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3、再乱来,我杀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么,现在呢,能考虑考虑,跟我交往吗?”

    “不用考虑。”

    冷不丁的,一道冷漠低沉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甚至,还带有些许怒气。

    夜千筱和常隐互看一眼,紧随着,便朝旁边看去。

    几日不见的赫连长葑,就站在身侧两步远处。

    没有穿军装,而是换上了便装,身着黑色外套和休闲长裤,衣服没有扣扣子,很随意地敞开着,内搭白色衬衫,袖子被拉到手肘处,衬衫衣袖扣子被解开,同样稍稍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肘。

    他很高,光是站在那里,就挡住不少光线,而当他垂眼朝两人扫视过来时,一股莫名的震慑与威压,迎面朝他们砸过去,极强的压迫感令常隐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夜千筱挑了下眉。

    来的还真及时。

    愣了片刻,常隐也算反应过来,警惕地看着赫连长葑,继而朝前走了一步挡在了夜千筱面前。

    “我们俩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常隐强硬地朝赫连长葑说道。

    这个男人,他认识。

    不。

    可以说,他见过。

    夜千筱刚住院的那段时间,这个男人过来找过夜千筱,但被门外的两个士兵拒之门外,当时常隐有跟他碰过面。

    一面之缘,印象本不该很深,可这个男人的存在感太强了,不过是看了一眼,就能记住他的模样。

    “我是她男人,怎么没关系。”

    冷眼看他,赫连长葑话语冰冷,那双带有杀伤力的眼睛,在跟常隐视线对上的那刻,就犹如化作把利剑,将他四分五裂。

    常隐只觉得那迎面而来的杀气,令他紧张的浑身都难以动弹。

    这是人的本能。

    感觉到危险,不敢贸贸然向前。

    “这个……”

    半响反应过来,常隐僵硬地转过头,朝夜千筱看了过去。

    似是在求证一般。

    “呃,”微顿,夜千筱眼睛一转,继而自然地点头,“他说的没错。”

    “……”

    常隐目瞪口呆。

    那一刻,常隐听到心碎的声音。

    “抱歉,让你误会了。”

    往后走了两步,夜千筱跟他保持距离,非常平静地解释道。

    事实上,她对常隐的印象,并没有多深。

    印象中,就只是个过来“拜师学艺”的,她住院也闲得无聊,倒是不排斥他,玩游戏的时候也顾不得其它。

    但,怎么想,都没到“谈情说爱”这地步吧。

    若是平时,夜千筱或许能察觉异常,事先就跟常隐保持距离,但最近的事情有些多,这种刚认识、打发时间的、一起玩游戏的狐朋狗友,夜千筱倒是没有多注意。

    不过,仔细想想——

    确实有些异常。

    “我,我先走了。”

    常隐羞得满脸通红,匆匆忙忙丢下这句话后,就径直朝医院外面跑去。

    夜千筱看了看他的背影。

    颇为汗颜。

    但——

    没空同情常隐。

    常隐还没走多远,夜千筱感觉到那道警告视线时,立即回过神,偏过身看向已经来到前方的赫连长葑。

    感觉到他的不满,夜千筱轻轻蹙眉。

    刚想说话,可前面一抹人影闪过,立即挡在她跟赫连长葑中间。

    “哎哟喂,那么巧——”凑上前来的人,笑嘻嘻地朝夜千筱说着,抬手就去抓她的右肩,可手指还没有碰到他的肩膀,就听得他惨叫一声,“啊——”

    当下,他那整张脸,都是扭曲的。

    抬手欲挡的夜千筱,还没碰到他的手呢,就瞥见从他身后伸出来抓住他臂膀的手,顿时挑了下眉,然后往后退了一步。

    离面前这家伙远点儿。

    眼熟……

    如果没记错这张欠扁的脸的话,这位就是她在海军陆战参加选拔时,在一次城市选拔行动中遇到的高中同班同学。

    纪鸣。

    活脱脱的花花公子。

    眼下——

    同她一样,都穿着病号服,但他伤的是右腿,右手下面还撑着根拐杖,右腿小腿部分绑了石膏,最起码是骨折的程度。

    而他的脸上,还残留着几块青紫痕迹,严重破坏了那张令他引以为傲的脸。

    估计又是在哪儿泡妞惹到了人,被揍得这么惨不忍睹的。

    夜千筱顿时就乐了。

    “诶诶诶,你放开我,下手怎么这么重啊……你信不信我叫保安?”

    臂膀被捏的生疼的纪鸣,偏头愤愤然朝赫连长葑吼着,受了伤、受制于人还一点儿都不安分,晃动着手拼命叫嚣。

    懒得跟他争执,赫连长葑警告地看他一眼,继而将他的臂膀松开。

    “哎,”活动了下左边胳膊,纪鸣都没看赫连长葑几眼,撑着拐杖径直朝夜千筱走过去,“咱们好久不见了,要不要找个时间聚一聚?”

    因为拐杖的限制,他的移动速度很慢,可几乎刚到夜千筱面前,肩膀上冷不丁地多了股力道。

    与此同时,还没来得及挺稳的纪鸣,猛地就被突如其来的力道牵引,下一刻就立即朝后面退了几步。

    若非他反应及时,手中的拐杖动的利索,估计等再次停下时,已经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走。”

    拉开纪鸣,先一步来到夜千筱面前,赫连长葑抓住她的左手,直接拉着她进了医院大门。

    留下可怜悲催的纪鸣,在慌乱中停了下来,最后看着他们俩风中凌乱。

    什么人呐!

    夜千筱身边的男人怎么回事儿,一个个的就知道使用暴力!

    不过——

    还好,这位没上次那位那么狠。

    要不然,以他现在的伤势,后果不堪设想。

    ……

    夜千筱被赫连长葑强行拉到病房。

    被限制的是左手,可受伤的是右手,行动中需要凭借双腿,夜千筱竟然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这种被强迫的感觉,自从她来到了海军陆战,就已经很少有了。

    更何况来到煞剑之后。

    可——

    等赫连长葑松开她时,她还来不及恼火,就听得病房的门“砰——”地一声紧紧关上,她刚刚回过神来,赫连长葑的身影就来到了她面前。

    左肩被手掌抓住,透过单薄的病号服,能感觉到他手掌的问道。

    下一刻,她便被直接摁在了墙上。

    他的动作很轻,对她并没什么影响,可那明显的怒意迎面砸来,却让她隐隐有些压迫感。

    “有话好好说。”

    皱起眉头,夜千筱冷声开口。

    “没话。”

    一手抬起她的下巴,赫连长葑一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

    不留余力的吻,狂躁中隐隐带着点温柔,温热的气息互相交错,仿佛有一股醉意在蔓延。

    除了夜千筱的右肩,赫连长葑限制住她所有能成为武器的手脚。

    可最后,依旧鲜血淋漓。

    血腥味在扩散,在呼吸中交缠,可却燃起了两人嗜血的因子般,不死不休。

    吻毕。

    赫连长葑终于松开了她。

    两人深深地呼吸着。

    夜千筱整个人贴在墙壁上,有细汗从额角缓缓浮现,有新鲜的空气灌入,缓解着肺部的疼痛。

    这混蛋——

    “滚过来。”

    眼神一狠,夜千筱眼角眉梢充斥着杀气,盯着赫连长葑冷声开口。

    她冷冷的语调,仿佛处处带着危险。

    看着她,赫连长葑毫不怀疑,她随时可能一刀刺过来。

    没等赫连长葑“乖乖听话”,夜千筱就抬起了能活动的左手,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扯过来,再一低下头,便狠狠咬在他的脖颈处。

    不存在留情的时候。

    夜千筱咬的又凶又狠,毫不留情,而赫连长葑身形微僵,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等着她的发泄。

    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半响,尝到血腥味的夜千筱,松开了赫连长葑。

    直起身子,夜千筱再次揪住他的衣领,将人往面前微微一拉,眯眼间杀气蔓延,她一字一顿地开口,“再乱来,我杀了你。”

    赫连长葑低头看她,神色间溺满了温柔。

    轻轻抬手,将她额间的发丝拂开,赫连长葑声音低缓,“再勾搭男人,你就别想走了。”

    跟他的神情不同,他的语调也很强硬,撞上夜千筱的凶狠杀气,低调的强硬竟是不弱半分。

    夜千筱烦躁的皱眉,“这不是我的问题。”

    “难不成是我的问题?”赫连长葑低声问着。

    “艹!”

    咬牙,夜千筱低骂一声。

    揪住他衣领的力道一松,手掌立即握拳,夜千筱刚想朝赫连长葑狠狠揍过去,可还没靠近他的下巴,目光瞥见他衣领上的鲜血,动作便强行停了下来。

    妈的!

    烦躁的事情真不少!

    “滚去看医生。”

    气得头疼的夜千筱,没好气地朝赫连长葑吐出几个字。

    说完,将拳头收了回去。

    但——

    赫连长葑上前一步,却自然而然地搂住了她的腰。

    避开她的右肩,但动作却亲密的很。

    “给你十秒钟,不要生气了。”

    赫连长葑低着头,额头挨着她的,幽深的眼睛近乎望到她眼底。

    他的声音低低的,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

    但——

    强制性的话语,却让夜千筱愈发不满。

    这个男人……

    连安慰人都不会?!

    “……”

    夜千筱深吸一口气。

    懒得跟他计较。

    调整呼吸,夜千筱的气息渐渐平稳下来,同时那对赫连长葑的烦躁和恼火,也在不知不觉中的消散无踪。

    得了得了。

    一报还一报,她也反击了,算是报复完了。

    尽管——

    不能直接跟他动手这事,还是让她挺不爽的。

    “还不走?”

    平静过后,夜千筱横了他一眼,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不走。”

    赫连长葑似是耍赖似的,很坚定地说出两个字。

    “去削苹果。”夜千筱命令道。

    “好。”

    这一次,赫连长葑很老实地应了一声。

    终于松开了夜千筱。

    看着他转过身,夜千筱轻轻吐出口气,近乎下意识的,抬手揉了揉被他碰到的额心,再抬眼看着他逆光的背影。

    当下,也没有停留,夜千筱悄无声息地移到门口。

    快速拉开门。

    走了出去。

    赫连长葑微微侧着头,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待到门关上时,他偏头朝左肩看了一眼,只见到那里的白色衬衫,已经被染红了一大片。

    疼的他皱了下眉。

    这下嘴……

    着实不轻。

    ------题外话------

    问:筱筱为什么离开?

    注:明天上午会修此章!记得来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3、再乱来,我杀了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