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赫连长葑,你找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跟冰珞住在401,江晓珊和端木孜然住在402,易粒粒和钱钟薇住403,留人分配完毕,最后的404只能给乔瑾住了。

    天色已晚,等她们收拾好行李,已经十点了。

    本想就此睡觉,可刚关门,狄海就带着一群人敲了她们的门。

    “忘了时间了,有点儿晚哈,”狄海朝她们俩笑了笑,然后示意一人将两个行李交给她们,同时道,“都是你们的东西,自己检查一下。”

    夜千筱和冰珞对视了一眼。

    继而将行李拿了过来。

    “我就住在你们楼下,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随时可以找……”

    “砰

    !”

    没等狄海说完,夜千筱就猛地关了门。

    狄海碰了一鼻子灰。

    宿舍内。

    “收拾吗?”提着行李,冰珞朝夜千筱问。

    “睡觉。”

    将行李一放,夜千筱耸了耸肩。

    路上颠簸一整天,直至现在都没休息,夜千筱才不愿多花时间来整理。

    冰珞点头。

    于是,“啪”地一声,关了灯。

    上床,睡觉。

    ……

    由于教官们都在处理聂染的事,成为正式成员的新兵,没有收到任何的指令,只得跟着老兵们一起训练。

    狄海说,让他们有心理准备。

    很多人都不当回事儿,想着再也不会有比选拔时更残酷的训练了,结果这群新兵刚被带到训练场,就被虐的半死不活。

    在各种项目中奔跑的夜千筱,粗略的算了一下,这个晨练的训练量,应该是他们以前的两倍。

    不出意外,晨练过后,新兵趴下的有大半。

    “白天你们不需要训练,等队长回来后再说。”

    路过时,狄海朝夜千筱等人说了一声,然后就跟老兵们一起离开了。

    话是这么说。

    夜千筱等人的训练,却没有怎么放松。

    没有看到老兵们的训练,他们估计会选择好好休息,可现在见到,全部受了刺激,自己选择项目加练,竟是要比在选拔时更要狠一些。

    夜千筱也在其列。

    一连几天,老兵正常训练,新兵疯狂训练。

    这样的节奏,一直持续到赫连长葑回来。

    下午一点。

    夜千筱午睡起来,刚想去训练场,就听到了敲门声。

    叩、叩、叩。

    敲响三下。

    “门没关。”

    一边将帽子戴上,一边淡淡说了一句。

    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

    夜千筱偏头看去

    。

    站在门口的,是几日未见的赫连长葑。

    他穿着陆军常服,松枝绿的颜色将他浑身包裹,有棱有角的,更衬得身姿挺拔,帽檐下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眉目间染了层柔和的暖意,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睛望向这边,视线里带有令人颇觉压力的实质感。

    微微一愣。

    顺势将帽子戴好。

    “事情解决了?”

    朝他挑挑眉,夜千筱问道。

    “嗯。”

    应声,赫连长葑走过来。

    夜千筱掀了掀眼睑,“情况怎么样?”

    “问谁?”

    赫连长葑微微凝眉,继而在她面前站定。

    “聂染。”

    夜千筱耸了耸肩。

    既然赫连长葑回来了,聂染的事情也该处理的差不多了。

    夜千筱自然想知道的聂染的结果。

    尽管——

    据她了解,法院判决不会这么快。

    “判决没出。”赫连长葑淡淡道。

    “大概呢?”夜千筱扬眉。

    “坐牢。”赫连长葑垂眼看她,微顿,补充道,“至少二十年。”

    聂染不仅是故意杀人,而且拘捕,往严重里说算是袭警,态度极差,最起码得判二十年。

    不过,有乔瑾的坚持,估计会判更多。

    “哦。”

    夜千筱点头。

    刚想绕开赫连长葑出门,想了想,夜千筱忽的停下来,继续问道,“乔瑾呢?”

    有些错愕地看她,赫连长葑如实道,“搬宿舍。”

    “那么清楚?”

    夜千筱忽的眯起眼。

    “一起回来的……”解释到一半,赫连长葑忽的意识到什么,奇怪地打量了她一眼,继而眼底流露出些许笑意,问,“吃醋了?”

    “想多了。”

    夜千筱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说完,移动脚步,准备离开。

    然,路过赫连长葑时,手腕被紧紧抓住。

    “我去训练。”蹙了蹙眉,夜千筱不爽道

    。

    “不去了。”

    手中力道一拉,夜千筱便直接被他拉到怀里。

    抬眸,夜千筱冷眼看他。

    “你问,我说。”

    低头看她,赫连长葑神情稍有认真,甚至带有几分执着。

    环住她的力道,不经然间紧了紧。

    夜千筱凝眸看他。

    半响,眉头一扬,夜千筱淡然开口,“不问。”

    他们俩都知道是什么事。

    追问赫连长葑跟乔瑾的关系?

    没意义。

    一看就认识多年,默契十足,真若问个清楚明白,自己还赌气。

    说到底——

    她只是不爽罢了。

    “真的?”赫连长葑沉声问。

    有些失落。

    手掌扣住他的手腕,夜千筱眯起眼,扫了下他的肩膀,“伤怎么样?”

    “没事。”

    “吃饭了吗?”夜千筱又问。

    “刚回来。”赫连长葑颇有深意地回答。

    “哦,”夜千筱神情随意道,“我请客。”

    说着,便轻易将赫连长葑的手拧开,再率先一步朝门外走去。

    “……”

    看着夜千筱的背影,赫连长葑哑言。

    请客?

    食堂不要钱。

    就挂个“请”的名头而已。

    但,无可奈何。

    赫连长葑只得跟在夜千筱身后,一起去了食堂。

    *

    等到了食堂,赫连长葑才意识到,夜千筱口中的“请”是什么意思。

    短短几日,就成功跟炊事班混熟了,一句话的功夫,就点了餐,掌勺的炊事员应了一声,便嬉皮笑脸地去了厨房。

    仿佛习以为常似的。

    将这一幕看在眼底,赫连长葑不经然间挑了挑眉。

    “过来。”

    勾了勾唇,赫连长葑抬眸,朝夜千筱沉沉地说出两个字

    。

    微顿,夜千筱看了看他,很快便走了过去。

    “坐。”

    赫连长葑看了眼身侧的位置。

    想了想,夜千筱依言坐下。

    “说说,”右手手肘放到桌上,赫连长葑一脸真诚地看她,一字一顿地开口,“夜千筱同志,这次是怎么勾搭上的?”

    “……”

    夜千筱悠悠然扫向他。

    一举一动,眼神语气里,皆是带着种阴阳怪气地问道。

    哑然失笑。

    “慢慢猜。”

    站起身,夜千筱懒得理他。

    径直去了厨房。

    这次选拔结束后,一直不敢来找她的炊事员们,在一天晚上终于集体找到她。

    大意是请教刀功。

    当然不是免费的,只要夜千筱愿意教,今后只要不过分,各种小灶随便开。

    这般交易,夜千筱自然是应了。

    从那之后,偶尔晚上会来厨房一趟,教教他们几个刀功的同时,顺便把第二天要用的菜都给切了,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炊事员们的压力。

    于是——

    理所应当的,夜千筱在炊事班成红人了。

    一般来吃饭的时候,就算不说,也会被偷偷加个菜。

    夜千筱接受地心安理得。

    现在,既然都说是“请客”了,夜千筱掌勺不行,便去厨房接了切菜的活儿,保证每样菜的美观。

    而,在她去厨房的期间,赫连长葑也将她在炊事班的事迹,一一给打听清楚了。

    想到夜千筱炊事员出身,唯有那刀功亮瞎人眼,厨艺随时都能弄死人这事,赫连长葑便哭笑不得。

    半个小时后。

    夜千筱端上了三菜一汤。

    外加一碗白米饭。

    “辛苦。”

    瞥见将碗往桌上端的夜千筱,赫连长葑收敛了神情,莫名多出几分严肃。

    拿饭碗的动作一顿,夜千筱扫了他一眼后,才将饭碗递到他面前。

    然,手还没收回去,就被赫连长葑抓住了。

    她站在赫连长葑左侧,而抓住她手的,也一样是左手

    。

    近乎下意识的,夜千筱看向他受伤的左肩。

    “怎么?”

    凝眉问着,夜千筱没将手抽回来。

    赫连长葑朝旁边位置看了看。

    没有视线说话。

    想了想,夜千筱也猜不到他在打什么哑谜,便如了他的意,在旁边位置坐了下来。

    “今天你生日。”

    抓住她手没放,赫连长葑侧身盯着她,字字顿顿地开口。

    “哦。”

    眼皮跳了下,夜千筱淡淡地应声。

    不知不觉,这个夜千筱的身份,也已经23岁了。

    “刚刚我拿了张结婚申请表。”

    赫连长葑右手放桌上一放,一张结婚申请表落在了桌上。

    趁着夜千筱在厨房,赫连长葑便去了附近的办公楼。

    第一时间找头儿要了这张压箱底的表。

    稍稍愣怔。

    半响,夜千筱朝赫连长葑眯了眯眼,唇角轻轻一勾,略带真诚地开口,“恭喜啊。”

    悠悠然地语气,仿佛是好友结婚般,根本没把自己带入其中。

    赫连长葑无奈看她。

    将表格往前一推,推至夜千筱身侧的桌上。

    然,从头到尾,视线都停在夜千筱身上。

    “嫁给我。”

    一字一顿开口,赫连长葑声音饱含磁性。

    “不嫁。”

    夜千筱想都没想,直截了当地拒绝。

    她刚同意留下,就丢来一张结婚申请表?

    “你都到晚婚年龄了。”手离开纸,赫连长葑轻描淡写地道。

    听语气,又少了些许正经,多出几分调侃。

    “……”

    夜千筱横了他一眼。

    “我不逼你,”拿起筷子,赫连长葑看她,“什么时候想嫁了,把表格填好给我。”

    “……”

    ------题外话------

    就问一句,生日礼物是结婚申请表,帅!不!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1、赫连长葑,你找死!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