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4、拿命补偿吗? 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没管脸上的伤,夜千筱先一步在前方,同赫连长葑开始了搜寻的行动。

    一楼的人基本都被清除光了,就算剩下几个,相信冰珞和乔瑾两人也会解决,所以两人上了二楼,开始搜寻上面的房间。

    总共四楼,占地面积有些大,夜千筱确定的目标就有五个。

    而,难保会有意外发生。

    所以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两人,在二楼没有被搜寻过的房间,开始一间间的进行搜寻。

    期间也会遇到一两个分散的敌人,都被两人光速解决。

    连续几间房都是空的,到逼近墙角的一间房时,夜千筱的心忽的提了一下。

    与此同时,在门另一侧的赫连长葑,一手拿枪,一手朝她做了个手势。

    凝眉看他,夜千筱点了点头。

    于是,赫连长葑一脚将门踢开。

    夜千筱手握着枪,率先进入门内,而枪支部件活动的声响,也在第一时间传到了夜千筱耳中。

    抓住步枪的力道一紧,夜千筱通过夜视镜找准目标,迅速的扣动了扳机。

    子弹穿透身体的声音,沉闷而悲鸣。

    连续开了三枪。

    一发中额心,两发中心脏,必死无疑。

    这时,赫连长葑也扣动扳机,将另一个手持枪械的人进行清除。

    “啊啊啊——”

    下一刻,他们俩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而后,是哭嚷嚷着用当地语言,叫着两人名字的声音。

    刹那间,两人的动作都顿住了。

    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对视了一眼。

    很快,视线便在房间了转了一圈。

    一个十多岁的女孩站在角落里,发出崩溃的嘶吼,肩膀一颤一颤的,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浑身都在颤抖着,那一双黑亮的眼睛里,迸发出夜千筱极其熟悉的恨意。

    刻骨铭心的恨。

    融入骨髓的恨。

    恨,近乎疯狂。

    扫了那两个被枪杀的人,一男一女,中年模样,看情形,估计是她的父母。

    夜千筱紧紧拧起眉。

    这里为什么会有女孩?

    虽说是当地人,但他们手拿杀伤性武器,并且有开枪射击的意思,所以他们并不算误伤。

    再者,在这样地方的人,除了那些被当做人质的东国民众,其余人都是抹除的对象。

    他们是为自己国家做事的人。

    尽管,他们也会尽量,保证着其他国家的利益。

    他们没错。

    可——

    夜千筱的动作有些迟缓。

    难免想到自己。

    七年前,全家灭门,她的父母同样死在跟前,甚至是一模一样的子弹,可没有任何武器的她,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后来,还是有人故意放水,她才逃过一劫。

    莫名的,想起那抹感觉。

    近乎下意识的,夜千筱朝旁边看了眼,眼帘映入赫连长葑的身影。

    他立在附近,眉眼被夜视镜遮挡,唯独能看清的是鼻与唇,侧面印出深邃的弧线,他没有端枪,枪口甚至偏移了女生的方向。

    这是一种难得的,不属于他专业态度的姿态。

    隐隐觉得,他在犹豫,甚至,有些悲伤。

    当这样的身影落入眼底,夜千筱停顿几秒,在某个不经意间,心底,划过抹异样的熟悉感。

    一种极为强烈的焦躁和抵抗,从胸腔涌现出来,她近乎愣怔的站在原地,有什么力量在吸取她身上的力气一般,抓住步枪的手,也在不知不觉间垂落下去。

    与此同时——

    眼角余光瞥见,站在角落里的那个女孩,忽然掏出一把手枪出来,双手持枪,颤颤巍巍的对准了赫连长葑的方向。

    大脑有过片刻空白。

    待到枪声响起的那刻,夜千筱才猛地回过神来。

    是她开的枪。

    抢在女孩扣扳机之前,她举起了步枪,结束了女孩的生命。

    回神的那一刻,子弹正中额心的女孩,双眼睁大,眼珠子近乎要鼓出来一般,紧紧盯着赫连长葑,那双漆黑而漂亮的眼睛里,唯有还未来得及散去的恨意与绝望。

    她重重地倒了下去。

    可,真正结束了女孩的生命,夜千筱在在不经然间,悄悄松了口气。

    生活在这种地方,倒不如死了来得解脱。

    赫连长葑偏过头,看着她,隐藏在夜视镜后面的眼睛,投射出来的视线,仿佛如实质一般落到她身上。

    感觉到一股难以预测的视线,似乎夹杂着很多东西,可却让夜千筱难以分辨清晰。

    “我不该开枪?”

    夜千筱一字一顿地问。

    “不是。”赫连长葑话语肯定。

    没有在第一时间开枪,本就是他的失误。

    在这里,他们只是武器,不该有任何情绪。

    他只是——

    想到了她。

    夜千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不知为何,那口冷气,似乎在肺部凝结,牵动着胸腔,阵阵发疼。

    停在原地,夜千筱紧紧地抓住枪,被隐藏在夜视镜下的眼睛,闪烁着一抹冷光,她声音冷冷地,字字句句,“七年前,你也参与了那场行动,是不是?”

    一个字,一个字,缓缓从这染满鲜血的夜色里滑落。

    一个字,一个字,犹如最为猛烈的撞击,狠狠砸在心底。

    赫连长葑的身形,就在那一刻,不由得僵了僵。

    原本质问而疑惑的夜千筱,在看到他沉默的身影时,眼底闪过抹不可思议的情绪。

    他?

    真的有他?

    一股凉意,在胸腔扩散开来。

    看着赫连长葑欲向前的动作,夜千筱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赫连长葑止住动作。

    夜千筱停了下来。

    两人都戴着夜视镜,无法对视,无法从眼里看出那份情绪,而,他们之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彻底静止下来。

    耳麦里传来持续不断的汇报声。

    大多都是好的。

    不知在哪一刻,夜千筱听到,他们找到人质了,受伤的有两个,没有人死亡。

    然,本该是这场行动最为激动地时刻,夜千筱却恍如麻木一般,听到各种声音从耳麦里滑过,没有任何情绪与反应。

    当一种绝对的事实摆在眼前,夜千筱终于开始将先前的重重疑点结合在一起。

    沙漠生存训练中,她受伤,赫连长葑执意让她离开,并且表示已经知道凌珺家的灭门惨案。

    因为以前排除过赫连长葑的可能,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

    如果赫连长葑是七年前才入伍的话,需要在部队待过一段时间,才能进入煞剑。

    可,她怎么能忘了,以赫连长葑的能力,就算特招进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当时的她,以为有别的理由,而她分析不出来。

    后来,在成为正式成员之后,他们俩的关系像是这么确定下来,可赫连长葑对她处处照顾周到,确实在某个方面,让夜千筱有些无法适应。

    这种好,不仅是单纯的感情,而是夹杂了些别的因素。

    现在她清楚了。

    比如,愧疚。

    比如,补偿。

    种种奇怪的现象,如果先前的她想不明白,那么,现在,她怎么也该完全明白了。

    因为眼前这个人,千方百计对她好的人,是曾经灭她全家的人之一。

    所以,他不得不这样。

    两人面对面,依旧僵持着。

    半响,听到耳麦里种种撤离的汇报,夜千筱盯着赫连长葑,声音冷得仿佛没有任何情绪,“没话说吗?”

    “对不起。”

    赫连长葑微微低着头,三个字,与他来说,难以想象的沉重。

    “对不起?”

    轻飘飘的三个字,从唇畔溢出,而嘴角却勾勒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赫连长葑定在原地,无言以对。

    他曾犹豫过,是否跟夜千筱坦白。

    可他知道,那件事对凌珺造成了怎样的伤害,以至于她那一辈子都颠沛流离,在刀尖上讨生活。

    她可以活的潇洒肆意,对任何事情都游刃有余,可他也知道,一旦事情发生过,那就永永远远的发生过,再冷血无情的人,都无法对待那般创伤坦然自若。

    更何况,他认识的夜千筱,那么柔软善良。

    当初,夜千筱在医院时,他曾狠过心想让夜千筱离开,甚至强行给夜千筱下了命令,那几天的时间,他一遍遍的思考着、割舍着,可当再次见到夜千筱的时候,那么坚定的决定,却忽然动摇了。

    他,离不开她。

    所以,他做了一个残忍的决定。

    藏着这件事,对这个曾被他伤害过的人,做了一件更残忍的事。

    如果可以,他宁愿夜千筱永远也不知道。

    但——

    就在此时此刻,她知道了。

    继续隐瞒,他不舍,更,不敢。

    有生以来,这是头一次,在人面前,会这般慌乱。

    耳麦里,传来最后一个人撤离的消息。

    很多声音在呼叫他们,一遍一遍,声音焦虑。

    于是,夜千筱收回了视线,微微侧过身,越过赫连长葑往门外走。

    路过赫连长葑身侧时,赫连长葑偏头看她,欲要抓住她的手腕,可夜千筱在被触碰的那一刻,动作明显的往旁移了移,避开他的动作。

    步伐不变,夜千筱径直向前,一直走出门,都未曾回头。

    夜视镜下的景色,一切都显得那么不正常。

    可,夜千筱那坚定离开的背影,却清清楚楚,犹如一道利剑,直戳人心。

    狠狠地,不遗余力。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耳麦里的声音催了多久,赫连长葑终于动了动眉头,抬起腿,往外走。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集合点。

    众人一看到他们,下意识松了口气,然后迅速朝他们靠近。

    本想趁着这机会,调侃几句,可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感觉到两人身上阴沉的气质,就冷不丁地沉默了。

    一个个的,顿时被唬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撤退。”

    赫连长葑来到队伍前面,用冷漠的话语说了两个字。

    命令下达。

    他面无表情,神色严峻,明显的,对这一次的胜利,他并没有什么喜悦感。

    煞剑这群人,除了少数个别情商低下,其他人个个都是人精,一眼就能察觉到问题的所在,可他们所能想到的最大的原因,都只是小两口意见不合或小吵一架而已。

    便基本没放心上。

    只是,大多数人,都在撤退行动里,不敢有任何的失误。

    那个晚上,他们带着一批人质,在陆续赶到的追兵中撤退,但没有经历什么枪击战,基本都是对那群人避得远远的。

    他们若没有那批手无寸铁的人质,或许还可以战斗一番,但现在他们首要的任务,就是要保护人质的安全,撤退才是当务之急。

    而,直到黎明之前,夜千筱跟赫连长葑这两个名义上的小组,都没再有任何接触。

    战争与鲜血,一切都那么现实。

    但,每每在眼角余光里瞥见赫连长葑,夜千筱又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现实。

    就跟个笑话似的。

    直至天明,他们将敌军甩开的同时,终于迎来了援救。

    一架直升机。

    在靠近祖国边境的地方,在经历过那晚的战争与逃亡之后,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激动人心,而种种难以料想的激动,在直升机上见到熟悉的军装之后,仿佛升到了顶点。

    纵使劳累了一夜,他们依旧激情昂扬。

    他们!

    终于完成了这场任务!

    零死亡!

    三人受伤,却都不重!

    一次圆满的任务,莫过于此。

    直升机上。

    听着种种激烈的讨论,夜千筱就靠在冰珞肩膀上假寐,仿佛这样就能隔绝那一直落到身上的视线罢了。

    冰珞当着她的枕头,一言不发,而坐在位置上的身形,一动不动的,似是怕惊醒了睡觉的夜千筱。

    不知过了多久,当直升机上的声音渐渐安静下去,劳累了一夜的战士们,慢慢地熟睡过去后,忽然听到了一阵惊呼声——

    “艾玛,今天建军节啊!”

    一声高呼,惊起千层浪。

    原本熟睡的战士们,甚至于那些疲惫至极的人质们,都纷纷睁开眼醒了过来。

    就连夜千筱,都在不自觉中,微微掀起了眼睑。

    冰珞偏头,看了看她。

    于是,夜千筱离开她,坐直了身子。

    “真好,能赶在这天回来。”

    “欧耶,回去就能过节。”

    “啊啊啊,我要睡觉啊,党和人民原谅我……”

    顿时,直升机内响起嘈杂的议论声。

    一个个的,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有人在讨论回去该怎么过节,神枪手说要不要回去跟菜鸟们比比,以此来庆祝一下;格斗手说晚上如果有摔跤项目的话就太好了、太劲爆了、又能虐的他人满地找牙了;吃货们凑在一起猜测晚上炊事班会给他们加怎样的餐,烧的菜会不会比平时更注意火候……

    也有人在讨论以前的建军节乐事,一件一件的,都挑出来讲,引起了诸多的哄笑。

    场面,一时间变得难以控制起来。

    被救回来的人质们,对他们的激情表示有些奇怪,但现在他们刚刚逃脱魔爪,眼前这批人正是将他们救出来的英雄,所以他们很好的容忍了这样吵闹的气氛。

    纵使,他们是真的很疲惫。

    但——

    建军节,不是么?

    一年一度的节日,为了他们而建立的,他们凭什么不能高兴,凭什么不能乐呵?

    甚至,还有个别“人质”,还凑到他们身边,一起说着一些趣事。

    然而,在这样热闹的气氛里,夜千筱的神情却越来越冷,冷若冰霜的脸庞,见不到丝毫的欣慰和喜意。

    有好几个人在观察她。

    比如自己这一排的冰珞、乔瑾、易粒粒,还有坐在对面的赫连长葑、徐明志、封帆。

    除了夜千筱和赫连长葑自己,谁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甚至,让喜怒不形于色的夜千筱,没有表现出任何融洽的反应,反而似是隔绝了周围的一切,冷漠的令人心惊。

    但,夜千筱不说,赫连长葑也不说,他们只能观察着、担心着。

    感觉到这些事前,夜千筱身子微微往后靠着。

    行动时换回了一身普通的休闲装,没有帽子,她便微微低着头,没有理会任何的视线。

    就这样,一直沉默。

    直升机送人质们去了附近的军区,由赫连长葑出面,交代好那群人质之后,直升机便将他们拉回了部队。

    直至夜幕降临,直升机才安全抵达基地。

    夜千筱刚下车,还未集合自己这边的学员,便直接走向了办公楼。

    自从成为队长后,大队也给夜千筱安排了办公室,不过是跟赫连长葑一起的。

    她知道,如果自己待不下去了,应该做一些什么。

    至于自己的队员?

    她没精力再管。

    冰珞是第一个发现她离开的。

    热闹的队伍里,一看到她走出人群,冰珞下意识的想要跟上,却被乔瑾拉住了。

    “让她静静。”

    对上冰珞冷冽的视线,乔瑾近乎无奈地说道。

    冰珞皱眉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留下。

    很多人都察觉到夜千筱的离开。

    赫连长葑自然也在其中。

    但,赫连长葑没有发话,正常的组织集合,也没有去叫夜千筱,其余人更是没有管。

    反正,队长说了算数。

    这次任务结束后,他们这些人放两天假期。

    晚上的任务有三个——

    洗澡,吃饭,睡觉。

    之后,解散。

    战士们一哄而散。

    赫连长葑也转身,朝办公楼那边走去。

    “赫连长葑!”

    身后,传来徐明志愤怒的声音。

    赫连长葑刚停下脚步,就瞥见那抹身影从身侧窜出来,继而停在他面前。

    徐明志扑过来,直接揪住他的衣领。

    “你对千筱做了什么?!”

    那张年轻的脸上,充满了怒火与不爽。

    揪住他衣领的手紧了紧,徐明志近乎抓狂一般,额头上的青筋暴起。

    就算是在选拔中,训练中最苦的时候,也从未见过他有这般激烈的反应。

    赫连长葑垂下眼,视线一寸寸的从他身上扫过。

    徐明志却不理会,眼底唯有怒气。

    他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不要做任何事情,放任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在一起,甚至偶尔看到他们俩的暧昧举动,都抑制住了。

    可——

    现在!

    夜千筱明显情况不对劲。

    将所有一切隐藏起来,谁也不容靠近的疏离,是徐明志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而,夜千筱是跟赫连长葑接触过,才有这般现象。

    不是赫连长葑的罪过,还能有谁?!

    “你是不是欺负她了?!”

    没有得到回答,徐明志松出右手,继而紧紧握起拳头,怒火更甚。

    “是。”

    冷静地看着他,赫连长葑沉沉地说出一个字。

    下一刻,徐明志的拳头,在空中掀起一股强烈的劲风,狠狠地撞击着赫连长葑的脸颊!

    不遗余力的一拳!

    狠狠地!

    怒火的爆发!

    赫连长葑没有反抗,稳稳地站在原地,嘴里有鲜血的味道缓缓蔓延,可他却没有丝毫怒火,反而凝眉看着这样气炸的徐明志。

    有时候,真羡慕这小子的单纯、鲁莽。

    然——

    真正揍到他的徐明志,却在这一刻,不由自主地冷静下来。

    最起码,没有先前那么冲动。

    以赫连长葑的能力,躲过他的这一拳,是最轻松不过的事情。

    眼下,赫连长葑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只是因为,他不想躲。

    因为什么?

    愧疚?

    亦或是,别的什么?

    片刻后,赫连长葑伸出手,将徐明志揪住他衣领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

    之后,没有半句话语,直接绕开他。

    “你到底做了什么?!”

    心下焦虑,徐明志再次挡在赫连长葑面前。

    冷冷看他一眼,赫连长葑冷漠道,“这是我和她的事。”

    “……”

    徐明志气得双眼通红。

    妈的!

    若不是千筱会生气,他真想将这个混蛋揍成三等残废!

    赫连长葑再次绕开他。

    这一次,本想再次跟上他的徐明志,却被顾霜和陆松康给拉住了。

    顾霜和陆松康本来也想打听一下夜千筱的事的,但没想被徐明志抢了先,还看到了赫连长葑宁愿挨打的不可思议的一幕,当时便惊住了。

    现在,大脑运转好不容易恢复正常,自然要拦着徐明志。

    “你知道殴打长官有多大的罪吗?!”

    “他们的事情,你瞎掺和什么?”

    “队长巴不得把千筱宠上天呢,怎么可能欺负她?”

    陆松康和顾霜一人一句,一边劝导着,一边将人往宿舍楼扯。

    真不知道,这小子能这么犟!

    徐明志敌不过两人,只得被强行拖走。

    ……

    半个小时后。

    赫连长葑来到办公室。

    其实距离不长,加快速度的话,不到十分钟就可以抵达。

    他是故意放慢了脚步。

    因为,不知道怎样去解释、去挽留、去面对。

    最终,来到门口,他将门推开时,夜千筱刚准备出来。

    手上拿着一张纸。

    扫了一眼,赫连长葑只是看到标题,动作就没来由地僵了僵。

    退伍申请。

    四个字,狂草却漂亮。

    但,她要离开。

    夜千筱忽略掉他,欲要从他身侧离开,可赫连长葑却朝旁边走了一步,挡在她面前。

    拦着她,却不敢靠近。

    “我们谈谈。”

    很低很低的声音,夹杂着一些深沉的情绪,赫连长葑紧紧地盯着她。

    “没什么好谈的。”

    冷冷回了一句,夜千筱连眼神都没有与他相对。

    现在,一见到他,便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她不知道那样的情绪是从哪儿来的。

    或许有多种原因。

    有他的行为,他的隐瞒,或许还有别的……

    怀有这样的情绪,夜千筱不可能跟他心平气和的谈。

    或许,很久很久以后,她都不可能保证这样的心平气和。

    “我想补偿。”

    没有退让,赫连长葑低着头。

    夜千筱没有看他,在说这话时,他眼底有过一闪而过的悲伤。

    “拿命补偿吗?”

    话语讥讽地问了一句,夜千筱终于抬了抬眼,黝黑眸色只剩下一派锐利光芒。

    那般冷冽,那般寒冷,那般震慑。

    一抹难以言喻的恨,从眼底深处一点点的汇聚成型,最后化作一把无形利剑。

    可插入的,是她的心。

    明明已经舍弃的东西,多亏了眼前这个男人,再次将她隐藏心底深处的那抹恨意勾了起来。

    “只要你想。”

    对上她的视线,赫连长葑一字一顿,不容丝毫退缩。

    只要她想。

    只要她愿意。

    只要她能解恨。

    怎么都可以。

    就算,拿走了他的命。

    眉宇间闪过抹狠色,夜千筱一抬手,就将那把浸染了鲜血的军刀抽了出来。

    ------题外话------

    上次在标题上写【重】,还是宗冬牺牲的时候,这一次,关注感情线的,你们必须看一看,这关乎这一卷后面的走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4、拿命补偿吗?重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