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2、三十一天,任务完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视野里映入那群慌乱的人群。

    夜千筱淡然地看了几眼,随后将狙击枪收了起来,离开先前的隐蔽点。

    狙击枪擦掉所有痕迹,再分解放到她拿的地点。

    继而,收工离开。

    夜幕中,月光下,她的身影消失在丛林边缘处。

    一路上,也没见到的踪迹。0

    ……

    凌晨二点。

    夜千筱从山上下来,就见到在道路上等待的赫连长葑。

    他一身黑衣,就站在路边,颀长的身影在月光下拉出长长的影子。

    在他身侧,停着辆黑色的车。

    视野刚宽阔的时候,夜千筱瞥见这一抹身影,顿时停了下来。

    没想到,赫连长葑能跟到这里来。

    “过来。”

    赫连长葑冷冷的声音响起。

    微微一顿,夜千筱神情倒是没什么异样,可心里却稍稍打鼓,一步步地朝赫连长葑走过去。

    直至走到赫连长葑跟前,夜千筱才止住步伐。

    赫连长葑立于她面前,犹如一棵笔直的青松,过于高大而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

    夜千筱平静地看他。

    心中稍有波澜,可神情却镇定的不像话。

    扫视了夜千筱一眼,赫连长葑声音冷峻地问,“受伤了吗?”

    “没有

    。”夜千筱一字一字地回答。

    微顿,赫连长葑收回视线,直接道,“上车。”

    “……”

    扫了他一眼,夜千筱凝眉,继而拉开了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不一会儿,赫连长葑从前方扫过来,继而拉开另一侧的门,在她旁边坐下。

    发动车,沿着弯曲的道路离开。

    两人一言不发。

    没开几分钟,夜千筱听见警车的鸣笛声,从前方呼啸着而来,不多时,便擦着他们这辆车而过。

    撇着这行程,夜千筱皱了皱眉,倒也猜到了几分。

    估计在换车的时候,赫连长葑还是抓到了些蛛丝马迹,但是没有通知警方,而是直接跟着抵达目的地,直到她们的战斗结束之后,才报警通知警方赶到。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车内灯光未开,赫连长葑冷清的声音,在黑暗中落到夜千筱耳中。

    “知道。”

    夜千筱直白的回答。

    “被发现了,什么后果,也知道?”赫连长葑的语调没有丝毫起伏。

    “知道。”夜千筱重复着这两个字。

    虽然在休假期间,但好歹也是个军人,身为一个军人,在领导禁止的前提下,还要坚持去做这样的事,本就是违抗军令。

    她杀人了。

    当然,对方罪有应得,且罪证都摆的清清楚楚的。

    但——

    光是武器哪儿来的,就足够让她百口莫辩了。

    如何跟杀手扯上关系的?

    杀手为什么会帮你?

    不在部队,私自去弄武器,你该如何解释?

    估计,这也是赫连长葑不让她跟警察碰上面的原因。

    一旦夜千筱被发现,绝对会被军方追根究底,到时候可不止离开部队那么简单。

    夜千筱之所以愿意跟赫连长葑说,也是因为相信赫连长葑。

    不然,她也不敢将自己的未来随便由人决定。

    “一定要这么做?”

    黑暗中,赫连长葑紧蹙着眉头。

    “是。”夜千筱答得很平静。

    静默半响

    。

    最后,赫连长葑沉沉地问道,“为什么?”

    “很久没实战了。”

    微微侧过头,夜千筱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同时看向了外面。

    路灯散发出微弱的光线,隐约照亮着崎岖的山路,沿路的风景从眼前快速闪过,可除了近处的草和树之外,眼底便只剩下一片黑暗。

    夜千筱打开了车窗。

    “我想听实话。”赫连长葑语调低沉了些许。

    有风吹过,将他的话语吹乱。

    “没有证据,你们不能行动。”

    夜千筱远远看着窗外,清凉却又平静的声音,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冷静。

    话语入耳,赫连长葑眼底闪过抹异样的流光,抓住方向盘的手,冷不防地紧了紧。

    确实。

    像他们这类身份的人,就算知道对方不是好人,坏事做尽,可若没有一定的证据,是不可能贸贸然的上前的。

    可,他们应付的那些人,奸诈狡猾,又怎么会轻易给他们留下把柄。

    夜千筱不同。

    不,是凌珺不同。

    他们不受限制,没有条理和法律,只有他们自己的准则,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生活在灰色地带的一群人,他相信凌珺并非十恶不赦、滥杀无辜之人,但凌珺那一群人,跟他们有着最本质的区别。

    他们效忠于国家,他们守护着国家。

    但——

    现在,夜千筱不是凌珺,而是“他们”中的一员。

    身处这个位置,就该守这里的规矩。

    尽管夜千筱这般行为,甚至连他都会觉得痛快,但从理智上来讲,他是教官,是领导,就必须不能纵容夜千筱这般行为。

    于是——

    赫连长葑沉眸凝思片刻,凉飕飕地朝夜千筱瞥了一眼。

    “下不为例。”

    警告的语调,难以察觉的无奈。

    “好。”

    稍稍扬眉,夜千筱颇为诧异,但也就此应下了。

    ……

    赫连长葑的表现,出乎了夜千筱的意外。

    在计划实施前,她就做好对上赫连长葑黑脸的想法了,甚至想过更加严重的后果,可那天晚上,就那么几句的问答,就让赫连长葑不再追究这个问题

    。

    是真的不再追究。

    就连网络、电视、报纸上报道的各种有关那个犯罪团伙的新闻,赫连长葑只是粗略的扫过,根本就没有仔细去看的意思。

    夜千筱闲暇时关注了几次,新闻都差不多一个样,而有关犯罪团伙那晚在警察赶到之前就遍体鳞伤的事情,一句话都没有报道。

    据赫连长葑的透露,警方也不打算追究此事了。

    平静的生活过了几天。

    夜千筱一直待在健身房里,体能训练循序渐进,几天下来倒也有些长进。

    这期间,夜千筱一直没有的消息。

    那个女人,自从那一晚之后,好像人间蒸发似的。

    直至夜千筱假期结束的最后一天,终于接到了的电话。

    直接是酒店房间的电话。

    “,好久不见。”

    一接听电话,那半生不熟的东国语言便从电话那边传来。

    那边信号似乎不大好,就连声音都断断续续的。

    夜千筱扬了扬眉。

    “还有事?”夜千筱轻描淡写的问道。

    “应该是你有事。”悠闲地接过话。

    “哦?”

    夜千筱似乎很感兴趣地扬起语调。

    “不好奇那个不合理的‘ide的语调怪怪的。

    “你知道?”夜千筱凝眸。

    “当然。”

    似是说不惯东国语言,又开始蹦英语。

    “什么情况?”夜千筱自觉地钻到她的“坑”里。

    一步步诱她,自然是让她自己问出来的,但,夜千筱对e更感兴趣,顺着她的话来讲几句,并不是多大的问题。

    “以后有机会去东非,可以去打听打听,”的声音恢复了正常,带有些许公事公办的意思,“给你安装监控器的钱,就不用你额外出了,你的目标已经击杀,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希望你下次再来。”

    话语落却。

    咔擦一声,电话挂断。

    不是挂断的,而是夜千筱挂断的。

    懒得听她废话。

    呃

    。

    在山路上开着越野车的,话刚刚说完,就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再一瞥手机屏幕上“通话结束”几个字,嘴角顿时抽了抽。

    再一个抬手,便将手机丢到了后座上。

    狠狠一踩油门,越野车疾驰而去。

    ……

    翌日。

    结束休假的夜千筱,被赫连长葑亲自“送”到了直升机上。

    那是特地来接夜千筱的。

    伤员的特别待遇。

    赫连长葑不参与训练,所以被呼延翊隔绝在外,连上直升机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她女人去受苦啥的……

    赫连长葑也不情愿。

    所以也只到“送”的地步。

    “注意安全。”

    在夜千筱登机最后一秒,赫连长葑一脸严肃地盯着她,再三地叮嘱道。

    而,拉开机舱门,等待着夜千筱登机的士兵,看着赫连长葑如此交代着夜千筱,心里止不住的惊叹与佩服。

    啧啧啧。

    人家的领导!

    人家的教官!

    多好!

    多……好!

    许是这位领导的好感度刷的实在是爆表,所以连带着对夜千筱,士兵都不自觉地多了几分好感度。

    一见夜千筱上来,便忙着朝她伸手,态度尤为热情,脸上就差没刻着“我很乐意接近你”几个字。

    于是——

    在机舱门关上的那刻,士兵不知为何感觉到冷风从外面袭来。

    好像,是杀气。

    士兵打了个冷颤。

    这架直升机很小,也就能坐四五个人的样子,但对于来接夜千筱这么个士兵来说,已经算是很光荣的事了。

    可,夜千筱可没心思光荣,一登机就靠着后面闭目养神,将脑海里所有的规划全部调动出来。

    地图像是印刻在她脑子里似的,所有的坐标都清清楚楚的。

    无数根线中,挑选出最为合适的一根线。

    “你好。”

    没过几分钟,耳边传来很小心的喊声。

    夜千筱轻轻皱眉

    。

    很快,耳边的声音稍稍加重,再度喊道,“夜千筱同志,你好。”

    夜千筱猛地睁开眼。

    原本正在小心翼翼的士兵,冷不丁地,对上她那一双狭长而又冷清的眼睛,整个人顿时怔了怔,只觉得有股寒气从头到脚的蔓延开来。

    扫了他一眼后,夜千筱闭了闭眼,两秒后再睁开眼,眼底恢复了平静与淡然。

    士兵悄悄的松了口气。

    “有事?”

    扬了下眉,夜千筱低声问道。

    “嗯,”士兵立即说正事,“你这一次还是沙漠的野外生存,鉴于你的时间问题,所以把你安排在先前离开的地点,这样也算缩短了一定的路程。”

    “嗯。”

    夜千筱淡淡应声。

    这件事,赫连长葑已经事先跟她说过了。

    “听说,”见夜千筱应声,士兵顿了顿,悄悄地靠近,继而眨眼问道,“你真要在三十二天之内,完成其他人两个月的训练啊?”

    “谁说的?”

    夜千筱慢悠悠地斜了他一眼。

    哽了一下,士兵脸色变了变,继而道,“你们那儿的人,都这么说呢!”

    都是一个军区的,偶尔听到点闲言碎语,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正在选拔的学员们,消息基本处于封闭状态,除非特别令人震惊的事情才会传开,而夜千筱这种申请逆天任务的人,早就在军区里传开了。

    当然,将其当做谣言的,也是一大堆。

    “你信吗?”

    饶有兴致地看他,夜千筱嘴角勾起抹笑容。

    “这个……”

    一开口,士兵就哑了。

    但凡这样问的——

    似乎,都是在否定?

    士兵不怎么敢确定。

    对上夜千筱含笑的眼睛,士兵愣怔片刻,最后想了想,颇为僵硬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微微眯起眼,夜千筱颇为神秘地看了他两眼,继而优哉游哉地收回了视线。

    继续闭目养神。

    士兵一脸懵逼。

    啥……啥意思啊?

    到底是不是真的?

    眨巴眨巴眼,又看了看根本没心思回答的夜千筱,士兵彻彻底底地糊涂了

    。

    半个小时后,直升机开到沙漠上空。

    精准的坐标,下方正是绿洲。

    一直处于烦恼状态的士兵,终于回过神来,刚想叫夜千筱一声,可偏头去看的时候,夜千筱不知何时却睁开了眼。

    “谢了。”

    恍惚间,仿佛听到她轻松开口的两个字。

    等反应过来,门已经被拉开,狂风夹杂着燥热,从门口呼啸进来。

    再一眨眼,已然见到主动跳下的身影。

    那轻轻松松的一跃,看的士兵心惊胆战的,等看到她在下方拉开降落伞后,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夜千筱刚刚跳下的那一幕。

    好像——

    在笑?

    跳伞、沙漠、野外生存、艰苦不堪的日子……

    是什么让她这般高兴?

    士兵想不通。

    就像他也想不通,夜千筱当初意味深长的笑容,是在承认还是在否定。

    真是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人呢。

    *

    一个月后。

    时间接近六月,天气渐渐变得炎热起来。

    一望无际的海洋中,连绵的群岛成了显眼的存在。

    这里荒无人烟,但树木繁盛,水源充足,在初夏的时节里,所有绿色植物都呈现出生机勃勃的一片。

    除此之外,蛇虫鸟兽,也是必不可缺的存在。

    大中午的,烈日当空,穿着一身犹如破烂丛林迷彩的夜千筱,便坐在一棵椰树下面乘凉。

    在前方两米左右,点着一个篝火堆,上面烤着一条蛇、一只鸟。

    烤的不怎么样,但依旧肉香阵阵,在前方的海滩之上,随着海风飘向远方。

    夜千筱手里拿着个野生椰果,用刀子不紧不慢的抠出一个洞,直接用细竹做的管子喝了个痛快。

    而——

    “夜千筱!”

    冷不丁的,听到一声大喊。

    将细竹放下,夜千筱抬了抬眼,便见到从树林里跑出来的身影。

    许久未见的陆松康,穿着一如既往的陆军制服,但外套早已不见踪影,衬衫近乎挽到了胳膊处,在这烈阳的暴晒之下,依旧帅气显眼,只是那吊儿郎当的打扮,活脱脱一个痞子似的。

    夜千筱看着他走近

    。

    但,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听得陆松康声音抬高,“擦!真的是你!”

    “……”

    夜千筱不紧不慢地斜了他一眼。

    跟见了鬼似的,陆松康在她周围转悠了两圈,从头到尾将坐在地上的她看了个遍,直至最后夜千筱将野生椰果朝他丢过去后,他连忙接住时才像是有了实质感。

    愿意接受事实。

    但,他的神色,依旧是震惊的。

    擦!

    哪有这么惊悚的事情?!

    夜千筱在三十一天的时间里,完成了其他人两个月才能完成的任务!

    就算加上开始的三天,夜千筱用的时间也不过三十四天!

    这这这——

    怎么可能?!

    好吧,不是说夜千筱完成不可能,而是——

    她丫的怎么能比其他人还早?!

    整整一天啊!

    大爷的,他当初选拔时,若是碰上这么一号人,肯定会带人群殴她一顿的!

    简直不要太讨人嫌!

    “怎么,”夜千筱扬眉,唇角轻轻勾起,“帅吗?”

    “帅!”

    陆松康毫不犹豫地应和。

    简直不要太帅了。

    将手中的椰果晃了晃,陆松康看了看歇凉的夜千筱,又看了看旁边燃着的篝火堆,脸色冷不丁的有些诡异。

    不得不说,夜千筱是真的“帅”。

    当她提出“出院后,保证在其他人之前完成任务”时,基本上没有几个会相信的。

    陆松康选择一分的相信,也不过是相信夜千筱的为人。

    当了那么久的教官,对夜千筱的行事风格,也算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她不是那种会说大话的人。

    所以,她现在成功了。

    以难以想象的优秀成绩,成功的完成了这一次不可思议的挑战。

    陆松康半个小时前抵达,从呼延翊那里得知夜千筱最先抵达的消息,之后问清楚了情况,便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

    可——

    陆松康还是想知道,她是以怎样的方式完成的。

    简直难以想象

    。

    于是,陆松康蹲下身,将椰果递到夜千筱面前,继而虚心请教道,“你怎么办到的?”

    “捷径。”

    接过那个椰果,夜千筱继续喝了口,懒洋洋地回答他。

    “什么捷径?”陆松康不耻下问。

    谁不知道捷径?!

    如果按照原路,夜千筱腿断了,都不可能这么快赶到!

    但是,陆松康曾经跟狄海研究过七张地图,根据地形选择最佳的路线,但怎么计算起来,都超过了三十二天,其中还不包括中间极有可能出现的任何意外因素。

    “喏。”

    夜千筱挑了下眉,看向前方的篝火。

    纳闷地抬眼,在看清篝火旁的蛇和鸟后,陆松康恍然大悟。

    “我帮你烤。”

    陆松康会意道。

    说着,就顶着炎炎烈日,来到了篝火旁边。

    夜千筱也挺闲的,并不介意跟陆松康多说几句。

    事实上,她选择的路线,跟陆松康的相差不远,但很多时候,光看地图是不够的,顶多是纸上谈兵,亲自到野外去,会随时调整自己的路线。

    几次训练中,夜千筱也有几次耽误过,比如迷路,比如遇到沼泽,比如丛林里的洪水……

    但,上天眷顾她,给她安排了不少的捷径。

    比如两座山之间,有被遗弃的绳索,夜千筱凭借绳索便可节约一天的时间,在冰川和沼泽中,夜千筱也遇到过类似幸运的时间,当时就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而,这个群岛的话——

    那真不好意思,以前在海军陆战的时候,她们就被派过来的野外生存过。

    熟悉地形的她,中间是出了点儿意外,才只能赶在一天之前抵达,否则时间还会更早。

    “……”

    听完夜千筱轻描淡写的讲述,陆松康只觉得自己面部肌肉都僵硬了。

    是老天眷顾她,还是——

    她真的有超乎常人的意志力?

    连续一个月在野外生存,中间没有任何休息的机会,随时都处于紧张状态,如果是别人,恐怕早已崩溃了。

    “哟!”

    沉思间,忽然听到夜千筱轻笑的声音。

    显然不是跟他打招呼。

    于是,陆松康顺着她看的方向扫了眼,又是惊了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82、三十一天,任务完成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