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3、再乱来,我杀了你 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73章

    >

    “那么,现在呢,能考虑考虑,跟我交往吗?”

    “不用考虑。”

    冷不丁的,一道冷漠低沉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甚至,还带有些许怒气。

    夜千筱和常隐互看一眼,紧随着,便朝旁边看去。

    几日不见的赫连长葑,就站在身侧两步远处。

    没有穿军装,而是换上了便装,身着黑色外套和休闲长裤,衣服没有扣扣子,很随意地敞开着,内搭白色衬衫,袖子被拉到手肘处,衬衫衣袖扣子被解开,同样稍稍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肘。

    他很高,光是站在那里,就挡住不少光线,而当他垂眼朝两人扫视过来时,一股莫名的震慑与威压,迎面朝他们砸过去,极强的压迫感令常隐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夜千筱挑了下眉。

    来的还真及时。

    愣了片刻,常隐也算反应过来,警惕地看着赫连长葑,继而朝前走了一步挡在了夜千筱面前。

    “我们俩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常隐强硬地朝赫连长葑说道。

    这个男人,他认识。

    不。

    可以说,他见过。

    夜千筱刚住院的那段时间,这个男人过来找过夜千筱,但被门外的两个士兵拒之门外,当时常隐有跟他碰过面。

    一面之缘,印象本不该很深,可这个男人的存在感太强了,不过是看了一眼,就能记住他的模样。

    “我是她男人,怎么没关系。”

    冷眼看他,赫连长葑话语冰冷,那双带有杀伤力的眼睛,在跟常隐视线对上的那刻,就犹如化作把利剑,将他四分五裂。

    常隐只觉得那迎面而来的杀气,令他紧张的浑身都难以动弹。

    这是人的本能。

    感觉到危险,不敢贸贸然向前。

    “这个……”

    半响反应过来,常隐僵硬地转过头,朝夜千筱看了过去。

    似是在求证一般。

    “呃,”微顿,夜千筱眼睛一转,继而自然地点头,“他说的没错。”

    “……”

    常隐目瞪口呆。

    那一刻,常隐听到心碎的声音。

    “抱歉,让你误会了。”

    往后走了两步,夜千筱跟他保持距离,非常平静地解释道。

    事实上,她对常隐的印象,并没有多深。

    印象中,就只是个过来“拜师学艺”的,她住院也闲得无聊,倒是不排斥他,玩游戏的时候也顾不得其它。

    但,怎么想,都没到“谈情说爱”这地步吧。

    若是平时,夜千筱或许能察觉异常,事先就跟常隐保持距离,但最近的事情有些多,这种刚认识、打发时间的、一起玩游戏的狐朋狗友,夜千筱倒是没有多注意。

    不过,仔细想想——

    确实有些异常。

    “我,我先走了。”

    常隐羞得满脸通红,匆匆忙忙丢下这句话后,就径直朝医院外面跑去。

    夜千筱看了看他的背影。

    颇为汗颜。

    但——

    没空同情常隐。

    常隐还没走多远,夜千筱感觉到那道警告视线时,立即回过神,偏过身看向已经来到前方的赫连长葑。

    感觉到他的不满,夜千筱轻轻蹙眉。

    刚想说话,可前面一抹人影闪过,立即挡在她跟赫连长葑中间。

    “哎哟喂,那么巧——”凑上前来的人,笑嘻嘻地朝夜千筱说着,抬手就去抓她的右肩,可手指还没有碰到他的肩膀,就听得他惨叫一声,“啊——”

    当下,他那整张脸,都是扭曲的。

    抬手欲挡的夜千筱,还没碰到他的手呢,就瞥见从他身后伸出来抓住他臂膀的手,顿时挑了下眉,然后往后退了一步。

    离面前这家伙远点儿。

    眼熟……

    如果没记错这张欠扁的脸的话,这位就是她在海军陆战参加选拔时,在一次城市选拔行动中遇到的高中同班同学。

    纪鸣。

    活脱脱的花花公子。

    眼下——

    同她一样,都穿着病号服,但他伤的是右腿,右手下面还撑着根拐杖,右腿小腿部分绑了石膏,最起码是骨折的程度。

    而他的脸上,还残留着几块青紫痕迹,严重破坏了那张令他引以为傲的脸。

    估计又是在哪儿泡妞惹到了人,被揍得这么惨不忍睹的。

    夜千筱顿时就乐了。

    “诶诶诶,你放开我,下手怎么这么重啊……你信不信我叫保安?”

    臂膀被捏的生疼的纪鸣,偏头愤愤然朝赫连长葑吼着,受了伤、受制于人还一点儿都不安分,晃动着手拼命叫嚣。

    懒得跟他争执,赫连长葑警告地看他一眼,继而将他的臂膀松开。

    “哎,”活动了下左边胳膊,纪鸣都没看赫连长葑几眼,撑着拐杖径直朝夜千筱走过去,“咱们好久不见了,要不要找个时间聚一聚?”

    因为拐杖的限制,他的移动速度很慢,可几乎刚到夜千筱面前,肩膀上冷不丁地多了股力道。

    与此同时,还没来得及挺稳的纪鸣,猛地就被突如其来的力道牵引,下一刻就立即朝后面退了几步。

    若非他反应及时,手中的拐杖动的利索,估计等再次停下时,已经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走。”

    拉开纪鸣,先一步来到夜千筱面前,赫连长葑抓住她的左手,直接拉着她进了医院大门。

    留下可怜悲催的纪鸣,在慌乱中停了下来,最后看着他们俩风中凌乱。

    什么人呐!

    夜千筱身边的男人怎么回事儿,一个个的就知道使用暴力!

    不过——

    还好,这位没上次那位那么狠。

    要不然,以他现在的伤势,后果不堪设想。

    ……

    夜千筱被赫连长葑强行拉到病房。

    被限制的是左手,可受伤的是右手,行动中需要凭借双腿,夜千筱竟然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这种被强迫的感觉,自从她来到了海军陆战,就已经很少有了。

    更何况来到煞剑之后。

    可——

    等赫连长葑松开她时,她还来不及恼火,就听得病房的门“砰——”地一声紧紧关上,她刚刚回过神来,赫连长葑的身影就来到了她面前。

    左肩被手掌抓住,透过单薄的病号服,能感觉到他手掌的问道。

    下一刻,她便被直接摁在了墙上。

    他的动作很轻,对她并没什么影响,可那明显的怒意迎面砸来,却让她隐隐有些压迫感。

    “有话好好说。”

    皱起眉头,夜千筱冷声开口。

    “没话。”

    一手抬起她的下巴,赫连长葑一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

    不留余力的吻,狂躁中隐隐带着点温柔,温热的气息互相交错,仿佛有一股醉意在蔓延。

    除了夜千筱的右肩,赫连长葑限制住她所有能成为武器的手脚。

    可最后,依旧鲜血淋漓。

    血腥味在扩散,在呼吸中交缠,可却燃起了两人嗜血的因子般,不死不休。

    吻毕。

    赫连长葑终于松开了她。

    两人深深地呼吸着。

    夜千筱整个人贴在墙壁上,有细汗从额角缓缓浮现,有新鲜的空气灌入,缓解着肺部的疼痛。

    这混蛋——

    “滚过来。”

    眼神一狠,夜千筱眼角眉梢充斥着杀气,盯着赫连长葑冷声开口。

    她冷冷的语调,仿佛处处带着危险。

    看着她,赫连长葑毫不怀疑,她随时可能一刀刺过来。

    没等赫连长葑“乖乖听话”,夜千筱就抬起了能活动的左手,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扯过来,再一低下头,便狠狠咬在他的脖颈处。

    不存在留情的时候。

    夜千筱咬的又凶又狠,毫不留情,而赫连长葑身形微僵,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等着她的发泄。

    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半响,尝到血腥味的夜千筱,松开了赫连长葑。

    直起身子,夜千筱再次揪住他的衣领,将人往面前微微一拉,眯眼间杀气蔓延,她一字一顿地开口,“再乱来,我杀了你。”

    赫连长葑低头看她,神色间溺满了温柔。

    轻轻抬手,将她额间的发丝拂开,赫连长葑声音低缓,“再勾搭男人,你就别想走了。”

    跟他的神情不同,他的语调也很强硬,撞上夜千筱的凶狠杀气,低调的强硬竟是不弱半分。

    不过五天时间,夜千筱就能折腾出个“追求者”出来,他也是低估了她这招花惹草的能力了。

    一个徐明志,一个裴霖渊,平时见到就够闹心的,每次一离开,就多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人……

    想想就气人。

    想到常隐,夜千筱烦躁的皱眉,“这不是我的问题。”

    对她来说,被追求是习以为常的事,若是以凌珺的身份,追求她的更是不在少数,赫连长葑估计醋坛子都得打翻了。

    可——

    她又没答应。

    碍着他什么事儿?

    山佳和安露那么追求赫连长葑,她看着不是挺正常的吗?

    “难不成是我的问题?”赫连长葑低声问着。

    “艹!”

    咬了咬牙,夜千筱低骂一声。

    揪住他衣领的力道一松,手掌立即握拳,夜千筱刚想朝赫连长葑狠狠揍过去,可还没靠近他的下巴,目光瞥见他衣领上的鲜血,动作便强行停了下来。

    妈的!

    烦躁的事情真不少!

    “滚去看医生。”

    气得头疼的夜千筱,没好气地朝赫连长葑吐出几个字。

    说完,将拳头收了回去。

    拳风带着狠厉,在空中激起轻微的波澜,可在掀到皮肤上时,却如利剑般轻轻扫过,带来轻微的疼痛。

    但——

    赫连长葑不仅没有听话,反倒是上前一步,自然而然地搂住了她的腰。

    避开她的右肩,但他搂腰的动作,却亲密的很。

    赫连长葑低着头,额头靠在她的额头上,眼睛与她的齐平,那幽深不见底的眼睛,漆黑魅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仿佛能将她吸到眼底。

    “给你十秒钟,不要生气了。”

    他的声音低低的,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

    但——

    强制性的话语,却让夜千筱愈发不满。

    这个男人……

    连安慰人都不会?!

    “……”

    夜千筱深吸一口气。

    懒得跟他计较。

    调整呼吸,夜千筱的气息渐渐平稳下来,同时那对赫连长葑的烦躁和恼火,也在不知不觉中的消散无踪。

    得了得了。

    一报还一报,她也反击了,算是报复完了。

    尽管——

    不能直接跟他动手这事,还是让她挺不爽的。

    “还不走?”

    平静过后,夜千筱横了他一眼,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不走。”

    赫连长葑似是耍赖似的,很坚定地说出两个字。

    “……”夜千筱被他折腾的,完全没了脾气。

    两人目光交错,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

    半响,赫连长葑神情里的强硬一点点的化开,笑意渐渐爬上了嘴角,他垂下眼帘,似是很认真地朝夜千筱问道,“医生问谁咬的,我要怎么回答?”

    “……”

    夜千筱被哽住。

    前几天,赫连长葑穿着显眼的军装在医院呆了几天,医生护士基本都眼熟他了。

    不知道他身份,可以随便找理由糊弄过去,可赫连长葑身为一个军人,脖颈处忽然多了人咬的伤口……

    是报复呢,还是情趣呢,亦或是别的原因?

    反正夜千筱会留下意识想到中间那个可能。

    于是——

    事情忽然就变得麻烦了。

    赫连长葑不能去看伤,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去削苹果。”

    想了想,夜千筱冷冷抬眼,看着赫连长葑命令道。

    “好。”

    这一次,面对夜千筱的“命令”,赫连长葑很老实地应了一声。

    “还不去?”

    顿了顿,看着依旧搂住自己的赫连长葑,夜千筱没好气地斜眼看他。

    勾唇轻笑,赫连长葑倒也没有继续纠缠,搂住她腰的力道微微一松,最后终于松开了她。

    转过身,朝放着苹果的水果篮走过去。

    水果基本都是常隐送过来的,当然也有常隐的份,以“拜师学艺”的名头送了些吃的过来,夜千筱全部都堆到一边。

    赫连长葑走至摆那堆吃的的桌子面前。

    抽出了水果刀,再从水果篮里拿出个苹果。

    麻利的开始削了起来。

    看着他的动作,得到解脱的夜千筱眉头微动,继而轻轻吐出口气,近乎下意识的,抬手揉了揉被他碰到的额心,再抬眼看着他逆光的背影。

    当下,也没有在这里久留,夜千筱收回了视线,悄无声息地移到门口。

    快速拉开门。

    走了出去。

    赫连长葑微微侧着头,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待到门关上时,他偏头朝左肩看了一眼,只见到那里的白色衬衫,已经被染红了一大片。

    火烧火燎的痛感袭来,疼的他不经意地皱了下眉。

    这下嘴……

    着实不算轻。

    但,没有咬下他一块肉,夜千筱已经算仁慈的了。

    ……

    夜千筱去找医生,要了一些外擦的伤药。

    回来的时候,好死不死的,又一次碰上了正在勾搭小护士的纪鸣。

    撑着拐杖、穿着病号服的他,没有上次见面那般风骚、帅气,当然,风骚这是明面上的,就算他的身体再如何折腾,那也遮掩不了他内心的骚气。

    不知腿伤怎么样,一见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动道了。

    还在走廊呢,就拉着人家姑娘笑嘻嘻的谈情说爱,除去所有的外界条件,他看起来倒是挺意气风发的,嘴上跟抹了蜜似的将姑娘夸得天花乱坠,但同时又保持着一定的尺度。

    逗得那姑娘羞涩浅笑的同时,还不忘了给姑娘使“美男计”,那双桃花眼别提多勾魂了。

    夜千筱在他身后站了一分钟。

    直到她想离开时,陷入他圈套的护士终于注意到她。

    “怎么,又来勾搭纯情姑娘?”轻轻一笑,夜千筱顺利地绕到纪鸣右侧,左手手肘顺其自然地搭在他肩膀上,在纪鸣疑惑之际,露出暧昧不清的笑容,悠悠然反问道,“你就不怕你相好再把你另一条腿打断了?”

    “……”

    纪鸣的脸色顿时一僵。

    与此同时,刚刚还陷入其中的护士,被夜千筱的话语瞬间点醒,当下狐疑地打量了纪鸣几眼,脸上的害羞与痴迷也在片刻之间消失殆尽。

    下一刻,厌恶的看了纪鸣一眼,护士立即转身离开。

    连让纪鸣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

    纪鸣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这姑娘太纯情了,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他嘛——

    就是闲得慌!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缓缓松开纪鸣,夜千筱手指摸着下巴,头微微低着,在纪鸣一脸莫名的时候,忽然扫了纪鸣一眼,“害群之马。”

    “你——”

    纪鸣抬了抬手,没好气地指她。

    “诶,”半响,无奈地皱眉,纪鸣纳闷地看她,“你到底想做什么?!”

    好端端的,掺和他的事做什么?!

    “心情不好,”夜千筱悠闲地说着,不紧不慢地向前走,抬手间打了个响指,继而清冷地声音从前方远远飘来,“逗你玩玩。”

    “……”

    擦!

    纪鸣嘴角狠狠一抽。

    没见过这么会折腾的!

    他招谁惹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3、再乱来,我杀了你修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