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4、恨吗?有多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拿着药品进了病房。

    推门进去时,顺带将门给关了。

    窗外阳光正好,下午的暖阳斜斜地从敞开的窗口洒落,赫连长葑就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他微微低着头在削苹果,有缕缕光线从他肩膀上掠过,在病床上留下深色的影子。

    可——

    他肩上的血迹,触目惊心。

    站在门口的夜千筱,扫了眼对面的窗口,看清那抹血迹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走过去,夜千筱抓住药品的右手一抬,直接丢到靠近赫连长葑的床铺上。

    刚削好苹果的赫连长葑,将那一条整齐的苹果皮用水果刀挑起来,继而一抬手,便将其丢到了垃圾桶里。

    准确无误。

    然后才抬眼去看夜千筱。

    “处理好伤,赶紧走人。”

    显然,并不情愿赫连长葑在此就待。

    赫连长葑缓缓收回视线。

    将水果刀和苹果都放到桌上,赫连长葑从凳子上站起身,同时动作不紧不慢地外套脱了下来。

    没一会儿,黑色外套被他丢到一旁,而穿着白色衬衫的他,正巧站在斜阳下面,逆着光芒站着,正面隐藏在阴影之下,而明亮的光线从背后将他笼罩其中。

    莫名的,温柔的不可思议。

    看了他两眼,夜千筱轻轻蹙眉,继而不着痕迹地将视线收了回来。

    “我看不见。”

    解开衬衫的两个扣子,赫连长葑稍稍凝眉,很快便朝夜千筱说道。

    夜千筱打量了他两眼。

    位置接近锁骨……

    他确实看不见。

    烦躁地挑眉,夜千筱看了看他,又垂眼扫了下那些药品,直接朝对面走过去。

    绕过一张床,夜千筱却没靠近赫连长葑,而是偏移方向来到桌上。

    凭借一只灵活的手,在一堆杂乱的食物中,找到一块圆形的镜子。

    并不大,是小护士留下的,平时让她们方便整理。

    尽管她们一直没有用,但现在,好歹也派上用场了。

    把镜子往赫连长葑面前一放,夜千筱轻描淡写道,“镜子看不到就去洗手间。”

    赫连长葑侧过身,微微低下头,看着神色淡然的夜千筱。

    她冷漠的态度很彻底,就连刚刚的恼怒都荡然无存,黝黑清亮的眼底干干净净的,见不到任何多余的情绪。

    每每见她这般,赫连长葑都不自觉地头疼。

    “我出去一趟。”

    被他盯得有些烦躁,夜千筱神情冷冷的,冷淡地说了一句。

    说完,转身打算走。

    抬手放到她肩上,赫连长葑垂眼看她,声音又低又柔,“先把苹果吃了。”

    夜千筱微微抬眼。

    本想甩开他的手,可他就跟变戏法似的,手一抬那个苹果就到了他手中,且递到了她面前来。

    凝眉,夜千筱想了片刻,将苹果接了过来。

    然后,坐到身后的床铺上,不紧不慢地开始吃苹果。

    赫连长葑看了她几眼,在心底无奈叹息,然后才捡起那些药品,直接朝洗手间走了过去。

    女生用的镜子……

    他看着也挺头疼的。

    坐在床上的夜千筱,一边啃着手中的苹果,一边分出点注意力去看洗手间,直至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后,夜千筱才不由得回过神来。

    是走,还是,留?

    这样想着,倒是挺纠结的。

    平心而论,就此时此刻而言,她并不是很想见到赫连长葑。

    她自认为不是深情之人。

    不可否认,确实对赫连长葑有了感情,可以说,赫连长葑也将会是一个很好的伴侣。

    因为他懂很多东西,甚至,包括她。

    偶尔的感性,会让理智的她,在他面前做出很多的事情。

    比如——

    犹如泼妇般的咬人。

    但——

    她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一直习惯于掌控自己,任何情绪都能操控,偶尔有冲动,但也会在冲动前想好最坏的结果,甚至于设计好解决方案。

    可,在赫连长葑面前,她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霸道的男人,向来不按常理出牌,情绪捉摸不定,再生气的时候也会有一定克制力,在发火的时候还能保存一丝温柔。

    这种人,危险到可怕。

    因为不能被她掌控,所以她会因他而沉沦,但,也因为不能被她掌控,所以她对他一直有些防备。

    倒不是不信任,只是——

    她不喜欢被他掌控。

    这样一来,再加上外界因素,就算她就此跟赫连长葑一刀两断,似乎……

    也不是那么令人难受的事儿。

    想到这儿,脚步声缓缓走近。

    那抹身影就停在她身侧。

    夜千筱啃着苹果,眼角余光瞥见他,却没有偏头去看。

    她抬起眼,看向窗外。

    这里是二楼,下面生长着整排的树木,正值春末夏初之际,树叶繁盛,深绿的颜色在清风、阳光下,稍稍有些刺眼。

    她看着窗外,赫连长葑却看着她。

    “云河市的凌家,是你想离开部队的理由?”

    声音低沉缓慢,赫连长葑缓缓问道。

    “是。”

    夜千筱应得很干脆。

    赫连长葑能联系到“云河市凌家”,夜千筱并不意外。

    他见过的凌珺,也在去年的地震中去过云河市的凌家。

    当时的她明明在训练,突然跟着裴霖渊去了云河市,赫连长葑一直没有找到理由,但在知道她前世的身份之后,再一联想到云河市的凌家,那问题就很通顺了。

    他只要去问问周边的市民,甚至只要拿出她的画像给他们看,事情就一目了然。

    那么多年,她的样貌也没怎么改变。

    加上她少时那般招摇,多次上过当地的报纸,再不济也有毕业照……

    知道她的模样,想要确认她的身份,不过是他想或不想的问题。

    都已经承认一个身份了,她也不介意再承认一个身份。

    “凌家的遭遇……”赫连长葑低下头,看着不动声色的夜千筱,哑声道,“原因你应该清楚。”

    “我清楚。”

    眸光微微一闪,夜千筱说的很是自然。

    哦……

    当然清楚。

    那才是她没有针对东国的主要原因。

    当初逃离了东国,花了半年时间建立后,凌珺第一时间就是去找关系,调查她家被“灭门”的原因。

    结果,当然查到了。

    只是,她被全家都蒙在鼓里。

    父亲是退伍军人,但在回老家之后,却开始经营一些见不得人的生意。

    一家人都在做这种生意。

    凌珺当时查了查的东国的法律,以凌家的所作所为,估计就算被抓,那也是被判死刑。

    当然,这个国家不需要恐慌,所以他们背地里解决。

    什么方法不重要。

    而,当时凌珺在诸多火药中逃离的时候,注意到那些袭击者的臂章。

    是两把剑的交错。

    也就是如今的煞剑。

    可以说,就是煞剑在执行那次任务。

    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教她如何做人、如何宽容、如何正义的父亲,会跟全家走上那样一条道路,而其中的理由,她最后也没有去追究。

    少时的凌珺,死在那场灾难里,跟他们一起死了。

    因为她没有去恨的理由。

    从这个国家的法律上来讲,甚至从她父亲所教她的一切观念来讲,凌家的行为都是不允许存在的。

    只能被抹杀。

    当然——

    这是客观的理由。

    她毕竟生在那个家里,当时一无所知的她,因为那场突如其来的遭遇,被迫于异国他乡流浪,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以凌珺的身份,踏足过这个国家。

    还是有恨、有怨。

    对,理性来讲,凌家被抹除那么正常,正常到寻常人都会觉得痛快。但感性来讲,凌珺不可能放下这份仇恨,然后轻轻松松地接受这个国家,尤其是部队。

    特别是——

    煞剑。

    若不是赫连长葑,夜千筱肯定不会来煞剑。

    这是她矛盾的理由,无法原谅的仇恨,纵使她身处其中、成为这一员,甚至很多时候能感同身受,可依旧无法原谅她所遭遇的一切。

    没错,凌家的人伤害了很多人,可,唯独给了她一个最健康不过的成长环境。

    “恨吗?”。

    紧紧盯着她,赫连长葑低声问道。

    他能理解。

    正因为理解,所以他才会让夜千筱离开。

    这里对她来说,并不是个愉快的地方。

    他甚至不能想象,夜千筱刚到这里时,是怀着怎样一种心情。

    总归,不好受的。

    “恨。”淡淡应声,夜千筱将苹果壳丢到垃圾桶。

    “有多恨?”赫连长葑垂眸问道。

    “不知道。”

    夜千筱淡声道。

    “你是还选择留下?”赫连长葑轻轻皱眉。

    “是。”

    轻轻出声,夜千筱站了起来。

    正面看着赫连长葑。

    神情里,略带一种淡然情绪。

    坦然无畏地迎上赫连长葑的目光,夜千筱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更没有她所说的,那份恨意。

    “为什么?”赫连长葑沉声问道。

    “恨是一回事儿,留下是另一回事儿,”夜千筱淡淡开口,语调云淡风轻,“我现在选择留下,是想给你个机会,把我彻底留下来。”

    言外之意,他们的约定还算数。

    那个让她心甘情愿留下来的约定。

    不过,说是给赫连长葑一个机会,倒不如说是给她自己一个机会。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六年。

    这六年的时间,她经历了很多很多事,甚至从那之后,她还见过无数次生生死死,那些生与死的逃亡,那些并肩作伴的伙伴牺牲,那些比六年前更痛苦、更煎熬的回忆。

    仔细想想,太多太多了。

    可唯独,造成一切遭遇初始的事情,最令她记忆深刻。

    偶尔做梦,好像又经历一次。

    说不上就此放下,她也知道不能怨恨他人,但疙瘩就是疙瘩,她能轻易解决的疙瘩,也不至于留到现在。

    她在等一个理由。

    让她接受军人,也让她解开疙瘩的理由。

    但——

    赫连长葑,你能办到吗?

    她就赌这一次。

    看着眉目淡然的她,赫连长葑眉头微微一动。

    心微微刺痛了一下。

    眼前坦然的夜千筱,令他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

    当初的凌珺或许查到了很多,但有一点信息,她是怎么也查不到的……

    那才是他不愿让她留下的主要理由。

    可,看着这样的她,赫连长葑却无力去解释。

    “如果留不下呢?”

    微顿,赫连长葑继续问。

    “我自愿离开。”

    抬手将耳边发丝拨到耳后,夜千筱抬眼去看外面璀璨阳光。

    柔和的光线顺着她的眉目洒落,白净的皮肤在其衬托下,仿佛贴近于透明。

    身着病号服的她,见不到医院里病人所有的娇柔、虚弱、病态,她眉目清冷、眼神锐利,好似一把利剑,那浑身淡然冷漠的气质,一切都难以与之融入。

    她叫夜千筱。

    也,曾是那个嚣张跋扈的头领、凌珺。

    所以,谁也见不到她的软弱。

    赫连长葑沉沉地看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4、恨吗?有多恨?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