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3、千筱,你为什么当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有钱吗?”

    将手抽了回来,夜千筱字句发寒。

    眯眼,赫连长葑直接问道,“你想做什么?”

    “打个电话。”

    眸光冷却如寒冰,夜千筱冷了冷地开口。

    微微停顿,赫连长葑很快明白了什么。

    接下来她要做的事,用他的手机打电话,不是怎么方便。

    但,还是搞不懂夜千筱的意图。

    没有多问,赫连长葑开车在路边找到公用电话亭,同时给夜千筱在报亭买了张卡。

    夜千筱独自去打电话。

    站在电话亭旁,夜千筱压了压帽檐,把卡插进去后,拨通了一个隐约熟悉的电话号码。

    她不常将他人电话号码存起来,习惯用大脑记忆,尤其是一些颇为危险的人物,总不能因她透露联系方式。

    好在,常年练出来的记忆力不错,号码确定了两遍后,夜千筱才真正摁下了确定。

    很幸运,电话没有停机。

    响了二十秒后,电话才迟迟被接通。

    却没有第一时间说话。

    倚靠在旁,夜千筱眉头微动,低低开口,“。”

    “谁?”

    那边一开口,就是个危险低沉的声音。

    讲的是英语。

    微微一顿,夜千筱语调沉了沉,“凌珺的朋友。”

    “她不会把我私人号码给别人,”声音愈发危险,“说,你是谁?”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连她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天,将自己的前世搬出来。

    不过——

    不能详细解释。

    一来,话说得越多,就越有可能露破绽。

    二来,时间一长,的团队只要出手,随时都可能定位到她的坐标。

    凌珺已经死了,随便搬出来,着实着人怀疑。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夜千筱的态度顿时强硬起来,“以前凌珺介绍过你,我是以委托人的身份,来找你的。”

    “没空。”

    没有犹豫的否决。

    “跟凌珺有关。”夜千筱再次将这个人搬上来。

    “说说。”

    “支离破碎,凌珺一手创立的,我需要始作俑者的首级,”夜千筱冷静地说着,“报酬你说了算。”

    电话那头立即安静下去。

    很快,听到键盘被敲响的声音。

    片刻后,就听得在电话那边开口,“这一单,免费。”

    “谢了。”

    夜千筱勾唇。

    咔擦一声,电话被掐断。

    是个杀手。

    他有个杀手团队,只有四个人,却各有所长,技能不输于特种部队。

    来无影去无踪,最适合完成暗杀任务。

    凌珺是在西赫尔认识他的,两人因不同的任务、在相同的地点碰上,凌珺当时完成任务闲的没事,就顺手救了他一命。

    不谈交情,单凭欠凌珺一命,也会接下这个委托。

    当然——

    钱还是要给的。

    他们冒着危险,不可能到最后,什么获益都没有。

    打完电话,将卡抽出来,直接掰断丢到垃圾桶。

    “我缺一笔钱。”

    一来到赫连长葑面前,夜千筱就直接朝赫连长葑开口。

    她没有钱。

    赫连长葑有。

    她当中介人,以后让裴霖渊来还。

    “多少?”赫连长葑也没迟疑。

    夜千筱抬起手,比了个数字。

    眉头都没皱一下,赫连长葑直接问,“什么时候要?”

    颇为讶然地看他,夜千筱微微挑眉,“明天之前。”

    “嗯。”

    赫连长葑应声。

    仔细看着他,夜千筱不自觉的凝眉。

    她说出的这个数字,以赫连长葑现在的工资,估计干到退休都凑不齐,虽然知道赫连家不缺钱,但赫连长葑一句话都没追问,直接答应给她这么多钱,还是让她稍有意外的。

    见夜千筱打量着自己,赫连长葑又问,“还有事吗?”

    “没了。”夜千筱耸了耸肩。

    “回去吧。”

    赫连长葑朝夜千筱伸出手。

    微微一怔,夜千筱略作迟疑,半响,还是抓住赫连长葑的手。

    自然而然的,赫连长葑抓紧她的手。

    继而牵着她上了车。

    掌心有茧,但手掌宽厚,带着暖意。

    ……

    赫连长葑是晚上走的。

    六点左右。

    走的悄无声息,夜千筱也没去送他。

    整个下午,夜千筱都在冰珞的宿舍里,同冰珞和端木孜然玩斗地主。

    端木孜然一直处于被坑的状态。

    江晓珊走过来走过去,见着端木孜然那被坑却浑然不知的模样,简直头疼得很,最后拿了纸和笔去其它宿舍写总结。

    眼不见为净。

    一直到晚上七点,夜千筱三人才停止斗地主。

    “饿了。”

    揉着肚子,端木孜然撇了撇嘴。

    先前精神满满的模样,在那一瞬间,就垮了下来。

    仿佛所有精力在瞬间消失殆尽般。

    “去外面吗?”

    收好牌,夜千筱站起身,朝两人问道。

    “可以吗?”闻声,端木孜然立即来了精神,刷的站起身,眼睛亮晶晶地瞅着夜千筱,“我们怎么出去?”

    “随便。”

    冰珞倒是很随意。

    “翻墙。”摸摸鼻子,夜千筱简单道。

    “哦——”端木孜然瞪大眼睛,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不会被抓到吗?”

    “不会,”夜千筱看了她一眼,淡声评价,“没几个跑得过你。”

    “嘿嘿。”

    端木孜然抓着头发,笑的很灿烂。

    她的体能,她当然知道。

    找不到几个比她更能跑的。

    “走吧。”

    夜千筱耸耸肩。

    于是,两人便跟着夜千筱,一起出了宿舍门。

    宿舍里没旁人,谁也不知道她们的计划。

    只是,刚刚来到宿舍楼下,三人就撞上了陆松康。

    “夜千筱!”

    眼尖地瞥见夜千筱,陆松康立即朝她喊了声。

    夜千筱遂停下脚步。

    与此同时,自知不会撒谎的端木孜然,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躲在了冰珞身后。

    相比之下,端木孜然不怎么怕赫连长葑,但是却很怕陆松康。

    因为陆松康有时候会开玩笑,有时候会很凶,让人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相反,赫连长葑一直冷冰冰的,端木孜然都已经习惯了。

    冰珞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陆松康没注意到端木孜然,但在冰珞面前有些发憷,直接将她们全忽略掉,径直来到夜千筱面前。

    “喏,这是队长让我交给你的。”

    将一张卡递给夜千筱,陆松康颇为暧昧地看她。

    啧啧。

    简直不得了啊。

    连工资卡都上交了,两人的关系指不定发展成哪样了。

    不过——

    想到队长上交工资卡,陆松康的心就是拔凉拔凉的。

    想不到有一天,队长也会沦落到妻奴的地步。

    “谢了。”

    将卡接过来,夜千筱神情不变,淡淡说着。

    至于陆松康的神色暗示,浑然没有在意。

    收了卡,夜千筱朝冰珞和端木孜然扫了眼,之后就准备抬腿走人。

    “哎,你们去哪儿啊?”

    疑惑地看了她们几眼,陆松康下意识地问道。

    这个点,食堂关门了,军校里也没啥好玩的,按理来说,她们应该在宿舍写总结才对,怎么还有时间到处转悠。

    “到处逛逛,”步伐顿了顿,夜千筱冷眼看他,嘴角勾起抹冷笑,“你想一起?”

    “算了。”陆松康头皮发麻,嘴角抽了抽,“最后一天了,你们好好逛。”

    夜千筱耸肩。

    没有停留,陆松康自觉离开。

    夜千筱跟冰珞算是一类人。

    两个都是会直接动手的。

    只是惹她们的点各不相同罢了。

    陆松康才不想在这时候找不自在,还不如去打听下家里另外一位爷现在到哪儿了。

    而,见到他离开,最开心的,估计就是端木孜然了。

    因为见过陆松康、且成功离开这事,导致端木孜然兴致大涨,就连翻墙的时候几乎都是蹦跶的。

    一个半月前,夜千筱就能将翻墙做到毫无痕迹,一个半月后就更不用说了。

    轻轻松松,连墙附近的人都避开了。

    毕竟这段时间来,她们学的就是这些技能。

    专业人士亲自传授,不学点儿真本事,也说不过去。

    ……

    半个小时后。

    学校外的小吃街。

    “千筱,你带了多少钱?”

    摸着饿扁的肚子,端木孜然眼睛都跟长在各类美食身上似的,连分毫都不肯移开。

    “够你吃饱面的。”

    夜千筱垂眼看她。

    拧着眉纠结了下,端木孜然眨眨眼,朝夜千筱提议道,“那我吃八分饱?”

    剩下两分的钱,就可以留下来给她们吃了。

    “随便。”夜千筱漫不经心地说着,继而将一叠钱交给了冰珞,交代道,“你带她逛,我去办点事。”

    “嗯。”

    接过钱,冰珞应声。

    听到她们的对话,端木孜然看了看她们,知道夜千筱有事,便没再缠着夜千筱。

    兴致勃勃地跟着冰珞去吃东西。

    好久没出来,好久没吃过食堂饭菜外的食物,端木孜然激情满满,对外面所有的食物都好奇万分。

    冰珞由着她,跟在旁边同监护人似的,只负责控制金钱的流失。

    ……

    夜千筱不可能平白无故地翻墙出来。

    花了点时间,将赫连长葑临时的办的那张卡处理好。

    等她再次来到街上去,时间已经近九点。

    看了眼军用手表,夜千筱抬眼看了看夜空,再去看街道上来往的人群。

    这是闹市,街道繁华,就算到这个点,周围还有不少路人。

    大多是隔壁医学院的情侣。

    夜间幽会,在烧烤店里点一堆烧烤,或是聚在一起说说笑笑,亦或是手牵手走在路上散步……

    夜千筱在街道上寻找跟她一样身着作训服的人影。

    军校不准随意进出,所以街上见不到几个,所以穿着一样制服的人,是最容易找的。

    不过,找了五分钟,没有见到端木孜然和冰珞,倒是见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苏烁菲行走在人群中。

    形单影只。

    没有穿制服,而是换上了便装,浅粉色的长款圆领毛衣,内搭白色衬衫,下面穿着黑色打底裤和粉色长靴,打扮的很甜美。

    一头黑亮的短发上,夹着一只粉色发卡,脸上很明显的也化了个淡妆。

    很显然,精心打扮了一番。

    可,此刻的她,却失魂落魄的低着头,肩膀一抽一抽的,巴掌大的脸颊上,有两道浅浅的泪痕。

    停下步伐,夜千筱定定地看了她两眼,借着路旁微弱的灯光,还能见到她眼底的泪光。

    夜千筱微微蹙起眉头。

    停顿间,迎面而来的苏烁菲险些撞在她身上。

    无奈,夜千筱一抬手,便将她给扶起来。

    “千筱?”

    泪眼模糊中,苏烁菲睁了睁眼,颇为错愕地认出了夜千筱。

    “喏。”

    夜千筱将纸巾丢给她。

    苏烁菲手忙脚乱地接住。

    “怎么了?”

    单手放到裤兜里,夜千筱斜斜地看她,朝她问了一句。

    “没怎么,摔了一跤而已。”

    抽出纸巾,苏烁菲一边擦着自己的小花脸,一边声音抽噎地朝夜千筱说道。

    夜千筱无语地看她。

    从头到尾,也没见到她身上有任何伤痕。

    不说伤痕,连灰尘都没有。

    干干净净的。

    全然没有摔跤的痕迹。

    再者,军校出身,每天在训练场晃悠,跟人练习近身搏斗,这丫头性子强,也没说过半句抱怨,更不可能因摔一跤而哭的这么惨。

    这谎撒的,连苏烁菲都不信。

    “千筱,你怎么在这儿?”

    使劲擦着泪,苏烁菲看着夜千筱问道。

    可,视野才清晰了几秒,泪花就在眼眶堆积,再次模糊了视野。

    “吃夜宵。”

    随口回了句,夜千筱微微抬眼,正巧与扫向这边的一人对上。

    对方看了苏烁菲两眼,又看了她两眼,被她冰冷的眼神唬住,当下便加快步伐离开。

    但,就算有夜千筱的气场在,苏烁菲哭得这么明显,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难免都朝这边看了几眼。

    夜色下,灯光中,夜千筱身着作训服,身材清瘦,加上一顶军帽遮住大半脸庞,眨眼一看还真像个男的。

    不用去猜,夜千筱就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无非是自己欺负了小女生之类的。

    于是,一个皱眉,夜千筱便抓住苏烁菲肩膀,将她给拎走。

    苏烁菲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就加快速度跟上夜千筱。

    十五分钟后。

    苏烁菲跟夜千筱坐在公园台阶上。

    苏烁菲手里抓着大把的零食。

    烧烤、棉花团、糖葫芦,还有些小玩意儿。

    “好吃。”

    终于止住哭泣的苏烁菲,开始对手中的零食进行摧残。

    她那不叫吃,而是某种发泄。

    眼神凶狠,吃得血腥,咽得残暴。

    坐了几分钟,夜千筱把玩着手中的军刀,悠悠然斜了她一眼,“你打算一直吃下去?”

    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落到耳中,好像轻而易举的就能安抚人心。

    苏烁菲立即停下了动作。

    “我……”

    张了张口,苏烁菲又停住,细嚼慢咽的,将口中的烧烤咽了下去。

    半响。

    她抬了抬眼,眼底还闪烁着泪花,抬眸去看夜千筱时,眼睛好像被覆上了一层水膜。

    悲伤、失落、慌乱、无措……

    一瞬间,眼底涌现出无尽情绪。

    “我失恋了。”

    抓住零食的力道紧了紧,苏烁菲又低下了头,低低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对这个答案,夜千筱并不意外。

    今天周一,军校不放假,苏烁菲想必是请假才出来的,而如此精心打扮,自然不是简单的逛街那么简单。

    夜千筱虽不在意这些,可是,也不是不知道这些。

    “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他是这所学校毕业的,所以我什么都不顾,直接考到这里来了……”轻轻抽噎着,苏烁菲的脑袋更低了,“我高考后跟他确立的关系,一直以来……其实我们都没什么联系的机会……你知道吗,他成绩好,脾气好,什么都好,他毕业分配时,本来有更好的去处的,结果偏偏去了战斗部队……多辛苦啊,我都见不到他了……”

    眼泪再次涌现出来,苏烁菲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便哭出声。

    她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膝,将脸埋在膝盖上,大声哭着,哭的悲痛欲绝。

    “他今天请到假,特地抽了一天来看我,可是……”说到这儿,苏烁菲顿了顿,调整了下情绪,可还是抑制不住话语里的悲伤,“可是……他说我不能理解他……说我来军校是混日子的……然后我一气之下,就跟他分手了……他……他什么都没说,就那么同意了……你说,他,他怎么能这样呢……”

    说到最后,苏烁菲狠狠咬住唇,从双膝上抬起头,微微偏头看着夜千筱。

    夜千筱静静地听着她说完。

    对上她的视线,夜千筱垂下眼帘,看着此刻狼狈不堪的苏烁菲。

    白净的脸上,糊满了泪水,眼睛被眼泪盛满,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鼻子通红通红。

    跟记忆中那个开朗乖巧的女生比,离得太远。

    “你来军校,只是为了他?”

    夜千筱问道。

    “嗯,”用袖子擦了下眼泪,苏烁菲手肘撑在膝盖上,半弯着腰看向前方,“他来到军校的时候,我就决定来这里了,爸妈都是军迷,我不是下基层部队,他们就放心让我来了……”

    话说到这,苏烁菲顿时停住了。

    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

    当她还没有梦想时,没有为自己将来做当算时,她就遇见了他,并且义无反顾地来到了这里。

    好像,为了他,就是来到这里所有的意义。

    可——

    现在,分手了。

    心里空落落的。

    坚持了那么久的执念,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

    接下来,她该为什么坚持下去?

    想到这儿,苏烁菲忽然偏头看夜千筱,问道,“千筱,你为什么当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3、千筱,你为什么当兵?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