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2、那么现在,能跟我交往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喂完冰珞吃粥,夜千筱再自己吃完,把东西收拾了下便离开了。

    说实话——

    冰珞能做到这份上,夜千筱是没有想到的。

    一个个的家伙,都那么让人担心。

    这一次,怕是非得留下来不可。

    不成功则成仁。

    要不然——

    那些家伙,有得闹腾的。

    中午,夜千筱申请跟冰珞一间病房,没两个小时,就搬到了冰珞旁边的空床位上。

    她正闲得慌,虽说冰珞的话很少,但总比一个人闷着好。

    下午,狄海再次过来送饭,顺带跟夜千筱和冰珞说说话、聊聊天,就当是帮她们俩打发时间了。

    “他们明天去哪儿训练?”

    打断唠叨的狄海,夜千筱冷不丁地问了句。

    “额,去丛林呢,”狄海从话题中抽出来,连忙回答着夜千筱,“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嗯。”

    夜千筱淡淡应声。

    她没有再问,而狄海也很识趣,没有主动去说。

    实际上,昨天训练结束后,一直到现在,其实发生了不少的事儿。

    就像徐明志,带着几个人,直接冲到呼延翊面前给夜千筱求情,可一句求情的话都没有说出口,就被呼延翊将积分扣得惨不忍睹。

    算起来,他们的积分,跟夜千筱的差不远了。

    真可谓是“难兄难弟”。

    冰珞被蛇咬的事情有猫腻,明眼人都该清楚,只是抓不到把柄而已,就没有追究下来。

    另外就是封帆,封帆的家庭背景好,为了保住冰珞一人、给她几天时间治疗,就让他爸出马了,倒不是搞特殊关系,但毕竟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说了话最起码要给个面子的。

    就连跟夜千筱和冰珞并非多熟悉的易粒粒、乔瑾,也都在给夜千筱和冰珞说情,只是她们俩的方法婉转了点儿,没有被扣分,但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说起来,夜千筱和冰珞看起来不怎么跟人亲近,但一旦熟悉起来的人,都愿意为她们奋不顾身的。

    人缘还真是不错。

    再好的交情,怕也不过如此了。

    但——

    这些话都不能跟夜千筱和冰珞说。

    最起码,现在不能说。

    她们俩都是病患,需要好好休养,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狄海还是有点儿分寸的。

    “天快黑了。”

    没一会儿,夜千筱朝狄海提醒道。

    “嗯,那我先走了,”狄海很自然地站起身,抬腿就往门外走去,可走了几步又在中途停下,迟疑片刻,朝夜千筱看了一眼,“那啥,还有个事儿,就是……呃,不知道队长跟你说了没,他要出去办点儿事,这几天是不会过来了。”

    “哦。”

    夜千筱平静开口,对他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

    耷拉着脑袋,狄海抓了抓头发,颇为失望地离开。

    听说前几天,夜千筱都不准队长进门,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

    不过看情况……

    估计还闹着呢。

    唉。

    悲叹地摇头,狄海离开的同时,顺带将门给关上。

    斜坐在床上的夜千筱,在门关的那刻,眉头轻轻皱了皱。

    半点儿事……

    出任务?

    亦或是——

    别的什么?

    眯了眯眼,有过片刻的沉思,但很快的,夜千筱抬头看向窗外,将脑海里的思绪一律扫开。

    冰珞看了看她,很快收回视线,并没有多说话。

    *

    自从夜千筱搬了病房后,访客仿佛忽然就多了起来。

    除了狄海外,基本都是来找夜千筱的。

    前几日,夜千筱闲着没事,找小护士借了个ipad玩游戏,一次偶然的机会,将医院里仅有的男护士杀的片甲不留,之后带头的常隐一直来找她玩游戏。

    不知为何,一些小护士也喜欢缠着她。

    以前还有人怕她门外的士兵,可现在士兵被送走了,便常有护士在休息时间来找夜千筱玩游戏。

    不过,每每有人进来,冰珞都冷不丁地扫他们几个冷眼,一不小心跟冰珞的视线撞上,又是狠狠地一次暴击。

    所以——

    久而久之,就只有常隐一个人,敢于迎面撞上冰珞极具杀伤力的眼神,每天必须来跟夜千筱报到。

    每一天,每一天,中午十二点必须敲门,简直不要太准时。

    就连狄海偶尔撞到一两次,阴阳怪气地讽刺了他一顿,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气得狄海怒火滔天。

    狄海本想跟他杠上的,最起码,也得让他瞧瞧什么是真男人,他这种刚大学毕业的小白脸是没法比的,可他的计划还来不及实施,赫连长葑一个电话,就将他从休假状态直接调回了基地。

    “我中午就要走了,”给夜千筱和冰珞送上最后一份早餐,狄海一脸认真地朝她们交代,“不过,你们俩放心,我一兄弟就在附近工作,我特地跟他打过招呼了,改明儿起,只要有空,就会让妹妹给你们送好吃的过来,改善改善伙食。”

    “我下午出院。”

    看着他满怀热切地交代,冰珞声音凉飕飕地回了一句。

    “……”

    脸上笑容一僵,狄海嘴角顿时抽了抽。

    不说话就不说话,一说话就要拆台……

    还真不给人留面子!

    看了她一会儿,狄海好脾气地继续道,“下午会有人来接你,注意安全,丛林里蛇多。”

    冰珞的事情已经谈妥了。

    请了五天假,其他的学员已经训练四天。

    冰珞需要在接下来四天的时间里,完成其他人七天的路程,否则没有任何商量的淘汰。

    但——

    夜千筱的事儿,一直都没有定下来。

    不过队长回来了,事情也该确定了。

    这两位都是病人,平时相处也熟悉了,知道她们俩的性情,狄海也不至于到生气、发牢骚的地步,冷漠的反应一概接受。

    “嗯。”

    冰珞应了一声。

    继续说了几句,狄海自觉地离开。

    近乎一瞬间,整个病房就安静下来。

    “狄海说,是赫连队长让他回去的。”

    微微偏过头,冰珞看着夜千筱,声音一贯冷清地说道。

    “嗯。”

    夜千筱低头玩游戏,漫不经意地回道。

    停顿了下,冰珞盯着她,最后问道,“你们吵架了?”

    “没有。”

    夜千筱答得飞快。

    轻轻蹙眉,冰珞没有说话,却一直盯着夜千筱不放。

    虽说冰珞平时不惹事,站在夜千筱等人身边,并没有多大存在感,可那身气场不是白来的,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夜千筱时,一股缓缓袭来的压力,令夜千筱在很简单的关卡失手,最后眼睁睁看着屏幕上浮现出“”的字样。

    无奈。

    夜千筱放下ipad,偏头去看冰珞。

    “有什么疑惑的?”扬了扬眉,夜千筱轻松地问。

    “没什么。”

    下一刻,冰珞收回目光。

    “……”

    夜千筱嘴角微微一抽。

    今天常隐不上班,中午也没有准时现身,但冰珞却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躺回去。”

    刚穿好作训服,冰珞就见到走近的夜千筱,顿时皱眉说道。

    冰冷的语气里,还带有几分严厉。

    “送你。”

    左手放到裤兜里,夜千筱垂着右手,悠闲地看着她。

    伤口还是疼,但比起刚手术那会儿,已经好了很多,以她的忍耐性也能够受得了。

    这两天,偶尔会在冰珞的监督下,到处走一走。

    “人多。”

    紧紧看着她,冰珞说的很强硬。

    万一磕着碰着,夜千筱需要耽搁更多时间来养伤。

    “我会注意。”夜千筱强调道。

    “我知道路。”冰珞很是坚持。

    “……”夜千筱无奈地揉了揉头发,道,“我透气。”

    冰珞盯着她。

    同样的,夜千筱也盯着她。

    两人互不相让。

    最后,冰珞事先收回视线,神情冷漠,但却表示妥协,“随你。”

    夜千筱眉头微微一松。

    跟冰珞意见冲突,解决起来真够累的。

    因为夜千筱肩膀问题,右手不能随意活动,所以收拾都是冰珞自己动的手,而夜千筱也很自觉地站在旁边,看着冰珞动手整理。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

    她是穿着作战服受伤的。

    来医院时换了病号服,作战服被拿去洗了,之后狄海送了套丛林作战服过来,还有一些零碎的装备,这都需要她自己检查好才行。

    真正到了丛林,一旦装备出了问题,不仅会给自己造成困扰,同样会给部队带来麻烦。

    这是要尽量避免的。

    收拾好后,没一会儿,来接冰珞的士兵,便敲响了病房的门。

    “冰珞在吗,我们该出发了。”

    来接人的士兵站在门口,很谨慎地朝病房内的人问道。

    “在。”

    将背包搭在肩上,冰珞凉凉地应了一声。

    “我来帮你拿吧。”

    看着冰珞走近,士兵立即伸出手,欲要去拿冰珞肩上的背包。

    但,冰珞一个侧身,就轻松避开。

    同时,也悄无声息地跨过门,越过士兵来到走廊上。

    士兵的手还停在半空。

    跟在后面的夜千筱,看着横空挡在前方的手,脚下步伐微微一顿,继而朝那个士兵似有若无地扫了眼。

    当下,士兵只觉得迎面有股厉风扫过,当机立断地将手收了回来。

    夜千筱便走出了门。

    顺手将门给关上。

    “砰”的轻响,将士兵的注意力瞬间扯了过来。

    不自觉地,狐疑地看了看夜千筱,然后又诡异地看了看冰珞。

    这两个人——

    是一起的吗?

    都是女兵?

    可是——

    为什么这么大的压迫感?

    士兵只觉得心里万分谨慎,半分都不肯放松。

    沉思间,已然见到冰珞与夜千筱二人走了一段距离,士兵便不再继续耽搁,抬腿加快速度,跟上了两人。

    一路上,夜千筱和冰珞都没怎么说话,只是冰珞中途提醒了夜千筱几次,离那些来往的病人和家属远点儿,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余交流。

    士兵心觉奇怪,但两人之间气氛诡异,倒也没有主动说话,老实跟在旁边走着。

    “我把车开过来。”

    走至外面停车场,士兵朝两人点了点头,然后便快速离开了。

    夜千筱和冰珞站在原地等着。

    “训练注意安全。”

    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夜千筱语调淡淡地交代道。

    医院这种地方,人还真不少,但在门口流动的人群,却是一悲一喜的两种极差。

    “嗯,”冰珞的声音没有起伏,“早点回来。”

    “知道。”

    夜千筱应声。

    “再见。”

    看了她一眼,冰珞有些僵硬地说出两个字。

    嘴角忽的弯起,夜千筱笑眼看她别扭神情,笑道,“再见。”

    话音落却。

    一辆吉普车,已经停在路边。

    冰珞背着背包,径直朝吉普车走去。

    开门、进去、关门,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可,远远的,夜千筱还是能感觉到,有两道视线透过车窗,停落到她身上。

    嘴角勾勒出的笑容,顿时深了几分。

    夜千筱目送着那辆吉普车离开。

    如果这次计划没成功的话,或许,这是最后一次见她了。

    这个别扭的朋友。

    “小千!”

    刚想离开,便听到一阵热切的呼喊。

    一抬眼,便注意到小跑过来的常隐,对方兴高采烈地朝她招着手,目光径直落到她身上……

    停顿了几秒,夜千筱意识到常隐是在喊她时,冷不防的感到一阵恶寒。

    小……千?!

    夜千筱的嘴角抽了抽。

    很快,常隐就小跑到夜千筱面前。

    今天不上班,常隐换下了那身白色护士服,换了身干净养眼的休闲服,衬着他那张年轻俊俏的脸庞,整个人多出了几分青春的帅气,与穿护士服的时候比,倒是有点儿与众不同的帅。

    “叫夜姐。”

    皱眉看他,夜千筱冷淡道。

    “夜姐……”下意识地喊了声,常隐喊到最后一个音又适时止住,“夜姐太生疏了,你不喜欢小千的话,就叫筱筱吧,或者千筱也行,你觉得哪个好听些?”

    夜千筱无力扶额。

    由她喊出来,都不好听。

    “不喜欢吗,那就叫夜夜?小夜?”常隐继续说道。

    “……”

    夜千筱沉默以对。

    要是肩膀没受伤,估计直接跟他动手了。

    “对了,我昨天说的事儿,你想的怎么样了?”

    脑子活跃的常隐,并没有纠结称呼的问题,反倒是尤为积极地朝夜千筱问道。

    “什么?”

    夜千筱有些莫名。

    “就是做我女朋友啊!”

    常隐面上极其自然的说着,满怀期待地看着夜千筱,可在看不到的地方,双手却紧紧握成拳头,显然心里对夜千筱的回答是极其紧张的。

    呃。

    夜千筱眯起眼睛。

    脑海里闪过一段段记忆。

    但——

    想不出所以然。

    有这回事儿?

    半响,在常隐满怀祈盼的目光中,夜千筱不紧不慢地问道,“什么时候说的?”

    “啊?”

    常隐登时愣住了。

    “我先走了。”

    挑眉,夜千筱转身就走。

    “哎哎哎——”常隐一着急,立即张开双臂,挡在了夜千筱面前。

    夜千筱头疼地看他,“还有事儿?”

    “你不记得了吗,就是昨天打游戏的时候,我问过你的,你还点头答应考虑了呢,”常隐脸上写满了焦虑,顿了顿,试探地问,“你不会真的没有听到吧?”

    夜千筱一脸的冷漠。

    而,那落到他身上的视线里,很明显写着两个字——

    废话。

    打游戏那么专注,谁管他说什么?

    “……”

    常隐觉得自己要哭了。

    哪有这样的!

    昨天还紧张了那么久,今天特地调了班休息,昨晚一个晚上没有睡着,今早在家里给自己收拾了好久才来找夜千筱,生怕有一点不体面的惹夜千筱生烦。

    他紧张了那么久!

    怎么——

    就闹出了一场乌龙来了?!

    抬了抬眼,夜千筱看着他的表情,失落、无奈、震惊、欲哭无泪,各种情绪全部展现在那张年轻的脸上。

    夜千筱甚是无奈。

    微顿,琢磨了下,夜千筱刚想跟他解释清楚,可她还没有开口,常隐就忽然睁大眼,双手很轻地搭在了夜千筱的肩膀上。

    “那么,现在呢,能考虑考虑,跟我交往吗?”

    认真地盯着夜千筱,常隐眼睛一眨不眨的,紧张再度从神情里升起。

    “不用考虑。”

    冷不丁的,一道冷漠低沉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甚至,还带有些许怒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2、那么现在,能跟我交往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