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6、嘘,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猜对了,这章还会修,明天更新后会提示一下,记得看题外啊妹砸们!

    ------题外话------

    夜千筱应得果断干脆。

    “是!”

    “把衣服放下,跟我来一趟。”赫连长葑用命令的口吻。

    扫了她两眼,再看了看门口的几人,赫连长葑视线收了回来。

    原本不过随意喊她一声的赫连长葑,在听到这振振有力的声音后,剑眉轻轻皱了皱,但也没有为她这般反应而追究。

    眉头微动,夜千筱立即站直,斩钉截铁地应了一声。

    “到!”

    正在这僵持间,一侧的楼梯口忽然传来阵熟悉的声音。

    “夜千筱!”

    可没什么关系。

    跟她——

    迎上聂染冰冷的视线,夜千筱颇为无辜地耸了耸肩。

    额角冷汗滑落。

    真不是故意的。

    她——

    说话那人也没想到,自己的话会让两人有杠上的意思,心猛地缩了缩,看向夜千筱的时候,面上难免多了几分尴尬。

    而,原本还在跟聂染争执的三人,在转眼之际,就已经成了旁观者的存在。

    压力从聂染那里袭来,迎面朝夜千筱那边砸过去。

    就在那人将矛盾转移到夜千筱那刻后,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没有存心压制聂染的意思,只是,她会觉得,被聂染压在前面的话,自己会有那么丁点的不爽。

    除了枪法和格斗,她的强项其实并不多,在训练中她不过是将聂染当做目标,因为聂染跟她实力相当,且恰好差她那么一点点,用来当做她平时训练的目标,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如果此时此刻,夜千筱知道她怎么想的话,绝对会囧了。

    刚刚还能保持的平静脸色,就在那样一瞬间,化作烟消云散。

    甚至,有些痛,有些恼。

    而,那人一番话,显然是在揭她的伤疤,狠狠地,不遗余力。

    那么多人之中,唯有夜千筱能入她的眼。

    最让她不爽的是,从那之后所有的训练中,夜千筱都比她要胜一筹,不多不少,只是超前那么一点点,就像是故意针对她、压制她似的,可每每这个时候,聂染都会无能为力。

    在众目睽睽之下,夜千筱在枪法上,那般狠狠的压制她,足够让她记恨于心。

    在这一批学员中,最让聂染膈应的,就是夜千筱了。

    当下,聂染的神色,就有了明显的变化。

    “恐怕,您也不会在意吧?”那人不紧不慢地补充了一句。

    夜千筱挑了挑眉,眸色稍稍的冷了几分。

    说着,那人朝夜千筱看了一眼。

    “这样最好。”心平气和地接受“弱者”的名号,那人勾起唇角笑了笑,“强如你,估计谁也入不了你的眼,就算是这位神枪手……”

    冷冷看她,聂染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也不希望跟弱者有合作的可能。”

    聂染或许不会在意,但当面被这么说,再怎么着都会膈应的。

    既然没有合作的可能,也就是说,以后不会再来找聂染茬,但会很明确的排挤聂染。

    摆明了是来膈应人的。

    这哪里是来讲和的?

    夜千筱勾了勾唇。

    “当然,我不是就此来威胁你,”那人看了看聂染,继续道,“我说过,我们是来解决事情的。让你认错似乎有些困难,所以我们只是希望,你不要再对吴雪进行人身攻击,这件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们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以后还有合作的可能……你放心,我们都会事先制止这个可能出现的。不客气的说一句,我希望吴雪跟你……不,我们所有人跟你,都没有任何的合作可能。”

    似乎对每个教官来说,聂染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说实话,就陆松康个人而言,对冰珞的注意力,都比放到聂染身上的要多。

    因为她不在乎,所以赫连长葑他们也不在乎,只是把她留下而已,放的注意力并不多。

    夜千筱甚至觉得,这也是她能留到现在的理由。

    这也是她能肆无忌惮的理由。

    往大的方面来讲,她甚至都不在乎是否能留下。

    显然,她并不在乎这个。

    聂染比她更平静,唇角甚至流露出抹讥讽不屑的笑容。

    但,聂染的反应也在她们的猜测之中。

    这都是现实,她并没有添油加醋的。

    那人说的很清晰很冷静,将聂染所做之事的严重程度,以很平静的方式讲了出来。

    “聂染,我们并不想把事情闹大,”那人声音相对来说冷静许多,一字一顿道,“过去的事情,现在追究也没有用,我们只是想把事情解决。昨天吴雪确实有些冲动,说的话有些狠,但你也打了她。乔瑾劝过她,她也愿意不再追究,但我想告诉你,光你殴打学员这一条,就已经违背了规矩,如果真的要告上去,我相信就算你的成绩再如何好,教官也不会因此留下你。”

    那人上前一步,目光灼灼地看着聂染。

    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夜千筱刚想移动脚步走过去,可还没有动弹呢,站在那个女兵身边的那位,就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种要自立自强、单独行动的,去当一个人做事的杀手才对,再不济去深山野林过过逍遥自在的日子也挺好的,免得跟人接触的时候惹谁都不高兴。

    聂染能来部队这事,她也觉得挺搞笑的。

    不过——

    一方面要参与战斗,一方面还要防着这人,这种诡异的实战,她可没有参与过。

    如果实战的时候,真的跟聂染分配在一起,将背后交给这个女人,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夜千筱抱着个盆,就站在不远处看着,神色淡淡的,就跟看戏一样,可心里对聂染的印象,却真有了几分改观。

    那个女兵立即哑口无言。

    “……”

    一套套的理由,登时将人堵得没了话。

    “首先,我没有义务帮你,你是死是活,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聂染上前一步,有些不耐烦地看她,冷声道,“其次,你拖了我后腿,我没把你丢下,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最后,你若是有意见,可以找教官投诉”

    很快,对方眼神一狠,怒火在眼底聚集,“行,就算我是,你伸手帮个忙,难道就那么难吗?”

    对方立即被噎了噎。

    聂染冷漠地问道。

    “你不是累赘吗?”

    简直冷血到恐怖。

    聂染这个人——

    若不是乔瑾及时赶到,她估计现在已经到医院了。

    所以昨天中午,她一赶到终点,就拉着聂染辩论了一通,可聂染反应冷淡的很,仿佛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她于是越说越急,最后直接跟聂染动起了手。

    不帮她,不理睬她,遇到危险的时候,连拉她一把都不会。

    最让人心寒的是,最后一天,她们遇到了一头发疯的野猪,野猪不要命似的朝她冲过来,可她在一瘸一拐的跑动中,却赫然发现聂染已经先她一步离开。

    从头到尾,聂染都没问候过一句,更不用说帮她的忙了。

    她的脚腕扭伤不严重,但也减缓了她平时的速度,而因为两人是一个小组的,所以她必须要加快速度跟上聂染,结果脚腕上的伤越来越严重。

    本以为聂染会动容,再怎么说也会尽量减缓速度来等她,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聂染根本就没有等她的意思,之后的速度一直没有减过。

    而且,她要顾及到聂染的速度,而去费力的跟上聂染,这比她平时的速度要快很多,所以在进入群岛后的第二天,就扭伤了脚。

    聂染全程都不管她。

    她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群岛生存训练,成了她最没有想到的艰难行程。

    可——

    毕竟是合作,路上有困难,互帮互助是基本。

    最起码,不会见死不救。

    之前就有人说聂染不合群,但她也见过被传不合群的冰珞,冰珞有一次在路上遇见她顺手帮了她的忙,所以她在跟聂染分配到一组之后,也以为聂染是那种外冷内热的人。

    第一次的沙漠生存训练,最后一次的群岛生存训练,都是以两人小组的形式行动的,第一次她并没有在意,可在群岛生存训练中,她却很不幸运的跟聂染安排在一起。

    说起这个就生气。

    “是,你不欠我什么,”深吸了一口气,那个女兵压制住心里的怒火,强行平静地朝聂染说道,“但是,你想过没有,我们为什么会以小组的形式一起行动,如果你觉得我是累赘的话,我跟你一组还有什么意义?!”

    “帮你?”聂染冷冷地看她,轻描淡写地问,“我欠你什么?”

    随时都面临着淘汰的可能!

    到现在,只剩下两个积分!

    若不是聂染,她也不会一次性被扣十分!

    一想到这事儿,她就气得浑身发抖。

    盯着聂染的视线,仿佛恨不得将聂染碎尸万段。

    那女兵气得胸脯一上一下的起伏。

    “你!”指着她的那个女兵,五指紧紧握拳,狠狠地剜了她一眼,继而怒声道,“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被分配在一组,本来就该互帮互助的,就算我比不过你,可我毕竟是你的队友,你见死不救就算了,还有什么理由来说我无能?!你自己不该好好反思反思吗?!”

    讥讽地扬唇,聂染冷冷地反问。

    “你无能,我不能说咯?”

    而,旁边站着两个人,就站在她的两边,显然是帮着她撑腰的。

    指着聂染骂的,正是昨天那个被她狠揍的。

    一个鼻青脸肿的女兵站在门口,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聂染愤愤道。

    “聂染,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我就拖了你一次后腿而已,用得着这么冷嘲热讽的吗?!”

    等她回来的时候,宿舍门口却站了几个人。

    然——

    回到熟悉的宿舍,夜千筱进门后,也没急着睡觉,而是拿了套作训服,去洗了个冷水澡。

    压了压帽檐,夜千筱甩开那想法,直接上了三楼。

    当时没有多想,可现在,夜千筱看着这栋宿舍楼,也开始怀疑这是栋危楼。

    类似的言论听过很多。

    刘婉嫣在的时候,一直跟夜千筱控诉,说是严重怀疑这里是被遗弃的破地,也就每年这个时候收拾收拾、整理整理、打扫打扫,然后骗他们这群没人要的住进去凑个数。

    宿舍楼一如既往的破败。

    一路走过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停落到身上的视线,可夜千筱从头到尾都没再偏头去看,反倒是将步伐走的轻松自在,没有留下任何的匆忙痕迹。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只手放到裤兜里,然后移开视线,不紧不慢地朝宿舍楼走去。

    显然是发现她了。

    而且,就在停顿的刹那,她再一抬眼,就见到赫连长葑的视线扫过来。

    操场上的声音有些嘈杂,两人的声音也不大,夜千筱听不清任何话语。

    赫连长葑和安露面对面站着,就在前方不到十米远的一棵树下,不知在说些什么,但安露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86、嘘,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样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