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4、安排你跟聂染一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翌日。

    天色刚亮,就在沙滩上睡下的几人,陆陆续续的爬了起来。

    徐明志是起的最早的。

    等他在树林里转悠了一圈,找到些能充当早餐的食物时,先前他们所建的营地,因为所有人都起床而显得空空荡荡的。

    附近能见几个人影,可他仔细看了看,却不见夜千筱的身影。

    “早啊。”

    易粒粒路过,顺带朝他打了声招呼。

    “早,”徐明志点点头,稍稍顿了顿后,便立即问道,“千筱呢?”

    “她啊,”易粒粒笑了笑,“刚起来就跟冰珞走了,说是要比赛呢。”

    “比赛?”

    徐明志一脸纳闷。

    “嗯,”易粒粒应声,继而解释道,“这座岛不算大,所以两人比赛谁先游完一圈。”

    “……”

    徐明志顿时哑然。

    真是——

    无聊透了。

    好不容易训练结束,不好好的休息休息,大清早的竟然跑去游泳?

    “她身体好了,肯定闲不住。”易粒粒倒是很能理解。

    想想也知道夜千筱的情况。

    受了伤之后,基本没什么训练可做,只能无聊的养伤,她们这种常年都在训练的人,忽然闲下来不能做事,那枯燥乏味可想而知,之后又是持续一个月的野外生存训练,身心饱受摧残,可以夜千筱的心智,一天的时间也能缓下来了。

    至于跟人一起游个泳、比个赛,对她来说,就是放松放松,热个身而已。

    “嗯。”

    徐明志点头,心里无奈叹息。

    倒也没有多想。

    ……

    这座岛屿不算大,以夜千筱和冰珞的速度,不到两个小时就能回来了,但说是比赛,也没什么比赛的意思,夜千筱和冰珞的速度便减缓了许多。

    等她们回去时,已经过了三个小时。

    而这个时候,其余人的早餐都吃完了,且各自散开到处乱逛,只余下徐明志和封帆两人在等待。

    等待的空隙里,顺带给她们热了热早餐。

    所谓的早餐,当然不可能有米饭面食,有两块陆松康带来的压缩饼干,一瓶水,外加两条烤的外酥里嫩的鱼。

    两人倒也不费心,安安心心的吃了。

    “陆副官说中午集合。”

    将食物递给她们之后,徐明志一边熄火一边朝她们说道。

    “在哪儿?”夜千筱喝了口水,不紧不慢地问道。

    “终点。”顿了顿,徐明志继续道,“人陆陆续续都回来了,最迟下午四点,应该都会抵达。”

    “嗯。”

    夜千筱漫不经心地应声。

    这么长时间的野外选拔,把一些相对来说落后的,基本都在前面几次淘汰了,越到后面的人,就越强悍,而经过前面几次积累起来的经验,到这里已经得心应手了。

    早一点儿赶到,算是很正常的事儿。

    “还有一件事。”

    微顿,徐明志看着夜千筱和冰珞,神色微微变得什么起来。

    两人看了他一眼。

    “陆副官的友情透露,”视线在四周围游离片刻,很快,徐明志压低声音道,“明天开始,休息三天。”

    “哦。”

    “嗯。”

    夜千筱和冰珞一前一后的应声。

    “……”

    徐明志再次哑然。

    以呼延翊那变态的属性,不把人压榨死就不甘心,就算一次野外生存训练后的一天休息中,都会给他们安排一定量的训练,可这一次能休息三天,她们俩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赫连教官友情透露,”眯了眯眼,看了看徐明志和封帆,夜千筱继而缓缓开口,“呼延教官明天调走。”

    “……”

    徐明志一脸的惊愕。

    呃。

    明天调走?

    明天……?!

    明天调走,他今天还在这里?!

    “调去哪儿?!”稳了稳心神,徐明志继续问道。

    “不清楚。”

    夜千筱耸了耸肩。

    在酒店的时候,跟赫连长葑总不能什么事都不谈,一次提及到呼延翊,赫连长葑就顺带说了这茬,并且表明,野外生存训练之后,又是他来接手了。

    但,也没有透露太多。

    当然,夜千筱也没兴趣知道,便也没去问。

    “赫连长葑为什么告诉你?”听到赫连长葑的名字,徐明志的直觉顿时敏锐起来。

    “闲的。”

    夜千筱草草的回答。

    徐明志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但没一会儿,便恢复了自然。

    罢了。

    他该针对的是赫连长葑才对……

    *

    吃过饭,四人朝这次野外生存的目的地走去。

    时间还早,四人的速度很慢,走了近半个小时,才隐隐听到声音。

    但——

    他们确定还没到集合点,却听到了颇为严厉的女声。

    树木繁杂,挡去了不少声音,几人也听不清晰,但却隐约辨认出那声音是乔瑾的。

    “去看看。”

    出乎意料的,开口说话的是封帆。

    三人看了他一眼。

    他倒是很平静,坦然的接受他们的打量。

    很快,夜千筱点头,“嗯。”

    有了夜千筱的同意,徐明志和冰珞自然是跟着的,不一会儿,四人就循着声音靠近。

    走过一片杂草从,视野顿时开阔起来,而乔瑾的身影也很自然地落入他们眼中。

    四人停下步伐。

    看清楚乔瑾脸上隐约浮现的怒火,四人心里皆是有些纳闷,可谁也没有吭声。

    站在乔瑾对面的,是许久未见的聂染。

    跟乔瑾的怒意不同,聂染在对面站得很闲散,左脚微微向前,双手抱胸,对乔瑾的愤怒熟视无睹。

    此外,还有个女兵坐在地上,脸上有几处淤青,眼神凶狠地瞪着聂染。

    看样子也能猜出,是聂染出手揍得她。

    “确定不认错?”

    冷着眉眼,乔瑾冷冷地看着聂染,字句冒着寒意。

    “我没错。”

    回之以冷眼,聂染强硬地开口。

    “毒打战友,不算错?!”紧紧皱眉,乔瑾冷声质问。

    “我说过,”聂染凉飕飕地扫向她,语调冷冰冰道,“是她先动的手。”

    乔瑾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紧握的双手,也缓缓地松开。

    她没见过这样的兵。

    绝不是刺头兵那么简单。

    可以说,从头到尾,特立独行、自信嚣张、不懂团结、自私自利、小肚鸡肠的聂染,从来没有让她有过好印象。

    在她的评价上,聂染的评语是最差的,而她给的分数也是最低的。

    就像现在,对方确实有错,因为看不爽她而叫嚣几句,想想也知道话是有多难听,可因为一时之气,却对对方不留余地,如果乔瑾没有及时赶到,聂染估计会下死手!

    就那个人,不死也是半残的了。

    像聂染这种人,根本不配当兵。

    一个人,连最基本的心胸都没有,处事手段不够圆滑可以理解,但过于阴险毒辣也太不像话了,而且,明明身处部队,却连团队精神都挖掘不到……

    当个大头鬼的兵!

    光是想想,乔瑾都想去骂把聂染选过来的人一顿。

    什么人都往部队里带,脑子有病吧?!

    “你可以走,这件事我会跟教官如实讲述的。”

    气消过后,乔瑾冷冷说着。

    不打算自己追究聂染的事情。

    她一直是她们的小队长,本有部分处罚聂染的能力,可现在聂染的所作所为、以及有可能会造成的危险结果,都超出了乔瑾的能力范围。

    这种烂摊子,还是丢给赫连长葑为好。

    反正——

    她可以保证,聂染留不下来。

    她不动手脚,不添油加醋,聂染也留不下来。

    如果,聂染真的被留下来,她所期待的煞剑,也没有任何期待价值了。

    “随你。”

    聂染漫不经心地回她。

    说完,转身便准备离开。

    可——

    在走了两步之后,近乎威胁地看了眼那个被她打伤的女兵,随后又抬了抬眼,扫了夜千筱一行四人几眼。

    眼角眉梢,尽是冷漠与敌意。

    夜千筱有些莫名其妙,懒得理会她,直接避开了她的视线。

    聂染离开。

    顿了顿,夜千筱看了看身侧三人,也商量着准备离开。

    看也看完了,事情也差不多知道了,反正也没有他们什么事,这种关卡还是自觉离开为好。

    尤其——

    夜千筱隐隐觉得,乔瑾的注意力开始转到她身上。

    “夜千筱,你跟我来一下。”

    在他们离开之前,乔瑾先一步开口,喊住了欲要离开的夜千筱。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抬眼看她。

    然,乔瑾根本没有等她同意,就已经转过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开。

    “慢走。”徐明志十分同情地看着她。

    说实话,在严肃的乔瑾面前,徐明志还是有些害怕的。

    说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怕,只是,徐明志素来对这种喜欢公事公办的人,有些不怎么好的记忆,所以一向跟乔瑾保持着很远的距离,平时训练的时候最好连面都不要见,要不然紧张得很,生怕自己出错被人给揪住了。

    “不送。”

    封帆淡淡补充着。

    有着添油加醋的嫌疑。

    “我们先走了。”冰珞最后说了这样一句。

    夜千筱有些头疼。

    不过,也没有在此耽搁时间,夜千筱很快就沿着乔瑾走的路离开,适时地加快速度,以免自己落后的太远。

    走了两分钟左右。

    乔瑾在前面停下。

    夜千筱随即停了下来。

    “接下来有三天休息时间。”转身面向夜千筱,乔瑾没有任何准备话语,一脸严肃地说道。

    “嗯。”

    夜千筱表示知道。

    “这是陆松康说的?”乔瑾继续道。

    “嗯。”夜千筱应声。

    微微点头,乔瑾继而道,“接下来还有最后一次训练。”

    “可以透露?”夜千筱笑了笑,并不怎么感兴趣。

    “就透露给你。”乔瑾神情严峻。

    顿了顿,并不怎么想知道的夜千筱,在意识到自己是“必须知道”后,点了下头,“你说。”

    “实战。”乔瑾一字一顿开口。

    “实战?”夜千筱稍有错愕。

    “嗯,实战。”乔瑾肯定道。

    “这是选拔训练。”夜千筱强调着。

    不是怕实战,而是打心底不相信。

    在海军陆战时,她也经历过实战,而且,对于她来说,实战比演习可要痛快多了。

    但——

    乔瑾这时候说出来,她是真的不信。

    在这批学员中,并不是所有人都经历过实战的,而第一次见血、亲手了结生命,是怎样的一种煎熬,夜千筱自己也经历过。

    这里是部队,所以更注重战士们的心理成长。

    光是这一点,在海军陆战就看得出来。

    所以,仅仅一次选拔,就让学员们见血,怎么说都有些不正常。

    再者,如果真的是实战,那么,以怎样的标准来算?

    胆量?

    行动?

    还是——

    活着?

    “这里是煞剑,”看出夜千筱的想法,乔瑾字字顿顿地解释,“只要他们想,什么都可以做。”

    神色微凝,夜千筱对这种没发生的事,也不好妄下定论。

    于是,顿了顿后,夜千筱继续问道,“然后呢?”

    “我想建议,到时候你跟聂染分配在一组。”看着夜千筱,乔瑾说的很认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84、安排你跟聂染一组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