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8、维和部队,利刃出鞘! 推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三个月后。

    东国,煞剑基地。

    十月底,天气渐渐转凉,燥热的气息散去,夜幕降临后,凉快的秋风席卷整个基地,带来阵阵盎然秋意。

    吃过饭,赫连长葑来到办公室。

    办公室、食堂、训练场,在没有演习和意外的情况下,这是赫连长葑最常见的地方。

    身着作训服,赫连长葑进门后,便将最外面的外套脱掉,只剩里面的一件短袖。

    走至办公桌旁,刚想将手中的外套搭在椅子上,眼神却不自觉地扫了眼前方的办公桌。

    眼神莫名的黯淡下来。

    空荡荡的办公桌,曾经是他的。

    自从夜千筱成为队长搬进来后,他的位置就被强行霸占,无奈他只能用呼延翊的办公桌。

    而——

    这期间,除了打扫,谁也没动她的东西。

    合上的笔记本电脑旁边,摆着一摞的狙击资料和她的笔记本,在另一侧,则是一叠还未合上的信封。

    她的字坚定有力,就连下一页的纸,都印着她的字迹,隐约可看的清楚。

    那是她离开前,写“退伍申请”的时候留下的。

    再一低头,赫连长葑的视线,从自己身上扫过一眼。

    那里有一副日历。

    他是最不喜欢这种记录时间的物品的。

    这一次,却安安稳稳的放在办公桌上,而上面显示的十月份详细表格里,前面所有的日期一一被涂掉。

    离夜千筱三个月的假期,还有三天。

    整整三个月,他都没有再联系到夜千筱,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三月之期已到。

    他不清楚夜千筱的情况,而他,估计不能守约。

    再一低头,扫了眼手边的报告,最醒目的“维和”两字映入眼底,浓密的剑眉也随之皱起。

    西赫尔。

    这是他们这一次,需要去的地方。

    时间不短,危险,更不少。

    “叩。叩。叩。”

    敞开的办公室大门,被有节奏地敲响。

    赫连长葑偏过头,朝门口扫了一眼。

    是顾霜。

    随后,凝眉道,“什么事?”

    “队长,时间提前了,”顾霜走过来,将加急文件递给赫连长葑,他神情还能保持一定的平静,但语速却明显加快许多,“西赫尔再次发生暴乱,政府军和革命军的战争,又造就了几个城镇的难民,上面要求我们提前出发,时间定在明天早上八点。”

    “嗯。”

    扫了眼那份文件,赫连长葑淡漠地点头。

    “队长。”并不急着走,顾霜在旁打量着赫连长葑。

    “怎么?”赫连长葑继续问。

    稍作停顿,顾霜想了想,继续道,“我们前一批,有个先前的战友,前两天,他给我发了几张图,我觉得,有一张图,还是给你看一下为好。”

    “什么?”赫连长葑问。

    摸了摸鼻子,顾霜伸出另一只手,将打印下来的照片,交给了赫连长葑。

    赫连长葑看了一眼,便倏地愣住了。

    有些人,只需给你个背影,你就能认出来。

    对赫连长葑来说,夜千筱就是这样的人。

    拍的不怎么清晰的照片里,夜千筱那抹背影最为突出。

    她肩上扛着一把机枪,型号不是看的很清楚,但却跟她高挑纤细的身影成为鲜明对比,有风在吹,掠过她的黑色外套,敞开的外套在身后吹得凌乱肆意,带着夜千筱身上独有的洒脱味道。

    她站在那里,犹如卫士。

    在她旁边,有人跟他们站成一排,有一个搭着她的肩膀,动作看起来很是亲昵。

    而,在那一排人的前方,却是一帮难民。

    扫了眼脸色愈发凝重的赫连长葑,顾霜在旁解释道,“说是他们好像是路过,顺手就帮了难民一把。”

    也不怪赫连长葑看了图这般反应。

    当然,其中许是有夜千筱被人勾肩搭背的元素。

    但是,顾霜在看到这图的时候,反应也跟他差不远。

    夜千筱可以在很多地方,唯独,不应该在那里。

    身为东**人,她就算是在休假期间,可以到处游山玩水,可出现在西赫尔这样战乱频繁爆发的地带,却着实出乎意料了。

    并且,据朋友的透露,跟她一起的人,应该是在那里活动的佣兵团。

    军人,佣兵——

    八竿子都打不着!

    听完顾霜的解释,赫连长葑抓住照片的力道,不经然间重了几分,就连纸上都留下了一定印记。

    夜千筱是从那种地方走出来的人。

    她自己最清楚,那里随时会被喂子弹的风险,去那里的谁人不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她倒好,不仅去了,还拉帮结伙的去了……

    赫连长葑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

    “队长,这件事……”顾霜在旁暗示着出声。

    “不要外传。”赫连长葑沉沉开口。

    继而,将手中那张照片,彻底撕碎。

    顿了顿,顾霜继续问,“如果她不能按时回来呢?”

    其实,夜千筱在休假期间,无论去哪儿,只要不是在东国境内闹事,那都没有关系,而且以夜千筱的行为做事,绝对不会做出对东国甚至于普通人民有害的事情。

    但,就怕夜千筱回不来。

    亦或是,有什么危险。

    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就连他们这些人,都是被严禁单独行动的。

    赫连长葑扫了他一眼,淡淡道,“我会继续跟大队请假。”

    “那……行吧。”顾霜无奈点头。

    既然队长都这样说了,这件事能瞒下去,那就继续瞒下去。

    “通知下去,做好战前心理准备。”

    将撕了的纸放到碎纸机里,赫连长葑冷冷地吩咐。

    “是!”

    站直了身体,顾霜斩钉截铁地开口。

    长达八个月的维和,煞剑里半数拔尖的精英,外加外面种种的压力与重视,让他们不得不因此产生一定的压力。

    他们不需要进行培训。

    因为他们时刻都在培训。

    一切只待出发。

    但,这必将是一场艰难的旅程。

    西赫尔,小镇。

    夜幕降临,晚霞满天。

    荒凉的土地上,杂草丛生,乱石遍布,偶尔有搭建的房屋建筑,但大多都破败不堪。

    这是个疾病与战争肆意的国家。

    穷。

    很穷。

    聚集在一起的难民们,无精打采的维持生计,早已麻木沧桑的脸,连丝毫的情绪都见不到,就连悲伤都不曾见过。

    生活于此,对死亡与贫穷,他们早已习惯。

    于是,在这样的地方,他们只能活成这样。

    为了活,而活着。

    连所谓活着的意义,都不知道是什么。

    难民堆里,有哭泣的孩子们,有感染疾病的老人,有缺腿断手苟延残喘的青年,有没有奶水只能熬一些草根汤的孕妇。

    这里是地狱。

    提不起任何生机。

    在黄昏最后一抹余晖消失的时候,一辆装甲车沿着颠簸的小路缓缓行驶过来,有些人抬眼去看了看,但更多的人都选择了漠视。

    然——

    没有停留的装甲车,在行驶过之后,却留下了什么。

    那是一袋大米。

    不够大,撑死不过一百斤,可却足够这里难民生活一段时间。

    于是,几分钟后,在这一批穷苦的难民里,眼底终于有一抹许久未见的希望闪过。

    有人朝装甲车离开的方向看了看。

    装甲车里的很远很远,他们能见到的,不过是指甲盖大小的物体在移动。

    与此同时,装甲车上。

    夜千筱斜躺在角落里,抱着手中的狙击枪,闭着眼养精蓄锐。

    在车内,还坐着两个人。

    都是的成员,跟她混的还比较熟悉的。

    一个是突击手,名叫,样貌不出众,个子有一米八五,爆发力极强,近身搏斗时,很容易给人造成心理压力。

    一个精通各种机械,但没什么战斗力,名为,为人幽默有趣,偶尔在逃跑时拖点儿后腿,但基本上都不会有人嫌弃他。

    “咱们没剩什么钱了吧。”

    隔着窗户看着老后面,一脸肉痛的模样,恨不能再跑回去将那袋米扛回来。

    “ice的命令,你想咋地?”擦拭着手中95式自动步枪,不紧不慢地朝他挑了挑眉。

    “能咋地……”耷拉着脑袋,委屈道,“改明儿多抢点儿呗。”

    他们从烈焰那里抢来的黄金,这三个月已经挥霍光了。

    内部所有成员都集体换了套武器装备,同时也为他们的行动安全而买了一些重武器,比如这辆价格奢侈的装甲车,中间还损坏了不少的车辆。

    那全都是钱啊。

    虽然有ice和r的带领,他们这三个月又捞到了不少的钱,也劫了烈焰不少货物,但花销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可不能大手大脚的。

    但,每天发放十袋大米,是ice定下来的规矩,事先也经过他们的同意,所以现在就算跟割肉似的难受,那也只能自己熬过去了。

    这时,似乎为了转移注意力,眼珠子微微一转,便落到了夜千筱的身上。

    打量了夜千筱几眼,都没见到她挣眼,鉴于此等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想了想,便提醒道,“r,快到了。”

    “嗯。”

    没有睁开眼,夜千筱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继而拉了拉帽檐,宽檐帽将自己的脸遮得更严实了些。

    “嘘——”

    的手指放到嘴边,示意不要再去打扰夜千筱。

    他们的成立只有半年时间,而新加入三个月的r,俨然成了他们的第二头领。

    有些人的地位,是不论时间与经验的,她有足够的实力,在每次行动中表现出色,不会辜负任何一个兄弟,也不会落下任何一个兄弟,在不知不觉间,r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排列在ice后面。

    若是没有这个枪法出神入化的狙击手,他们的也不知是否能坚持到现在。

    自然,鉴于此份恩情,成员们对r也宽容许多,甚至关注也要更多。

    只要不干扰行动,r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们心甘情愿的去配合。

    看了看夜千筱,又看了看,算是明白了大概意思,便点了点头,不再出声。

    十分钟后,装甲车开到一个破败的城镇里。

    这里已经被革命军占领了,政府军在三天之前被击溃,附近的难民基本都是从这里跑出来的。

    而今天,他们在这里有一场行动。

    对于他们来说,相对刺激的一场行动。

    装甲车在靠近城镇的边缘处,便适当了停了下来。

    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在一个稍微隐蔽的地方停下,并且等待。

    莫约过了十分钟后,枪击声渐渐的逼近。

    同时,tian对视了一眼,也默契的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身,手上端着枪,很快就陷入了警备战斗的状态。

    唯有夜千筱,有些无聊地掀了掀眼睑,连窗外的情况都没看一眼,只听到那密集交错的枪声,就有些索然无味。

    便继续闭上了眼。

    “来了!”

    倏地,低低的喊了一声。

    声音里充斥着紧张意味。

    夜千筱这才彻底睁开眼,透过窗户,朝枪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的两个成员,近乎张扬的得意大笑,一只手挥舞着自己手中的成果,另一只手则是抓着步枪没有目标的射击,单纯的火力压制。

    这是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

    可,在里,却是最为常见的状况。

    里有好些人,都这么神经质且疯狂不要命,什么事情都敢做,做到了连生命危险都不顾。

    看到他们俩,tian各自来到车窗边,守候着。

    直至他们分头靠近的时候,才倏地将车门打开,他们飞速闪了进来。

    与此同时,tian接替他们的任务,用极强扛在肩膀上,对身后那群穷追不舍的追兵进行射杀,而那两个疯狂的人,则在装甲车发动的时候,很心黑的朝他们对了几个手榴弹。

    装甲车安全发动,加快速度离开。

    但,紧随着跟在他们身后的,确实两辆装甲车和两辆吉普车。

    车上全部都是抢手。

    一连串的子弹,劈头盖脸的朝他们的装甲车扫射过来。

    另外两个正在补充弹药,就凭tian两个,还真有些难以压制。

    “r,该你出手了。”

    抽了空,朝夜千筱说了一句。

    于是,夜千筱摸了摸鼻子,抱着狙击枪坐起身。

    随后,手中的狙击枪,从慢慢打开的窗口伸出来,瞄准镜在第一时间对准了最前面的装甲车。

    不过一秒的瞄准时间,夜千筱根本不需要废多大精力,一扣下扳机,最前面的装甲车右前方的轮胎就被爆掉,由于车速太快而在道路上崎岖地滑动着,最后猛地撞在了路边的大树上。

    “酷!”

    忍不住惊叹一声。

    有了夜千筱的一击必杀,信心很成功的被提了起来,几位愈发的骁勇善战,解决掉那群群追不舍的家伙,难以想象的火力压制,硬生生地压得那群人抬不起头来。

    夜千筱悠悠闲闲的,又干掉了一辆吉普车。

    开始继续瞄准。

    这个时候,眼尖的瞥到狙击枪的反光,心中警铃敲响,大声朝夜千筱提醒道,“r,他们有狙击……”

    话音未落。

    一脸呆滞,就连扣扳机的速度都慢了许多。

    因为,就在刚刚那一刻,对方的狙击手刚冒出头,便被狙击子弹穿破脑袋,整个人的脑袋就挂在了窗户边,手中的狙击枪也随之倒了下去。

    更让人惊悚的是,不知谁的子弹穿过,在一瞬间,便再次穿透那人的脑袋,脑汁四溅的场景,犹如西瓜炸开一般,清清楚楚的映入了眼里。

    愣神半响。

    竟是强忍着,没有就此吐出来。

    这场战斗,以夜千筱打破第二辆装甲车的轮胎而结束。

    唯一的狙击手,也被夜千筱解决,对方伤亡惨重不说,就连车辆的损失也很惨重,他们可以看到很明显的实力差距,从而料到继续追上来的后果。

    最好的战斗,不说一味地击杀,而是己方的绝对威慑!

    战斗在惊险中结束。

    装甲车扬长而去。

    在对方悲痛扼腕的时候,这边则是放声欢呼。

    又赢了!

    这一次,不仅完美的完成了任务,还抢了装备和他们急需的金钱,简直是大丰收。

    而,在他们欢喜雀跃的时候,夜千筱却显得格外平静。

    她抱着枪,继续坐回了原地,帽檐压得很低,仿佛是在有意无意的阻隔外界的一些东西。

    一直想跟夜千筱表达自己崇拜心情的,在关注了夜千筱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朝夜千筱靠近,问道,“r,你有心事吗?”

    斜躺着的夜千筱,悠悠然掀了掀眼睑。

    “没有。”夜千筱一字一顿道。

    “那你……”迟疑的问着,跟其他三人对视了一眼。

    三人也适当地保持着沉默。

    “我困。”

    夜千筱没精打采的回答。

    于是,这一群人集体沉默了。

    好像——

    这理由,还真心说得过去。

    只是,他们见识过r埋伏三天三夜的情景,回忆着昨晚r应该睡得很足啊,这么想着,这理由倒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但,四人也没有追问下去。

    谁都有些心事嘛。

    尤其是他们不能理解的女人……

    万一到了生理期,那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于是,在低落了一段时间后,他们便继续恢复了高涨的热情。

    夜千筱在帽檐之下,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偶尔眼底有几抹无奈闪过,但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什么情绪的。

    她确实有心事。

    她在想赫连长葑。

    这三个月,她一直在这边忙活。

    她跟ice策划行动,联系一些委托人,获取烈焰的行动而想方设法给找茬,甚至还在这一连串的行动中保持不被发现……

    太忙了。

    忙的根本就没心情去想别的。

    直到这两天,西赫尔内部的战争愈发的激烈,新闻上铺天盖地的报道,她意外的看了一下日期,才意识到,跟赫连长葑约定的时间已经快到了。

    说实在的,她已经摸不清,对赫连长葑还有怎样的情绪了。

    恨吗?

    谈不上。

    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事其实怪不得赫连长葑。

    本就是按照命令行事,身处部队,夜千筱同样能明白那种感觉,一切都以命令优先,以人民优先。

    就像她能理解这个国家为什么要抹杀凌家一样,她一样能理解赫连长葑出现在其中,并非赫连长葑的错。

    只是有些事,是这样,便是这样。

    她本不信天不信命,可很多时候,却不得不去相信。

    相信那些,总归有些念想。

    怨吗?

    肯定有一点儿。

    她怨那件事里,为什么会有赫连长葑,她同样怨赫连长葑,为什么会向她隐瞒。

    当她不知道是谁,她可以跟煞剑所有人正常相处,可她知道其中有赫连长葑,这一切就完全变了样。

    当一件事,于情于理都说得通的时候,她为什么还不能接受?

    她想过。

    于是,最后只剩下一个可能。

    她无法接受的,是这个男人身上,曾经染过自己父母的鲜血。

    所以,这件事就像是被打了死结。

    死也解不开。

    想到这儿,夜千筱便阵阵头疼。

    尤其——

    曾答应过赫连长葑,她需要去面对。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那轮弯月升至顶空的时候,装甲车终于在一个小营地上停了下来。

    五个大型的帐篷,其中有两个是拿来住的,而夜千筱和ice单独有一个,只是相对来说比较小。

    在帐篷周围,停着几辆车,有专门烧菜做饭的,有一起行动时的大卡车,还有越野吉普和他们的这款装甲车,装备上是比较充足的。

    而这里的地形,易守难攻,身后是无法攀岩的大山,前方是一条大河,在营地附近还用沙袋堆起了障碍,随时都有人轮流把手。

    这段时间,有夜千筱这个经验丰富的在,一个小伎俩就将一支六人行的佣兵团招揽过来做打手,另外零零碎碎的还招了十来个人过来,都是些有本事的亡命之徒。

    不知为何,反正这些凶悍至极的亡命之徒,一到夜千筱手上,就全部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总之,夜千筱为招揽了不少助力,对提供了很大的安全保障。

    夜千筱背着狙击枪下车。

    已有人走近。

    “r,ice让你过去一趟。”

    那人朝夜千筱说着,语气里带有几分恭敬。

    这位是夜千筱拉过来的。

    tian互看了一眼,眼神里尽是释然和洒脱。

    他们最初还担心,r找那么多人回来,会不会想取代ice的位置,从而夺取,因此还有段时间给r甩冷脸。

    后来,ice知道之后,阴着脸将他们这些原成员骂了一顿。

    ice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提及到r的能力。

    仅仅这一点,就让他们所有人没了话。

    以r的能力,她就算想自己创立个佣兵团,那都只是她是否愿意的事,也怀疑过她是不是为了那袋金子来的,可她基本都没有用过的钱,只有她的装备,是她自己弄来的。甚至大部分时候,她都会将自己“弄来”的金钱,全数交给当资金使用。

    没有强制性的规矩,每个人在任务之外弄到的钱,都是可以自己使用的。

    唯独里,一直都是个例外。

    很多时候,他们甚至都觉得,如果没有r的加入,他们估计还是势单力薄,没办法拥有现在这般底气。

    所以,r是恩人,是他们的幸运。

    而——

    她带回来的人,对她好,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嗯。”

    夜千筱点了点头。

    将帽檐抬了抬,夜千筱身形笔直,双手放裤兜里,不紧不慢地朝ice的帐篷走过去。

    与此同时,tian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悄悄地靠近。

    “你说,r走路的样子,是不是像职业的?”小声问道。

    “啥?”不明所以。

    “职业军人啊!”压低声音强调。

    站如松坐如桩,就连最闲散的走路姿势,都没见她的腰弯下去过,联想到r的种种技能,很自然的就往这方面联想了。

    朝她翻了个白眼,继而楼上了他的肩膀,“我是觉得,这种事情,真轮不到我们来管。”

    “……”一脸不忿。

    “哎哎哎,别这样看着我啊,你个一米八五的大个子,这种表情太娘们了。”极其夸张的说着,在即将抓狂的时候,忽然笑了笑,将他的脖子往这边一拉,继而笑眯眯的问,“人家问你以前做什么的吗,打听你的事情了吗,在一起就是缘分哈,别想一些有的没的。”

    想了想,竟然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

    无力反驳。

    于是,只得作罢。

    另一边,夜千筱径直来到ice的帐篷外,没有在外喊一声,便直接撩开门走了进去。

    ice手上拿着笔记本电脑,似乎在放着一段视频。

    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熟悉的进行曲。

    微微挑眉,夜千筱走近。

    早已发现她来了的ice,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直接指了指旁边的位置。

    随后,将笔记本放到前面的桌子上。

    夜千筱遂在他身边坐下。

    ice的手指在键盘上动了动,将保存的那段视频从头开始播放。

    “东国维和?”看了视频几眼,夜千筱扬眉问道。

    “嗯。”

    “我不看。”

    说着,夜千筱准备起身。

    东国维和部队的派遣,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但这个地方的国情,其他国家的队伍插足,影响也不会很大。

    夜千筱关注过,也了解过,因为作用不大,所以没太放到心上。

    ice偏过头,一手放到她肩膀上,继而凝眉道,“这次有特种部队。”

    “哦。”云淡风轻的应声,夜千筱靠在椅背上,随后不经然间挑眉,低声问,“试探我?”

    “没有。”

    眸光微微一闪,ice冷漠道。

    有存在试探的成分。

    但,之所以给夜千筱看这个视频,还是因为她比较关注。

    “没有?”夜千筱轻轻一笑。

    收敛了眸光,刚想继续说话,夜千筱的视线掠过屏幕上闪过的画面,那似有若无的笑意,顿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眉宇间一抹凝重。

    当下,便从椅子上站起身。

    突兀的动作,让ice稍有愣神。

    而后,夜千筱拿着鼠标,将时间稍稍往前面移了一点儿,再画面扫过的时候,立即顿住。

    一抹熟悉的身影,很清晰的出现在眼帘。

    只有一张侧脸。

    人,或许会有长得相似的,夜千筱可以质疑这个人的身份。

    但——

    她质疑不了一群人。

    整个队伍的人,都是她所熟悉的。

    飞扬的五星红旗之下,这样一支队伍,比想象中的更要醒目。

    笔直的身影,绿色的军装,是她最熟悉的。

    这是煞剑。

    于是——

    这一天,利刃出鞘!

    它终将改变着什么。

    ------题外话------

    推朋友【浮光锦】的新文【豪门主母】!

    跟瓶子新文一个题材哈。

    简介:

    程牧第一次见到陶夭。

    灯光流转,觥筹交错,她在跪舔别人的裤腿。

    程牧第二次见到陶夭。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别人在跪舔她的高跟鞋。

    程牧一笑,“丫头片子有点能耐。”

    边上有人促狭道:“二爷,听说那姑娘在圈子里拜了个干爹。”

    程牧:“呵。”

    世人只知他程二爷在香江一手遮天。

    却不知,他乐意遮的,从来只有她头顶那片天。

    他庆幸,他看见了她的好。

    本文又名《影后成名史》,《男主强取豪夺》,《男配统统想上位》,一对一结局和,清冷倔强百折不挠型女主,权势滔天变态腹黑型男主,豪门婚恋,娱乐圈元素,欢迎跳坑。(*^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8、维和部队,利刃出鞘!推文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