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7、招蜂引蝶的某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随机组合的队伍,实力相当,你们输了,有的组还输的相当难看,”陆松康举着喇叭,神色严峻道,“平时,我不需要你们的理由,失败就是失败,没有任何理由可讲!但是,这一次,作为领导者的你们,都给我好好反思一下,你们在比赛中犯了什么错,是什么导致你们的失败!”

    陆松康的话语很严肃,字字沉着,每一句话都毫不留情,狠狠地砸在失败者的脸上。

    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比赛。

    他们的目的,从不是为了扣学员们的分数,任何措施,归根究底是为了训练他们。

    而,这种比赛很常见,考验团队合作。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否则先前抽签分队长,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在这群人之中,有很大一批,将来会成为领导者,甚至里面本来就有很多军官,煞剑部队不缺乏军官,他们需要的也不是各方面军事技能拔尖的,那只是一个考核标准。

    同样的,还有很多考核标准。

    他们还需要能为他人着想的,能够擅长团队合作的,能够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找到最合适的方法。

    最重要的,要知道反思、分析问题。

    陆松康话音一落,整个失败者的队伍,就集体陷入了沉默中。

    六个队长的脸上,由尴尬的神情,渐渐转变到严肃和思考。

    “一组队长,你先说。”

    足足等待了三分钟,陆松康才继续开口说话。

    被叫到的那个队长神色凝重,目光灼灼地看着陆松康,一字一句地开口道,“我们合作不当,配合也有问题,中间转弯的时候犯了错……”

    一组队长说的很认真,短短几分钟的比赛过程,被她分析的很透彻,每一个失误的点都很清楚。

    面面俱到。

    开个好头,陆松康神色缓和不少。

    待到一组组长说完,陆松康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顿了顿,视线便落到聂染身上。

    “二组队长,你来说。”

    紧紧看着聂染,陆松康的声音沉了几分。

    这个女兵,是他们一直有关注的,各方面技能优秀,理论知识也过关,不算特别的努力,但底子很好,之后在被席柯盯上之后,也多次超水平发挥。

    但是,由于第一印象,让陆松康对她不够信任。

    拿夜千筱来说,陆松康近乎潜意识的去相信,在生活中,夜千筱虽然会有些折腾人,可从不让人反感,在战场上,夜千筱拥有那种让人信服的能力,令人毫不犹豫地与她一起拼命。

    可,聂染不行。

    她的能力或许可以让人信服、让人追随,可却不能让人拿命去赌。

    相反,陆松康甚至会觉得,真正到了危险时刻,聂染会让别人替她去死。

    “我们组整体水平不行。”

    聂染平静地回答。

    一句话的解释,之后再无其他。

    然而,她话刚说完,身为她这个组的成员,皆是露出愤怒的神情,眼神狠狠地朝她后背扫去,那恼怒、凶狠的目光,好像能将聂染的身体挖出一个洞来。

    整体水平不行?!

    这跟整体水平有关系?!

    若不是她这个做队长的,一点工作都没有做,她们至于到后面后劲不足,被三组赶超吗?!

    她还把罪过归咎于所有人!

    聂染神色不变,淡定自若。

    与此同时,隔壁的胜利队伍中,开始响起了低低的议论声。

    “我并不觉得你们四组的整体水平,会比三组的差。”陆松康严肃地说着,并不赞同聂染的说法,“你不觉得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吗?”

    “……”

    聂染没有说话,定定地看着陆松康。

    全然没有认可的意思。

    “换句话说,换了三组的组员,你觉得在你的带领下,能赢?”

    “不一定。”

    根本没有去想,聂染如实说道。

    输在哪里,她当然知道,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组员并没有将自己的实力分配好。

    如果她们的整体水平能够提高,当然不会输了这场比赛。

    而——

    三组的组员,比如席柯,分配到她手下,百分百不会配合,冰珞也会死心塌地地纵容夜千筱,真到她手上,结果也难说。

    “行,”陆松康点点头,神色愈发严肃冷然,“身为队长,连自己小组失败的原因都说不清,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对自己的组员倒是很不客气。”

    语调微顿,陆松康眉头紧皱,“就这样吧,扣五分,罚站俩小时。”

    “……”聂染冷冷看他,面不改色,应道,“是。”

    陆松康收回视线。

    没心思再跟聂染计较,陆松康开始去问其他队长的情况。

    但是,聂染强硬的回答,却将部分学员的心思拉过去,尤其是那些胜利的小组,近乎一半的都在议论聂染的理由。

    “身为队长,还真没什么担当。”

    “比赛的时候就该看清楚了,她根本就没有出什么力,倒是好几个组员,咬紧牙关在划船呢。”

    “算了吧,她这人也就这样了。”

    “或许根本就不适合领导人。”

    “没准人家根本就不在意这几个积分呢……”

    ……

    在细碎的议论中,夜千筱听了几句,便听得江晓珊和钱钟薇的声音,两人凑在一起,将对聂染的不满一一指出来。

    什么孤傲、不团结、自尊心强、不擅长人际、不懂得做人……

    种种。

    但,还真说到点子上了。

    夜千筱悠悠地看了她们两眼,很快又收回视线,靠在冰珞身上开始闭目养神。

    六个队长一一进行失败总结。

    除了聂染之外,其余的队长都意识深刻,并且从中吸取了教训。

    陆松康大手一挥,给那五个队长免了两分,而她们组的组员,也全部免了一分。

    如此出乎意料的转折,令那些学员们大跌眼镜。

    反思的好,还能赚积分?!

    于是,那一个上午,所有学员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属于聂染那个小组的组员,对聂染那深深的怨恨。

    说实在的,输了就输了,聂染反思真诚,她们就算扣全分,那也认了。

    但——

    聂染的表现,太让人失望了。

    这种只顾自己,从不为他人着想的,当队长,那不是妥妥的拉仇恨值吗?

    ……

    那天上午,聂染被罚站俩小时后,又要完成上午规定的所有科目,在没有完成之后,又理所当然地被扣掉了五分。

    短短几个小时,聂染就很光荣的超过夜千筱,成为被扣积分榜上的第五名。

    夜千筱以五十积分的成绩,踩在了第六名。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席柯惦记聂染,聂染却惦记了夜千筱。

    所以,由于聂染的存在,夜千筱跟席柯的关系,理所当然的缓解了不少,以至于在下午的训练中,还互帮互助地完成了坦克驾驶的训练。

    下午五点,夜千筱再次提前结束训练。

    在诸多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她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训练场。

    眼睁睁看着她离开的陆松康琢磨着,是不是要跟队长商量一下,适当加重训练的量。

    提前离开啥的,还真有点儿打击人。

    这一次,夜千筱出了训练场后,没有到处闲逛,而是在路上拦了几个人,打听隔壁的医学院的学生在哪儿。

    根据李嘉的解释来看,她们在上课期间都会待在军校,早晚自习自由活动,晚上回自己学校。

    按照时间来算,李嘉估计还在校内。

    校园很大,夜千筱找到教学楼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原本在“演习”的医生护士们,跟配合的军校学生一起集合,分成两个队伍听教授做总结。

    他们就在教学楼外的空地上集合。

    夜千筱在路边找了棵树,倚靠在旁边,不急不缓地扫视着医学院那群人。

    前段时间天气有些变好,最近气温骤降,天色灰蒙蒙一片,视野清晰度也降低不少。

    夜千筱也懒得去找人。

    等着两队人解散后,夜千筱避开李嘉的视线,拉了几个穿着护士装的,简要地打听了下情况。

    十分钟后,离开。

    “诶,前面那个同学。”

    没走几步,就被人叫住了。

    抬手,夜千筱压了压帽檐,继而偏过身,淡淡地朝那边看了过去。

    叫住她的,是个长相俊俏的少年,身形笔直,身高一米八以上,见到夜千筱时,脸上适当的透露出几分笑容。

    很会利用自己的优势,当然,也知道怎么博取他人好感。

    夜千筱微微凝眉,淡声问道,“有事儿?”

    “同学你好,”对方笑了笑,朝这边走了几步,和气地朝她问道,“请问,你们的训练场朝哪边走?”

    “前面右拐。”

    看了他一眼,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回答。

    “这个……”对方脸上笑意淡了几分,同时也没有遮掩,直接道,“我虽然不知道路,但大致哪个方位还是知道的。”

    很显然的,夜千筱给他指了条截然相反的路。

    “不信?”

    上前一步,夜千筱双手环胸,微微抬眼看他。

    对方笑的很清爽,“很抱歉,我还是问别人吧。”

    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

    懒懒开口,夜千筱叫住了他。

    那人走出两步后,才停下步伐,似乎是犹豫了下,继而偏头看着夜千筱。

    “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

    他这样朝夜千筱说道。

    “……”

    眉头一动,夜千筱额角垂落几根黑线。

    还真有——

    这种水仙花?

    眸色微凝,夜千筱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轻轻勾唇,“抱歉,我对毛都没长齐的,没什么兴趣。”

    那人神色变了变,可停顿片刻后,像是打算就此忍了。

    “那就好。”他嘴角挤出抹笑容来。

    没办法。

    他遇到过各种脑洞大开想要接近他的。

    眼前这个女的,最开始就有些反常,毕竟正常人遇到问路的,总不会这般戏弄,潜意识地就怀疑对方是要吸引注意了。

    微微一顿,夜千筱饶有兴致地看他。

    这个向珏,果然被捧得不低。

    “向珏是吧?”

    双手环胸,夜千筱轻轻抬眸,不紧不慢地问道。

    于是,向珏微微一愣,很快就露出“果不其然”的表情。

    “长得不错。”

    扬唇,夜千筱猝不及防地出手,直接揪住了向珏的衣领,那猛然间缩紧的力道,令向珏立即皱眉,可夜千筱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受打击。

    “就是傻了点儿。”

    夜千筱缓缓开口,一字一顿地,全然飘落到向珏耳中。

    向珏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你!”

    恼怒地挤出一个字,向珏猛地抬手,欲要将夜千筱揪住他衣领的手挥开。

    然,他的手刚伸到半空,就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诶,同学,你这是想做什么?”

    略带调侃的声音,从身侧传过来。

    夜千筱眼睑微微掀起,毫不意外地见到闪到一旁的徐明志。

    同他一起的,还有默不作声地封帆。

    “是她先动手的!”

    向珏气得满脸通红。

    终究是没耍过无赖,只得如实说着,对夜千筱提出控诉。

    只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在跟什么人说话。

    很不凑巧,这几位,都是护短的。

    “是吗?”

    徐明志笑的灿烂,故意偏偏头,看了夜千筱一眼。

    耸耸肩,夜千筱将揪住他衣领的力道一松,继而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在进行亲切友好的交流。”

    “……”

    向珏不可置信地看她。

    什么鬼?!

    哪来的亲切,哪来的友好,哪来的交流?

    睁眼说瞎话这种无耻的事儿,她也能做得出来?

    “喏,她都说了,亲切友好的交流,”松开他的手腕,徐明志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稍稍用力就疼的他脸色阴沉,徐明志笑了笑,极其友好的说道,“同学,别再让我看到你欺负她。”

    “我——”

    向珏张了张口,欲要反驳,可很快便意识到不对劲。

    虽然反应不够快,但都到这地步了,也不可能没有看出一样。

    这两个,不,这三个——

    一伙的吧?!

    “快六点了。”

    与此同时,封帆在旁闲闲开口,提醒着恶作剧的两人。

    在他看来,这两人的行为,确实够无聊的。

    “来了。”

    徐明志当下应声,松开了向珏。

    这时,夜千筱也不再跟向珏纠缠,将手收了回来。

    之后径直朝封帆走过去。

    两人此番行为,非常明显的向向珏证明,他们三人确实认识。

    而且,关系不错!

    向珏气得直瞪眼。

    都是些什么人呐!

    耍他很好玩?!

    “千筱,时间还早,我们换家食堂吃吧,封帆出钱。”

    并肩离开,徐明志稍有兴致地问道。

    “随便。”

    夜千筱回答得很随意。

    “我没钱。”

    封帆凉飕飕地开口。

    “假的。”

    徐明志立即接话。

    “打印费在我这儿。”夜千筱闲闲地补充道。

    于是,在这方面,徐明志跟夜千筱很快统一战线,毫不掩饰对封帆的压榨。

    封帆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可终究拿着两个无赖没有什么办法。

    而,一直站在原地的向珏,在听到“千筱”两个字时,眉头微微一皱,只觉得有些耳熟。

    千筱?

    难不成,是那个……夜千筱?

    一次意外,听李嘉说过,她去训练场等的,就是一个叫夜千筱的。

    他刚刚打听去训练场的路,也是因为李嘉不见踪影,他以为李嘉会一如既往的去训练场,这才想过去看看的。

    没有想到,路上随便找一个人问题,竟然——

    心里还是有些怀疑,可向珏看着那渐行渐远的三人,再看清楚他们仨人身上的泥泞,还有那与周围行人截然不同的气质。

    怎么看,都与众不同。

    且,即使在军校,也不会把自己折腾成那样吧?

    这么想着,对夜千筱的猜测,也愈发地肯定起来。

    冷不丁的,向珏在心里叫惨。

    ……

    有了谢田兮这个“土豪”,夜千筱也不再为打印费发愁。

    不过,心思可没少动。

    从自己人那里“讹”钱,那不是她的风格,但在其他人身上,夜千筱就完全不客气了。

    谢田兮又带了几个朋友,一起加入“复印件”的大本营,夜千筱毫不例外的,全部让他们交了部分的打印费。

    按理来说,那些都是谢田兮的朋友,谢田兮怎么着都该护着他们的,偏偏谢田兮换了个方向护着夜千筱,硬生生从两个富裕的朋友那里,“讹”了大笔的钱过来。

    着实让夜千筱另眼相看。

    这种事,他还真做得出来。

    所以,存在感被刷的妥妥的。

    连续两个晚上,谢田兮坐在她前面的位置,夜千筱都平静地接受了。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

    愤愤不满的徐明志,对夜千筱这般“纵容”的行为,提出了控诉。

    “你知道‘见钱眼开’这个词,为什么存在吗?”

    夜千筱一边听着课,一边朝徐明志问道。

    “……”

    于是,小徐同志没话说的了。

    她都说自己见钱眼开了,小徐同志怎么着都不好意思继续追问。

    好吧。

    在这种非常时期,一毛钱都是极其珍贵的存在,夜千筱的行为还是可以理解的。

    但,他能理解,赫连长葑就不能理解了。

    5号晚上,赫连长葑刚回来,就到教室外面来“考察”,可在课间休息之际,见到坐在夜千筱前面,还喋喋不休地跟夜千筱讲话的谢田兮后——

    心情,立即抑郁了。

    一个不留神,夜千筱就到处招蜂引蝶。

    真成!

    ------题外话------

    五月最后一天了,妹砸们还有木有月票,都给瓶砸吧,嘤嘤嘤~好歹今天早更新了昂~

    最近求票比较勤,乃们憋觉得烦……

    通知一声:下个月瓶砸要备考了,估计更新都会是五千,必要的时候还会存稿,不过暑假如果没去实习的话,应该会补偿的昂,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7、招蜂引蝶的某夜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