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5、三个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她关上门,一言不发。

    半响。

    有种失落感袭来,好像在搅乱一些东西。

    冰珞的眼皮子跳了跳。

    最上层,她的身份证和护照不见了,唯独剩下一张军官证。

    但是——

    两把狙击枪都在,一把步枪昨天没带回来。

    衣服不变,武器不变,手机也在,连军刀都没少。

    冰珞清楚她每一样物品。

    上层是她的各种武器装备和衣服,下层挂着这个季节的衣物,外加她的枪。

    一抬手,将衣柜的两门都打开。

    于是,她下了床,连鞋子都没穿,径直来到夜千筱的衣柜外面。

    这个宿舍,似乎就剩下她一人了。

    猛然有种感觉——

    冰珞在整个宿舍观察了一圈。

    以夜千筱懒散的性格,以前是从未有过这样的。

    她的每一样东西,都摆得整整齐齐,牙刷杯子毛巾,桶和盆,全部归为按规矩摆放的位置。

    夜千筱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被放到了对面的床铺上,被褥有棱有角、整整齐齐,见不到丝毫的皱褶,完美的跟教科书上的图片似的。

    感觉到身侧空荡荡的,她近乎下意识的,便从床上翻身爬起。

    宿舍内,已然一派光亮。

    她六点半睁开的眼。

    等她再次睁开眼时,却再也没有见到夜千筱的身影。

    只是——

    然,冰珞心里却隐隐不安,在床上辗转反侧,竟是一直到天明,才渐渐地睡了过去。

    夜千筱似乎累了,盖上被子,一闭眼,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冰珞没有吭声。

    夜千筱的被子一掀,整个人往床铺上一滚,直接占据了冰珞的大半领地。

    算是应了。

    疑惑地看了她两眼,想了想,冰珞便点头,“哦。”

    洗漱完回来,夜千筱抓着一床被子,直接来到冰珞的床边。

    “我跟你一起睡。”

    直至凌晨二点,夜千筱和冰珞,才关了电脑准备睡觉。

    夜千筱和冰珞则是待在宿舍里,玩了她们这辈子,最后一次合作的游戏。

    其余人,都在食堂集合,庆祝今年的建军节。

    一到晚上七点,整栋宿舍楼,就只剩下夜千筱和冰珞两个人。

    既然夜千筱没有参与聚会的意思,那么,她也没有打算去参加晚上的聚会。

    冰珞没有吭声,而是转过身,将给夜千筱带的饭菜给拿了出来。

    “嗯。”夜千筱点头,继而又补充一句,“谢了。”

    习惯性地给她带了一份。

    “给你带了一份。”冰珞道。

    将沾染鲜血的衣服丢到垃圾桶,夜千筱如若寻常一般,同冰珞问道。

    “食堂有饭吗?”

    总觉得,事情就是这样的。

    如果她不想说,那么,自己没必要去逼问。

    既然夜千筱能编造谎言来糊弄她,就证明她并不想说这件事。

    因为——

    却没有继续去问夜千筱。

    直至最后,冰珞否定了这个胡乱编造的理由。

    但,她没说,整体实力上,夜千筱确实强,但在很多单独科目上,比夜千筱强的有很多。

    她在思考这个理由的可能性。

    冰珞极不信任地点了点头。

    “哦。”

    “他比我厉害,我受不了。”

    “原因呢?”

    很快,她解释道,“我跟赫连长葑分手了。”

    夜千筱有些头疼的想了想。

    冰珞说不出所以然来,但对夜千筱,她素来有着一定的敏感度。

    她的神情,一看就是有事。

    跟夜千筱接触了这么久,不可能不知道夜千筱的情况。

    冰珞坚定地开口。

    “有事。”

    夜千筱扯下毛巾,耸了耸肩,似是很轻松地回道。

    “没事。”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夜千筱,半响,重复着夜千筱的话语,“怎么了?”

    冰珞也相应的停顿下来。

    顿了顿,夜千筱心底了然,却朝她问了一句。

    “怎么了?”

    夜千筱用毛巾擦头发的动作一顿。

    等夜千筱出来之后,冰珞似乎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在她开门的那一刻,冰珞的视线便扫向她。

    原本站着的冰珞,不知为何有些焦虑,在过道上走了两圈,之后,坐在床铺边放着的马扎上,但听到花洒的流水声后,冰珞想了想,又坐到了床上。

    在此期间,冰珞的视线,一直停在她身上。

    之后,她便去柜子里拿了衣服,去洗澡。

    枪支放到办公室,但她身上的小武器数不胜数,军刀有三把,铁丝,鱼线,绳子,手榴弹,还有各种小玩意儿,零零碎碎地散在整个床上。

    她来到床边,将身上所有武器全部卸下。

    夜千筱点头。

    “嗯。”

    可,一见到夜千筱浑身鲜血、气息冰冷的模样,凝眉稍稍沉思,半响,才道,“有热水。”

    冰珞在宿舍等着她。

    直至见到冰珞,脸上神情才稍稍松动了一下。

    夜千筱回到宿舍时,一直都面无表情。

    一直到四楼,夜千筱遇到好几个人,那些人都有跟夜千筱打招呼的意思,可一瞥见她眼底眉间的煞气,便不自觉地闭上了嘴。

    于是,绕过徐明志,夜千筱就此上了楼。

    “哦,好。”徐明志点了点头。

    “我先去洗澡。”夜千筱淡淡道。

    他只想知道,在夜千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以夜千筱现在的状态,无论她做什么事,他都不可能会介意。

    徐明志嘴角扯出一抹紧张的笑容。

    “没,没事儿。”

    无论怎样,她也没有理由去迁怒他人。

    眸光微微一闪,夜千筱将军刀收了回来,继而声音放缓几分,“抱歉,我没事。”

    然,这个时候,夜千筱却反应过来。

    眼角余光瞥见夜千筱拿刀的右手,不经然间,发现她手上沾染的新鲜血液,还没有彻底干透,眼皮子又忍不住地跳了跳。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徐明志不是怕,而是惊骇。

    千筱?

    这是——

    徐明志下意识错愕,等意识到那把刀架在脖子上时,不由得惊起一身冷汗。

    猛地止住步伐。

    “别再跟我提他的名字。”夜千筱冷冷开口,杀气从眼底闪现。

    在徐明志走至跟前的刹那,另一把军刀从袖口抖了出来,再一抬手,便横在了前方的徐明志脖子上。

    夜千筱眸底闪过抹冷光。

    “怎么回事,赫连长葑欺负你了吗?”关心的看着夜千筱,徐明志一边说着,一边欲要靠近。

    纵使担忧至极,脸上还是扬起一抹温煦的笑容。

    一见她,徐明志停止了焦虑,赶忙朝她面前跑去。

    “千筱,你回来了!”

    夜千筱抵达宿舍楼下时,见到一直在门口转圈圈的徐明志。

    见她之人,纷纷避之不及。

    身上的衣服,在昨晚的战争中,被鲜血浸染,浑身鲜红的颜色,外加骇人的冰冷杀气,犹如从死亡地狱里走出来的杀神,从暗沉的夜色里走出来,唯独给人留下一派刻骨冷意。

    转而去了宿舍楼。

    没有递交退伍申请的理由,夜千筱遂离开了办公楼。

    嘴角扯出了抹苦笑。

    听到门开门关的声音,赫连长葑身形微微僵硬,尔后低下头,看了看左肩上插着的那把三叉戟折刀。

    赫连长葑没有挽留。

    这一次,夜千筱离开。

    隐约有这样的意识,夜千筱却不愿意就此深想。

    归根结底,那件事,她谁都不能怨,而当她必须要发泄这口怨气时,她选择了赫连长葑。

    也表示,她开始服软。

    达成约定。

    一个字。

    终于,夜千筱应了一声。

    “好。”

    于是,夜千筱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却有些不明的意味升起。

    不至于动摇。

    当她下定决心时,一个人想要扭转她的决定,按理来说,是她最为不爽的,可莫名其妙,在看到这张脸,那难言的欲要挽回的情绪时……

    她不是怎么喜欢这样正经的谈话。

    有些厌倦,但,也有些心软。

    说不出是怎样的心情。

    视线一寸寸的扫过,这个她想要靠近,但总有万千阻隔的男人,还在尽量的保留最后一次机会。

    微顿,夜千筱打量了他几眼。

    只要她想,随时可以推翻他所有的决定。

    在夜千筱面前,他永远也无法保持那种坚定。

    赫连长葑的声音很沉稳,一如既往地沉稳,但在这样的情形,却失去了以前惯有的那种坚定。

    “我给你三个月的假期,”赫连长葑紧紧盯着她,一字一句,“三个月,你随便去哪儿,三个月后,如果你依旧不想留下来,再来见我一次。”

    夜千筱冷冷看他。

    “现在的你,最没权利说这句话。”

    他因他们在一起而欣喜,可她,一切平平淡淡的,从不曾打心底去依赖她,尽管她会在很多方面寻求他的帮助。

    连他,也不例外。

    她可以用尽全力得到一样东西,同时,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放弃很多东西。

    夜千筱就是这种人。

    这样的选择,赫连长葑并不觉得意外。

    所以,她选择放弃了他,给自己一个安稳。

    这件事,她选择离开,比面对面的解决,要复杂许多。

    一直都知道,夜千筱是喜欢他,只是这份喜欢不够深,所以随时都会离开。

    有痛,他来弥补。

    有伤,他来抚平。

    而现在,夜千筱知道,他更想让她留下来。

    他之所以隐瞒,只想让夜千筱留下来。

    赫连长葑说的很慢,一个字一个字,像是在耳畔敲响一般。

    “我需要你留下来。”

    有鲜血沾在纸上,随着他的动作,犹如飞溅过的血滴,极其刺眼。

    当着夜千筱的面,他将其揉成一团。

    轻轻一用力,就将其给扯了下来。

    他抬起右手,抓住夜千筱手中的那张纸。

    赫连长葑垂眸看她,深邃的眸底,有着难以预测的悲伤。

    简直可笑至极。

    而现在,赫连长葑身处其中,这一切就像个笑话一般。

    那件事,赫连长葑不在其中,她可以让赫连长葑帮忙解决。

    感性与理性的冲突,素来善于分析的她,理不清这其中的思绪,也没精力在一遍遍的重复原不原谅的问题。

    矛盾的是,她并不想恨赫连长葑。

    她恨赫连长葑的隐瞒。

    以前的事,不想时刻惦记着。

    她累了。

    她留下来,自己花了多少精力,赫连长葑又花了多少精力,而现在,她若再次留下来,她跟赫连长葑将会花更多的精力。

    眼下,她并不想继续跟赫连长葑纠缠下去。

    只是——

    夜千筱很愤怒,但并非没有理智。

    他们或许花更多的精力与金钱,都砸不出第二个赫连长葑。

    但,只有一个赫连长葑。

    国家花重金砸出一个赫连长葑。

    对于这个部队,对于上面的长官,对于下面的战士,对于那些人民。

    她知道赫连长葑的重要性。

    她现在穿着军装。

    她可以让赫连长葑的身体千疮百孔,但她下不了死手。

    鲜血淋漓。

    正是上次被刺入的地方。

    刚刚下手的那把刀,偏离了心脏的方向,狠狠刺入赫连长葑的左肩。

    “赫连长葑,我杀不了你,”微微抬头,夜千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话语一字一顿,不含丝毫情绪,“但我不能原谅你。”

    面对着赫连长葑,继而往前走了一步,笔直的站在赫连长葑跟前。

    片刻后,夜千筱侧过身。

    这一次,赫连长葑站在她右侧,面向她,挺拔的身形,站得一动不动,仿佛刚刚那一刀,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夜千筱立在原地。

    脚步声,一声一声,又再一次走远。

    却因隐约见到夜千筱的身影,想了想,遂没有继续敲门叫人,而是停顿片刻后,便转身离开。

    有些好奇。

    颜承乐停在门外。

    即将靠近门口的颜承乐,理所当然的吃了个闭门羹。

    直至这时,面无表情的赫连长葑,这才皱起了眉头,抬脚往里走了一步,再一抬手抓住门,便狠狠地关上了门。

    一步一步,慢慢靠近。

    走廊上,伴随着快速地脚步声,想起了颜承乐的喊声。

    “队长……”

    一种极其压抑且不舒服的感觉。

    只是,在对上那双怜惜的眼睛时,密密麻麻的刺痛便从心底窜起。

    脸色微微发白,额角有细细的冷汗冒出,离得极近,甚至能看清他那颤动的睫毛,可他没有吃痛的发出过一声,一张刚毅而俊美的脸庞,不曾有过丝毫的改变。

    她看着面前的赫连长葑。

    夜千筱依旧站得笔直坚韧,眉宇间的冷然不曾退散分毫。

    最后,缓缓移开。

    触觉到那抹温热,夜千筱抓住刀柄的力道,微微一松,手指一根根的松开刀柄。

    抓住刀柄的手,没有及时松开,有鲜血顺着刀刃两边一点点的渗透出来,染湿了外面的那件外套,同时,手指也触碰到那温热的鲜血。

    几乎不需要多大的力气,整个刀刃便彻底没入!

    锋利的刀刃,破开那件染满鲜血的外套,继而穿透人体最外层的皮肤保护,最后,狠狠插入血肉之中。

    而现在,它没入了赫连长葑的身体。

    随时带在身上。

    三叉戟折刀。

    这把刀,赫连长葑送的。

    一如那骤然爆发的杀气!

    猛地朝下的军刀,在空气中,刮起一股冷冽的寒风。

    握住军刀的手用力,夜千筱抬眸,看着赫连长葑那张冷峻的脸,对准他的心脏,狠狠地刺了下去!

    那双冰冷的瞳仁,愈发的冰寒,杀气乍现。

    大不了一起死!

    死么?

    但,爆发的怒火和憎恨,却抑制不住这股冲动。

    只会招来更大的灾祸。

    明知杀了他,也……

    明知杀了他,也不能挽救回什么。

    明知杀了他,也改变不了任何事。

    只是,抓住军刀的手,以细微的动作,在轻轻地颤抖。

    夜千筱紧紧抓着军刀,漆黑的瞳仁里似乎染了层冰霜,冷到将所有的情绪与思绪遮掩,唯有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冷,在不经然间扩散,似是能将人冻得冰寒彻骨。

    赫连长葑站在那里,岿然不动,跟千万次记忆中的那样,没有丝毫的变动。

    然,两人之间的气氛,却压抑到了一个低点。

    相距不过几厘米。

    一个站在门外,一个站在门内。

    两人面对面站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5、三个月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