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9、心软 新文活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在ice的帐篷里看完视频,然后才离开。

    ice也没多问什么。

    看完视频有些沉重,可在离开帐篷后,夜千筱心情又轻松不少。

    回来的路上,她若是一直在想赫连长葑的话,那么,到现在,她开始去想一些别的。

    维和维和,维护和平,在这样的社会,那么常见。

    来到西赫尔,她在尽量去做一些事情,而非事不关己的在旁看着,这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当遇到天灾时都会有所感触,更不用说是人祸。

    所谓战争,都是人类自己造就的。

    看不下去,所以就尽量去挽回。

    可——

    她现在想到,自己为什么会看不下去?

    以前的凌珺,完全可以选择漠视。

    因为无论你再如何强大,你一个人,你一个佣兵团,对这样的战争依旧无能为力。

    而现在,明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为什么还要愚蠢的去尝试,去做一些事情?

    以前的观念很清晰,而现在,混沌的过了那么久,她才意识到,这段时日的所作所为,跟以前的观念背道而驰。

    她在以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去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

    估计,是真被那群人影响了。

    他们的思想观念,他们的职责与目标,他们灌输给她的一切,都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她。

    夜千筱缓步在营地里走着。

    她的帐篷里ice的很近,但她暂时还不想回去。

    十月底,天气转凉,这里天气变幻无常,一入夜,气温骤降,只穿着夹克牛仔的她,觉得有些冷,倒也没放在心上。

    偶尔见到巡逻的小组,有原成员,也有一些新加入的,相处的似乎都不错,一个个的打招呼时,夜千筱倒是都应了。

    这个地方,跟ice一手搭建起来的,每一处都有她策划,大多数技能都来源于部队,而这种下意识的行为与运用,总是在时刻提醒着夜千筱,她是怎样的身份。

    她还没退役。

    所以,她依旧是国家的军官。

    同样,她也是煞剑女队的队长。

    这是事实。

    那么——

    要回去吗?

    思绪闪到这里,夜千筱脚下的步伐一顿。

    她凝眸,微微抬头,视线扫向远处的夜空。

    明月当空,星光点缀,在一派黑色的背景下,幽远而深邃,犹如那人神秘莫测的双眸。

    风吹过,凉凉地,夜千筱一眯眼,视线落到东方的一颗闪耀的星子上。

    仿佛,有什么在指引她。

    翌日。

    六点刚过,才睡了两个小时的夜千筱,就被外面的喊叫声所吵醒。

    好在没有赖床的习惯,夜千筱一睁开眼,将外套穿上,继而慵懒的走出了帐篷。

    站在外面的,是>

    “怎么了?”

    微微眯起眼,夜千筱打量着他。

    “有个自称是手下的女人说是要找你。”奇怪地打量着她,将话语转告。

    >

    裴霖渊?

    他知道自己在这里?

    摸摸鼻子,夜千筱随口问道,“什么名字?”

    “她没说。”

    摇了摇头。

    然,眼底的狐疑,却愈发的强烈起来。

    擦,诶!

    dark的头领!

    烈焰的死对头!

    那么酷帅的人,跟他们的r认识?!

    “哦,”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声,夜千筱直接道,“让她等着,我再睡一个小时。”

    “哈?”一脸的震惊。

    让dark派来的人在那里等着?!

    “没听清?”夜千筱悠然反问。

    “听清了!”赶忙说道。

    于是,夜千筱便转过身,再次回了帐篷。

    讶然地盯着她,最后,悄无声息地离开。

    好吧,他们的r一直表现的那么神通广大……

    就算要给dark甩脸子,好像也是挺理所当然的事。

    夜千筱说再睡一个小时,于是,也确实睡了一个小时。

    七点,她准时醒来。

    而,第一时间入耳的,则是外面嘈杂的声音。

    夜千筱下床,刚想就这么走出去,视线却意外瞥到桌上的一顶帽子,转念一想,便顺手拿起一顶帽子,戴在头上。

    最近头发日渐长长,她也一直懒得去剪短,已到肩膀上,一觉醒来后便是乱糟糟的。

    裴霖渊手下的女人,都跟开外挂了似的,个个都是身材高挑的美女。

    夜千筱也不想太邋遢去见人。

    而,就这么一个想法,等她出了帐篷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多此一举是没有错的。

    刚出帐篷,带着妖媚动人气息的女人便映入眼帘。

    一头黑亮的长发,成波浪卷披散在身后,牛仔衫配牛仔裤,帅气的装扮生生被她穿出了别有风味的妖娆,五官惊艳妩媚,虽然画着浓妆,但更是妖艳惑人。

    仅看一眼,夜千筱便觉得眼熟。

    但仔细去想,却记不得对方的来头。

    “嘿,真的是你。”

    绕过前方之人的阻挡,女人径直朝夜千筱走过来。

    夜千筱神情淡淡的,不客气地回道,“我见过你?”

    “……”女人在一瞬间被哽住。

    “还是,”微顿,夜千筱继续问,“派来传信的?”

    “……”女人脸色稍稍一变。

    她来传信?!

    传信——?!

    片刻后,女人僵硬的脸色缓和下来,也不跟夜千筱计较,“确实在打听你的下落,我是听了你的传闻,才过来看的,没想到真的是你。”

    她见过夜千筱,且对夜千筱印象深刻。

    所以,只要看一眼,便能断定夜千筱的身份。

    传闻,一个不起眼的佣兵团,三个月的时间发展得很大,且其中有一名女狙击手,枪法高超,时间和特征都能跟夜千筱的对上,她想了想,便抱着试探的心思过来看看。

    反正打着的旗号,一般的佣兵团是不会跟她来硬的的。

    没想——

    真在这儿。

    “你认识我?”绕过她的话题,夜千筱挑了挑眉。

    “你忘了,我们见过。”女人眯了眯眼,用英语的交流到此结束,继而用纯正的普通话道,“你跟那个英俊男人吃饭的时候,哦,还有那个漂亮的小孩儿。”

    夜千筱稍稍凝眉。

    仔细一想,还真有点儿印象。

    是那个领了裴霖渊的命令,想要杀掉赫连长葑的女人。

    有些不起眼,所以夜千筱印象并不深。

    “哦,”夜千筱同样用中文说着,轻描淡写道,“你见完了,可以走了。”

    “这是你们国家的待客之道?”

    “这是对不速之客的待客之道。”夜千筱神色淡淡。

    “如果我不想走呢?”

    女人耸了耸肩,一脸的悠然自得。

    夜千筱眯起眼眸,眼神略含杀气。

    “先不要着急,”稍作停顿,女人继续道,“作为见面礼,我这里没准有你想要的情报。”

    “比如?”夜千筱眼底寒意乍现。

    “你们国家那批维和军人。”

    勾了勾唇,女人笑眯眯道。

    “说。”夜千筱的字句简单明了。

    缓缓笑着,女人优哉游哉的,完全没有将夜千筱的话放在心上,反倒信心十足的笑问,“不请我坐坐?喝杯茶什么的。”

    眸光闪了闪。

    夜千筱抬眸,朝后面两个人开口,“两杯茶,一份早餐。”

    “……”

    女人明了意思,甚是无语。

    真是个小气的人。

    不过——

    未曾想,那样的信息,却能改变夜千筱的态度。

    很多时候,对国家死心塌地的军人,还真是听让她反感的。

    吩咐完,夜千筱便事先进了帐篷。

    女人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帐篷内的布置很简单。

    床和桌子,外加一个衣架,布置都简单的很。

    但,吸引女人注意的是,在一方角落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武器。

    枪和刀是必备品,此外,还有手榴弹等物品,摆得整整齐齐的,样品之多满目琳琅,看得人眼花缭乱。

    两人坐下,不急着说话。

    女人在等着上茶,顺带笑意盈盈地观察她。

    夜千筱倒是很平静,只是琢磨着得到情报后,该怎么把这不讨人喜的女人赶出去。

    很快,茶水和早餐都端上来。

    只有一杯茶是女人的,早餐和另一杯茶,则是夜千筱的。

    “你叫什么?”

    拿起一块饼,夜千筱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问。

    “艾赫。”女人脸上笑意更深,在捕捉到夜千筱眼底的那抹冷光后,得寸进尺道,“艾叶的艾,赫赫有名的赫,最近取的中文名,怎么样?”

    “不怎么样。”

    夜千筱云淡风轻地回了。

    艾赫?

    爱河?

    爱赫?

    隐喻已经很明显了。

    不经然间,夜千筱眸色深了几分。

    这女人真是——

    够不要脸的。

    “他们都说挺好的。”艾赫笑着,别有深意道。

    夜千筱给她丢了个冷眼。

    她可不敢保证,会留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多久。

    艾赫倒也算是个识趣的人。

    做事嘛,不能超过那个度,所以很适时地制止了。

    “你们国家,有一支部队先行抵达,我得到的消息是,会有人对这支部队发起攻击。”用中文一字一顿的说着,艾赫脸上的笑容不见分毫,“我不知道这支部队的具体人数,也不清楚你们国家的武器装备,不过有一点,中途埋伏的人准备的很周到,且得确保他们没机会逃生。”

    “时间,地点。”

    神色微冷,夜千筱凉凉地吐出两个词。

    “不拿什么来换吗?”艾赫慢条斯理地开口。

    冷冷勾唇,夜千筱反问,“要我给打个电话吗?”

    “……”

    艾赫一时无言。

    下意识的想跟夜千筱谈交易,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

    她对夜千筱跟了解的不多。

    近两年才发展为留比较信任的手下,在dark里占有一席之地,也常听人说经常去东国见一个女人,她知道那个女人是夜千筱,但也不清楚他们俩的关系好到了哪程度。

    真的好到有求必应的地步吗?

    艾赫不是怎么敢确定。

    毕竟,就她了解的而言,应该是不会纵容一个女人到这般田地的。

    但——

    她没必要深究。

    事实上,她也不介意给夜千筱一个人情。

    没有犹豫多久,艾赫以夜千筱的电话号码为代价,说出了具体的地点和时间。

    之后,夜千筱就毫不留情的喊来两个壮汉,对艾赫强行下了逐客令。

    等艾赫走出去的那一刻,夜千筱觉得整个帐篷内的空气都顺畅了,就连吃早餐时的心情都轻松了不少。

    至于伏击的事——

    还没到点。

    她有思考的余地。

    然,轻松了几分钟,几乎才刚吃完早餐,一部基本当做装饰的手机,却在帐篷内响了。

    手机是ice硬塞给她的。

    说是方便联系。

    实际上,她并没有用过几次,只是每次行动之前都充满了电。

    在这种地方,随时都会出现信号问题,还不如座机来的方便。

    在昨天换下的衣服里找到手机,夜千筱早有心理准备,看到裴霖渊那一连串的电话号码,眉头微微一动。

    最后,还是接了。

    “凌珺,你真打算消失了是吧?!”

    一接听电话,就听到手机那边传来裴霖渊愤怒的质问。

    “没有。”夜千筱答得简洁利落。

    电话那头的裴霖渊火冒三丈。

    隔着电话,夜千筱都能感觉到,裴霖渊那旺盛的怒火。

    自从半年之约结束后,夜千筱为了避开裴霖渊,手机没开过几次机,之后在部队消失,裴霖渊肯定知道消息,但她一直没有跟裴霖渊联系,甚至没有跟任何认识的人联系。

    裴霖渊的怒火,她可以理解。

    但——

    不是很想接受。

    “为什么不来找我?”裴霖渊压抑着怒火问道。

    “没必要。”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顺势坐到了椅子上。

    “凌、珺!”一个字一个字,裴霖渊咬的很重。

    真是恨不得揍她一顿!

    这个死没良心的女人!

    “在呢。”夜千筱耸了耸肩。

    “我下午过来!”裴霖渊怒火彻底爆发。

    “等等——”

    夜千筱连忙喊到。

    裴霖渊刚欲挂电话的动作,强行被她喊住。

    “下午我有点事……”

    “咔擦!”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夜千筱抓住手机的动作,微微一顿,继而垂下眼帘,扫了眼已经黑下去的屏幕。

    还真是够独裁的。

    艾赫给的情报是,那群人下午二点开始行动。

    无论怎样,她也得过去一趟。

    到时候——

    跑了个空的裴爷一到,可就惨了。

    的名气摆在那里,加上的特殊原因,专门跟烈焰作对,对同样跟烈焰作对的好感度极佳,想都不用想,一到,内部将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简直头疼。

    将手机一丢,夜千筱随手拿了一件黑色外套,便出了帐篷。

    去找了ice一趟,顺带提了两个要求。

    一、下午或许有客人,让他进来,不要管就好。

    二、你ice必须在这里守着,不要随便出去,不然没准会闹出什么事端来。

    ice虽然狐疑,且夜千筱根本没说任何理由,竟然也应下了。

    ……

    当天上午,十一点。

    夜千筱拿了枪、匕首、手榴弹,然后独自离开营地。

    没有带任何人。

    有人发现她的离开,本想靠近去问什么,可夜千筱都将他们给打发了,没允许一个人跟上。

    四个小时后。

    颠簸的石子路上,两辆装甲车一前一后的行驶着。

    四周树木丛生,荒无人烟,唯有车辆行驶的声音。

    在某个瞬间,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赫连长葑,猛地睁开了双眼。

    有杀气从眼底深处闪过!

    ------题外话------

    【1】

    明天是建军节,所以今天准备发力,明天给你们大惊喜。

    然后,跪求一下下个月的票票,打算下个月更个二十万来求泥萌的票票!

    【2】

    大家都知道瓶砸开新文了吧,隔壁→_→《军门暖婚之封少拐妻》,打算在建军节庆祝一下,妹子们八月一号零点到23:59,在隔壁《军门》踩楼,踩中1,8,18,38,58的都有666个潇湘币,其余踩中11,21,31,41……;28,48,68,88……的,都是66个潇湘币。主要是想给新文添一点儿人气。

    当然,去了隔壁记得帮忙收藏一下哈。^_^不收藏的别告诉就行。

    ps:楼数是倒数的。

    【3】

    另外,请西街酒,旦枚琅,,海姑子五位上次踩楼中奖的,请找管理交地址,明天截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9、心软新文活动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