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1、摊牌,千筱表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把她叫过来。”

    将手中的资料往桌上一放,赫连长葑冷声打断陆松康的话。

    “哈?”

    陆松康错愕地停下了吐槽。

    “没听懂?”眼神冰冷,赫连长葑反问道。

    “可是,”微微一顿,陆松康摸摸鼻子,一脸无辜道,“这时间,他们还要上课啊。”

    赫连长葑凉凉地斜了他一眼。

    于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陆松康,立即恍然大悟地叫道,“我马上去叫!”

    说完,就一溜烟地跑没了影。

    临走前,还不忘关上门。

    陆松康在办事这方面,还是挺让人放心的,所以不到十分钟,夜千筱就敲响了赫连长葑办公室的门。

    而这时,赫连长葑的脸色,已经阴沉到几点。

    叩。叩。叩。

    熟悉的敲门声响起。

    赫连长葑皱了皱眉,沉声开口,“进来。”

    在外面的夜千筱停顿了下,把门推开走了进来。

    “把门关上。”

    刚走进,就听到赫连长葑微沉的声音。

    夜千筱抬了抬眼。

    直觉意识到不对劲,但也没有多想,顺手就把门给关上了。

    反正又不会自动上锁。

    “找我有事?”

    没有走近的意思,夜千筱就停在门口附近,闲闲淡淡地看着赫连长葑。

    “过来。”

    紧盯着她,赫连长葑不动声色。

    皱皱眉,夜千筱朝办公桌走过去。

    办公桌前摆了张凳子,可夜千筱却没有坐下,反倒是站在一旁,定定地看着赫连长葑。

    这个点,本来该上课的,但陆松康不由分说将她拉出来,且要求她一定要以最快速度赶到办公楼,中间还用小电动捎了她一程。

    急匆匆的。

    不符合陆松康的风格。

    自然,也不符合赫连长葑的风格。

    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赫连长葑肯定不会这般反常。

    “坐。”

    凝眉看她,赫连长葑声音很沉。

    眸光微闪,夜千筱稍作停顿,很快便坐下。

    “最近怎么回事?”

    皱起眉头,赫连长葑平视着她,一字一顿地问道。

    “你指什么?”夜千筱挑眉。

    “状态。”

    “谁的?”夜千筱明知故问。

    “你的。”

    脸色微微一沉,赫连长葑声音骤然降温。

    夜千筱轻笑,“我状态很好。”

    “状态很好?”

    扬眉,赫连长葑语调微扬,反问了一句。

    “是。”

    夜千筱面不改色。

    “夜千筱!”

    冷冷喊出她的名字,赫连长葑从椅子上站起来。

    眉宇间萦绕着怒火。

    周身气场增强,重重压迫感迎面比来,视线宛若利剑般刺入人心。

    “赫连教官,”夜千筱神情淡淡的,对他的反应淡然以待,她漫不经意地问,“你找我,只为这事?”

    赫连长葑脸色又黑了几分。

    也就夜千筱,轻描淡写几句话,就能逼得他火冒三丈。

    微微一顿,赫连长葑冷着脸,将先前看的成绩单拿出来,一把摁在夜千筱面前。

    “踩着点合格,不是你的风格。”

    赫连长葑低低开口,声音暗哑低沉。

    “哦?”

    夜千筱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如此云淡风轻的态度,让赫连长葑脸色沉了又沉。

    他看着夜千筱,深邃不见底的眸子,有复杂的情绪交错着,而在最深处,倒映着夜千筱的身影。

    “我的理由,”缓缓开口,夜千筱微顿,继而站起身,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眼睛,她字字顿顿地问,“你要听吗?”。

    紧紧锁眉。

    赫连长葑神情愈发严峻。

    片刻后。

    “要。”

    赫连长葑沉声道。

    勾唇,夜千筱一抬手,就将头顶帽子摘下,随意地丢到旁边。

    “你有怀疑过我吗?”。闲闲地站着,夜千筱很闲散地问道。

    “有。”

    声音肯定,赫连长葑没有否认。

    “怀疑什么?”夜千筱似乎很感兴趣。

    “你想听?”赫连长葑反问。

    “想。”

    夜千筱应声。

    赫连长葑眸色一沉。

    他当然怀疑过夜千筱,否则也不会让阮砚去查夜千筱的资料,更不会一而再的去问夜千筱跟裴霖渊的关系。

    夜千筱应该是最清楚的。

    可是,她忽然换了种态度,直截了当地揭开他们默认的这一层纱,然后非常直白地问他——

    你怀疑我吗?

    在怀疑什么?

    这跟他所要知道的,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可眼下的情况,很显然被夜千筱夺了主动权。

    心微微下沉,赫连长葑轻启薄唇,字字肯定有力,“能力,背景,性情。”

    不属于那个夜千筱的能力,不属于那个夜千筱的人脉,不属于那个夜千筱的性格。

    就连阮砚,都在看过以前的那份资料后,对夜千筱的印象不怎么样。

    但是,真正接触过后,有着很明显的改观。

    可以说她在部队里脱胎换骨。

    但——

    他训练过人,见过长进最快的,却从未见过夜千筱这般的。

    尤其那份不属于曾经夜千筱的心境。

    最起码,有一点很明显——

    如果以前那个夜千筱,真的是为徐明志而来的,死心塌地那么多年,不可能说放弃,就彻彻底底放弃的。

    轻笑着,夜千筱浑不在意,继续问道,“还有呢?”

    眯起眼,赫连长葑神色不变分毫。

    可——

    心里却激起了波澜。

    夜千筱表现的太过平静,仿佛只是在诱导他。

    以前不切实际的猜测,就因为她这样的平静,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变成事实。

    心,紧紧一缩。

    半响,赫连长葑盯着她,嗓音低哑地问,“你不是她?”

    “谁知道。”

    夜千筱轻轻耸肩,神色依旧平静。

    于是,一切已成事实。

    很显然,她这般神态,便是默认了赫连长葑的猜测。

    要不然,任何一个人被这般猜疑,都不可能如此的平静。

    更何况,这个话题,还是由她带起的。

    赫连长葑再次陷入沉默。

    并非惊愕。

    相反的,他甚至于很平静,仅有的那丝波澜,都归于平静。

    好像很自然的,就接受了这个近乎不可思议的事实。

    因为——

    潜意识里,他早已怀疑过。

    那愈发相似的两个人,在多数时候是重合的。

    尤其,在他听夜千筱亲口说,凌珺已经死了的时候。

    “你是凌珺?”赫连长葑冷静地问。

    “你说呢?”

    抬眼,夜千筱眼底笑意微冷,轻悠悠地朝他反问道。

    说起这个,夜千筱就很不爽。

    难免想起前世相遇时,赫连长葑如何将她耍得团团转,直至最后被卖了还给人数钱,一直被骗到死都没有发觉。

    这种事,想想就来气。

    停顿片刻,看着夜千筱微变的脸色,赫连长葑忽的轻笑出声。

    难怪——

    难怪,初次见面,夜千筱就恨不得将他杀了。

    “很好笑?”

    逼近一步,夜千筱颇为烦躁地皱眉。

    “你说呢?”

    模仿她先前的语气,赫连长葑勾唇问道。

    “打一架?”咬牙,夜千筱眼神一狠,抬手去抓腰间的军刀。

    看赫连长葑这德行——

    心情就非常不爽!

    简直想揍得他满地找牙。

    可,前一世,注定被他骗,而这一世,则是注定被他压制了。

    她的军刀还没抽出来,肩膀就被抓住,继而被拉到办公桌旁边,直接砸到某个温暖的怀抱里。

    赫连长葑紧紧抱住她。

    夜千筱刚想反抗,赫连长葑搂住她腰的力道一紧,另一只手抓住了她碰到军刀的手。

    温暖的手掌,将她的手紧紧抓着。

    有冷风从窗外吹进,可夜千筱却感觉不到丝毫寒冷。

    “不打了。”

    他下巴抵在她肩膀上,轻轻地声音飘入她耳畔。

    夜千筱欲要挣脱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赫连长葑。”

    顿了顿,夜千筱喊出这个名字。

    “嗯?”

    赫连长葑音调上扬,那缓缓的语调,带着绝对的蛊惑味道。

    夜千筱嘴角微抽,沉思片刻后,冷声开口道,“我该上课了。”

    “不去了。”赫连长葑嗓音沙哑好听。

    “你是教官。”夜千筱眉头皱了皱。

    “你不缺这节课。”

    赫连长葑的理由很正当。

    反正,就算夜千筱不去上课,封帆也会把笔记给她。

    以夜千筱的能力,顶多二十分钟倒背如流。

    “我缺。”夜千筱强硬道。

    “我是教官,”赫连长葑同样强硬,“我说了算。”

    “……”

    夜千筱无言以对。

    稍作停顿,夜千筱冷声道,“先松开。”

    “不松。”

    “还有件事。”夜千筱颇为无奈。

    “我没堵住你的嘴。”赫连长葑微微松开她,垂眼看着她。

    似有若无地暗示。

    “……”

    抬抬眼,夜千筱装作什么都没听懂。

    “你以前就知道,我并不喜欢这个部队。”

    调整了下心态,夜千筱神情淡淡的。

    已经决定话摊开了说。

    她就是凌珺的事情,既然赫连长葑早就有所猜测,那么,暗示之后揭露出来,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那么,有些事情,也该让赫连长葑知道。

    赫连长葑没有吭声,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我有讨厌它的理由,”夜千筱一字一顿地说着,“所以,我成为不了你所想的军人。”

    “我想知道理由。”赫连长葑很快接过话。

    眸光微闪,夜千筱淡声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赫连长葑眉头一皱。

    “单凭你,留不住我,”夜千筱轻轻说着,手掌上移直至他的衣领,她稍稍用力揪住,眼神一派平静,“赫连长葑,你需要说服我,除你之外,还有什么值得我留下来。”

    从头到尾,一番话,夜千筱都很平静。

    近乎淡漠。

    纵使她的行为,已经承认了对赫连长葑的情感,甚至她能毫无反抗地被赫连长葑抱着。

    但——

    她隔绝了这一切。

    她不是为此而来的。

    对赫连长葑的情感,已是其次。这是她,是赫连长葑,早已明了的事情。

    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承认。

    所以,她来找赫连长葑,不过是想让赫连长葑说服她,给她一个心甘情愿同他在一起的理由。

    席柯离开的理由,是需要在阮砚和煞剑之中抉择。

    而她需要抉择的是,要么让她接受赫连长葑和煞剑,要么彻底放弃赫连长葑和煞剑。

    这一次,她将所有矛盾抛给赫连长葑,同时将自己置身事外。

    自然可以做到平静以待。

    “你需要理由?”

    紧紧搂住她的腰,赫连长葑轻轻勾唇,似乎胸有成竹。

    “不知道。”

    夜千筱淡漠地回答。

    理由?

    答案?

    亦或是,解惑?

    她不知道。

    如果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自然不牢赫连长葑出马。

    有些深入骨髓的情绪,不是那般轻易便能被化解的。

    “好,”赫连长葑应声,继而缓缓道,“给个期限。”

    “选拔结束前。”

    眉头微动,夜千筱如实道。

    从裴霖渊那里要来半年时间,基本就是选拔结束的时候。

    “好。”

    赫连长葑应下了。

    对于夜千筱抛来的这个难题,赫连长葑没有任何神色变化,云淡风轻地就这般接受。

    仿佛——

    早已料到过。

    他了解夜千筱。

    正因为了解,所以就算夜千筱藏得很深,他也能摸得很透。

    他不需要从夜千筱这里知道原因。

    但是,他可以知道解决办法。

    “说完了。”

    夜千筱淡然开口,算是为这个话题做个终结。

    赫连长葑似笑非笑地看她,薄唇勾起,“我没完。”

    “有话好说,”意识到不对,夜千筱态度缓和几分,“先松开。”

    “凌珺……”赫连长葑低低的喊出这个名字,不经意间,眼底的笑意浓厚几分,“答应我了?”

    “以后再说。”

    夜千筱漫不经意地说着。

    同时,视线微微下移,琢磨着动起手来,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当然,精明如赫连长葑,自然不会给她机会。

    伸手抓住她放衣领的手,搂着她腰的手微微缩紧,低头就吻住夜千筱的唇。

    ------题外话------

    时间晚了,但是还没写完,妹砸们明天记得来看修改版本的,否则情节连接不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1、摊牌,千筱表白!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