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0、你去找赫连长葑谈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送走了李嘉,训练生活便恢复了平静。

    只是,对于夜千筱来说,却有了点变化。

    自从让她放松两天后,赫连长葑的残忍手段就上升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打着“针对性训练”的借口,特地给她安排了不少不擅长的科目,当然跟她关系不错的几个,也小小的受到了“眷顾”。

    一连半个月,夜千筱都在赫连长葑残忍的训练中度过。

    不过,夜千筱也很神奇的,保证没有扣掉一分。

    从最初的五十分,到两个月后的五十分,没有变动分毫,唯一变动的就是她在扣分榜上的名次。

    从第一名,落到第十九名。

    裴霖渊似乎要去处理事情,也有段时间没有再出现,但每天晚上的药品还是准时出现在夜千筱的宿舍门口。

    平静而忙碌的日子,在半个月后的那天,被席柯给打乱了。

    没有任何预兆的。

    席柯提出了退出。

    以八十分个积分的成绩,在赫连长葑面前,提出退出的想法。

    她不是当着学员的面说的,所以,直到赫连长葑批准、学员们发现她下午没有参加训练后,她的退出才被陆松康公布。

    “你们安心训练,这事跟你们没关系……”

    陆松康说完后,是这样交代的。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得原本还在训练的封帆放下枪支,朝训练场外面走去。

    “封帆!”

    微愣后才反应过来,陆松康高声喊了一句。

    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的封帆,并没有理会他,连步伐都没有丝毫停顿。

    陆松康无奈,似乎也听说过封帆和席柯,还有阮砚之间的事情,倒也没有想强行拦住他的意思。

    不过,这么目中无人的态度、这么轻视训练的行为,他要扣掉这家伙多少积分才能服众呢……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都想跟他一样?!”

    瞥见纷纷停下动作学员,陆松康眼神立即一狠,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朝他们吼道。

    迫于他的威迫,学员们看了他两眼,又看了封帆的背影两眼,最后只得老实巴交地回归原位,对手中的枪支进行检查和射击。

    “粒粒姐,粒粒姐。”

    站在易粒粒旁边的端木孜然,悄悄地探出头,朝易粒粒问道。

    端木孜然跟夜千筱和冰珞走得近,当然也顺带认识了易粒粒和席柯,知道席柯有什么事情,易粒粒应该都会知道。

    于是,心中好奇,就下意识找了易粒粒。

    “怎么了?”

    一边组装着枪支,易粒粒一边回了她的话。

    “席姐姐为什么要走,你知道吗?”

    端木孜然睁大眼问她。

    但同时,也没停下手中的动作。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枪支部件都放到面前,可动作却不减丝毫,相反看起来还很是轻松。

    别提多刺激人。

    “知道。”易粒粒点了点头,神色很是温和。

    “那……”

    端木孜然刚想问,就瞥见陆松康走近的身影。

    下意识的,端木孜然噤声,抿着唇低下头,认认真真地组装着手中的枪支,但明显还带有些许慌乱。

    活脱脱一个被老师抓住在做小动作的学生。

    易粒粒忍不住笑了笑。

    这边小动作,陆松康自然看在眼里,不紧不慢走过时,忍不住多看了端木孜然几眼,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体能小变态,还真够有趣的。

    感觉到陆松康走过,端木孜然眼角余光飞起,瞧得他走远之后,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粒粒姐,能说吗?”

    立即偏身去看易粒粒,端木孜然连忙问道。

    轻笑着,易粒粒抬起手指,放到唇边,神秘地开口,“保密。”

    “哦,”端木孜然眨巴眨巴眼,抓了抓自己的短发后,颇为失望地点了点头,“那好吧。”

    “好好训练。”易粒粒轻声交代。

    “好!”

    端木孜然应声。

    “那……”刚沉默了两秒钟,端木孜然再次探过身,继续问道,“席姐姐什么时候走啊?”

    “明早,”易粒粒耐心回答,看着她闪亮的眼睛,忍不住失笑,补充道,“她不需要送。”

    颇为苦恼地想了想,端木孜然乖乖点头,“哦。”

    倒也不再问。

    接下来的半天,也有人去易粒粒情况的,那些人跟席柯或许不太熟悉,但席柯的能力他们都是知道的,如今忽然说是要退出,自然忍不住找她的好友来问问。

    易粒粒从头到尾都回答的很得体。

    只是,有关席柯离开的原因,却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封帆消失了一个下午,外加一个晚上。

    所以,那一天晚上,夜千筱的笔记做的极其用心。

    毕竟没有完整的笔记复印了。

    直至晚上回去后,夜千筱才见到席柯。

    不是在宿舍,而是在宿舍楼下。

    封帆送席柯回来,正好见到夜千筱。

    “夜千筱。”

    本来想径直离开的夜千筱,被席柯叫住了。

    夜千筱止住步伐。

    “我找你有点事。”

    直接盯住夜千筱,席柯神色颇为和缓,字字顿顿地朝夜千筱道。

    夜千筱耸了耸肩。

    封帆看了她们一眼,也没有多话,转身就离开了。

    这个时间,除了回宿舍的学员,就鲜少有学生在宿舍楼下进出,夜千筱是落到后面才回来的,在她身后并没有什么人。

    转眼之际,整栋楼下,就只剩下夜千筱和席柯。

    “什么事?”

    看着席柯,夜千筱耸了耸肩。

    一只手放到裤兜里,席柯一改平时冷漠的模样,似乎卸下什么轻松许多,身上多出了些许闲散随意,甚至有几分平易近人。

    “我要走了。”席柯勾了勾唇,素来冰冷的眼睛里,淡出点点暖意。

    “我知道。”

    夜千筱随口道。

    “不想知道原因?”席柯淡淡的问道。

    “你说。”

    夜千筱顺着她的话说道。

    说实话,席柯忽然的离开,确实让夜千筱有些意外。

    若是刚来这里时,甚至还可以理解。

    但是,这段时间,席柯变得很平静,在阮砚的课上也老老实实的,好像完全隔绝了跟阮砚的一切。

    于是,就好像忽然在某个时刻,席柯选择了离开。

    夜千筱不知道,她是临时的决定,还是思考已久的决定。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席柯在这段时间的训练里,一切都很正常,每个科目都优秀的完成,强到令人惊叹。

    “我待不下去了。”

    嘴角扯出个轻笑,席柯的声音轻轻的,伴随着晚上落到耳底。

    夜千筱眸光微微闪动。

    站在原地看了她几眼,席柯踱步来到宿舍楼外的阶梯旁,在第三个阶梯坐下。

    沉默两秒,夜千筱将帽檐抬了抬,走至她身边坐下来。

    偏头看她,席柯继续道,“这个部队,有阮砚没我,有我没阮砚,他肯定不能走,也不会走,所以只能我走了。”

    席柯的声音很平静。

    平静到不起丝毫波澜。

    “为什么?”

    夜千筱不动声色地问道。

    “这里是什么部队,你应该很清楚。”

    席柯声音淡淡的,不紧不慢地说道。

    一直以来,席柯对夜千筱抱有怀疑,但从不去否定夜千筱的实力和学识。

    在来到这个部队起,夜千筱就应该知道,她来的是什么地方。

    逻辑夜千筱也清楚。

    或者说,夜千筱再清楚不过。

    这不是普通的部队,这是一支站在刀尖战火上的部队,他们随时都要面临真正的实战,同样的,也需要面对生与死的选择。

    兄弟情与爱情,在真正的战场上,还是会区分开的。

    兄弟与爱人,你会选什么?

    这是他们需要面临问题。

    但,在保全所有战友的前提下,这个问题就显得次要了。

    那么——

    你喜欢的人,或爱或恨,你会跟他上战场,一起生一起死吗?

    不能轻易下结论。

    但有一点,一旦关系变质,在战场上,你不可能把他当做战友。

    而一刹那的犹豫,就有可能早就他人的牺牲。

    席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同样的,她也不愿意让阮砚或者封帆承担这个责任。

    所以,在一个月的犹豫后,她还是选择了退出。

    她想——

    夜千筱能理解。

    “我知道。”

    似是想到了什么,夜千筱冷清地开口,眼底的神色愈发的平静淡然。

    “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些?”

    静静地看着她,席柯冷不防地发出疑问。

    这本来是她跟阮砚、封帆之间的事,易粒粒跟她关系走得近,知道也无可厚非,可夜千筱作为一个跟她并无多大干系的,她没有跟夜千筱讲的必要。

    可是,她把夜千筱拉住了。

    耐心地讲了。

    这本来很私密的事情。

    “赫连长葑?”夜千筱挑了挑眉。

    “聪明。”

    都要离别了,席柯也不吝啬地夸奖了一句。

    “看得出来?”

    夜千筱问了一句。

    倒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看得出来。”席柯扫了她一眼。

    新来到这里的学员,或许只觉得赫连长葑处处针对夜千筱,可从蛙人部队一起过来的,基本都知道赫连长葑跟夜千筱之间有些猫腻。

    具体如何,外人不知道。

    但,两人之间的气氛,却是能够发觉的。

    并且,还能知道,两人并没有确定关系。

    “哦?”夜千筱扬眉,语调轻轻上扬。

    “如果没跟他在一起,你会选择留下来吗?”席柯问。

    “不会。”

    夜千筱回答地极其干脆。

    跟席柯的理由一样,她不可能在鲜血淋漓的战场上,同没有处理好关系的赫连长葑并肩合作。

    她不放心。

    她想,赫连长葑也不会放心。

    另一方面,裴霖渊也不会允许她留下的。

    两人忽然就没了话。

    气氛渐渐冷却下来。

    最后一个学员,也在看了她们两眼后,走进了宿舍楼。

    两栋宿舍楼的过道上,亮着一盏盏路灯,昏暗的光线伴随着宿舍楼前的灯光,洒落到她们身上,可两人的身影却愈发的模糊。

    “夜千筱。”

    半响,席柯喊了她一声。

    “嗯?”夜千筱斜眼看她。

    “去找他谈谈吧,”语调微顿,席柯看了看她,继续道,“什么都好,猜来猜去的,耽误时间。”

    说这话时,席柯嘴角扯出抹笑意,可却凉凉的、淡淡的,眼神深邃,就像是对自己的劝告。

    两天前,她找到阮砚,终于说清了。

    也,死心了。

    对一个完全不可能的人,她浪费了三年的时间,而现在,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若是没有阮砚,她可能会顺其自然地留下来,可这里有阮砚,她没有办法待下去了。

    也好。

    本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愿望。

    不用再每天早上睁开眼的时候,就担心自己是否能熬过这一天。

    或许是有着相似的处境,席柯忍不住提醒了夜千筱几句。

    最起码,她不喜欢夜千筱离开。

    死心讲,也不希望没人压制聂染,免得聂染离开之前还蹦跶几下。

    “看情况。”

    夜千筱应了,但从那淡然的神情来看,显然没有将这事放到心上。

    席柯摇摇头,也没有继续劝说的意思。

    “对了,我跟封帆要解除婚约,”席柯将帽子取下来,放到手中把玩着,同时认真地看着夜千筱,“你要跟赫连队长没可能了,跟他在一起也不错,看你们俩挺有默契的。”

    “……”

    夜千筱颇为错愕地抬了抬眼。

    跟封帆……?

    脑海里闪过封帆的身影,可不到两秒,就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赫连长葑那张欠抽的冷脸。

    “我们俩配吗?”

    单手支着下巴,夜千筱回看着席柯,若有所思地问道。

    想了想,席柯微微点头,“还行。”

    夜千筱脸色微微一黑。

    这话要被封帆听见,估计改明儿就得跟她绝交了。

    “你什么时候走?”

    话锋一转,夜千筱转移话题。

    “明早。”

    “行李拿到了吗?”夜千筱继续问。

    “他们会给我寄回去。”皱了皱眉,席柯虽老实回答,可心里却有种不祥的预感。

    每每被夜千筱盯上,心里就下意识的有这种感觉。

    “钱呢?”夜千筱不客气地问。

    “还有点儿。”警戒地回答,席柯顿时明白了什么。

    “你打印费没出。”

    夜千筱直白了当地说道。

    终于在拐了几个弯之后,把话题问到了重点上。

    “……”

    神情微僵,席柯抓住帽子的动作一顿,继而从阶梯上站起身,边走还刻意找借口,“我回去收拾东西。”

    瞥了眼她走进宿舍楼的身影,夜千筱抬手摸了摸鼻子。

    谈到钱,什么交情都算不上。

    耸耸肩,夜千筱也没久留,起身走人。

    ……

    虽然晚上谈话时,席柯刻意避开了“钱”这个问题。

    但是,在学员们清晨去上课时,席柯还是在夜千筱桌上留下了些钱。

    零零碎碎的,加起来有近两百。

    那是她身上所余下的,所有的钱。

    离开的车费,是部队出的,她并不需要担心。

    后来,夜千筱将所有的钱,都交给了封帆。

    打印费有冤大头来出,夜千筱真要到钱,也没有什么用,倒不如交给封帆省事。

    席柯悄无声息的离开,在这一批学员中,并没有激起什么波浪。

    除了前两天的议论,在探知不到结果后,便纷纷投入训练,不再提起这个名字。

    毕竟训练量太大了,他们需要各种各样的技能,每天被迫强塞数不尽的信息,任何劲爆话题在他们之中都没有意义,唯一能让他们真正在意的,就是每日递减的积分。

    可——

    席柯的离开,只是对他们没有影响。

    于夜千筱来说,却心乱了几天。

    一连几天,训练都在勉强完成,好几次踩在时间点上完成任务,就连陆松康都头疼要不要扣她的积分。

    而,如此明显的反常,不仅仅是跟她走得近的冰珞几人,就算是偶尔才会来一次的赫连长葑,也将其看到眼里。

    “队长,你是不知道,夜千筱最近状态多不稳定,连跳伞都能分神,妈蛋,再慢个十来秒她就可能活生生摔死,整天搞得人心惊肉跳的,你管不管啊……”

    实在受不了的陆松康,差点儿抱着赫连长葑的大腿哭诉。

    “把她叫过来。”

    将手中的资料往桌上一放,赫连长葑冷声打断陆松康的话。

    ------题外话------

    【1】

    席柯离开的节奏,会不会太快了点儿昂,╮(╯▽╰)╭本来前面还有个情节的,但是怕节奏太慢,就直接删了。

    接下来就要离开学校了,这一卷这个月估计会收尾。

    【2】

    今天实在没心情码字,晚上八点才打开的码字软件,不过明天下午要出去复习,希望二点前能搞定更新吧,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0、你去找赫连长葑谈谈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