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2、裴爷中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自从那晚,夜千筱跟赫连长葑直言心意后,不仅是他们俩之间的气氛,就连整个学员队伍的气氛,都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最明显的就是,赫连长葑在训练场上出现的更勤了。

    但,不再是严肃冷峻的阎王模样,尽管神情未变,看不出丝毫变化,但给人的气场和压迫,明显比以往要缓和不少。

    更让人惊悚的是,他在学员们面前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竟然偶尔会流露出几分微笑。

    差点没把人吓得从高墙上掉下来。

    只不过,夜千筱愈发明显的,成了赫连长葑的关注对象。

    各科项目全部进行调整,无论是任务额度还是任务时间,都被赫连长葑进行严格掌控,基本达到夜千筱拼尽全力才能完成的地步。

    这种特殊待遇,看的众学员毛骨悚然,对夜千筱心怀敬畏。

    夜千筱究竟哪儿惹到赫连教官了,被盯得这么惨?

    于是,在这种强度的训练下,仅仅两天,就被赫连长葑扣掉五分。

    好在——

    赫连长葑还没下“狠手”,学校的训练就彻底结束了。

    经过理论与实践的选拔,最终只剩下52人。

    男兵29人,女兵23人。

    “今天下午休息,明天早上开始新的训练,你们回去好好收拾收拾,别给人家学校添麻烦。”

    拍着手中的花名册,陆松康大声朝他们说着。

    难得在训练结束后没给他们分配任务。

    众学员不由得松了口气。

    但,下一刻,他们那颗刚放松的心,便再次被提了起来。

    “晚上你们没事的话,再写一份训练感言,要求手写,三千字以上,”陆松康优哉游哉地看着他们,继续说道,“少一个字扣一分。另外,这份训练感言,同样决定你们的去留。”

    话音一落,大部分学员都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同时也将心里丁点的欣喜抹去。

    “解散。”

    陆松康挥了挥手中报名册。

    但,他的暗示没什么用,相反,解散后还挨了不少白眼。

    陆松康也不在意,视线在人群里一扫,瞥见某个身影后便抬高声音,“夜千筱!”

    打算跟着人群离开的夜千筱,被这么一喊后,停下了脚下的步伐。

    “过来一下。”

    陆松康朝她招呼道。

    偏过头,夜千筱跟冰珞交代一句,然后便转过身,朝陆松康走过来。

    “队长要走了,”故意停顿了下,陆松康才继续道,“让你中午过去一趟。”

    “走?”

    夜千筱扬眉。

    “嗯,”陆松康点头,直言道,“下面的训练他不参与。”

    “为什么?”夜千筱问道。

    “因为……”陆松康微微停顿,打量了夜千筱一眼后,忽的悄悄靠近几分,神秘兮兮道,“你就不奇怪,都这么久了,只见到队长这个大BOSS和我们这些小喽啰,就没见到过我们家副队吗?”

    “我见过。”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淡然道。

    陆松康登时一哽。

    好吧,夜千筱除外。

    顿了顿,陆松康强调,“我是说训练上!”

    “不奇怪。”夜千筱耸了耸肩。

    陆松康无言。

    自认为嘴皮子很利索,可在夜千筱面前,基本没有任何胜算。

    然,夜千筱很快问道,“他负责下面的训练?”

    “……”

    陆松康张了张嘴,刚想应声,便意识到话全被夜千筱套过去了。

    “负责什么负责,赶紧去找队长。”

    烦躁的挥了挥手,陆松康非常不爽地赶她走。

    典型恼羞成怒的表现。

    没有多问,夜千筱就此离开。

    ……

    陆松康没说赫连长葑在哪儿。

    于是,夜千筱径直去了他的办公室。

    但,她刚来到楼下,就见到从楼梯上走下的赫连长葑。

    夜千筱便止住步伐。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找我有事儿?”

    双手放到裤兜里,夜千筱挑眉看着赫连长葑。

    赫连长葑走至她面前。

    垂眼看她。

    她帽檐压得很低,站在她前面低头去看时,只能见到唇和下巴。

    无奈,赫连长葑抬起手,抢在夜千筱后退之前,将她的帽子摘了下来。

    不出意料,夜千筱后退一步。

    微微眯起眼,夜千筱凝眉,颇为不爽地扫了他一眼。

    “没事。”

    把玩着手中帽子,赫连长葑不紧不慢道。

    “那我走了。”

    扬眉,夜千筱转身欲走。

    赫连长葑哪里会让她离开。

    在她转身的刹那,手就搭在了她的肩上。

    眼睛一眯,夜千筱立即反手抓住他的手,在肩膀挣脱束缚的瞬间,那只手便朝赫连长葑另一只手抓住的帽子袭去!

    赫连长葑忍不住轻笑。

    侧过身,赫连长葑避开夜千筱的袭击,同时将夜千筱的手挣开,一闪身就来到夜千筱身后。

    近乎下意识的,夜千筱抬起手肘去攻击,可还没有彻底出手,动作就停了下来。

    帽子戴回她的头顶。

    手指在她头顶摁了摁,但是,却将帽檐抬了起来。

    眉眼全然露出。

    没了攻击的理由,夜千筱将手收回来。

    不过,这段时间的训练中,她格斗方面的长进很快,如今就连冰珞都不是她的对手,倒是很想找人练练手。

    “我要走了。”

    站在夜千筱身后,赫连长葑声音低缓深沉。

    “我知道。”

    夜千筱转过身,正面看着赫连长葑。

    赫连长葑毫不意外。

    想必陆松康那个多嘴的,早就跟夜千筱说过了。

    “在这里等着。”

    赫连长葑朝夜千筱交代一句。

    耸耸肩,夜千筱抬眼看他。

    赫连长葑走开。

    不一会儿,他便将一辆军车开了过来。

    在经过夜千筱时停下,与此同时,副驾驶位置上的车窗,也缓缓的滑落下来。

    “上车。”

    手搭在方向盘上,赫连长葑微微偏头,透过车窗看着夜千筱。

    停顿了下,夜千筱也没纠结,径直朝车门走去。

    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系好安全带。

    “去哪儿?”

    看着前方,夜千筱淡淡问道。

    “吃饭。”

    赫连长葑直接说出目的。

    答非所问。

    夜千筱斜了他一眼,继而收回了目光。

    去哪儿都无所谓,能在天黑之前赶回来就成。

    否则三千字写不完。

    想到这个,夜千筱便蹙起眉,朝赫连长葑问道,“写总结也是你的主意?”

    “不是。”

    专心开车的赫连长葑,很实诚地回答她的问题。

    三千字……

    他可没耐心看完。

    “新教官?”夜千筱问。

    “嗯。”

    赫连长葑应声。

    夜千筱眉头微微一抽。

    开车的空隙,赫连长葑看了她一眼,解释道,“他不了解你们,只能放狠招。”

    三个月的时间,呼延翊都没看过学员们的资料,一方面是因为他确实很忙,另一方面——

    他的理由很简单。

    不想看被淘汰的学员资料,因为浪费时间。

    谁也料不到,三个月后,会剩下哪些人。

    所以,以他的理由来看,也只有在结果确定下来后,才能去了解余下的学员。

    当然——

    赫连长葑懒得理他随口编的理由。

    只要他能把学员训练好,其它什么理由……

    他随意就好。

    至于夜千筱,也听懂了言外之意,懒得继续追问下去。

    放狠招……

    估计是想给自己便利吧。

    从行文中看人,也算是一种简单的方法。

    不一会儿,军车驶出校门。

    一个多月都在看穿各种制服的人,忽然看到大街上来往的行人,夜千筱有过片刻的愣神。

    “吃什么?”

    将车开过两条街,赫连长葑朝夜千筱问道。

    看着街道的夜千筱,微微抬眼,视线停留到一家店子招牌上,“火锅。”

    最近天气转暖,但温度还是很低,吃火锅正好可以暖身子。

    不由得想起前年冬天,夜千筱跟他去火锅店的情景,赫连长葑轻轻勾唇,倒也没有异议。

    ……

    赫连长葑说是吃饭。

    结果,还真是吃饭。

    刚吃过火锅,赫连长葑就接到个电话,然后便放弃了接下来的打算。

    就连脸色,也阴沉许多。

    付了帐,赫连长葑找到在门口找到夜千筱。

    一眨眼的功夫,夜千筱就招惹个服务生,对方是个小伙子,年轻不过二十左右,跟在夜千筱身边问东问西的。

    赫连长葑阴着脸走过去。

    冷不丁的,那服务生感觉到阵阵阴风刮过,一回头对上赫连长葑那阴冷的眼神,顿时心儿一个颤抖,连告别都没跟夜千筱说,直接灰溜溜地走人。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回去吧。”

    没有就此追究,赫连长葑看了夜千筱一眼,直截了当地说道。

    “嗯。”

    夜千筱耸肩。

    两人再次回到了车上。

    这一次,夜千筱明显感觉到不对劲。

    赫连长葑神情严峻,眸色深沉,眉宇紧锁,显然不是一般的事情。

    就算事先察觉,并不想问的夜千筱,这时也忍不住眯起眼,朝赫连长葑问道,“出事了?”

    “嗯。”

    赫连长葑沉沉应声。

    手肘放到方向盘上,赫连长葑并不急着开车,而是偏过头去看夜千筱。

    眼皮一跳,夜千筱有种不祥预感。

    以赫连长葑的反应来看,这件事,估计跟她脱不开干系。

    “你说。”

    微微凝眉,夜千筱一字一顿开口。

    稍作停顿。

    赫连长葑凝重地看她,然后将手机给掏了出来,交给了夜千筱。

    “的事。”

    赫连长葑提醒道。

    没有直说的意思。

    自从知道夜千筱是凌珺后,赫连长葑就专门让在西赫尔的朋友关注了下的情况。

    内部的事情,在佣兵圈子里已经不是传闻。

    一些基本的信息,早就发到赫连长葑手上,他相信夜千筱也知道,一直没有跟夜千筱提起过这件事。

    但是,刚刚收到的消息,却不得不让夜千筱知道。

    尽管,夜千筱是夜千筱,不再是那个佣兵头子。

    心下疑惑,夜千筱下意识想到,神情稍稍有几分疑惑。

    没有犹豫的,快速摁下裴霖渊的电话。

    拨通。

    等待心情,素来不怎么好受。

    电话铃声响起一声,一声,再一声……

    可——

    依旧没人接。

    直至电话那边传来个冷清的女声后,夜千筱才点了取消,然后继续拨通那个电话。

    “谁?”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而说话时,用的是标准的西赫尔语言。

    “裴霖渊呢?”

    流畅的使用西赫尔语言,夜千筱直入主题地问道。

    那边微微一顿,继而强硬道,“身份。”

    “他朋友。”

    按了按额心,夜千筱极快地回答。

    “名字。”那人继续道。

    “夜千筱。”

    “……”

    那边忽然陷入了沉默中。

    夜千筱紧紧蹙眉。

    心里的预感,愈发的强烈起来。

    隐隐约约的,似乎能听到两人的交流声,应该是在讨论这个名字的来路。

    半响,那边的女声终于传来,“他还在手术室。”

    夜千筱眯眼,“他怎么了?”

    “枪伤。”女声毫不隐瞒。

    “伤在哪儿?”

    “心脏。”女声简洁道。

    微微一顿,那人又补充了一句,“附近。”

    夜千筱眉头越皱越紧,“怎么回事?”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说到这儿,那人的语气顿时又强硬起来。

    很显然,在刚刚的交流中,她得知了裴霖渊经常来到东国的原因,也是在确定夜千筱的身份后,才愿意告诉她有关裴霖渊的事情。

    但,夜千筱始终是个军人。

    而且是东国特种部队的军人。

    她还是有脑子的,不可能将一切全盘托出。

    夜千筱烦躁地按了按额心,低低的在手机旁用西赫尔的语言说了几句话。

    都是DARK的内部暗语。

    以凌珺跟裴霖渊的关系,得知暗语不过是她想不想的事情。

    但是,在赫连长葑身边说“黑话”,尽管是用别的语言,可也不是怎么情愿。

    跟电话那头的女人对话了几句。

    夜千筱对答如流。

    对方终于愿意相信了夜千筱的特殊身份。

    “内部大乱,Nail的老公夺权,三个月前就背地里跟政府联合,前几日反水,将Nail和一批忠心困住,带人去救的时候,被Nail暗算了。”

    电话那边的女声,说到最后语调骤然降温,那一字一字的,完全能感觉到她的恨意。

    可,听完这一切,夜千筱却没有太惊讶。

    既然能坑死她,同样的,也能向Nail下手。

    权利和财富,永远要比交情和女人来的重要。

    只是——

    凌珺跟Nail一手创立、发展起来的,竟然被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搅得四分五裂……

    感觉到副驾驶传来的阴冷气息,赫连长葑偏头看向夜千筱,一眼就见到那双狭长眼睛里闪烁的冷光,骇人的危险从眼底爆发,仿佛能将人吞噬殆尽一般。

    赫连长葑收敛眸光,神色凝重。

    “Nail呢?”

    夜千筱继续问。

    “也在抢救。”对方冷静回道。

    除了裴霖渊,他们不在乎任何人。

    抓住手机的力道微微一紧,夜千筱声音也保持着冷静,“如果裴霖渊没死,让他联系我。”

    “……”

    对方没有吭声。

    谈不上是否愿意接受夜千筱的交代。

    而是——

    谁也不知道,裴霖渊是否福大命大,能够在这次手术之后能醒来。

    “他不会死。”

    掀起眼睑,夜千筱抬眼看向窗外,声音淡淡的,犹如拂过的清风。

    说完,不论对方是否会相信,夜千筱已经挂断了电话。

    不知不觉间,抓住手机的那只手,掌心已经冷汗涔涔。

    半响。

    夜千筱从沉思中回过神。

    车还停在路边,赫连长葑静坐在驾驶位置上,凝眸盯着她。

    抬起左手,她看了赫连长葑一眼,将手机递了过去。

    赫连长葑接过手机,再瞥到她收回去手,心中微动,便将其攥在手心。

    夜千筱看他。

    “乱吗?”

    直视着她的眼睛,赫连长葑冷静地盯着她,似乎要看进她的眼底。

    夜千筱其实很冷静。

    她没有慌乱,没有急切,没有怒骂,从头到尾,除了那一瞬间的杀气,便什么都没有展现出来。

    可——

    她毕竟是个普通人。

    裴霖渊也好,丁心也罢,在凌珺心里占据着怎样的地位,赫连长葑也能猜到七八。

    不可能不担心。

    她只是……

    无能为力。

    以夜千筱的身份,她纵使孤身闯到西赫尔,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而裴霖渊和丁心的伤势,她不是妙手回春,也不能帮什么忙。

    相反,DARK肯定会请最好的医生来救助他们。

    “乱。”

    平静淡去,夜千筱眼底一片冰冷。

    她直言承认。

    确实很乱。

    一直以来,裴霖渊和丁心都很强大,相识那么多年,他们谁都受过伤,可从来没有伤到这种地步。

    这是头一次。

    如果是凌珺,任何危险,由她来排除便可。

    可,凌珺不在了。

    而他们俩,都伤的那般惨重。

    甚至连都四分五裂。

    “我可以给你放假。”赫连长葑道。

    “不需要。”

    夜千筱拒绝道。

    顿了顿,夜千筱神色渐渐平和,“我做不了什么。”

    “你可以等。”

    低声说着,赫连长葑抓住她手的力道,稍稍重了几分。

    “没必要。”

    抬眸,夜千筱否决。

    没必要。

    夜千筱就是夜千筱。

    训练就是训练。

    没必要破例,也没必要去掺和。

    当凌珺死掉的那刻,她就注定只能以局外人的身份去旁观。

    只是——

    眸光冷了冷,杀意再度浮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2、裴爷中枪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