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5、乖乖,又当队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是条小道,周围都是茂密的灌木和松树,遮挡着偶尔走过之人的视线。

    这里很保守。

    因为,附近的小道上,基本没人走过。

    抵达目的地,夜千筱一抬手,就将圆脸女生丢到地上。

    “哎哟——”

    屁股狠狠地砸在地上,圆脸女生顿时疼得龇牙咧嘴的。

    可,一瞥见夜千筱冰冷的目光,立即噤声。

    凭直觉可以肯定,面前这个女兵,不喜她发出任何杂音。

    不一会儿,李嘉拎着那两个女护士过来,同夜千筱一样,一把就将她们丢到地上。

    “说吧,怎么回事儿?”

    缓缓上前走了两步,夜千筱神情冷冷的,话语清冷地开口。

    同时,一抬手,一把军刀赫然出现在手中。

    镀了铬的刀身,却闪烁着寒光,在夜千筱漂亮的手指中,莫名的有股危险肃杀之意蔓延,令三个女护士登时怂了。

    “你们这样做,就不怕吗?”

    “这里是学校,你们会被处罚的!”

    “我们又没做什么,你们这样,是校园暴力!”

    三人一人一句,皆是压抑着胸腔怒火,将大帽子给她们压下来。

    军刀在手中玩转着,夜千筱不紧不慢地蹲下身,微微眯起眼睛,冰冷的视线扫过。

    三人识趣地闭上嘴。

    “做都做了,”夜千筱懒洋洋开口,稍稍一顿,嘴角便勾起抹邪邪的笑容,“你们觉得,我会怕吗?”

    夜千筱并没有过度的表示。

    没有刻意装出来的凶狠,没有故意放下的狠话。

    那些她们所熟悉的,招数与话语,全都没有在夜千筱身上展示。

    可,正因为这样,夜千筱的一举一动,落到她们的眼里,危险气息便愈发地浓厚起来。

    那种感觉好像是,夜千筱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手中的军刀便会直接在她们身上招呼。

    “你想做什么?”

    定了定心神,圆脸女生戒备地盯着夜千筱。

    “为什么找她麻烦?”

    冷冷的声音响起。

    话音一落,便听得“叮”地沉闷一声,那把军刀朝她们身侧飞过,狠狠插入圆脸女生双腿中间的地里。

    圆脸女生脸色变了变,差点儿当场就被吓得崩溃了。

    而,在她旁边的两位,被这么一吓,眼底噙着泪水,一眨眼,泪水就抑制不住地往下掉。

    太吓人了。

    夜千筱揉了揉额心,颇为不耐烦地看着她们。

    习惯在质问时折腾人,没有想到,现在的大学生这么不经吓。

    站在夜千筱身后的李嘉,愣愣地看着这场面,想了想后,还是放任了夜千筱的行为。

    夜千筱既然敢做,就会想好后路的吧。就算中间出了纰漏,被揭露出来,李嘉也会毫不犹豫地同她一起担着。

    渐渐地,心情平静下来。

    “这个,”圆脸女生深吸了一口气,等缓过来之后,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就是,看她,看她不顺眼。”

    “哦?”

    夜千筱扬眉,似乎很感兴趣的模样。

    与此同时,站在一旁的李嘉,似乎想到什么,微微皱起眉头。

    “勾搭上校草,家境不好出去卖,一眨眼又跟……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圆脸女生微微低下头,声音低低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夜千筱紧紧皱眉。

    她不了解校园,以前在学校接触的类型不同,也未曾在意过一些八卦谣言,还真没想到,真的会有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被传播开来。

    “她,”夜千筱指了指李嘉,朝圆脸女生扬眉问道,“在你们学校,很有名?”

    “还,还好吧。”

    圆脸女生不敢看她。

    “行。”

    抬手朝她伸过去,夜千筱在她吓得瞳孔放大之际,将插在地上的那把军刀抽了回来。

    折了两片叶子下来,夜千筱一边擦拭着军刀,一边抬眼去看圆脸女生,懒洋洋地开口,“刚刚那位,是我相好,吵了点架,让她帮忙送东西的。”

    刹那间,原本心思在别处的李嘉,立即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夜千筱。

    诶?

    相好?

    男朋友?

    李嘉怔怔地眨着眼,只觉得无比的震撼。

    听刘婉嫣说,千筱应该是跟赫连队长才对……

    果然没可能吗?

    李嘉暗自想着,刚刚忧郁的心情,在转眼之际,消失得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好奇和惊叹。

    “哦,是,是误会啊……”

    圆脸女生一脸恍然大悟地表情,但同时,也不缺少尴尬之意。

    “跟她道歉。”夜千筱淡淡开口。

    这一次,是跟那三个女生说的。

    “对,对不起!”

    “不好意思。”

    “对不起!”

    三人齐齐地看向李嘉,各自朝李嘉道歉。

    李嘉张张口,下意识想说“没事”,可硬生生被咽下去了。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原谅。

    “勾搭校草?”

    抓着军刀站起身,夜千筱偏头看向李嘉。

    “我只认识他。”李嘉一脸急切,顿了顿,强调道,“真的!”

    她真的没有勾搭!

    都避之不及,哪来的勾搭一说?

    “卖?”夜千筱又问。

    提及这个,李嘉立即羞得满脸通红,“没有,不知道谁传出来的。”

    事实上,她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传闻。

    难怪这个学期开始,就有不少人对她指指点点的,而原先的朋友,也渐渐地变得生疏起来。

    她没去关注,没去调查,一心学习,对外界的传闻,全都不清楚。

    夜千筱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真是笨死的。

    不过,确实像她的作风。

    “都听清楚了?”

    把玩着手中的军刀,夜千筱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们,冷声问道。

    “听,听清楚了。”

    “嗯。”

    “听到了。”

    三人立即点头。

    “把谣言澄清,”夜千筱一收手,将军刀插回刀鞘内,同时盯着三人,“这件事,说出去什么后果,你们自己掂量。”

    “是!”

    “好。”

    “我们知道了。”

    三人忙不迭地应声。

    只要夜千筱放了她们,她们无论做什么都会答应。

    只是,真正离开了,她们想做什么……

    那就看夜千筱的本事了。

    “滚。”

    夜千筱冷冰冰开口。

    当机立断,三人对视了一眼,慌忙爬起身朝外面小道跑去。

    夜千筱闲闲地立着,看着她们仨慌不择路地逃开。

    “千筱,她们不太可信吧。”

    往前走了两步,来到夜千筱的身侧,李嘉颇为担忧地回答。

    “嗯。”

    夜千筱漫不经意地点头。

    李嘉神色无奈。

    可,下一刻,在见到夜千筱拿出的三个手机时,顿时哑然失笑。

    就在接近那三人的时候,夜千筱就将她们的手机全部“顺”了过来。

    这对夜千筱来说,是很容易的事情。

    现在的学生,基本离不开手机,手机里保存的小秘密,可数不胜数。

    有这种东西在手,想要找到她们的弱点,就再容易不过了。

    “可是,”刚欣喜了下,李嘉又想到了什么,颇为苦恼地皱了皱眉,“她们都会锁屏啊。”

    “到时候教你方法。”

    将三个手机都交给李嘉,夜千筱不紧不慢地说道。

    李嘉接过那三个手机。

    “说吧,还有什么情况。”

    单手放到裤兜里,夜千筱不紧不慢地朝她问道。

    “呃。”

    李嘉抓了抓头发。

    但,站在面前的毕竟是夜千筱,李嘉犹豫了一下,也不敢在夜千筱面前继续隐瞒。

    “其实我也不知道情况。”

    李嘉朝她笑了笑,颇为愁闷地说道。

    接下来,就把自己的近况简要说了一遍。

    上学期还好,她安安静静的学习,没有惹上什么麻烦,但这个学习开始,据说是学校校草、外加学生会会长的向珏,在一次聚会上跟她表白了。

    她自然是拒绝。

    可是,没有想到,短短两周的时间,身边就发生了不少事。

    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谣言,在上课时一些同学的针对,路上遇到熟人也是避而远之。

    不过,李嘉差不多习惯了,虽然觉得疑惑,但也没有多想。

    刚刚被找茬的事,其实是第一次发生,所以李嘉也搞不清状况。

    “谣言谁散播的?”

    听完她的话,夜千筱一针见血地问道。

    “不知道。”

    李嘉摇了摇头。

    “去查。”夜千筱淡淡开口。

    “好。”

    停顿了下,李嘉点点头。

    信息的传播,总归会有来源,李嘉虽然没有去试过,但查到的本事还是有的。

    “先走吧。”

    见她应下,夜千筱直接道。

    “好。”

    李嘉应声。

    只是,一见到夜千筱转身,脑子里立即浮现出某个信息,忍不住喊道,“等一下。”

    夜千筱步伐微顿,朝她瞥了一眼。

    李嘉立即跟上,来到她身边,颇为好奇道,“你跟那个送药的老师,真的——”

    “假的。”

    没等她问完,夜千筱直截了当地回答。

    之所以说“相好”,只是因为说“朋友”没有多大的信服力。

    反正裴霖渊经常来找她,早就有人怀疑了,夜千筱想洗干净都为难。

    倒不如由此为借口,洗清李嘉身上胡乱扣下的谣言。

    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啊?”李嘉错愕地抬眼。

    “很惊讶?”夜千筱饶有兴致地扬眉。

    “嗯,”李嘉点头,可想了想,又道,“不过也好,我还是觉得赫连队长跟你更配一些。”

    “哦?”

    夜千筱眉头微微一动。

    “就是,”李嘉抓抓头发,有些说不清楚,只得模糊道,“这样觉得。”

    夜千筱耸了耸肩,没有继续追问。

    因为那三个女生,耽搁了一定的时间,时间已过五点二十。

    夜千筱也不继续耽搁,便同李嘉一起去了趟食堂。

    吃完之后,李嘉将装有药品的袋子,亲自送到她宿舍门口,然后才告别离开。

    ……

    夜千筱回到宿舍时,是晚上六点半。

    这个时候,宿舍里的其余三人,都已经到齐了。

    不过,就凭这点,便很意外。

    按理来说,除了训练结束的时间太早,她们才会回宿舍的,否则的话,基本都是一结束训练,就拿着笔记本进了教室。

    尤其是,三个人还聚在一起。

    “夜千筱,你来的正好。”

    一瞥见夜千筱,乔瑾便朝她如此说道。

    拧了拧眉,夜千筱径直朝她走过去。

    “抽签吧。”

    将手中的竹筒递到她面前,乔瑾直接说道。

    看了她一眼,夜千筱微微低下头,扫了她手中的竹筒一眼。

    里面都是竹签,估计有二三十根。

    确实是抽签的架势。

    夜千筱视线微微转移,看了聂染和席柯一眼,瞥见她们手上的竹签之后,便也没有迟疑,直接伸出手,从竹筒里抽出一根竹签出来。

    很精致的竹签,在顶端附近,写了“队长”两个字。其上,还有个③的标志。

    夜千筱轻轻扬眉,下意识朝乔瑾看过去。

    “明天上午有划龙舟比赛,陆副官让我们分组,选好组长。”乔瑾如此解释。

    “哦。”

    夜千筱耸耸肩。

    “聂染是四组组长。”

    见她无所谓地模样想离开,乔瑾不紧不慢地又来了一句。

    微微停顿,夜千筱还没去看人,就感觉到聂染方向扫来阵阵冷风。

    “哦。”

    漫不经意地应声,夜千筱干脆没有回头。

    径直走到自己桌前,将竹签丢到了上面。

    之后,便拉开椅子,拎着笔记本准备看下笔记。

    与此同时,聂染和席柯各自散开。

    聂染出了门,席柯坐了下来。

    乔瑾走向夜千筱旁边。

    “明天的比赛,组员扣三分,队长扣五分,你的队员有五个,待会儿我会给你名单,希望你能跟她们协商一下。”

    站定在旁,乔瑾垂眸看着夜千筱,严肃正经地说道。

    只不过,同她相比,夜千筱却没个正经模样。

    偏过身,夜千筱手肘搭在椅子上,斜眼看着她。

    “同样的话,跟聂染说了吗?”扬眉,夜千筱唇角勾笑。

    “没有。”乔瑾否定道。

    “为什么?”

    夜千筱似乎有些疑惑。

    “要听实话吗?”

    难得轻笑,乔瑾双手环胸,略带笑意地问道。

    “你说呢?”夜千筱慢悠悠地反问。

    “我不喜欢她。”

    收敛了眼底的笑意,乔瑾字字顿顿地开口,给了聂染一个评价。

    这批学员中,说喜欢聂染的,屈指可数,且基本是被她能力折服的。

    但是,说不喜欢的,也屈指可数,因为在这里的人都是人精,不会轻易地对一个同是学员的人表达好恶。

    最多的,是不爽聂染,却不发表意见,只当聂染不存在的。

    “公平呢?”

    眸光微动,夜千筱轻轻一笑,缓缓的问道。

    “光凭这点,不算不公平,”乔瑾晃了晃手中的竹筒,“晚上回来,她也会收到自己的名单。”

    夜千筱看了她一眼,继而收回了视线。

    乔瑾转身离开。

    她们跟聂染住在一个宿舍,加上聂染平时跟席柯的战火,像她们这样的人,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这事,就算乔瑾事先跟聂染说了,聂染依旧不会去搭理。

    聂染坚持自己主见,鲜少有被动摇过的时候。

    在这点上,夜千筱与之不同,她最擅长接受对自己有益的建议,除非在一些事情上,需要她执着到底。

    夜千筱会给自己带来利益,但也不介意给身边的人带来利益。

    可聂染只顾自己,其他人的死活,完全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因个人行为作风不同,乔瑾对待她们的时候,态度也不会一视同仁。

    不公平?

    哦,当然。

    很多事情,本就不公平。

    一碗水端不平,总有倾斜的时候。

    就算你实力同另一人相当,甚至隐隐胜出,他们依旧会将你淘汰,而原因或许就有可能是看不顺眼,亦或是你运气差了那么一点点。

    遇到所谓不公平,平心静气才是常理。

    聂染真若计较这点小事……

    那她的路还有得走。

    只希望,她不会走到一半,路就忽然断了。

    ……

    分配到夜千筱这组的,基本都是熟人。

    除她之外,就是冰珞、席柯、端木孜然、江晓珊,还有她们都认识的钱钟薇。

    虽然说是抽签,但这样的分配,好像是故意安排好的,以前都是一个宿舍的人,连一个“外人”都没有。

    相比之下,聂染那个组的成员,倒是分散了许多。

    全都是其它宿舍的人,而且很多人聂染根本不认识,甚至有的一句话都没说过。

    其中似乎还有对聂染不满的,晚上就坐在夜千筱前面,一直在吐槽聂染那冷冰冰地性格,如果明天输了,那绝对是被聂染坑死的。

    不过,毕竟听课要紧,那个女的没有吐槽多久,就认真地开始听课了。

    晚上十一点。

    老教授有拖课习惯,适当地延长了五分钟后,才宣布“下课”,放任他们离开。

    夜千筱等人收拾好笔记本,准备顺着人群离开。

    但——

    她刚起身,前面的座位上,就忽然冒出个人影。

    对方就是冲着她来的。

    夜千筱抬抬眼,仔细去看时,才注意到对方很眼熟。

    “谢大哥啊,有什么事吗?”

    没等对方开口,徐明志就绕过封帆来到夜千筱旁边,一边揽着夜千筱的肩膀,一边朝谢田兮笑着问道。

    瞥见徐明志,谢田兮的脸色顿时变了变。

    只是,不一会儿,便恢复了常态。

    “我是这里毕业的,有认识的学弟带了点特产过来,挺多的,正好给你点儿。”

    看着夜千筱说着,谢田兮将特产递向夜千筱。

    可,夜千筱还没反应,一旁的徐明志就迅速将其接了过去。

    “谢谢啊。”

    徐明志嬉皮笑脸地朝谢田兮说道。

    “不是给你的。”

    紧紧皱眉,谢田兮朝徐明志强调道。

    “我帮她拿。”笑得一脸灿烂,徐明志说的理所当然。

    谢田兮顿时被哽住。

    他偏过头,去看夜千筱。

    与此同时,夜千筱将徐明志的手打开,继而瞥向准备离开的封帆。

    “要特产吗?”

    夜千筱朝他问道。

    拿着手中笔记和复印件,刚打算拒绝,可封帆偏了偏头,再瞥见谢田兮之后,便稍稍犹豫了一下。

    “要。”

    封帆违心地说道。

    “你们拿去分吧。”

    这话,是朝封帆和徐明志说的。

    同时,也非常明显的,拒绝了谢田兮。

    本以为对方放弃了的,但没想到,再次现了身,夜千筱真若是收了下来,那麻烦可就大了。

    不如便宜了自己人。

    封帆平静的接受,而徐明志则是得意扬眉。

    谢田兮那张脸,顿时阴沉到了极点。

    “对了,听说你们在复印笔记?”

    将不爽压在心底,谢田兮继续朝夜千筱说道。

    “怎么?”

    摸了摸下巴,夜千筱悠悠反问道。

    “需要我的吗?”谢田兮忙道,“笔记做不全,我们可以互相弥补,你们可以拿去随便打印。”

    打印是假,接近才是真。

    看得出来,夜千筱跟徐明志没那方面关系,而听传闻,赫连长葑跟夜千筱应该是水火不容,就剩下一个封帆,似乎也对夜千筱没有意思。

    谢田兮是犹豫再三,才想出方法来找夜千筱的。

    “这个,”夜千筱犹豫了一下,似乎很为难道,“我们打印费不多。”

    话音一落,徐明志和封帆皆是朝她这边看过来。

    就昨天,封帆才给了她两百。

    不多?

    她真有脸。

    “没事,打印费我全包了!”

    当下,谢田兮爽快道。

    “成交。”

    微微眯眼,夜千筱朝他伸出手。

    “成——”

    谢田兮颇为激动地朝她伸手。

    可,还没碰到夜千筱,徐明志就强行插进来,狠狠地握住了他的手。

    毫无防备的谢田兮,脸色顿时黑成了锅底。

    “成交成交,合作愉快啊。”

    徐明志笑嘻嘻的,非常“和善”地朝他说道。

    谢田兮脸色扭曲,冷不丁地瞪了他一眼。

    与此同时——

    准备来关灯的陆松康,站在门口看到这一幕,心里顿时警铃大作。

    队长才出去三天,夜千筱就——

    啧啧。

    该他出马了。

    于是,念头一转,陆松康就抬高声音喊道,“夜千筱!”

    “到!”

    夜千筱清亮的声音顿时响起。

    透过遮挡的身影,陆松康见到了夜千筱。

    可,一对上夜千筱的视线,就觉得浑身毛骨悚然。

    怎么,感觉被她盯上了?!

    ------题外话------

    嗷嗷嗷,月底求票,票票砸过来,瓶砸心情好的话,没准儿凌晨就更新了呢,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5、乖乖,又当队长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