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7、加入! 强推新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PS:《王牌》完结会直接开另一篇军旅,跟言情没冲突。

    这个人,这段情,是你的,那就——必须躲不过啊!

    事实证明——

    他视她为掌心至宝,她却避他如洪水猛兽。

    一场退婚风云,一场隐婚历程,一场追妻之旅。

    身着军装叱咤风云的他,因此“大凶”,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于是,果真大凶。

    大凶。

    退婚当日,她给他算了一卦——

    简介:

    网页直接搜笔名或书名就行,APP和手机页面似乎搜不到,妹子们直接去《王牌》手机页面,然后一个劲往下拉,在【作者其他】那里有。

    书名:《军门暖婚之封少拐妻》

    强推瓶子新文!

    【2】

    下一章就是三个月后。

    【1】

    ------题外话------

    她选择了他们,那么,就该无异议地跟他们一起行动。

    在战乱的国家,他们这群佣兵,最容易获利。

    不过,他们是佣兵。

    真是个不怎么让人愉快的国家。

    西赫尔么……

    夜千筱点头。

    “哦。”

    片刻后,继续烤鱼的Ice似乎注意到她的视线,这才偏头看了她一眼,“去西赫尔,那里有战争。”

    夜千筱看着他。

    “差不多。”Ice微微点头。

    “为了杀?”夜千筱动作一顿,扬眉问道。

    “越境。”Ice说的淡然。

    将鱼翅撕下来,夜千筱朝Ice问道。

    “你们接下来打算去哪儿?”

    夜千筱很自然的接过。

    身侧,递过来一条烤好的鱼。

    “喏。”

    然后跟个二大爷似的坐在旁边,看着他们忙来忙去的,自己悠闲得很。

    将处理猎物的事情全然交给他们。

    夜千筱淡定自若。

    两人羞得简直不会说话了。

    于是,等两人拎着满手猎物跟夜千筱回去时,众人很惊讶的发现,这一个个失魂落魄的,就像是失了身的少女似的,给人带来一种诡异的违和感。

    但,倍儿爽快。

    鲜血淋漓。

    一旦猎物出现,他们还没来得及准备呢,夜千筱的军刀就飞了出去,精准无误地刺入了猎物体内。

    有两人跟着她行动,但很完美的被抢走了所有露手的机会。

    军刀射野兔,军刀刺河鱼。

    作为刚来的新成员,夜千筱在第一时间记清了他们的名字和特征,然后便适时地给他们露了一手。

    值得庆幸的是,这群人理所当然的将这一背包的黄金交给Ice保管,没有任何人说过半句反对的话,一到晚上即将开火的地方,整个气氛和乐融融的。

    但,就那么一背包的黄金,定然是价值不菲。

    不知从哪儿来的黄金。

    那个背包里,全是黄金。

    不过,夜千筱打心里觉得,他们这群人只是打着“欢迎她”的旗号而已,实际上是庆祝到手的货物。

    那天晚上,为了庆祝夜千筱的到来,他们就在深山老林里,给夜千筱象征性的办了一个欢迎宴会。

    *

    尽管,结局不是那么完美。

    于是,也留下了很好的记忆。

    一群,很好很好的人。

    跟在和东国部队一样,她遇到了一群好人。

    但,这在她这一生,以往和未来遇到所有幸事中,一件同样可称为幸事的事。

    在夜千筱一生中,在一场场小小的旅程中,这是一支她加入过的,并且不是很起眼的队伍。

    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一个只要她愿意出手,什么事都可以办到的传奇存在。

    那是一个狙击手。

    他们里,唯一一个女人。

    纵使很久很久以后,当这个名为的佣兵团,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也会有人记得这个名为R的女人。

    从此,R,将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他们花了近一分钟的时间,又低低的议论了好一会儿,总算是接受了夜千筱的身份和到来的事实。

    背上狙击枪,简直超级酷。

    真的。

    看起来挺酷的。

    看样子,眼前这一位,应该不仅仅只是半个狙击手吧。

    而,仅仅只是个入门的,他们就见识到他曾在幕后,曾凭借一把狙击枪而镇压敌方,帅气的无人能敌。

    他们这批人中,只有Ice算是半个狙击手,因为是全能的,什么都会用一点儿,但并非样样技能都顶尖,他们以前也问过表示,在狙击手这个领域,他只能算是个入门的。

    怪不得!

    啧,怪不得。

    狙击手啊——

    果不其然,一听到这个解释,他们的狐疑就淡了很多。

    指了指肩膀上的狙击步枪,夜千筱一耸肩,给了个能让他们信服的答案。

    “我是狙击手。”

    不然,随时怀疑她秒秒钟弄死自己。

    这个女人,就是那种随时能给人威胁,让人恨不能分分钟除之后快的。

    霎时,那几人动了动,下意识的想去拔刀,可在Ice的冷眼之下,硬生生的忍住了。

    夜千筱走至Ice前面。

    抬脚,朝前走一步。

    感觉到他们的狐疑与错愕,夜千筱也不好继续装沉默。

    这是怎么办到的?!

    最让人惊讶的是,他们记得她昨天也是穿的这套衣服,而在她解决掉七个人的现在,她身上的这套衣服上,没有染上任何的血渍。

    什么人,能毫发无伤的干掉七个人?!

    于是,这一群人顿时住了嘴,连带看着夜千筱的眼神,都变得离奇古怪起来。

    Ice淡淡应声。

    “嗯。”

    有个人冒出头,不可置信地朝Ice确定。

    “真的假的?”

    由此声响,这群人猛然惊醒。

    背包砸在前方那人身上,却因没来得及接住,便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咚。”

    “砰。”

    原本因看到背包而高兴的几人,再因Ice这平淡的一句话,顿时愣怔在原地。

    随后,Ice取下了肩膀上的背包,抬手便朝站在最前方的人扔了过去,一字一顿地开口,“她一个人,解决了他们。”

    顿时,每个人都自觉的闭上了嘴。

    Ice却沉下眼眸,视线严厉地扫过他们。

    然——

    夜千筱就站在旁边看着,并没有想要插话证明些什么的意思。

    你一片空白的站在人面前,没有展现出足够的实力,纵然气场再如何强大,别人也会因为你的性别去质疑你的能力。

    或许开始还有过不满,想去改变些什么,之后她们也确实凭借改变了什么,可她现在不是凌珺,而是谁也不知道的夜千筱,所以不会有人听到名字就会联想到她的能力。

    这很正常。

    在佣兵的世界,女性,似乎天生就不能跟男性平衡。

    没办法。

    她记得,当初跟丁心创立时,每每跟男人提出邀请,都会得到类似的反应。

    不自觉地汗颜。

    那些人嘀嘀咕咕的说着,用的是邻国的语言,可那没有遮掩的语调,却让夜千筱听得清清楚楚的。

    “我们这里是缺人,竟然拉了个女人……”

    “还不了解那人的底细吧。”

    “Ice怎么随便就把人拉进来了?”

    “R,够神秘的啊。”

    她的Pear,直接被他掠过前面的字母?

    R?

    听到介绍,不仅那群人,就连夜千筱自己,都错愕地扬了扬眉。

    “从现在起,她是我们中的一员。”Ice面无表情地介绍着,顿了顿,又道,“她叫R。”

    “Ice,你怎么把她给带回来了?”一人走向前,一脸不明所以地朝Ice问道。

    九个粗狂男人,个个身材魁梧,可在见到Ice身后的夜千筱时,一个个的威武气息骤然下降,脸上满是惊愕神情。

    两路人马,各自走了近半个小时,才在丛林深处见面。

    后面的队伍,跟他们相距一定的距离,而且他们在Ice的口令下,是直接绕开夜千筱前进的,也难怪夜千筱没有发现。

    瞥了眼落后半步的夜千筱,Ice微微蹙眉,倒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在前面领路。

    不过,制造意外状况的夜千筱,毫无愧疚之心,反倒是很自然地跟在Ice身后。

    据她估计,这群人本不想这个时候动手,Ice应该是过来观察追踪的,没想被她中途插足给解决了。

    “哦。”夜千筱摸摸鼻子。

    “后面。”

    “你的兄弟呢?”夜千筱继而问道。

    跟他们这群人一样。

    这名字,真是……

    匿名?

    >

    “用清冷语气开口。

    “对了,你们佣兵团,名字叫什么?”回过神,夜千筱感兴趣地问。

    这个神秘而古怪的女人,许是能跟他们走一段路,但他暂时没有了解她的意思,而他相信,她也不会向他全盘说出。

    但,他没问。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Ice一低下头,就看到她眼底的笑意,渐渐地淡了下去,有一抹留恋与释然交错闪过。

    她喜欢想做什么,那就去做什么。

    那,到时候再说吧。

    如果她不知道今后会选择什么,那么,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走,如果她以后还能再见到他。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

    一旦离开这,她再很难回来。

    尽管——

    追究一个问题没有答案时,她比较喜欢去做点儿别的事。

    她不是很喜欢这样。

    于是,这个国家,随时随地,都会让她想起他。

    她穿过那样的军装,也有过很多的记忆。

    两年的时间,在这个国家,她留下了很多记忆,丛林,海洋,城市,都有他们训练过的痕迹,而偶尔能见的军人,更是时时刻刻提醒着她。

    而她,此时此刻,最不愿意待的,就是东国。

    在部队,她还能所有保障,在东国,她的安全性相对来说也比较高,而一旦踏入了邻国,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只要逃脱,一定会对她下手。

    从坑了那刻起,她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她可不相信,这样睚眦必报的人,会轻易放过她。

    “绑了他,外加杀了他的狙击手,你说呢?”夜千筱很是随意地反问道。

    “什么仇?”Ice面色沉静地问。

    “有志气,”一本正经地点头,夜千筱别有深意的夸奖着,估摸着Ice还不是怎么满意,便继续说道,“正好,我跟他也有点仇。”

    随后,在Ice愈发冷冽的视线下,渐渐将笑容收敛了起来。

    “噗。”夜千筱冷不防笑开。

    “佣兵,”Ice冷淡说着,继而补充,“目的是的首级。”

    “是不是该说说,你们的目的和身份?”夜千筱问。

    代表两人结盟。

    两手相握,很快分开。

    微微一顿,夜千筱饶有兴致地看了看他,继而也朝他伸出了手。

    最后,朝她伸出手,用很冷的语调自我介绍,“Ice。”

    男人凝眉,看了她好一会儿。

    “你看我,”夜千筱双手环胸,一步步走向他,直至离他有两米远左右后,才停了下来,浅笑着问,“能加入你们么?”

    “你想要什么?”男人继续问。

    如此明显的假名,亏她能面不改色的开口。

    视线微微转移,落到一侧的野梨树上,男人的嘴角狠狠一抽。

    >

    眼眸一转,夜千筱勾唇道,“Pear。”

    “名字。”男人毫不友善地问。

    尔后起身,凝眉扫向夜千筱。

    男人将背包扯了下来,背在肩膀上。

    “我似乎帮了你一个忙?”夜千筱懒懒开口。

    半响,瞥见他再次检查的那个背包,夜千筱眼底滑过淡淡的笑意。

    +背着狙击枪,夜千筱靠在树上,不紧不慢地看着男人的动作。

    对于这种事,夜千筱并不是很感兴趣,也没有查看的意思,唯独好奇的就是他要的究竟是什么。

    看了看她,男人收回视线,继续去找那些背包。

    见面才几次而已,她可没有交底的打算。

    夜千筱凉凉回答,表明不可泄露的意思。

    “机密。”

    “为什么?”男人继续问道。

    也不否认,夜千筱耸肩,“现在是无业游民。”

    夜千筱继而眯起眼。

    站起身,男人凉飕飕地看向夜千筱,冷冷地话语里,带着肯定的语气。

    “你是狙击手?”

    夜千筱扫了眼,全部都是些衣服。

    她现身时,男人已经检查完两个人的背包。

    收了枪,夜千筱在旁看了会儿,见到男人旁若无人的蹲在一尸体旁边,一边擦着他满是鲜血的军刀,一边检查着死者的背包,夜千筱便也走了出去。

    撞上了另一个方向的男人。

    摆明了,另外那位的运气,也不是那么好。

    那个男人,一边拿着满是血的军刀走出来,一边掏出了身上的手枪,径直给了被毒蛇咬伤的那人一枪,夜千筱才恍然意识到什么。

    直到——

    可惜,周围的树木过于密集,所见之处,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身影。

    与此同时,视线在周围迅速移动,打算找到最后一个逃跑的。

    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一枪将那个运气不好的送上了西天。

    夜千筱索然无味地撇了撇嘴。

    一晃神间,有一个不知去向,而另一个,则是运气不好,直接朝她枪口上撞了过来。

    至于另外两个——

    夜千筱不慌不乱,早已对准第三个目标,在他跑了两步之后,便成功了结了他的性命。

    于是,那三个人,跑的比风还快。

    狙击手,千米之外取人首级,甭管你的战斗力有多高,一旦碰到了百发百中的子弹,存活率也为零。

    他们深知,狙击手的恐怖性。

    于是,三人想都没想,径直朝三个方向跑去!

    他们这边的,极有可能已经被解决了!

    不是他们这边的!

    有狙击手!

    被她解决掉三个,外加一个因被毒蛇咬而躺倒在地,另外三个好生生站着的,终于意识到了史无前例的危机!

    很完美的制造了这批人的恐慌。

    这批人还没反应过来,夜千筱的第二发子弹已经穿透第二人的额心。

    一切异动的发生,不过是转眼间。

    轻微的声响过后,第一发子弹径直穿透一人的额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轻而易举地夺走了这条生命。

    眉目间,有这喜悦和张扬闪过,取代了那抹深沉般的平静。

    下一刻,扣动扳机!

    夜千筱稍作停顿,嘴角继而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目标在枪口中心处晃动。

    闭上右眼,最合适的左眼进行瞄准。

    而后,又被她强制性地压了下去。

    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从心底冉冉升起。

    以最快速度检查完,再将子弹上膛,夜千筱举起了枪支。

    往后走了十来米,夜千筱没有过多隐藏,直接来到一棵树后面,便开始检查狙击步枪。

    这种极易暴露身份的隐藏点,她还真有些瞧不上。

    花了两分钟,直至将这人给彻底搜刮干净后,夜千筱才像个土匪一样离开。

    狙击手向来吃香的职业,世界排行第十的SVD狙击步枪也罢了,还有其余各种价格不菲的设备,比如军刀和手枪。

    眼下,只得用他人的装备。

    身上这把军刀,还是她在西镇里随手买来防身用的。

    二来,是这个国家的国情,拿枪出部队可不是小罪,而带自己的军刀,也容易在路上出现问题。

    一来,是真不想带。

    她什么都没带就出来了。

    将那把SVD狙击枪取下来背在肩膀上,夜千筱又开始扒拉他身上的其他东西。

    不得不说,还是个很会坑蒙拐骗的,最起码将烈焰里每个人都养的很好,手下的武器装备更是能排的上名词的。

    蹲在旁边,试探了下他的呼吸,确定已经死透了后,夜千筱才不紧不慢地开始搜刮他身上的武器装备。

    再无生还的可能。

    一刀锁喉。

    身为狙击手,在旁边潜伏隐藏,但专业技能不是很好,被夜千筱察觉出来,便从背后将这只菜鸟给解决了。

    很显然,这是个倒霉鬼。

    夜千筱蹲在地上,看着地上躺着的一具尸体。

    五分钟后。

    不是顶级杀手,便是这个国家的特种兵。

    眼下,这个女人,穿着便装,无法摸清底细,是正是邪亦是不清楚……

    这样的高手,唯一能练就出来的,就是经过专业的培训。

    但是——

    不是没见过高手。

    男人的神情,愈发的凝重。

    于是,夜千筱就这么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开始,男人还通过树枝的晃动,来关注夜千筱的方位,可在观察了一段时间后,除了风吹草木的晃动,便再也见不到其他的痕迹。

    她转身离开,身影消失在茂密的丛林里。

    夜千筱倒也不在意。

    他不是很相信这个女人的能力。

    以一敌七。

    除了腰间挂着的一把小军刀,就再没有其他的武器。

    “只要你有本事。”男人轻描淡写道。

    “杀了他们,没关系?”

    “这不管你的事。”男人冷漠道。

    一抬手,夜千筱将肩膀上那只手移开,尔后笑问,“所以,你想要什么?”

    似是在辨认夜千筱话语里的真假。

    男人紧紧凝眉。

    “路人。”夜千筱耸肩,看着男人愈发危险的眼神,继而补充道,“看不爽的路人。”

    片刻后,冷声问,“你什么来头?”

    男人仔细的打量着她。

    夜千筱漫不经意地扬眉。

    “烈焰?”

    男人顿时皱眉,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制止她的动作,继而阴着脸质问,“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说着,就准备闪身。

    “我负责杀人,”野梨吃完,将果壳一丢,夜千筱活动着手指筋骨,朝男人挑挑眉,“你要是想打劫,东西留给你。”

    夜千筱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冷冷剜了她一眼,男人却没有开口说话。

    “……”

    拨开前面挡住视野的树枝,夜千筱一边关注着情况,一边朝男人问道。

    “打劫,还是杀人?”

    很快,男人也开始吃。

    夜千筱先一步开吃。

    男人看了她一眼,却冷着脸将野梨接了过去。

    只是客套客套而已,身后的树上那么多野梨,她才不管这位吃不吃呢。

    很是随意的问着,夜千筱的视线,却是落在那一堆人身上。

    手里拿着个野梨,直接递到男人面前。

    “吃吗?”。

    路过野梨树时,随手摘了两个下来,继而来到男人的身边。

    径直走了过去。

    夜千筱扬了扬唇。

    却在即将对视之前,迅速转移视线,当做没有看到,也是懒得理会。

    男人远远的也见到了她。

    也发现跟他们保持着一定距离的男人。

    同时——

    隔得很远,就能看到那边乱作一锅粥的情况。

    大概是有人被毒蛇咬了,现在正在匆忙的抢救。

    邻国的语言,正在交流些什么,在这寂静的丛林里,夜千筱听得还算是清晰。

    远远的,就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

    纵使如此,翌日天明之际,她也赶上了那批人的进度。

    所以,在这种危机丛丛的地方,夜千筱只得放慢脚步,以安全为前提,慢悠悠的往前走。

    但,这算是一场实战,不得已而为之。

    若是平时,夜千筱定然不会冒着危险在暗处行动。

    在这个鲜少有人踏入的原始森林,危险的生物比比皆是,前世野外游玩的时候就遇到过不少,在部队的时候,不仅有过实践经验,还有过诸多没有实践过的理论经验。

    这一走,便走了整个晚上。

    整理了一下衣服,夜千筱戴好帽子,继续顺着痕迹往前走。

    休息了三个小时后,夜千筱觉得自己的体力恢复的差不多后,便从树上跳了下来。

    这个季节,这个时间,正是蚊子最多的地方,而这里的蚊子带着各种疾病,被咬一两口没有关系,但浑身都是包的话,极有可能感染一些病毒。

    夜千筱却没有睡多久。

    夜色愈发深沉。

    听到那离开的动静,夜千筱掀了掀眼睑,直至瞥见他离开的身影后,才轻轻一笑,闭眼开始休息。

    脸色绷得紧紧的,男人在原地停顿半响,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冷着脸离开。

    扫了眼她指明的方向,再看到地上明显的痕迹,再次证实了这里前不久有人走过。

    夜千筱耸肩,却闭上眼假寐。

    男人狐疑的眯起眼。

    这时,夜千筱饶有兴致地朝下面看了两眼,继而扯起唇角笑了笑,抬手指了指一个方向,“这边。”

    然——

    被跟踪的那批人早已失去踪迹,他需要寻找地上的痕迹,才能再次确定方向。

    男人看了她两眼,并没有说话。

    再者,她很想看看,这个在她身后一直跟踪的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她想跟踪的人,没有跟踪不了的。

    在这里休息会儿,反正也没什么关系。

    昨天晚上一直在赶路,没有休息过什么,也是因身体习惯长时间的疲惫,所以想锻炼锻炼,原本还撑得住,但又去逛了一整天,身体就有些撑不了了。

    今天她确实挺累的。

    “天黑了,我打算睡一觉。”夜千筱悠悠然回答,一派慵懒模样。

    半响,沉声问,“你在这做什么?”

    男人眉眼冷峻。

    她就坐在树枝上,背后倚靠着树干,手里拿着那顶帽子,不紧不慢地在手里晃悠着,视线闲散的往下看,与他的视线接触时,眼底隐隐约约展露出些许笑意。

    再抬眼,夜千筱那抹身影,便愈发明显。

    看清人影,男人往后退了一步。

    浓密的树枝下,有月光透射下来,稀稀疏疏的光孔下,仔细辨认的话,可见到一抹躺在最粗树枝上的身影。

    月光明亮,视野还算清晰。

    警戒心登时提起,男人不动声色地抬起眼。

    声音从头顶悠悠飘落下来。

    “哟,找我呢?”

    借着天边升起的月光,男人仔细观察了下前方的树木,硬是没有从中看到夜千筱的身影。

    在天色彻底暗下来之后,他却发现,先前还在前方晃来晃去的身影,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

    夜千筱一直走的轻松惬意,就跟在这里散步似的,却又往往能跟上那群人的动作,体力更是非比寻常。

    没被训练过的,不可能有这身手。

    于是,对夜千筱古怪的印象,又加深了几分。

    他特地走过夜千筱曾驻留的地方,竟是没有发现任何丝毫明显的痕迹。

    本以为,夜千筱这般明目张胆的跟踪,很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可在他眼里明目张胆的夜千筱,却能做到在慵懒迅速的行动中,巧妙地隐藏着自己的身影。

    男人一直跟在后面。

    夜千筱在上山之前,率先将手中的小吃吃完,继而松了松筋骨,优哉游哉地跟了上去。

    夜幕降临之际,那群人径直上了山。

    *

    真是,莫名其妙的女人。

    让身后的男人看在眼里,神情愈发地难看。

    以至于——

    在跟着他们的同时,夜千筱也没有闲着,路过几个小吃摊都有停驻,基本都会弄一份小吃,一边吃一边跟,好不潇洒。

    压了压帽檐,夜千筱继续缓步前行,一边吃着手中的羊肉串,一边关注着前方的动静。

    难不成,又在东国境内有动作了?

    这里怎么会有的人?

    继而,眉头皱起。

    夜千筱微微一顿。

    就是所率领的佣兵团。

    烈焰。

    却很直接的证明了他们的身份。

    花式多种多样。

    纹在肩膀上的,纹在手腕上的,纹在脚上的……

    夜千筱近乎一眼,就看到了令人恶心的彼岸花。

    一伙人,有七个,皆是背着背包,游客的打扮,在这炎热天气下,基本都是穿着短袖的。

    天色将黒,视野还算明亮。

    但,却被忽然出现在视野内的一伙人,将视线吸引了过去。

    肉串未吃完,想法已然定型。

    入夜时,夜千筱手里拿着路边买的肉串,不紧不慢地在街上闲逛着,一边想着晚上的住所,一边想着明天是否买点装备去山里一趟。

    过去了的,那便过去了。

    那也免去了些许哀悼。

    十年前,她的师傅便有九十岁,如能活到现在,那是一种幸运,如若真的……

    她本想去幼时的武术师傅那里看看,可走至那条街,却又绕了回来,去一些曾经熟悉的街道上逛了逛。

    夜千筱在街上继续闲逛了一圈。

    顶着烈阳离开。

    *

    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

    啧啧。

    从来没见过气场这么大的女人……

    而,每一个人,直至亲眼见到她离开后,才忍不住松了口气。

    那背影,在烈日下,极其显眼。

    那动作,潇洒肆意。

    朝男人友好的笑了笑,夜千筱挑了挑眉,继而转身离开。

    “再见。”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映入了他们的视线里。

    顿了顿,便从兜里掏出了零钱,放到桌上。

    只不过,毕竟是友人女友的店子,她这种过路的,最好还是少给他们添麻烦。

    一个星期了,都没动过筋骨,现在看到这群人,还挺想招惹一番的。

    夜千筱有些无聊地耸了耸肩。

    于是,那群人互相对视了几眼,继而老老实实地坐下。

    他的话音不重,但语调极稳,一字一字,饱含威严。

    男人冷飕飕地扫了那些人一眼。

    “坐下。”

    然而,聂施史也能察觉到,夜千筱并不怯弱,反而兴致盎然。

    气氛,剑拔弩张。

    一层层的压力,波涛汹涌,压得人明显透不过气来。

    可,就连他们两个,也能明显的感觉到,整个茶馆的气氛,都凝重了许多。

    聂施史和小鞠在厨房观看着情况。

    那些乞丐早已走了,现在这里就只剩下夜千筱,还有这群不明身份的。

    “怎么?”夜千筱嘴角笑意更浓,她左手放到裤兜里,右手将帽檐微微抬起,眼底闪烁着些许兴致,扬声问道,“想打架吗?”。

    于是,在强大的戒心下,草木皆兵。

    举手投足间的镇定,慵懒神色下的清醒,说她早就将他们打量了一遍,他们绝对不会意外。

    除了对面那个男人,其余所有的人,都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女人的危险。

    那一双双眼睛,犹如盯着猎物的猎豹,近乎狰狞地看着她,而在那些眼睛深处,还藏匿着些许警惕。

    与此同时,周围那几桌坐着的人,齐刷刷地站起身。

    夜千筱站起身,神色有些慵懒,手掌却伸向了牛仔裤兜。

    只要她对己方无害,就只能是个过路的路人。

    信与不信,都与他无关。

    男人凝视着她,并未开口回答。

    轻挑眉头,夜千筱悠然问道。

    “不信?”

    一举一动,她游刃有余。

    她很危险。

    她不怕他们。

    她能跟军人在一起。

    他们所追寻的那群人里,确定没有女人,所以她排除在外,但也不能避免其他的可能性。

    这个女人,着实奇怪的很。

    男人霎时眯起眼,狐疑地打量着夜千筱。

    “哦?”

    “路人。”夜千筱坦然回答。

    男人开口,声音沉沉的,蕴藏着极端危险。

    “你是谁?”

    夜千筱轻轻勾唇,神情不变分毫。

    全是死穴。

    那股杀气,集中在她的额心、脖子、胸口。

    前方气息一凝,很快,便觉得有抹杀气在前方汇聚,劈头盖脸的狠狠劈了下来。

    话音一落。

    她用的是中文。

    听着身后有人低声交流,夜千筱悠悠然眯眼问道。

    “临国的?”

    清冽的眼睛,隐隐约约,滑过一抹不明意味。

    夜千筱的手指摸了摸下巴。

    对面的男人,不紧不慢的喝着凉茶,动作间尽显优雅和高贵,一举一动,有着同同伴截然不同的差距。

    也不急着走。

    没一会儿,夜千筱就将手中的凉面吃完,继而将凉茶一饮而尽。

    最后,聂施史怀着疑惑之心,转身离开。

    夜千筱没有反应。

    奇怪地看了看她。

    但,走过去时,一不留神瞥见夜千筱碗里的辣椒,顿时觉得有股寒气从背后袭来,令他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很快端着茶走出来的聂施史,第一时间就将凉茶朝男人端过去。

    “你的凉茶。”

    也不怕辣死。

    这么辣——

    男人看到最后,眉头紧紧蹙起,眉宇甚至很明显的流露出嫌弃神情。

    一次又一次,到最后,凉面只剩下一派通红。

    没有理会不发一言坐在对面的男人,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吃着凉面,并且在对方的注视之下,旁若无人地给自己凉面里加辣椒。

    气氛,相对来说要平静许多。

    至于另一边的桌上——

    那么厉害?!

    一个人?!

    啊?!

    半响,才算是明白过来。

    小鞠呆愣地应声。

    “哦……”

    “不用,”聂施史摆摆手,极其放心道,“她一个人能干倒这一片。”

    “那……”迟疑了一下,小鞠继而担忧问道,“要不要把她也拉进来?”

    “没什么不好的。”聂施史语气有些强硬。

    尤其,还有一个跟她年龄相仿的女生,正在外面坐着呢。

    这家店,暂时就她一个人守着,家里父母去田地里劳作去了,但她都已经习惯了,偶尔也会遇到一些比较另类的客人,也没有生出什么事端来。

    听着聂施史的叮嘱,小鞠迟疑地晃了晃脑袋。

    “这样,不太好吧?”

    真若打起来,夜千筱不用担心,他一个人顶多应付两个,小鞠到时候没准会有危险。

    看着其余的壮汉一个个的坐下之后,聂施史便转身去了厨房,打算让小鞠不要再现身了。

    遂暗自点头,没有去叨扰。

    奇怪的是,聂施史竟然看懂了。

    狭长好看的眼睛看着他,不经然间流露出抹否定之意。

    跟他不同,夜千筱的神情很平静,也未曾对这个不速之客有意见。

    聂施史的动作顿了顿。

    眼见得他坐下,眼神里闪过抹不满,刚想走过去制止,就注意到夜千筱那边扫过来的眼神。

    聂施史嘴角狠狠一抽。

    一路走过,从头到尾,男人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聂施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7、加入!强推新文!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