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9、离开这里,你还有更好的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翌日。

    军区医院。

    早上,七点半。

    天色已亮,初晨的阳光从窗外洒落进来,在病床上洒落淡淡的光芒,尘粒在空中漂浮飞舞。

    某一刻,躺在病床上的人,忽然睁开了双眼。

    眉头紧紧皱起,眼眸半垂着,在病房里的环顾了一圈。

    她是被疼醒的。

    而右肩上的疼痛,也令她的神智很快清醒,昨晚所发生的事情,顿时浮现在脑海。

    昨晚上了直升机,就有人给她打了麻醉,之后发生什么,便没有什么印象了。

    眼下——

    伤口包扎好了,环境也很安全。

    这里应该是医院了。

    这么想着,夜千筱还没来得及多做观察,就被肩膀上的疼痛吸引过去。

    疼。

    真疼。

    麻醉的药效过去,细胞无时无刻在叫嚣,这具身体从未受过这种伤,连她都忘了真正被枪伤是怎样的感觉。

    可这时候,对她来说,更重要的还是时间。

    昨晚失血那么多,估计伤到动脉了,不知要休养多久才能好。

    离这次训练结束,只剩下四天的时间。

    疼痛与思考,在互相交织着,夜千筱躺在病床上,连动弹一下都极其困难。

    半响。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

    很轻,但病房安静得很,走廊上也极少有人走过,那轻微的脚步声落到耳里,也显得极其清楚。

    而,只凭借那声音,不需要看清人,便可知对方身份是谁。

    很多时候,真正熟悉一个人,不需要看清楚容貌,声音、背影、身形、脚步声……依旧可以辨别。

    一个人存在的方式,多种多样,辨别的方式更是不在少数。

    很快,病房的门被推开。

    夜千筱朝门的方向看了一眼。

    果不其然,便见到赫连长葑的身影。

    他还穿着昨晚的作战服,沙漠的颜色,眉目如画,样貌俊朗,轮廓深邃,身材挺拔,一步步走到床沿来时,有初升的阳光斜斜洒落到他身上,整个人顿时被光线笼罩着,而他身后拉出长长的影子。

    就是在那一刻,这个男人,顿时帅得无与伦比。

    夜千筱眸光微微闪了闪。

    微顿,不等他开口,夜千筱迎上他的目光,直接问,“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

    刚想说话的赫连长葑,一听到夜千筱张口就是这样的话,脸色很自然地就黑了下来。

    “刚醒就想着出院?”

    神情沉了沉,赫连长葑的语气颇为不满。

    “我还要训练。”夜千筱眸色微凉,直白地说道。

    “不用训练了。”

    神情颇为冷峻,赫连长葑严肃道。

    微微凝眸,夜千筱眼底眉间萦绕着冷气。

    下一刻,夜千筱左手撑在床铺上,借力直接坐起身,身前的被子被她一把掀开。

    “夜千筱!”

    意识到她想做什么,赫连长葑俯身抓住她的左手,一股怒意从眼底冒起。

    夜千筱偏头,神情冰冷地看他。

    赫连长葑垂眼,与她的视线对上,可那丁点的强势展现,表明他并不会放任夜千筱离开。

    片刻后。

    冷静看他,夜千筱眸光微闪,气势上没有丝毫示弱,淡漠地开口,“你是教官,只负责训练,没权阻止我的意愿。”

    “你的身体需要休养。”严峻地盯着她,赫连长葑一字一顿道。

    “在这点上,”夜千筱勾唇,勾勒出抹冷然笑意,“我比你有发言权。”

    她被流弹所伤,不责怪任何人。

    现在,她伤的是肩膀,双腿还可以行动,野外生存靠两条腿便可,如果他们要求必须在规定时间抵达,她依旧可以完美地完成他们的任务。

    这是她自己的意愿。

    她甚至不能理解——

    赫连长葑态度的强硬。

    不要训练了?

    意思是,今后都不需要训练,不需要参加选拔,不是破例留下,而是就此离开。

    多次邀请她,然后,就这么让她离开?

    “你还有很多机会。”

    看了她一会儿,赫连长葑的气场顿时弱了下来,眉眼染着柔和温暖的晨光,不自觉地添了几分温柔。

    就连语气,都和缓许多。

    “离开了,我不会再来。”

    盯着他,夜千筱语气冷淡,字字清晰地开口。

    来过一次,她就不会来第二次。

    就像给裴霖渊的承诺,给她半年时间,她若无法真正接受赫连长葑,那便是她离开的时候。

    连部队都不会待下去。

    这才是她如此坚持的原因。

    赫连长葑……

    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赫连长葑垂下眼帘,认真地看着她,那眉宇间的冷漠与抗拒,隐藏在眼底的愤怒与不甘,精致小脸上面无表情,仿佛在这个话题上,并没有商量的余地。

    半响,赫连长葑声音低沉,语调缓缓道,“离开这里,你还有更好的选择。”

    夜千筱抬眸,与他的视线对上,从中看清那抹肯定。

    更好的选择?

    他一次次的邀请,都是一时兴起吗?

    妈的!

    心里怒骂一声,可在垂眸的刹那,夜千筱掩去了神色间所有的情绪。

    唯独只剩一派冷然与疏离。

    “我算公伤吧?”

    轻描淡写地转移话题,夜千筱冷漠看他,仿佛先前的情绪与争执,在那一刻便荡然无存。

    “算。”赫连长葑沉沉地应了。

    “谁伤的?”

    “一个小兵。”

    “中午之前,我要见到他们连长。”夜千筱语调不冷不热地抛出这个要求。

    赫连长葑眉头登时一皱。

    倒不是夜千筱的意见有问题。

    对方连长在外面等了很久,刚刚跟赫连长葑去跟医生问了下情况,本来打算一直等到夜千筱醒来的,可因为有事情要处理,所以就先一步回去了。

    说是忙完了再来看夜千筱。

    事实上,对连长的境遇,赫连长葑并不为其可怜。

    毕竟他的兵伤到夜千筱,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但——

    夜千筱刚醒,伤还没有痊愈。

    以她的性格,本不会主动找对方连长,巴不得对方离她远点儿。

    事出反常必有妖。

    平时随她闹腾,但现在……

    “他很忙。”

    赫连长葑沉声说道。

    “哦?”

    轻轻勾唇,夜千筱眼含讥讽。

    无奈,赫连长葑妥协道,“你先休息。”

    “饿了,”挣脱开他的手,夜千筱指了指旁边的一袋水果,“削个苹果。”

    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那袋水果,赫连长葑对此倒是没有异议。

    于是,离开床边,转身去拿水果刀。

    在他转身的那刻,肩膀阵阵发疼的夜千筱,眉头冷不丁地皱了一下。

    可,在他拿了刀和苹果走近时,她的神情便再次恢复平静。

    赫连长葑盯了她几眼,然后专注的开始削苹果。

    夜千筱疼得难受,坐着有些不舒服,便再次躺了回去。

    半分钟后,赫连长葑削苹果的动作,很成功地分散了夜千筱的注意。

    其实,赫连长葑的刀功并不差。

    可落到夜千筱这种级别的眼里……

    一个苹果,在削皮的时候,能把皮削得断了两次,就已经毁了苹果的美感了。

    赫连长葑断了三次。

    于是,很成功地被夜千筱嫌弃了。

    “太丑。”

    眯着眼去看切成小块递到面前来的苹果,夜千筱瞥了赫连长葑一眼,以很正经的语气评价道。

    “……”

    赫连长葑微微一愣。

    很快,便意识到什么。

    嘴角顿时抽了抽。

    都伤成这样了,她还有心情管这个?

    将苹果块送到她嘴边,停顿了会儿,见她根本没有张口意思时,赫连长葑无奈地叹息。

    “不吃?”赫连长葑问。

    “不吃。”

    没有疑问的回答。

    “……”

    赫连长葑脸色僵了僵。

    旋即,又哭笑不得。

    生他的气也就罢了,还要用这种幼稚的方式……

    无奈,将手中的苹果块一放,赫连长葑直接走出了病房的门。

    正当夜千筱以为他彻底离开、准备再睡一觉时,赫连长葑却端着一碗粥推门走了进来。

    径直来到她床沿,赫连长葑坐到她床沿,声音中添有几分温柔,“先喝粥,我慢慢给你削。”

    夜千筱扫了他一眼。

    刚想说话,他盛了粥的勺子,已经递到她嘴边。

    温度正好,不冷不热。

    微微一顿,夜千筱也不矫情,老实张口吃了。

    沙漠生存中,没吃好没睡好,长时间的赶路,以致身体疲惫。

    若是没有受伤,还可跟赫连长葑置气,可现在身体康复要紧,恼火是一码事,将自己身体养好,则是另一码事。

    两人没有再说话。

    赫连长葑细心温柔地围着粥,夜千筱安静沉默地吃着,中间有护士过来给夜千筱挂药水时,见到夜千筱被这般贴心对待的场面,笑着打趣赫连长葑这个长官做的,简直不要太称职了。

    不过,迫于赫连长葑和夜千筱两人的气势,那个护士说了几句话后,便灰溜溜地离开了。

    将粥喂完,赫连长葑便让夜千筱继续睡着,之后便坐在旁边悄无声息地削苹果。

    夜千筱中间醒来了一次,只见到赫连长葑低着头,垂眼,专注削苹果的模样,温柔的不可思议,在他身旁,还旁边摆着好几个被削得不满意的苹果。

    只是,看了几眼,席卷而来的睡意,就让夜千筱再度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了两个小时。

    还是被疼醒的。

    皮肉、骨头被刺穿的疼痛,说能轻松忍受那只是说笑的。

    夜千筱只能保证不叫疼,可却不能说不疼。

    醒来时,医生过来询问她的情况,夜千筱一一回答着,而赫连长葑则是站在旁边,每每听到夜千筱咬着牙的回答,神色皆是冷漠几分。

    到最后,医生问完情况时,他的低气压已经危及到医生和助理。

    两人古怪看了他一眼,最后医生朝夜千筱交代了几句,便带着助理一起离开了。

    这里是军区医院,而且靠近边境,时常有骚乱发生,战士受伤也不是一两次了,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是司空见惯。

    而夜千筱的伤势也不算太重,肩胛骨被子弹刺穿,没有子弹停留的,不需要做多么危险的手术,加上那地方并不危及主要器官,顶多休养一两个月就好了。

    所以,最直接的结果是——

    医院不会对她多加重视。

    哦。

    只是这一家。

    因为这里的人,并不认识赫连长葑。

    “几点了?”

    看着站在床边、一动不动的赫连长葑,夜千筱微微蹙眉,主动朝他问道。

    抬起手,看了眼手表,赫连长葑如实回答,“十点刚过。”

    得到答案,夜千筱便不再说话。

    笔直地站着,赫连长葑低下头,打量着面色虚弱却倔强无比的夜千筱,心里微微泛着刺痛。

    往前走了两步,赫连长葑靠的更近了些。

    几乎是靠在床头的地方。

    他低头垂眼,将夜千筱的容颜看在眼底,忽的底底地喊了声,“筱筱。”

    心不在焉的夜千筱,闻声抬了抬眼,看了他一眼。

    “不待了,行吗?”

    低低缓和的声音,溺满了温柔气息,赫连长葑仔仔细细地看着她,好像能将她的模样刻在心底。

    “行,”夜千筱不紧不慢开口,“你是教官,你说了算。”

    她只是个普通的学员。

    跟所有人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甚至,连封帆那样的背景都没有。

    只要赫连长葑想,他一句话就可以将她打发。

    只要他想。

    一句“不合格”,她就必须回到先前的队伍。

    原本——

    现实就这样。

    受了伤的她,继续训练的机会,基本为零。

    接下来,她只是做自己能做的。

    至于结果如何,她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只是——

    令她意外的是,赫连长葑会这么直接的劝她离开,话语行间,似乎更希望她不再来这里。

    他知道了什么?

    亦或是,知道了全部?

    她没有精力去想这些。

    沉默地看她,赫连长葑微微停顿,继而低声交代道,“你好好休息。”

    “等等。”

    斜眼看他,夜千筱淡声喊道。

    赫连长葑停在原地。

    “这短时间的训练,不归你管?”夜千筱忽的问道。

    稍作停顿,赫连长葑眸光动了动,答道,“不归。”

    “那好,”夜千筱抬眼看着他,声音凉凉的,“接下来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

    赫连长葑眉头轻轻一皱。

    不用想,夜千筱肯定在打什么主意。

    但——

    沉默片刻,赫连长葑却应了,“好。”

    说完,离开。

    ……

    出了病房的门。

    赫连长葑没走多远,就见到提着大篮水果来探病的肖连长。

    那个误伤夜千筱的小兵,就是由他带领的。

    尽管没他什么事,可一见到他,赫连长葑的神色就冷却几分。

    肖连长刚上楼,转身就瞥见赫连长葑,顿时感觉到阵阵阴风从面前刮过来,刮得他头皮阵阵发麻,背脊冷不丁地阵阵发寒。

    打见面的功夫,肖连长的气势就处于弱势,连丝毫强起来的机会都没有。

    碰上这位爷,肖连长自叹倒霉,但却迎着笑脸走上去。

    “长官好。”

    端端正正地给赫连长葑敬了个军礼。

    停下步伐,赫连长葑冷眼看他,“她要休息。”

    “这个……”肖连长登时愣住了。

    不是这位爷打电话,说必须中午之前赶到的吗?

    他是赶忙放下手中工作,二话不说,直接奔向医院来看她的。

    他提前赶到……

    那位,还在休息?

    “十二点再进去。”赫连长葑声音凉飕飕的。

    “哦,”肖连长应了一声,迫于他的压迫,当下和气地应道,“好。”

    他的兵伤的人,本来就是他这边理亏,挨了一个晚上的冷眼,也算是理所应当的。

    现在继续挨几个冷眼……

    得!

    他就当抗压训练吧!

    谁叫他理亏呢!

    “她的情况怎么样了?”肖连长朝赫连长葑问道。

    赫连长葑又看了他一眼。

    当下,肖连长摸了摸鼻子,立即道,“我再去买点儿东西。”

    说完,肖连长连忙离开。

    ……

    十二点整。

    夜千筱躺在床上,无聊的吃着赫连长葑切好的苹果块。

    他的刀法长进很快,切到最后的水果块,整整齐齐的,分毫不差。

    同时,门被推开。

    肖连长拎着大堆的东西走进门。

    有水果,有补品,还有些乱七八糟的。

    而——

    他进门后,刚想跟夜千筱打招呼,就感觉到刺骨的冷意迎面而来。

    整个人顿时一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9、离开这里,你还有更好的选择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