏。

    从这天开始,每个学员宿舍,都开始了加班加点的生活。

    十点十分回到宿舍,二十分钟洗澡、洗漱、洗衣,之后便整夜的亮灯熬夜复习,记录那天所学的所有内容,大部分都靠死记硬背,而记忆力差点儿的,一个晚上基本只能睡两个小时。

    这种日子持续到第三天,整个训练场上,就只能见到一堆堆疲惫不堪的学员们,而完成训练任务的时间,也正在一点点的加强。

    恶性循环。

    可——

    训练却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陆松康说了,这种情况,就权当抗疲惫训练,反正熬着熬着就习惯了。

    训练只有增加,没有减少。

    第三日,四点二十。

    夜千筱头一个走出训练场。

    今天下午的课程是狙击步枪的使用,夜千筱对这方面的知识再了解不过,轻轻松松地将每把狙击步枪的性能和配置说完,再打了几个满环后,就被放走了。

    她是第一个。

    而且,中途没有因说错数据而被罚跑。

    可以说,这是她最轻松的一天。

    但,率先出来,却不是什么好事儿。

    忙碌紧张了段时间,忽然就放松下来,夜千筱走出训练场之后,就只剩下到处闲逛了。

    逛了十来分钟,夜千筱在路边找到条石凳,刚坐下来休息,就瞥见训练场附近有两抹熟悉的身影。

    在训练场四周,都是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学生,制服着身,帅气得很。

    在旁边的道路上,是行走的学生们。

    刚刚下课没多久,路上还能见到不少身着制服的学生。

    而——

    在那一堆堆的制服中,穿着白色护士服的女生和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便尤为的显眼了。

    李嘉,还有,裴霖渊。

    夜千筱微微拧眉,稍有疑惑,可在瞥见李嘉手中的袋子后,倒是忽然明白过来。

    前两天,宿舍门口总是放着大堆的药品,都是跌打损伤之类的,里面有一张卡片,用娟秀的字体写着“给千筱”。

    字体是李嘉的,夜千筱以为,东西也是李嘉送的。

    没想,另有出处。

    挑了挑眉,夜千筱看了两眼,便压了压帽檐,遮挡住自己的脸形。

    身体也朝花坛后面靠近。

    避免被裴霖渊发现。

    李嘉和裴霖渊并没有交谈多久,一会儿后,就见得李嘉朝裴霖渊鞠了一躬,之后裴霖渊便转身离开。

    不多时,便消失在拐角。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犹豫了下,琢磨着是否去找李嘉。

    倒不是为了刚见到的事,而是纯粹的想找李嘉谈一谈。

    可——

    这个念头才刚刚闪过。

    冷不丁的,就见得三个护士朝李嘉走过去,个个笑里藏刀的,眼角眉梢尽是羞辱和讥讽的意思。

    李嘉看了她们几眼,欲要避开她们,却不曾想,那几个护士不依不饶,拦住了她的去路。

    神情微微一冷,夜千筱站起身。

    ……

    “哟呵,走什么嘛,新欢给你什么东西,拿来看看呗。”

    “真够行的啊,这才几天的功夫,就把向珏抛弃了,还勾搭上了隔壁学校的老师?”

    “呵呵,长得不怎么样,手段还真不少。”

    三人围着李嘉,你一言我一语的,个个面露讥讽神情,对李嘉可谓是恼恨交加。

    李嘉皱了皱眉,朝后面退了两步,凉凉地看着她们。

    “我跟他们都没什么。”

    抿唇,李嘉解释道。

    她的声音很平静,并没有多急切解释的意思。

    “向珏都在全院面前跟你表白了,你还说没什么?”一个圆脸女生朝她逼近,凶神恶煞地瞪着她,“这个老师,刚认识就给你送东西,还连续三天……没什么,卖肉也不没什么吗?”

    “你!”

    双手紧紧一握,李嘉狠狠皱眉,眉宇间萦绕着怒火。

    “哎。”

    冷淡的字音,突兀的飘来。

    与此同时,一只手横空伸出来,放到了圆脸女生肩膀上。

    感觉到肩膀上那剧烈的疼痛,圆脸女生顿时疼的五观扭曲,原本那凶狠地模样,转眼之间,就成了难掩的疼痛。

    下意识的,她朝旁边之人看了一眼,猛地便对上那双冰冷危险的眼睛,刹那间那股冷意从心底窜起,一直蔓延到四肢。

    冷彻全身。

    “重复一遍。”

    似笑非笑地看她,夜千筱微微眯起眼睛,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

    “……”

    圆脸女生紧紧咬住唇。

    当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一颗心吓得都快停止跳动,她大气都不敢出,如何敢在夜千筱面前说话?

    停顿片刻,夜千筱冷冰冰地瞪着她,最后一抹佯装的笑容也消失殆尽,她凉声开口,“我让你重复一遍。”

    李嘉怔怔的站在那里。

    夜千筱不可思议地出现。

    这般强势的态度,难得替人出头的架势,李嘉仅仅看了两眼,那颗悬着的心便落了地。

    好像,忽然就安定了。

    “重复,重……”圆脸女生结巴地开口,可说到一半,冷不防地感觉到股羞辱之意,登时鼓起了勇气,瞪大眼睛朝夜千筱吼道,“我凭什么重复?!好话不说第二遍,她就是淫荡怎么了,我就说了怎么了?!有本事你——”

    话没说完。

    “啊——”

    圆脸女生惨叫出声。

    夜千筱另一只手握成拳头,狠狠地砸在圆脸女生的腹部。

    五成力道,没有伤及内脏,却足够圆脸女生痛不欲生。

    圆脸女生叫到一半,忽的感觉到丝丝冷意从上而下袭来,而抓住自己肩膀的力道紧了紧,令下意识想弯下腰的圆脸女生硬是弯不下去。

    腹部,肩膀,剧烈的疼痛,却抵不过那道冰冷彻骨的视线。

    圆脸女生紧紧闭上嘴巴。

    她抬了抬眼,看着夜千筱,眼睛再一眨,眼泪便刷的流了下来。

    纯粹是疼的。

    与此同时,站在旁边的两个女生,也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

    “你想做什么?”

    “军校的也敢打人,信不信我们把你告上去,到时候连书都读不成?!”

    两人的戒心提起,站在两步之外的距离,各自朝夜千筱发下狠话。

    “啪”地一声。

    她们听到袋子落地的声响。

    不是夜千筱造成的。

    下意识的,她们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只见李嘉将袋子丢到地上,而里面的几盒药品,立即滚落了出来。

    咔咔咔。

    手指骨节响的极其清亮。

    两个女生猛地对视了一眼。

    “李嘉,你敢向我们动手?!”

    “李嘉,别仗着有人给你撑腰!”

    警惕地瞪着李嘉,两人抬高声音喊道。

    有故意让周围人听到的心理。

    可,上课时间已久,路上行人越来越少,而几个女生站在这里,离大道距离有些远,加上障碍物的遮挡,根本就没人能听得清她们在说什么。

    “拖走。”

    夜千筱朝李嘉使了个眼色。

    说完,抓住圆脸女生的力道再度一紧,近乎把人直接给提了起来。

    “好。”

    李嘉收到命令,再看两个女生时,眼神忽然就冷了几分。

    两个女生互看了一眼,当机立断的,就转身准备逃离!

    但——

    李嘉在部队待了四个月,可不是什么都没有做的。

    一手一个,直接揪住两人的后领,将人往自己方向狠狠一拉后,便翻手朝她们两肩滑过去。

    紧紧抓住她们的肩膀,力道虽不及夜千筱,可依旧疼的两人脸色发白,阵阵冷汗冒起。

    没有任何疑问的。

    两个人无力反抗,只得被李嘉拉着走。

    而,那席卷而来的痛楚,令她们一句话无可开口,就连惨叫出声都没有力气。

    夜千筱刚在附近转悠了一圈,所以不到两分钟,就选了个极佳的地点。

    没有行人,没有摄像头,足够的偏僻。

    ------题外话------

    必须要解释一下,今天下午一点多开始,瓶子在360人工服务找了个换系统的,一直弄到九点,但是还是没弄好,瓶子到快十点才码字,还好上午写了一半,简直哭瞎了。

    瓶子继续弄电脑,明天更新估计是下午六点了。

    抱歉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4、一起打压小护士!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