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6、输?为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笔直地站在课桌中间。

    在她前面,还有谢田兮和冰珞遮挡着,但这并不妨碍陆松康看见夜千筱。

    她神情自若,淡定从容,那径直落到他身上的目光,莫名的,夹杂着几分打探的意味。

    她想做什么?

    这是陆松康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可,人都喊了,这种时候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于是,陆松康想了想,便道,“跟我出来一趟。”

    “是!”

    夜千筱应得铿锵有力。

    “慢走的,熄灯关门。”

    在门口站了下,陆松康朝里面的人交代几句,之后便消失在门口。

    不知陆松康本性的几人,尤其是谢田兮,极其紧张地看着夜千筱。

    仿佛陆松康一找夜千筱出去,夜千筱就会缺胳膊少腿一般。

    “你先走。”

    夜千筱朝冰珞交代一声。

    冰珞点了点头。

    没有停留,夜千筱从封帆那里收走笔记本,再顺手交给了冰珞之后,就直接朝门外走去。

    陆松康在走廊等她,可却没有急着说话,反倒是沉默寡言地走在前面。

    夜千筱跟在他后面。

    不一会儿,就跟着陆松康来到了宿舍楼外。

    与此同时,陆松康也终于想好了话题。

    “明天划船比赛你是队长,队里的任务分配好了吗?”

    走在前面半步,陆松康没有去看夜千筱,而是一副高深莫测地表情说道。

    夜千筱扫了他一眼。

    特地找她,就是为了这般无聊的事?

    有乔瑾一个就够了,陆松康没必要找她来说,很容易看出是在没话找话。

    “嗯。”

    夜千筱淡淡应声。

    “哦,”陆松康步伐一顿,若有所思地朝她看了一眼,“你们说的复印,是怎么回事儿?”

    “笔记没做全。”夜千筱波澜不惊地回答。

    作为话题终结者,每一次的回答,都让陆松康接不下去。

    他当然知道,夜千筱拜托一个在校学生,将每堂课的笔记都打印几份,然后发给一些朋友。

    这种乐于分享的行为,在学员中竞争的状态下,是极其难得的。

    所以,无论是教授还是教官,都选择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故意去问,没想夜千筱一句话,就把他的话给堵住了。

    于是,陆松康也不再磨蹭,踌躇了下,便后退半步,盯着夜千筱直接问道,“谢田兮在追你吗?”

    夜千筱悠悠地扫了他一眼。

    不知为何,陆松康忽然觉得,有股冷意从额头滑过。

    “你也想追?”

    勾了勾唇,夜千筱似乎很在意地问。

    “没有!”

    陆松康顿时否定道,语气立即变得急促起来。

    微顿,陆松康非常真诚且诚恳地看着夜千筱,以极其慎重的语气道,“夜千筱同志,我追谁也不会追你的,你放心!”

    “……”

    夜千筱停下脚步,斜斜地看了他一眼。

    玩笑一问,这位有些当真?

    不过,后来夜千筱才知道,这位不是当真,而是怕自家队长。

    耸了耸肩,夜千筱眯眼看他,“所以,你问完了吗?”

    “问完了。”

    陆松康立马回答。

    同时,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怂样,陆松康嘴角微微一抽,很快就卸下了那身紧张,端起了教官的架子。

    “那么,”顿了顿,夜千筱抬眼看他,不紧不慢地问,“我有几个问题。”

    “你问。”

    陆松康负手而立。

    “小组的成员,是事先安排好的?”夜千筱问道。

    “是。”

    眼眸微转,陆松康也不遮掩地回道。

    “为什么?”夜千筱追问。

    “不可说,不可说。”

    神秘兮兮地看她,陆松康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

    事实上,陆松康也不知道原因。

    三组和四组的名单,都是赫连长葑安排好的,理由估计跟乔瑾说过,不然乔瑾也不会那么配合他,在竹签上面做手脚。

    队长做事素来古怪,计划也不外露,原因怕是只有他跟乔瑾知道。

    但是,在夜千筱面前,这点是绝对不能说的。

    只不过,就算他不说,也逃不过夜千筱的眼睛。

    “赫连长葑什么时候回来?”

    夜千筱抛出另一个问题。

    “这个,”陆松康摸了摸下巴,颇为打量地看向夜千筱,忽的笑问,“没被他虐够啊?”

    “不知道?”

    混不经意地绕开话题,夜千筱挑着眉问道。

    “当然知道!”

    陆松康不留神就中了计。

    等说完后,才意识到,不小心就踩到了夜千筱的坑里。

    夜千筱似笑非笑地看他。

    陆松康无奈,摊了摊手,“最迟两天。”

    “好。”

    夜千筱应声。

    说完,朝陆松康摆摆手,“再见。”

    陆松康看着她离开。

    待到夜千筱的身影消失在拐角,陆松康迟疑了下,然后将手机给掏了出来。

    近十一点半。

    赫连长葑没有接他的电话。

    于是,为了这个劲爆的消息,陆松康险些失眠。

    ……

    翌日。

    一如既往的,上课、找食堂、吃早餐、集合后,一群学员跟着一辆吉普车越野跑了几公里,最后终于在一条长河旁边停了下来。

    六人一个组,女兵分成五个小组,男兵分成七个小组。

    总共十二个小组,正好可以分成六场笔试。

    在河岸边,摆放着好些橡胶艇,六人分配到一只橡胶艇。

    陆松康得到了赫连长葑的真传,素来是喜欢折腾人的,而且还是一环扣一环,从来不给他人喘气的余地。

    于是,在跑了七八公里“热身”后,陆松康又让他们扛着橡胶艇,在水里来来回回地跑上几次。

    这是带有竞争性质的,每个人都卯足了力气,争取不让团队输的太难看。

    这样的训练效果,深得陆松康的心。

    简直想把这样的团队PK模式一直延续下去。

    “哔——哔——哔——”

    折腾完后,让他们休息了五分钟,陆松康再次吹响了哨子。

    很快,一帮打了霜似的、焉了吧唧的学员们,摇摇晃晃地在他面前集合。

    “都没精神,要不要再来跑两公里?”

    把玩着手中的哨子,陆松康又使出了惯用的伎俩。

    话音刚落。

    那群疲惫不堪的学员们,顿时昂首挺胸地站好,目光灼灼地看着陆松康。

    好像能在他身上戳出个洞来。

    有自虐倾向的陆松康,终于算是满意了。

    “一组二组,上千做好准备,其他组休息。”

    拎着喇叭,陆松康发布命令。

    当下,其余组原地休息,而一组二组的成员,怀着激昂的斗志,朝他们分配的橡皮艇走过去。

    搬着橡皮艇,下水。

    各自拿起浆,做好划船准备。

    陆松康站在岸边,看了几眼后,便狠狠地吹响了哨子。

    “哔——”

    尖锐的声音,在空荡的山谷里,出乎意料的响亮。

    “一二一,一二一……”

    “一二一,一二一……”

    比赛的两个组成员,将口号喊得震耳欲聋。

    激情满满,斗志昂扬。

    两组都是女的,论各自的实力,应该不相上下,可划船考验的是团队配合,并非是个人的努力能决定一切的。

    二组的配合相对来说,要比一组要好一些。

    超出想象的,在前面遥遥领先。

    路程很短,接近对岸的水面处,浮着一个红色的记号,只要绕过那个记号,再划回原点,便是走完全程。

    二组最开始超过一点点,到最后超过了数十米,以非常明显的差距抵达终点。

    一组的人被拉上来时,满是懊悔和不甘的表情。

    但,这样的情绪,在乔瑾一个冰冷的眼神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输就是输,没有任何狡辩的理由。

    “第三组,第四组,该你们了。”

    记录好时间和成绩,陆松康朝下面的两组喊道。

    很快,一个有聂染带头,一个由夜千筱带头,各自来到了各自的潜水艇旁边。

    在陆松康的命令下,将潜水艇放到了河水中。

    “夜队长,我们组来个喊口号的吧。”

    刚拿到船桨,江晓珊便故意朝夜千筱喊道。

    坐在船头的夜千筱扬眉,不紧不慢地看她一眼,勾唇道,“可以。”

    江晓珊刚想提议让队长来,可很快的,就见得身侧的冰珞凉凉地扫了她一眼。

    “你来。”

    冰珞将这个责任随便交给江晓珊。

    “……”

    江晓珊顿时皱眉。

    “我赞同。”钱钟薇立即举起手。

    “同意。”

    席柯附和道。

    “我也赞同!”

    端木孜然兴高采烈地举起手。

    “……”

    江晓珊被她们哽住了。

    这群家伙,还真有默契!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江晓珊终于体会到个中的幸酸滋味。

    本想看夜千筱出糗来着……

    不过,想想也觉得不可能,江晓珊只得无奈地叹口气。

    “哔——”

    陆松康吹响了哨子。

    “一二一——”

    三组众人刚抓紧船桨,就听到江晓珊尖叫的声音,顿时,只觉得身后阵阵寒气袭来。

    尴尬症都犯了。

    相比之下,隔壁四组的“一二一”就喊得整齐多了。

    “一二一,一二一——”

    除了组长聂染,其余的学员皆是扯着嗓子喊道,同时给自己鼓气加油。

    江晓珊瞥了那边一眼,也不肯善罢甘休,再度抬高声音,近乎撕心裂肺地喊,“一二一,一二一,打倒四组成第一!”

    被她这么一喊,夜千筱等人脸色微黑。

    由乔瑾的事先吩咐,夜千筱昨晚上课前,有将人拉过来讨论了两分钟。

    大概就是分配位置和达成默契的问题。

    不过,默契是无法说出来的,所以最后只分配了下位置。

    喊口号之类的,由于一半人对此没兴趣,另一半人健忘完全忽略掉这问题,直至刚刚见到有人喊才意识到。

    夜千筱本来想算了的。

    但,很不巧的,江晓珊却提了出来。

    所以——

    没想到,这撕心裂肺的声响,实在是令人汗颜。

    “姑奶奶,别加些乱七八糟的话。”

    钱钟薇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直截了当地朝江晓珊喊了一句。

    江晓珊白了她一眼。

    当然,这么中二的话喊了一遍也就够了,江晓珊可没有继续的意思,停顿了下后,便顺着她们划桨的节奏开始喊。

    这么一番折腾,已经落后了四组一大截了。

    岸上。

    陆松康和乔瑾并肩而立,关注着两边的局势。

    “这是队长特地安排的?”

    陆松康微微低头,朝乔瑾低声问道。

    乔瑾抬眼,淡淡看他,“怎么?”

    “没怎么,”摸摸鼻子,陆松康扫向河面,“重点偏了。”

    摆明了,夜千筱和聂染带的小组,实力差距悬殊,无论怎么比赛,夜千筱的小组都不会输才是。

    更何况,她们的配合和默契,都要比另一个组好些。

    眼下都快落后五六米了,夜千筱还真沉得住气。

    “结果还没出来。”

    乔瑾沉静地说着,对眼前的比赛情况,并没有太过的评价。

    既然种种因素都表明,夜千筱那个小组会赢,那么,不到最后结果,眼下的情况并不代表什么。

    等着看便是了。

    陆松康耸了耸肩,在旁边不声不响地观看。

    这个时候,四组的成员已经转过弯,正打算朝这边拼命地划过来。

    可——

    完全凭借蛮力的她们,前半段消耗过猛,后半段的速度很明显的慢下来。

    与之相反的,旁边三组轻轻松松绕过标点,且有愈发默契的趋势,速度越来越快,不一会儿,就毫无悬念地超过了四组的橡皮艇。

    “一二一,一二一——”

    江晓珊喊得愈发激情,而手中划船的力道,却丝毫不减。

    一超过四周,夜千筱划船的动作,就忽的停了下来。

    不紧不慢地抬头,扫了四组的船头一眼,夜千筱正好与聂染的视线对上。

    聂染神情冷若冰霜,目光冰冷至极,一对上那样的视线,就仿佛无数的冷箭迎面飞过来,将人穿的千疮百孔。

    然,夜千筱却忽的弯起眼睛,朝聂染露出抹讥讽的笑容。

    聂染眼神一狠。

    与此同时,夜千筱屈指放到嘴边,吹了个清亮的口哨。

    声音刚落,原本保持着节奏的其余组员,不约而同地加快了手中划桨的动作。

    “一二一,一二一——”

    喊口号的江晓珊,也非常明智地将速度加快。

    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见得三组的橡皮艇极速往前冲,且将四组远远地甩在后面。

    这般速度,就连岸上旁观之人,都忍不住为其叫好。

    陆松康神色间露出惊愕之色。

    乖乖。

    就这速度,还真有些出乎意料了。

    有了这速度,接下来的结果可想而知。

    三组抵达终点的时候,四组还在中游晃荡,努力地往回划动着船桨。

    三组六人上岸,一副看戏的表情,等待着四组之人抵达。

    “千筱,我们赢了吧?”

    站到夜千筱身边,端木孜然笑着问道。

    “嗯。”

    夜千筱点头。

    “我们的默契是不是很好?”端木孜然继续问道。

    “嗯。”

    夜千筱再度应声。

    默契一般,但重在团结,配合着行动,没有争相表现实力。

    划船的训练重点,就在于团结合作。

    不得不说,她们这几个人都很难搞,但聚集在一起,却都是极其配合的。

    “嘿嘿。”

    得到肯定端木孜然,自顾自地傻乐呵。

    “过来,”江晓珊强行把端木孜然拉过去,点着端木孜然的鼻子道,“都跟你说了,少跟她靠近,到时候被卖了都不知道!”

    “没有啦。”

    端木孜然将她的手指移开,嬉笑着说道。

    江晓珊懒得多说,只得使劲翻白眼。

    等了没多久,咬着牙划桨的四组,终于将橡皮艇划到了岸边。

    但结果,不言而喻。

    所以,四组的人上楼时,全都是苦瓜脸,聂染这个队长,被她们组的成员落到后面,根本就没有去理会她的意思。

    聂染走在最后,路过夜千筱的时候,冷冷地看了她两眼,继而走开。

    夜千筱没想理会她。

    比赛完的绕到一边,没比赛的往前走。

    两轮女兵之后,就开始五组的女兵跟六组的男兵开始比赛。

    五组是乔瑾带队。

    按理来说,女兵PK男兵,在体能方面就处于劣势。

    可——

    这是乔瑾带队。

    那个从现身起,到现在,从未被扣掉一分的乔瑾,以自己的实力跟所有学员展示,她破例空降这里,也是有着绝对实力的。

    几乎理所当然的,乔瑾带队的五组,赢了那帮雄心壮志的六组成员。

    气得对方只想骂娘。

    当然,在乔瑾面前,他们一个脏字都不敢说。

    倒是不少的男学员,真正开始佩服乔瑾的实力。

    一个小时后。

    最后两组的比赛,也在陆松康的哨声中结尾。

    “胜利的跟失败的,分开列队。”

    一边举着喇叭,陆松康一边喊着。

    而,那清楚的“失败”两个字,毫不留情地扇在失败者的脸上。

    胜利与失败,各自的队伍,气氛截然不同。

    “你们,原地休息。”

    待到两个列队站好后,陆松康指了指胜利的队伍。

    当下,就听得胜利队伍中发出不少欢呼声。

    相比之下,隔壁的失败队伍,神情就愈发难看了。

    慢悠悠的,陆松康又来到失败队伍面前。

    “六个队长,出列!”

    扫了队伍两眼,陆松康抬高声音道。

    眼下,纵使几个队长心不甘情不愿,可毕竟命令为先,面子放一边,他们只得在诸多视线中,以失败者的身份走出了队伍。

    “随机组合的队伍,实力相当,你们输了,有的组还输的相当难看,”陆松康举着喇叭,神色严峻道,“平时,我不需要你们的理由,失败就是失败,没有任何理由可讲!但是,这一次,作为领导者的你们,都给我好好反思一下,你们在比赛中犯了什么错,是什么导致你们的失败!”

    ------题外话------

    明天更新在上午十点之前,以后都在上午了昂,么么哒。

    另外,谢谢妹子们的票票。

    话说,卡在这里是因为瓶砸要去吃饭了,你们可以猜猜,聂染会有什么理由,╮(╯▽╰)╭随便猜猜,随便玩玩,不过猜对的有999币的奖励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6、输?为什么?!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