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8、你不做,我帮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赫连长葑抵达的时候,是十点整。

    他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教室门口,在将正在热议的学员们吓得魂飞魄散后,丢给夜千筱几个警告的眼神,又踩在上课的点消失在门口。

    无故被警告的夜千筱,只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也没有在意。

    回来的正好,她本来就打算找赫连长葑的。

    熬到十一点,终于到下课时间。

    难得一次教授没有拖堂,夜千筱将笔记本和复印件都交给冰珞,然后就事先离开了。

    径直去了赫连长葑的办公室。

    去过一次,便轻车熟路了。

    夜千筱看了下办公室亮着的灯光,之后翻墙爬到了二楼,再灵巧地来到了赫连长葑的办公室门外。

    门关着。

    叩、叩、叩。

    等了片刻,没有动静。

    夜千筱微微凝眉,刚想离开,就听到后面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找我?”

    刚侧过身,夜千筱就听到个低低的询问。

    熟悉的醇厚声音,轻轻地落入耳底,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

    走廊的光线很暗,夜千筱微微凝眸,一眼就瞥见赫连长葑的身影。

    他缓步而来,转眼之间,就走至她面前。

    光线柔和幽暗,赫连长葑的身影笼了层淡淡光晕,一站到夜千筱面前,就挡住了洒落而下的光线。

    眼前忽然有阴影洒下,夜千筱一抬眼,就与赫连长葑那双深邃的眼睛对上。

    “找你。”

    夜千筱冷静开口。

    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垂眼,看了她两眼,赫连长葑将钥匙拿出来,绕过夜千筱来到一旁。

    将办公室的门打开。

    “进来吧。”

    在推门的那刻,赫连长葑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赫连长葑率先进门,一抬手就将电灯按钮打开。

    眼见着赫连长葑进门,夜千筱倒也不迟疑,跟在赫连长葑后面走了进去,顺手将大门虚掩上。

    进门后,赫连长葑将钥匙丢到办公桌上,继而朝窗户走去,将紧闭的窗户打开。

    夜千筱也不客气,直接来到办公桌对面,拉了条椅子过来坐下。

    赫连长葑打开窗户,让冷风呼呼灌入,转而来到夜千筱对面。

    在办公椅上落座。

    两人面对面坐着,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什么事?”

    叩了叩桌面,赫连长葑轻轻抬眼,不紧不慢地问道。

    “我想知道明后天的训练计划。”

    笔直地坐在椅子上,夜千筱视线平静淡定,直视着赫连长葑的眼睛说道。

    她有目的而来。

    并且,有着达成目的的决心。

    “只是想知道?”

    微微停顿了下,赫连长葑抬了抬眼,继续问了一句。

    “得先知道。”

    夜千筱慢条斯理的回道。

    赫连长葑凝视着她,“我想我得知道理由。”

    “您不需要知道。”

    夜千筱加重语气,定定地看着他。

    微微往后仰,赫连长葑靠在椅背上,悠悠然地朝她问道,“你想用什么来说服我?”

    按理来说,训练计划对所有学员都是保密的,就连乔瑾都不知道所有的。

    夜千筱没有特殊身份,没有给合适理由,直接过来询问训练计划……

    赫连长葑有拒绝的理由。

    更何况,就夜千筱的情况来看,不仅是过来询问那么简单。

    “我没有什么能说服你。”夜千筱身体微微前倾。

    她没有握住赫连长葑什么筹码,也没有什么能拿来跟赫连长葑交换,唯一要说的,估计就是卖人情了,但这并不是夜千筱会拿来说事的。

    所以——

    一切看赫连长葑自己的决定。

    想帮就帮,不想帮嘛——

    那就继续缠着呗。

    “训练计划可以给你看。”

    停顿片刻,赫连长葑还是选择妥协。

    夜千筱凝眸。

    “一个要求。”赫连长葑缓缓开口。

    “你说。”

    夜千筱神情淡定。

    “你的复印队伍,发展的多大了?”赫连长葑沉声问道。

    复印队伍?

    夜千筱眼眸微转。

    似乎,在不知不觉间,确实发展成个队伍了。

    “不到十个。”

    想了下,夜千筱这般回答。

    他们自己这伙人,就有五个,加上谢田兮和他的朋友,有四个,总共九个。

    所以——

    是不到十个。

    “上课离他们远点儿。”

    皱了皱眉,赫连长葑声音温度骤降。

    “嗯?”

    夜千筱轻轻挑眉。

    复印,跟坐在一起,有什么关系?

    感觉到赫连长葑严峻的目光,夜千筱微微一顿,冷不丁地扬眉问道,“理由?”

    “没理由。”

    赫连长葑凉声道。

    于是,眼眸一转,夜千筱耸了耸肩,应声道,“行。”

    坐那儿,对她的影响在于,有没有人上课掩护而已。

    她倒是无所谓。

    而且——

    赫连长葑的意思,她也能猜到个一二。

    就让他放心一下。

    见夜千筱答应,赫连长葑收敛眸光,继而伸手在办公桌上一叠的资料上翻了下,很快抽出了两张训练表格来,递到夜千筱面前。

    夜千筱接过来。

    大概浏览了下两张表格的训练。

    按照这段时间的训练,有逐渐递增的痕迹,下午的科目都很杂,大部分都是夜千筱擅长的,但也有小部分需要她去耗费时间。

    “有个问题。”

    看完训练计划,夜千筱将表格压在桌上,继而朝赫连长葑看去。

    “你说。”赫连长葑面不改色。

    “能调动吗?”。

    手肘撑在办公桌上,夜千筱挑了下眉,直截了当地朝赫连长葑发问。

    话已至此,也就不隐藏来意了。

    于是,一句话,就让赫连长葑明白她的意图。

    赫连长葑眉头微微一动。

    原本严肃的神情稍有变化,赫连长葑轻轻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夜千筱。

    “你觉得呢?”

    赫连长葑也朝办公桌靠近,语调缓缓地问道。

    “你可以做主。”夜千筱的语气很肯定。

    所有的训练,都是由赫连长葑决定的,而在他之上的人,根本就不会管这个。

    要不然,赫连长葑也不会把学员成绩单给她看。

    “你想怎么调?”赫连长葑饶有兴致道。

    “你知道我擅长什么。”

    夜千筱淡淡道,意思却很明显。

    将她擅长的,代替她不擅长的。

    事实上,她擅长的有很多,而不擅长的很少,所以赫连长葑真若要调动,并不需要多大力气。

    换两三个科目即可。

    对于赫连长葑来说,这种小举动不过是动动笔的事情,但问题是,他是不是情愿这么做。

    “我知道。”

    赫连长葑轻轻点头。

    然,眉峰却在不经意间,微微的皱了起来。

    训练并非死规定,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调动。

    而且,他很清楚,就算他纵容了夜千筱,夜千筱也不会因此“恃宠而骄”。

    但是,他确实好奇,是什么原因,会让夜千筱主动来找他,而且提出这种对她来说,有些不可思议的要求。

    毕竟以夜千筱的性情,如果可以不干扰的话,是绝对不会来干扰的。

    她是最讨厌麻烦的人。

    除非,她有必须要这样做的理由。

    “好奇?”

    见赫连长葑没有继续,夜千筱忽的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沉默的气氛。

    “你觉得呢?”

    赫连长葑反问。

    不应该做这种事的人,出奇的做了这种事,难道不应该好奇吗?

    夜千筱耸肩,却没有解释的意思。

    “夜千筱,”视线微抬,赫连长葑神色沉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夜千筱,一字一顿的开口道,“提出这种意见,你现在是以怎样的身份?”

    “学员。”

    夜千筱凝眉,却回答得很果断。

    “好,”赫连长葑眉宇舒展,“那么,我以教官的身份告诉你——”

    夜千筱紧紧盯着他。

    顿了顿,赫连长葑勾唇,“可以。”

    下意识挑眉,夜千筱眼底划过抹诧异。

    还真答应了?

    “为什么?”夜千筱问。

    “我高兴。”

    赫连长葑低低出声,话语里夹杂着戏谑之意。

    说完,赫连长葑站起身,微顿,继而低头扫向夜千筱,“今天没带夜宵?”

    “没空。”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上次给他带夜宵,那只是一时兴起,且没有明确目的,只得拿夜宵来说事,但这次就不同了,她是明确的过来让赫连长葑帮忙的,再特地带点儿东西,就真有贿赂嫌疑了。

    赫连长葑从桌上抄起钥匙,准备往门口走时,特地看了夜千筱一眼,“走吧,带你去吃夜宵。”

    夜千筱挑眉。

    ……

    赫连长葑是晚上十点才回来的。

    从下午开始,一直没吃东西,回来后尽顾着去打听夜千筱的情况了,什么都没有做。

    本就打算出门吃夜宵。

    顺带捎上夜千筱了。

    这一次,夜千筱跟着赫连长葑,是光明正大走出校门的。

    之后的事情就顺利许多。

    两人速度都很快。

    无论是走路,还是点夜宵,亦或是吃夜宵。

    不到一个小时,就解决了一切。

    只不过,偌大的校园,等夜千筱回去时,时间还是过了十二点,宿舍楼大门已锁。

    “你先回去吧。”

    夜千筱将帽檐压了压,朝赫连长葑说道。

    “小心点。”看了她一眼,赫连长葑提醒道。

    “知道。”

    夜千筱很自然地应声。

    绕过大门,夜千筱转弯朝宿舍窗户那边走时,朝赫连长葑抬手摆了摆,继而便消失在拐角的地方。

    赫连长葑看了两眼。

    最终,还是那边走了几步。

    来到拐角处,赫连长葑抬了抬眼,瞥见那个在墙上灵活行动的身影,眼神顿时柔和了几分。

    很快,那抹身影便消失在三楼的窗户。

    不到两分钟,就见得那间宿舍的灯光亮起,紧接着又暗了下去。

    想必夜千筱已经将自己的出现糊弄了过去。

    收敛眸光,赫连长葑静静地站了会儿,然后便转身离开。

    另一边。

    夜千筱离开三楼宿舍,然后大大方方地下了楼。

    来到207宿舍门外。

    钥匙在她身上。

    掏出钥匙,拧开门锁后,夜千筱特地放轻了声音,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

    她们宿舍跟其他的不大相同,个个都是学神,少有熬夜复习的时候,所以平时这个点,基本都睡着了。

    可——

    夜千筱一进门,就见到站在中间的身影。

    顿时皱了皱眉头。

    眯眼仔细辨认,才认出了对方身份。

    乔瑾。

    微微一顿,夜千筱看了她两眼,也没有任何的招呼和客套,径直朝阳台那边走去。

    中间绕过乔瑾。

    但,对方的手忽然伸出来,拦住了夜千筱的去路。

    “有事?”

    步伐停住,夜千筱养了扬眉,朝乔瑾发出疑问。

    她们这里,可没有明确的规矩,规定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睡觉。

    毕竟,有熬夜复习的,那就有熬夜训练的。

    任何规矩,都拦不住想努力的人,所以赫连长葑他们并没有定下任何规矩。

    “跟赫连长葑一起回来的?”

    偏头看她,乔瑾问道。

    虽是在疑问,可却是肯定语气。

    “是。”

    单手放到裤兜里,夜千筱闲闲地看着她,也没有必要否认。

    “下次小心点。”

    乔瑾声音压得很低,近乎警告地说道。

    夜千筱瞥了她一眼。

    很快收回了视线。

    没有追问的心思,在乔瑾收回手后,夜千筱径直朝阳台走去。

    等夜千筱洗漱回来时,乔瑾已经上床睡觉了。

    夜千筱看了眼她的床铺,继而爬上了自己的床。

    倒下去睡的时候,是面对着席柯床铺的方向,没想意外同席柯的视线对上。

    席柯也没睡。

    两人冷不丁地互看了几眼,很快的,便不约而同地翻了个身。

    各自睡下。

    ……

    翌日。

    赫连长葑说到做到。

    训练安排有所调动,整整一天,全部都是夜千筱擅长的科目。

    因此,夜千筱轻松将训练指标完成后,就有了大把的时间。

    近乎一整天,夜千筱都在校园里晃荡。

    当然,最主要的目标,则是在那群过来串门的医学院学生身上。

    她善于交际。

    同样的,也擅长获取信息。

    不过半天的时间,夜千筱就打听到“李嘉谣言”的来源。

    那日下午。

    夜千筱提前走出训练场。

    没有见到时常来晃悠的李嘉和裴霖渊,倒是见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向珏。

    对方一见到她,就面露纠结地朝她走过来。

    夜千筱转过身,特地转移方向。

    但,一见她这般动静,向珏当下便加快脚下的步伐,朝夜千筱快步走过来,且先一步拦在夜千筱面前。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向珏神色和善,仿佛忘了昨日的羞辱。

    “怎么?”

    双手放到裤兜里,夜千筱懒洋洋地抬起视线看他。

    “我想跟你打听点儿事。”

    真诚地看着夜千筱,向珏非常诚恳地说道。

    “说。”

    绕过他,夜千筱缓缓在前面走着。

    向珏立即跟在夜千筱身后。

    今天周五,正值上课的时间,加上天气颇冷,路上极少见到学生的踪影。

    “有关李嘉的传闻,是不是真的?”

    向珏蹙起眉,颇为迟疑地朝夜千筱问道。

    “什么传闻?”

    偏了偏头,夜千筱似是不明所以地问。

    “她当过兵。”

    仔细地看着夜千筱,向珏尤为认真地开口。

    “当过兵。”夜千筱耸了耸肩。

    李嘉从未跟人说过,自己在部队里当过兵的事情。

    但是,纸包不住火,这段时间,已经渐渐有传闻说,李嘉曾经是当过兵的,却不知什么原因,忽然就离开了部队。

    夜千筱打听的时候,顺带也打听到这个消息。

    唯一让她在意的,就是那些八卦的年轻人,纷纷猜测李嘉离开的原因。

    多数是不怀好意的猜测。

    确实,当兵不到半年,就离开了部队,足够让他们对此议论纷纷。

    “那,”向珏停顿了一下,将即将脱口而出的疑问收回来,他微微凝眉,继而问道,“你是她的战友吗?”。

    “是。”

    夜千筱答的果断干脆。

    咽了咽口水,向珏紧紧皱眉,想了想之后,忽然降低了声音,“她是因为什么理由离开的?”

    “想知道?”

    夜千筱冷不丁地挑了下眉。

    很显然,眼前这个大男孩有些不安,或者说,是很强的不安。

    正因为这种不安,他才会主动来找夜千筱,去证明“传言”的真假。

    而,这不安,许是来源于他的不信任,许是来源于他对名誉的在乎,亦许是来源于他对自己的重视……

    原因有很多。

    但是,夜千筱想不到有几个理由,是为了李嘉而存在的。

    “想。”

    向珏重重的地点头,顺着夜千筱的话语说道。

    “那我先问你,”夜千筱淡淡地看他,同时止住了前行的步伐,“你的所谓表白,给李嘉带来了那么多麻烦,就没想过为她做点什么?”

    “……”

    向珏登时怔住。

    夜千筱视线很冷,停落在他的身上,让他不自觉的浑身寒颤,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退缩。

    好像,什么事都被那双眼睛看穿似的。

    当然。

    他的行为,给李嘉带来什么,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是,他选择忽略。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身边的人,同他一样,都选择忽视。

    这段时间,他也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按照原来的剧本追求着李嘉,好像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可现在,夜千筱那双眼睛,清冷而淡然的眼睛,似乎看穿了一切。

    直接穿透他的心底,将最黑暗的那一面揭露出来。

    “你不做,我帮你。”

    看着沉默的他,夜千筱勾了勾唇角。

    “你想做什么?”

    向珏警惕地看她。

    “你们那个,哦,校花,”夜千筱耸了耸肩,很是坦然地问道,“她的电话,你有吧?”

    ------题外话------

    嗷嗷,谢谢妹子们上个月的月票昂,鞠躬感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8、你不做,我帮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