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9、献给真正的军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们那个,哦,校花,”夜千筱耸了耸肩,很是坦然地问道,“她的电话,你有吧?”

    听到她的问话,向珏心里更是警惕。

    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向他表明,她打的并非什么好主意。

    定了定心神,向珏微微敛眸,警戒地问,“哪个校花?”

    “姓蒋的那个,你的同学。”

    眼睛一眯,夜千筱悠然说道。

    那么明显的关系,她自然早已调查的清楚明白。

    “你找她做什么?”

    见隐瞒不下去,向珏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对夜千筱的防备,也很明显的展露出来。

    “自然是,”缓缓开口,夜千筱忽然抬起手,一把军刀在她手中上下抛着,她漫不经心地补偿,“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话音落地。

    冷冷的语调,带着危险和威胁,全然迎面砸来。

    向珏凝眉,目光沉重地看着夜千筱。

    可,耐不住夜千筱的气势,向珏沉思片刻,将手机老老实实交给了夜千筱。

    夜千筱接过。

    拉到联系人,找到某个名字,夜千筱编辑了短信发了出去。

    之后,就将手机丢给了向珏。

    向珏手忙脚乱地接住,继而快速低下头,去浏览夜千筱发出去的那条短信。

    【晚上六点,来学校操场后的小树林,我有话跟你说。】

    “操场后的小树林……”扫了眼那条短信,向珏震惊地看着夜千筱,“那你很偏僻,你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

    轻轻挑眉,夜千筱将把玩着手中军刀。

    向珏紧紧地盯着她。

    只是,夜千筱轻笑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向珏犹豫着,一面想朝对方澄清,可另一面,却忍不住的好奇。

    于是,在再三纠结之下,向珏还是咬咬牙,选择跟在夜千筱身边。

    只不过,他的选择最初就是错误的。

    因为,他跟了夜千筱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夜千筱在食堂狠狠的讹了一顿。

    让他气急败坏的。

    ……

    下午,五点五十五。

    吃饱喝足的夜千筱,跨着悠闲的步伐,来到约定好的小树林。

    她提前来了五分钟。

    没想,对方比她来的更早。

    “在这等着。”

    瞥了眼跟在后面的向珏,夜千筱一脸淡漠地朝向珏吩咐着。

    向珏被迫止住步伐。

    迫于夜千筱的威胁,向珏下意识地停下,等他反应过来后,夜千筱已经转身离开,径直朝往她所说的目的地。

    想了想,向珏还是止住了脚步,在树后面站着等待。

    前面。

    秦萱已等候多时。

    在焦虑和期待的心情中,瞥见走来的身影,她近乎急切地朝那边看去,看清楚来人的模样,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

    “你是谁?”

    对方警惕地看着夜千筱。

    眼前走出来的人,着实出乎了她的意料。

    自从收到短信后,就开始满怀期待的等待。

    当时什么都没有做,自那之后开始穿着打扮,如果还有时间的话,她估计会先回学校换身衣服再来。

    一番折腾之后,还是提前半个消失来到这里。

    没有想到,出现的竟然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人。

    甚至,是压根没见过的人。

    “我?”

    夜千筱在她面前停了下来,不紧不慢的反问道。

    “不然呢?”秦萱冷着脸问道。

    顿了顿,夜千筱没有回答她的话,反倒是把手机拿了出来。

    手指抓住手机,在秦萱面前晃了晃。

    手机屏幕亮起,正巧是今天下午发出的那条短信。

    “你在等这个吗?”

    夜千筱勾唇,眯着眼朝她问道。

    “手机怎么会在你手上?”

    秦萱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近乎错愕地问。

    难不成——

    信息是她发的?

    夜千筱耸了耸肩,却没有去回答她的问题。

    “你到底想做什么?”

    秦萱打量着她,同时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

    眼前这个女人,压迫力极强,被她的视线盯住,便觉得毛骨悚然。

    不由自主的害怕。

    “问你个事儿。”

    紧紧地看着她,夜千筱懒懒的开口。

    “什么?”

    秦萱防备地看她。

    “认识李嘉吗?”夜千筱扬眉,一字一顿地问道。

    “你是她的朋友?”狐疑地盯着她,秦萱愈发地警戒起来。

    “是。”

    对此,夜千筱毫不隐瞒。

    “我是认识她,”咽了咽口水,秦萱下意识地直起了背脊,昂头挺胸地问她,“可那又怎么样?”

    “那么,”夜千筱微微一顿,继而凝眉,视线微微冷了几分,“我有几个事想问你。”

    不远处,向珏躲在树后。

    将她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而,一想到接下来的对话,他的心就莫名的不安。

    好像——

    会有超乎他意料的事情发生。

    “李嘉的谣言,是不是你说出去的?”

    朝秦萱走近几,夜千筱冷冷地问道。

    “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秦萱防备地看她,同时盯紧着她手中的手机。

    这件事绝对有猫腻。

    自然,不会轻易上当。

    “哦?”

    把玩着手机,夜千筱微微扬眉,似是颇有兴趣。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儿?!”

    紧紧皱眉,秦萱愤怒地看她,抬高声音质问了一句。

    勾了勾唇,夜千筱也懒得在话语上同她纠缠,直接上前两步来到她面前,一把便揪住了她的衣领。

    秦萱孤身前来,这里地处偏僻,自己对付不了夜千筱,也找不到其它救援。

    衣领力道一紧,秦萱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

    夜千筱垂眼看了她几眼。

    长得不错,化妆不错,皮肤保养的好,也不枉校花这个名声。

    “你想做什么?”

    秦萱咬着牙,又恼又气地瞪着夜千筱。

    都是什么事儿啊!

    莫名其妙把她叫过来,再来问李嘉的事情,难不成是李嘉找来报复的?

    不可能。

    她已经很小心了。

    就算是李嘉,也不知道谣言是谁传出去的。

    “以后搞什么小动作,”夜千筱换了个手机在她面前晃了下,“直接口述不会被留下证据。”

    手机在她面前停住。

    秦萱压抑着心慌,朝那个手机看了几眼。

    很明显,那不是向珏的手机,相反,是她很熟悉的一个闺蜜的手机。

    上面是她们俩聊天记录。

    一句一句,清清楚楚的。

    “手机哪儿来的?!”

    看清这个,秦萱有慌乱又紧张,不可置信地问夜千筱。

    有向珏的手机,也有她闺蜜的手机……

    这个家伙,到底何方神圣?!

    夜千筱微微眯眼。

    向珏的手机,自然是强抢过来的,可她闺蜜的手机,则是路上遇见时,不小心顺过来的。

    没想让封帆破解密码后,真的从里面发现了证据。

    证据摆在眼前,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秦萱只有副皮囊,外加一点小心机,一连串发生的事情,打得她个措手不及,根本就来不及反抗。

    所以,夜千筱从她嘴里撬出“抹黑李嘉”的事情,轻轻松松地几句话便可。

    与此同时,躲在树后听着这一切的向珏,脸色僵了又僵。

    被校花追,本来是很有面子的事,他甚至以此为荣,可他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举动,竟然会给一个完全无辜之人,招来那么多麻烦。

    心,莫名的,沉了下去。

    不到十分钟,夜千筱就让秦萱离开了。

    并很明确地告诉秦萱,她手上有录音,如果秦萱不对谣言进行澄清,那录音将会公布在他们的校园网上。

    秦萱脸色惨白地离开。

    躲在树后的向珏,靠在树上沉思着,脸色铁青铁青。

    “喏。”

    伴随着夜千筱的声音,一只手机从空中飞来。

    闻声抬头的向珏,立即匆匆忙忙将那只手机接住。

    向珏看了看夜千筱,他神情凝重,同时多出了几分抱歉。

    “想知道她怎么离开部队的?”

    夜千筱立在前方,轻轻扬起眉,颇为闲散地问道。

    立即站直身子,向珏认真地看着夜千筱,点头道,“想知道。”

    勾唇,夜千筱笑容淡淡的。

    向珏沉默着,听着夜千筱用最简单的话语,将李嘉的理由说出来。

    牺牲与自杀。

    忽略掉一切,就只剩这两个词。

    而,这每一个词,都足够令人震撼。

    夜千筱转身离开。

    向珏依旧站在那里,脸色不知不觉地白了几分,眼底有泪光闪动着。

    半响。

    狠狠砸了下身侧的树干。

    他到底做了什么?!

    给那样一个人找了这么多麻烦?!

    那个看似跟他们一样的李嘉,在学校生活中精明能干的李嘉,是他们这些普普通通的学生,完全无法比拟的。

    年轻人,他们这样的年轻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军人情结,他也不例外。

    所以,在最初知道李嘉当过兵时,他最多的还是欣赏。

    直至后面听到猜测,才不自觉地去怀疑。

    最后因为牵连到自己的名声,所以特地过来找夜千筱求证。

    没想到——

    竟然是完全没有想到的理由。

    各科成绩优秀,本可成为海陆尖兵的她,因为一场意外的牺牲,而结束了自己的军旅生涯。

    其中种种,向珏光是想想,都能猜到,那个女生承受了多少压力和痛苦。

    像他们这样的普通学生,没有几个会经历如她一般的事情。

    一直以来,向珏的骄傲心理作祟,总以为看上李嘉是对方的荣幸,可现在才意识到——

    自己根本配不上她。

    ……

    夜千筱的计划到此结束。

    她这么折腾,主要的目的,便是让向珏不再缠着李嘉。

    李嘉不擅长应付这些。

    所以,她就帮了个小忙,杜绝了向珏纠缠的可能。

    顺带,解决掉秦萱和谣言的麻烦。

    李嘉的性子虽然弱,但并非无能,这些麻烦事她自己可以处理。

    她接下来的事情,夜千筱并不担心。

    了结了这桩事,夜千筱便恢复了正常训练。

    但——

    第二天上午,因为夜千筱找了赫连长葑要了两天时间,所以还是提前一个小时完成了训练。

    同时,她也看得出,陆松康明显给几个蛙人放了水,让他们顺利地通过各项训练。

    “没事做吧?”

    在监督训练的空隙,陆松康笑眯眯地凑到夜千筱面前。

    夜千筱悠悠然扫了他一眼。

    “去吧,”拍拍她的肩膀,陆松康笑着交代道,“去送送老战友。”

    夜千筱眼睛一眯。

    “你放心,队长交代的,”陆松康搓了搓手,“有些事情,澄清不了的,就去做给他们看。随便给咱们军人抹黑,算怎么回事嘛!”

    于是,夜千筱轻笑,耸了耸肩。

    离开陆松康,夜千筱一招手,就将几个熟人招了过来。

    冰珞,端木孜然,徐明志,封帆。

    外加表面被徐明志强行拽过来、实际上却自觉走过来的易粒粒和席柯。

    六个人,加上夜千筱。

    并肩离开训练场。

    天色阴霾,有雪花从空中悠悠飘落,为单调的天空增添星点光彩。

    陆松康站在原地,远远看着他们离开。

    眼底,渐渐地,多出几分笑意。

    一个真正的军人,最起码,该有一场正式的告别。

    有关李嘉和宗冬的事,他早听狄海说过了。

    ……

    短短一个小时内。

    雪花越飘越大。

    这是入春以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场雪。

    不少从南方未飘过雪的地方来的学生,都为此而欣喜雀跃,青春而活泼的气息在校园里飘荡着。

    伴随着飞舞的雪花。

    今天中午,医学院的学生实习结束,在老师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准备离开。

    中间没有任何空隙的李嘉,找不到去训练场看夜千筱的时间,心怀失落地跟随着人群离开。

    军校不是那么轻易能进出的。

    夜千筱在这里也呆不久。

    不知下一次见她,会是什么时候。

    从昨晚起,她就听得同学们的风向有所变动,似乎有人在澄清她的谣言,且先前几个渐渐疏离的朋友,开始同她说话。

    李嘉自己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事。

    直觉告诉她,这是夜千筱的功劳。

    可——

    她连道谢的机会都没有。

    心情持续低落,而这场春日的飘雪,似乎更衬托了她的心情。

    “嘉嘉,老师叫你呢。”

    冷不丁的,身侧的朋友推了推她。

    “到!”

    近乎下意识的,李嘉绷紧了身体,铿锵有力地喊了声。

    纯属条件反射。

    但,把周围的同学惊得不轻。

    一个个的,颇为诧异地看着她,好像在看什么外生物似的。

    李嘉顿时尴尬不已。

    “班长是吧,”指导员走过来,朝浑身绷得紧紧的李嘉看了几眼,最后忍俊不禁地开口,“到校门口再清点下人数,看看有没有到齐。”

    “哦,好。”

    顿时放松了神经,李嘉点了点头。

    身为班长,这种工作已经习惯了。

    指导员离开,去跟其余的班长吩咐。

    李嘉松了口气。

    可,等她反应过来,周围竟然有不少同学,纷纷揶揄地看着她。

    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李嘉抿了抿唇,对他们的目光视而不见。

    很快,见她没有表示,其余人也收回了视线。

    李嘉怀着极其窘迫的心情,在人群中间一步步地走着。

    直至走到校门口附近,李嘉才跟其他班长一样,从队伍中走了出来。

    但——

    她刚清点好人数,就听到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甚至有不少人低低的叫着她的名字。

    李嘉微微一愣。

    抬了抬眼,朝班级队伍看去,下意识寻找着熟悉朋友的身影。

    “嘶嘶~”

    “后面,后面。”

    “李嘉,看后面。”

    ……

    队伍里响起了提示的声音。

    怔了怔,李嘉捏紧手中花名册,然后顺着他们的提示,转过身朝后面看去。

    后面是学校正门。

    中午时分,大门附近也没什么人进出,偶尔几个都是穿着军装的。

    李嘉在疑惑间,瞥见极其熟悉的海军制服。

    蓝与白相互交错的颜色。

    一如浩瀚大海与蓝天白云的拼接。

    是隐藏在记忆中,最为熟悉的颜色。

    这里是陆军军校。

    不可能出现海军作训服。

    七个人,笔直排成一行,整整齐齐地站在门口。

    在看清楚他们的那刻,李嘉微微愣怔,下一刻,眼里的泪水渐渐渗出。

    千筱……

    还有,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立正!”

    “敬礼!”

    发布口令的是徐明志。

    一字一字,说的铿锵有力,清清楚楚的落入耳底。

    当下,一行七人整整齐齐地抬起手,端端正正的,朝李嘉敬了个军礼。

    极其神圣的军礼。

    对退伍的军人。

    对真正的军人。

    对在部队经历过伤痛,却依旧能积极活下去的、曾经的军人。

    李嘉视野渐渐模糊。

    熟悉的动作。

    身为军人,这很寻常,可此刻的她,却无比感动。

    啊。

    她曾经,也穿过那身军装,也曾满怀激情,也如此慎重的给人敬过军礼。

    眼泪止不住地落下。

    身着护士服的李嘉,忽然绷直了身体,端端正正地站好。

    右手抬起,在空中弯曲,回了个军礼。

    时间在那一刻凝固。

    雪花飘飘,站在天空下笔直坚定的身影,占据了所有人的视线。

    刹那间,整个队伍里,所有的声音,全部静默下去。

    那一个个在无言中敬礼的人,究竟怀着怎样的心情,其中到底有怎样的故事,都是他们不能理解,也无法知道的。

    但——

    他们知道,一个能被这么多人送别的,绝不是因为负面消息而离开部队的。

    所有的谣言和怀疑,在那一刻,消失的一干二净。

    取而代之的,是对李嘉的崇敬,还有那一份对军人的尊敬。

    ------题外话------

    说个事哈。

    估计有很多人看了【瓶子有话要说】,其中公布了这篇文每一卷的标题。

    很抱歉,大纲被调整了,瓶子打算删掉【国际竞争赛】,而字数也会大幅度的缩减。

    先说【国际竞争赛】,其实是随便取得名字,这一卷将会放到下一篇军旅文里,如果大家想看夜千筱这群人的话,瓶子可能会以那篇女主的视角,将千筱她们以小组的形式写进去,当然,还没有决定下来。

    说一下原因。

    一、没激情了。

    二、怕写不好。

    三、大纲时间不好设置,【特种作战队】【国际竞争赛】【特种作战队】的排列,简直囧啊。如果把【国际竞争赛】放到任务后面,基本没啥激情了,不好掌控。

    四、【特种作战队】真的好难写,佣兵和任务结合,估计瓶砸写完就是个半死人了,估计没精力写下面的。

    解释完毕。

    有不能接受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9、献给真正的军人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