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5、不留神闯入的倒霉逃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处理服务员的事情,夜千筱便回到了原位置。

    等了没多久,端木孜然就将那大盆面条全部解决,同时让紧张付款的服务员松了口气。

    如果端木孜然不能及时吃完的话,她到时候可就要大出血了。

    吃饱喝足,几人也没有停留,沿着原路翻墙回了学校。

    “夜千筱。”

    跟两人告别,刚回到宿舍,就听到乔瑾的声音。

    她正在桌前写总结,连头都没有回,好像是知道夜千筱回来了。

    夜千筱看了下宿舍,没有见到聂染的身影,倒是听到洗手间有水声,估计是在洗澡的。

    微微停下写字的动作,乔瑾偏头扫了她了一眼,波澜不惊地问,“总结报告写了吗?”

    “没有。”

    顺手将门关上,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回答。

    “明早交。”乔瑾提醒道。

    “嗯。”

    夜千筱应了一声。

    说完,就走向自己的桌前。

    抽出纸和笔,在没有任何酝酿的前提下,直接坐下开始写总结。

    刚想继续写的乔瑾,看着夜千筱如此流畅的速度,不自觉地多看了两眼,可也没有多加在意,继续写自己的。

    事实上,她写的不是总结,而是对留下女学员的评价。

    她是临时的小队长,这一阶段的训练完毕,她必须写对她们的印象和评价,这有关那些学员的综合评分。

    低下头,将夜千筱那页的评价结了个尾,乔瑾翻开到另一页。

    聂染的名字出现在最上方。

    微微一顿,乔瑾朝洗手间扫了眼,最后拧了下眉,开始落笔。

    晚上十点开始落笔,夜千筱在十二点左右便结束,将那份总结收了起来,交给了还在写评价的乔瑾。

    跟夜千筱一样,快速完结总结的聂染,已经爬上床开始睡觉。

    “挺快的。”

    接过那份总结,乔瑾勾唇评价道。

    “还好。”

    夜千筱悠悠然开口。

    写惯了检讨,总结也就那么一回事了。

    “去睡吧。”

    将总结放到旁边,乔瑾朝夜千筱和气地说道。

    瞥了眼她的桌子,夜千筱却不急着离开,反倒是扬了扬眉,“写评价?”

    跟她们的总结不同,乔瑾桌上的都是打印好的纸张,而有一张独立的放到旁边,正好写着“聂染”的名字,夜千筱便多看了一眼。

    “嗯。”

    乔瑾也不隐瞒。

    微顿,注意到夜千筱的视线,顺着朝聂染评价的纸张看了眼,略作沉思,道,“你会怎么写?”

    聂染的评价,她是特地放出来最后写的。

    这个人的评价很矛盾。

    一方面,她的技能掌控、理论知识没话说,在女兵中,除了易粒粒、冰珞、夜千筱、端木孜然几个能在她面前,基本没有比她更厉害的。

    按理来说,以这样的实力,应该是留定了,可乔瑾却写不出好的评价。

    想夸也夸不出来。

    不懂团结、自我、冲动、要强……

    她有很多的缺点。

    按理来说,这些缺点都是可以改的,一个人的缺陷在部队里可以打磨,但乔瑾无法发现她性格上的好处,自然,也不太能相信她会在短时间内改过来。

    正好夜千筱在这里,倒不如问上她几句了。

    “不合格。”

    淡淡扫了眼那张纸,夜千筱神情闲散地丢下一句。

    说完,便径直朝自己的床位走去。

    乔瑾看了她几眼。

    不合格?

    她这么肯定?

    微微蹙眉,乔瑾神情稍显凝重,下意识地看向那张纸,眉宇思索渐浓。

    聂染……

    还真是难办呢。

    似乎,没几个对你印象好的。

    那晚,乔瑾熬夜写评价,一直写到晚上三点采取睡觉。

    ……

    翌日,五点。

    所有学员,准时在操场集合。

    这一次,给他们集合的,也只有陆松康。

    “早上好啊。”

    陆松康搓着手,穿着很薄的夏季作训服,在他们面前晃悠着。

    于是,一个个的,跟见鬼似的看他。

    虽说已到春天,也没有持续下雪的迹象,可现在才刚到四月份,气温十度以下,这个陆副教到底是怎么想的?

    “先把总结交上来,乔瑾收女兵的,封帆收男兵的。”

    陆松康闲闲地说着,视线很适当地在每个人身上转悠了一圈。

    封帆在男兵中,是军衔最高的,这段时间陆松康常让他做类似工作,封帆倒也习惯了。

    不到两分钟,所有的总结,外加乔瑾的评价,全部交到了陆松康手中。

    陆松康满意点头,“好了,咱们继续说事吧。”

    将手中所有的东西,都交给了旁边站着的小兵,陆松康晃悠着手中的哨子,继而朝前面走了几步。

    最近人数减少了很多,陆松康的声音很洪亮,也不需要借助喇叭了。

    “下一阶段的训练呢,安排的很简单,”定定地看着他们,陆松康吊儿郎当的,“沙漠,荒原,丛林,海洋,冰川……每个地方去转悠一圈,到时候能活下来的,基本上就过关了。”

    “……”

    学员们愣怔地瞪大眼。

    沙漠,荒原,丛林,海洋,冰川……

    都需要去吗?!

    偶滴个乖乖,那个食物链顶端的男人每次荒野求生都需要修养,他们这训练,是想让他们在三个月之内走完全程?!

    顿时,一种不可思议地感觉,正从心底冉冉升起。

    他们果然越来越狠!

    “别愣着了,”陆松康神色严峻几分,略带威胁地朝他们开口,“都去后面领装备,十分钟后直升机抵达,我不希望到时候需要直升机等你们。”

    都说到这份上了,学员们也不再磨叽,拿出真正军人的样子来,去后面领取装备。

    一套沙漠作战服、指南针、多功能手表、一条长绳、药品、水壶、地图、信号弹,另外,还有一把枪,数发子弹。

    看到这装备就知道,他们第一个目的地,就是沙漠无疑了。

    难怪陆松康穿的那么少。

    五分钟后,所有人再次集合。

    利用下面的五分钟,陆松康简单地介绍了沙漠生存的规矩。

    一、小组行动,两人一组。

    二、一旦拉开信号弹,代表就此淘汰。

    三、七天的时间,走完地图路线,没有合格的一次性扣十分。

    四、不一定要走路线,可以自己设置捷径,但是,没有经验的你们,最好按照他们安排的“安全路线”走。

    五、沙漠地带,并非完全荒无人烟,如若遇到旅客,可以求助或救援。

    简单的要求几点,陆松康倒也没有废话,之后就让他们自己检查装备了。

    很快,直升机抵达,全员登机。

    陆松康在上面分配小组。

    冰珞和聂染一个小组。

    夜千筱跟乔瑾一个小组。

    易粒粒跟端木孜然一个小组。

    江晓珊和钱钟薇一个小组。

    封帆和徐明志……

    陆续的,所有小组被分配好,而各自小组的坐在一起,对接下来的路程进行讨论。

    直升机上,头一次没有陷入完全的安静。

    几乎每个小组都在讨论作战计划,还有设定最佳的路线。

    “小组谁安排的?”

    夜千筱旁边就是陆松康,她偏了偏头,直接朝陆松康问道。

    “副队啊。”压低声音,陆松康理所当然地道。

    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夜千筱将视线拉了回来。

    陆松康摸了摸鼻子,只觉得背脊冷汗涔涔。

    很快的,察言观色如陆松康,很快就意识到夜千筱这般反应的原因。

    呃。

    不是对她的新队友不满,而是,对聂染和冰珞被安排在一起,而不满。

    总而言之,就是不满。

    陆松康特地看了聂染和冰珞几眼。

    跟其他的小组完全不同,聂染和冰珞并排坐在一起,但两个人各自看向前方,根本就没有理会对方的存在,两人之间零交流。

    这个……

    陆松康暗自琢磨了下。

    好吧,他也想不通,副队怎么会让这两位安排在一起。

    就算把夜千筱跟聂染安排成一组,那问题也没有这么大啊。

    陆松康心底里“怕”冰珞,那可不是说着玩的,这位做什么事情都干脆利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甭管你是福教官还是正教官,只要是她觉得正确的,或者说是可以做的,绝对会没有顾虑的去做。

    聂染的话,陆松康倒是不怕,可不怎么信得过。

    更让人担忧的是,跟冰珞她们一起来的刘婉嫣,可是因为聂染的原因才离开的。

    夜千筱那么针对聂染,冰珞多多少少也会有些想法。

    到时候,不撕起来就已经是“友好相处”了。

    “诶。”

    陆松康碰了下夜千筱的胳膊。

    夜千筱偏头看他。

    “以你对冰珞的了解,她们俩应该不会真的打起来吧?”陆松康神秘兮兮地问。

    “保不准。”

    夜千筱耸了耸肩。

    会不会打起来……

    还真说不准。

    得看聂染的表现了。

    反正冰珞不是那种会有顾忌的人,真的要把她给惹毛了,把人揍一顿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

    陆松康暗自叹息。

    希望副队有自己的想法。

    要不然……

    后果不堪设想。

    那边,冰珞和聂染保持沉默、零交流,但夜千筱是个以大事为重的,路上倒也跟乔瑾聊了几句,有关接下来路线的情况。

    两人意见统一,选了条捷径。

    所谓捷径,自然不是直线前行,而是在减短路程的前提下,保证一定的水资源。

    在沙漠,最危险的,除了暴晒,就只有缺水了。

    她们学了那么久的理论知识,不可能这么点常识都没有。

    ……

    直升机在沙漠上空停住的时候,正值烈阳高照之际。

    放眼看去,荒漠景观一望无际,没有任何的植被,满地的荒凉痕迹,光是从高处看着,都能感觉到那股灼人的热量。

    跟在军校,完全是两个世界。

    早上还冷得半死,快到中午,好像随时都能被烤焦似的,看得人心里阵阵发慌。

    没有升降,直接高空跳伞。

    降落伞在他们登机后,就已经分配给他们了。

    啪啪的,拍了两下手掌,陆松康从位置上站起身,环顾了下所有的学员。

    “没什么好说的,都站起来准备跳伞。”

    陆松康直接说着,可那佯装镇定的神色里,隐约还带有些许紧张。

    每年的训练计划都不同。

    今年,还是头一次进行这么危险的训练项目。

    毕竟是沙漠,没有哪个军种有事没事就往沙漠里钻,而这些学员,事先也没有进行过专业的培训。

    只是学了些理论知识而已。

    说实话,还真有些担心。

    但——

    身为副官,类似这样消极的情绪,绝对不能在他们面前展露出来的。

    只有强装着,仿佛一切的训练都很简单。

    哦,当然——

    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训练,还真是挺简单的。

    可是,这群新兵蛋子,还真是放心不下啊。

    不管陆松康心里如何想,面上还是镇定地将他们给送走了。

    夜千筱站在门口朝下面跳。

    滚烫的热风迎面刮来,那阵阵狂风在身上吹打着,引力下的坠落感,早已在无数次的训练中习惯了,但那股难以忍受的热浪,却让夜千筱有些恍惚。

    好像——

    回到了以前。

    就因为这样,才足够的刺激。

    在极速的下降中,夜千筱拉开了降落伞,眼角眉梢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出些许洒落的笑意。

    ……

    等了几分钟,陆松康将所有学员都送走。

    一直站在门口,看到每个降落伞都顺利地打开,学员们也安全降落后,陆松康才算是松了口气。

    希望一切顺利吧。

    关了舱门,陆松康联通了电台。

    “副队,一切OK。”

    摸着耳麦,陆松康轻松地开口。

    “嗯。”

    耳麦里传来低沉的应声。

    没有其他话语。

    这是一个比队长还要冷漠的人,陆松康自然已经习惯了,马上道,“我现在就过来。”

    没有人应他。

    因为电台通讯被掐断了。

    陆松康悲哀的撇了撇嘴。

    乖乖,头次跟副队单独合作……

    早知道把顾霜拉上好了。

    毕竟顾霜是被副队一手带起来的,好歹对副队的性情要了解些。

    唉。

    无奈,副队毕竟是副队,陆松康怀着颗惴惴不安的心,在直升机上待了一路。

    通过直升机走捷径,从起点到终点,也不过是打个盹的时间。

    起的太早的陆松康,将所有的总结之类的全部丢到一边,之后就睡了起来。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终点的营地。

    顺利下机,且不忘拿那些总结。

    “回来了?”

    “那些家伙都送走了?”

    “一路还顺利吧?”

    ……

    一下机,人缘还不错的陆松康,得到了不少的“慰问”,陆松康一一朝他们打招呼。

    营地里,医疗救护类的措施,达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而各种搬运物资的也很多,正在搭建的营地显得很热闹。

    陆松康问了下呼延翊的帐篷,然后就拿着大叠的总结找到了地点。

    “副队。”

    直接拉开帐篷帘子,陆松康拿着东西走了进去。

    然而——

    人不在。

    陆松康走进了两步,在里面环顾了一圈,确定样样俱全的帐篷里,是真的见不到任何影子后,难免疑惑了起来。

    “找我?”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后方忽的传来。

    惊得陆松康立即一阵热汗。

    丫丫的,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

    “副队,这是你要的总结,还有个人评价。”

    擦了把汗,陆松康将那叠东西,全部递向呼延翊。

    同时,也分了点心思,看了呼延翊两眼。

    于是,这么一看,陆松康就怔住了。

    呼延翊穿着一身沙漠作战服,头上带着顶宽檐迷彩帽,跟旁边的迷彩帐篷相称,帅的天崩地裂、人神共愤。

    迎面而来的,是那股刚毅、铁血的气息,狠狠砸来时,令人不自觉的心悦诚服。

    而,唯一与他气息不同的,是他手里拿着的水杯。

    呃,是可以称之为保温杯的杯子。

    盖子打开着,里面不知装了什么,有丝丝的凉气从保温杯里缓缓升起,看得人心头冒起的热量一点点的降了下去。

    出奇的,两者之间的气质,出奇的相配。

    这是一个军人。

    暂时离开了战场、休憩的军人。

    不知为何,一直以来,陆松康都对这个副队怀有些许敬畏。

    跟赫连队长一样,都是撑起煞剑一片天的存在,都是大队最骄傲、最优秀的兵。

    “放桌上。”

    没有去接那叠总结,呼延翊凉声开口。

    似乎没有什么兴趣。

    “不看吗?”

    见着悠闲自在的呼延翊,陆松康悬着的心也落了地,朝呼延翊问了一句。

    “不急。”

    呼延翊冷声开口。

    “还有什么是小的能做的吗?”陆松康忽然换了张谄媚的脸。

    “有。”

    呼延翊懒懒抬眼,扫了他一眼。

    刹那间,陆松康只觉得有股冷气直逼面门而来,刮得脸生生发疼。

    这杀气,这气势,比队长要凶残多了。

    “您说。”

    陆松康立即道。

    有股往死不辞的壮烈之感。

    “据情报,昨晚十点,有一伙逃犯越境来到我国,今早七点左右,在沙漠边缘打听到他们的踪迹,现在已经进了沙漠。”

    一番话,呼延翊说的很缓,从他的语气里,只听到陈述,听不见任何的沉重。

    仿佛——

    一切都跟他无关。

    “……”

    陆松康登时沉默了下。

    片刻后,不自觉地拧起眉头,朝呼延翊道,“如果他们进了沙漠,那很有可能遇到那帮学员吧?”

    几率微乎其微,但并不排除这个可能。

    想到这儿,陆松康只觉得更热了。

    “嗯。”

    出乎意外,呼延翊态度淡漠得很。

    ------题外话------

    明天放假,更新应该会早点儿。

    嗯。

    握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5、不留神闯入的倒霉逃犯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