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5、唯独你离开我,无法适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很快的,门内再传来纪鸣的声音,“大兄弟,咱们有话好好说,不带动手……动刀的!这要是伤着人,好像有点儿不好吧?!”

    近乎疯了的叫声,撕心裂肺得几乎令整个走廊都能听到。

    是女人的尖叫。

    病房内,传出杀猪般的嚎叫声。

    与此同时——

    摁下110的电话,夜千筱等待通了之后,说了地点和“行凶杀人”,便将电话给挂断了。

    他并不知道,属于他的手机,已经落到了夜千筱手中。

    但——

    扫了她几眼,那人皱着眉离开。

    搞什么鬼嘛!

    说完就滚蛋了?!

    借手机?!

    那人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等那人反应过来时,夜千筱已经大摇大摆地离开。

    路过一个人,夜千筱的手不经然间从他身侧滑过,继而朝路过那人说了一句。

    “诶,借个手机。”

    但,碰上了纪鸣的话,她只能说自己有伤,不能轻举妄动。

    若是普通群众,她估计已经进门了……

    眼看着目标在门口停顿,然后不假思索地走进门,夜千筱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不紧不慢地朝那间病房走过去。

    好端端的,他又招惹到什么了?

    夜千筱有些头疼。

    也只能是他了。

    呃。

    最后,将不要脸跟她所认识的人画了个等号,很快就想到了纪鸣这个名字。

    病房的门敞开着,里面传来调情与娇气的声音,夜千筱眉头轻轻一皱,只觉得那个不要脸的调情的声音,听起来极其耳熟。

    最后,夜千筱跟着他,来到了一间病房门口。

    她的动作很小心,有着专业技能在那里,加上周围来往的行人,以及她这身掩人耳目的病号服,以对方的非专业水准,根本就发现不了她。

    最后,来到了三楼的病房。

    从外科到骨科,夜千筱跟了一段距离。

    等她意识过来时,才冷不防想到,自己估计又得惹麻烦。

    职业习惯作祟,夜千筱在人群堆里见到这种类型的,几乎没有多想,下意识地朝那人跟了过去。

    有目的而来。

    男性,不到三十岁,头发乱糟糟的,稍显邋遢,穿着很普通的衣服,没有多么出彩的地方,不是医院的工作人员,也不是病人和家属。

    扫了他一眼,夜千筱顿住步伐,朝那个人打量了几眼。

    匕首藏在衣袖里,不仔细去看的话,并不会发现异常,可像夜千筱这种习惯在身上藏满刀的人,对他的那点小动作,却看的清清楚楚的。

    比如,她路过外科时,从身侧走过的那人,手上握着一把匕首。

    总归容易发现一些线索。

    可——

    所以,在医院里,夜千筱会避免观察他人。

    可以说,观察身边的一切是本能,但遇到人多的地方,或者说物品太多的地方,细节过于繁琐,那简直是狙击手的噩梦。

    但,身为一个狙击手,有一定的职业习惯。

    一个人,一个人生,在任务中,关系到成败和生命时,她习惯去观察他人的行为,以了解到更多的情报,降低任务中的难度。

    夜千筱缓步走过,没有观察他们的意思。

    这里有不熟悉她的“熟人”,也有没见过面的陌生人,偶尔会遇见同是玩游戏的来打招呼,但大多数的时候,见到的都是或面容憔悴或神情担忧的病人或家属。

    将ipad丢到一旁,夜千筱看时间还早,便出了病房的门。

    总算是痛快了。

    最后烦的很,在网上叫了几个人联机玩游戏,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将人虐的鬼哭狼嚎时,夜千筱便在一堆的骂娘声中,退出了游戏。

    只可惜,直至下午三点,都没有睡着的意思。

    他离开时是中午,夜千筱下午锁了门,在病房里睡了几个小时。

    没有多说什么,赫连长葑离开。

    现在不是时候。

    但——

    绝不放手。

    就算让她恨他,他也得将她留下。

    一想到她离开,就会有无数男人围在她身边大献殷勤,各式各样的无可阻挡,他就不自觉地恼火。

    尤其——

    可是,他见过无数次分别,送走了无数的兄弟战友,唯有夜千筱,是他无法送走的。

    同样的,她也不会知道,他有多想让她留下。

    她自是不会知道,他曾多狠心的想让她离开。

    看着她皱眉的模样,赫连长葑嘴角勾起抹淡笑。

    越想越烦。

    纵使这么想着,夜千筱却止不住心底的波动。

    可——

    说到底,谁也没耽误谁,谁也没改变谁的生活,不是在一段时间里,插了一脚而已。

    离开了,时间久了,忘记起来,轻而易举。

    什么乱七八糟的……

    心中微动,夜千筱刻意避开他的视线,且挡开他放右肩上的手,颇为别扭地朝桌面看过去。

    “久了就适应了。”

    做不得一点假。

    那份感情。

    还有——

    她从赫连长葑眼中看到执着与肯定。

    本是经历过不少风浪与表白的人,可夜千筱却忽然意识到,这混蛋就那么两句话,忽然让她有些适应不了。

    有些莫名,她抬眼去看赫连长葑,不经然间与他视线撞上,眼底倒映着他的脸庞,那有那双似乎带有魔力的眼睛。

    夜千筱微微一怔。

    那低哑的语调,滑落耳底的那刻,宛若清风滑过心底,不自觉地牵扯着波澜不惊的那颗心。

    “我发现,唯独你离开我这件事,”赫连长葑的声音低沉沙哑,他紧紧盯着夜千筱,继而缓缓开口,“我无法适应。”

    不知为何,夜千筱眼皮微跳,莫名的有些慌乱。

    然,赫连长葑神情认真,深邃黑亮的眼睛里,犹如染了层淡淡薄雾,可却不掩其中深情。

    夜千筱凝眉,眼底多出几分防备。

    赫连长葑朝前走一步,微微俯身,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不过,”

    夜千筱冷眼斜向他。

    不合适你来招惹我?!

    “……”

    蹙了蹙眉,赫连长葑看着略带审视的夜千筱,想了想后,板着脸解释道,“我们不合适。”

    夜千筱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摆在明面上的理由,不至于让赫连长葑这样的人,做出那般不合常理的决定。

    他这样做了。

    可是——

    没必要急着赶她走,甚至不惜得罪她。

    他没必要。

    赫连长葑可以不急着赶她走,只要他不去说服她,按照他们俩的约定,夜千筱也会自己离开。

    只是还是会有些膈应。

    她都在这里待那么久了,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而且时间长了,并不觉得有什么。

    这不该是赫连长葑让她离开的理由。

    可,这几天没事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前段时日,夜千筱只想着,赫连长葑当时让她离开,只是为了凌家的事情,理解她所经历的那些……

    她的人生走向,应该由来决定才是,赫连长葑应该是最懂这道理的人,所以他从不强制性的参与任何决策。

    没意义。

    这世上最不需要的,就是“为你好”。

    嘴角扯了扯,夜千筱唇畔,轻轻勾起点讥讽笑意。

    “这算理由?”

    “为你好。”赫连长葑敛眸道。

    眯了眯眼,夜千筱狐疑地问道。

    “为什么?”

    确实有,只是,不能说。

    微微一顿,赫连长葑沉思片刻,顺着她的话道,“嗯,有。”

    身子往后一倒,夜千筱扬了扬眉,似是肯定的看他。

    “有。”

    “没有。”赫连长葑不紧不慢道。

    “你很不希望我留下?”轻轻扣响桌面,夜千筱稍稍拧眉,冷不丁地问道。

    赫连长葑淡然应声。

    “嗯。”

    夜千筱淡淡的喊了一声。

    “赫连长葑。”

    “嗯,”赫连长葑回过神,去收拾碗筷,继而朝夜千筱交代道,“好好休息。”

    将手中的筷子放下,夜千筱掀了掀眼睑,朝赫连长葑看了一眼。

    “吃完了。”

    而这种苦楚,是谁也无法帮她承受的。

    最起码,她现在受苦,可以保证以后不受更多的苦。

    再者,现在就开始准备,就算再受点儿苦楚,也比她到时在训练中离开,也要划算得多。

    所以,就算夜千筱自己训练,赫连长葑也没去管她,因为她就是这样的人。

    以夜千筱的性格,无论到哪儿都不愿落后,一言不发的提升自己的能力,这般品质,在她身上很自然,可事实上,在诸多人身上却是难寻的。

    赫连长葑眉头微松,神情中多出几分满意。

    如夜千筱所说,左手拿筷子的动作很标准,而且力道控制的很好,动作顺畅,并没有任何的笨拙。

    得到夜千筱的肯定回答,赫连长葑帮她将菜和饭分开,整齐放到她面前的桌上,就站在一旁看着她吃饭。

    仅此一招,不知招惹了多少小护士,天天缠着她大叫“帅啊帅”的,每天休息的时候,都会来找她削几个水果,当然末了还会给夜千筱留下几个。

    夜千筱长进飞快,现在给她一把水果刀,左手就可以玩的眼花缭乱。

    比如用左手拿筷子、削苹果之类的。

    她是右撇子,左手一直很少活动,虽然她会用左手玩枪耍刀,但却不如右手那般灵活,所以这段时间趁着没事,外加右手不能随意活动,她有空就会练习左手的灵活度。

    比如,如何最大限度的调动左手的灵活度。

    在医院里待着,除了偶尔活动一下,其余时间实在闲的发慌,整天玩游戏虐人也不是她热衷的,便一直在训练一些小技能。

    说着,直接拿起在旁的筷子,动作意想不到的灵活。

    夜千筱淡然应声。

    “能。”

    这一次,赫连长葑没有强硬回答,反倒是颇为感兴趣地问道。

    “左手能用?”

    搞得她跟个一等残废似的。

    连续被赫连长葑喂了几天……

    刚坐好,见到赫连长葑将保温桶打开,夜千筱顿时皱眉说道。

    “我自己吃。”

    走近时,赫连长葑已经将椅子搬到旁边,正好让她坐下。

    事实上,也确实打发时间。

    ipad是赫连长葑带过来的,专门给她解闷。

    微微扬眉,夜千筱将ipad丢到一边,继而站起身,朝桌子的方向走过去。

    避开这个话题,赫连长葑倒是很自然地说道。

    “过来,先吃饭。”

    他闲得慌吧?

    到那时候,赫连长葑的假期,估计也用的差不多了。

    夜千筱以为他待个几日就会自动离开,没想一待就是一周,且……休到她出院?

    在部队工作,以赫连长葑的军衔,每年能有几天的假期?

    可——

    没有穿军装,没有忽然离开,没有做别的事,纯粹的休息,估计是在休假。

    这段时日,赫连长葑显然不是在工作。

    皱了皱眉,夜千筱凉声问道。

    “你有这么多假?”

    夜千筱抬眼朝他扫过去。

    查线索的动作,不竟然间顿了顿。

    走到桌边,将手中的保温桶放到上面,赫连长葑才看着夜千筱回道,“等你出院。”

    赫连长葑收回视线。

    她搬了椅子到窗户旁,侧对着窗口,两腿交叠着,左手拿着个ipad玩着,不知在玩什么游戏,但神情却专注的很。

    跟以往没什么两眼。

    赫连长葑一进门,就听到夜千筱的声音,抬眼便朝她的方向看去。

    到第八天,夜千筱一边用ipad玩着智力游戏,一边闲散地问着进门的赫连长葑。

    “你不回去?”

    连夜千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意识到他的行为时,竟是在心里松了口气。

    知道她在暗自训练,但一句话都没提起过,从不说破这事儿,好像是默认了。

    同医生和护士的坚持比,赫连长葑的反应倒是平静许多。

    当然,她也会尽量保证不牵扯到肩膀。

    需要锻炼锻炼,才不至于让骨头生锈。

    她的身体,自己清楚,就算出院后不需要训练,她的身体也闲不下来。

    背地里偷偷摸摸的训练,却不在少数。

    可是——

    医生并不建议活动,护士对医生的话言听计从,自从见到夜千筱私下训练后,便对夜千筱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思想教育”,之后夜千筱实在受不了,当着她的面应了。

    她在意的,是如何保证自己体能不过分下降。

    好在,夜千筱对这种传言,并不是很在意。

    就连不少医生护士,甚至跟夜千筱玩游戏的病人,都看出了暧昧,每每看到赫连长葑来找夜千筱,神情都别有深意。

    可以说,夜千筱的作息时间,都因为他的到来而定下了。

    一日四餐,极其准时。

    赫连长葑不间歇的给夜千筱送饭菜,连续一周,从来没有停止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5、唯独你离开我,无法适应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