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2、你没死,我便原谅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次任务里有他。”

    夜千筱说的轻描淡写,好像不过是随意的在阐述一个事实。

    而她,并未怎么放在心上。

    一说完,就将水杯塞给裴霖渊。

    抓住水杯的力道一紧,裴霖渊脸色刷的就黑了下来,一把就搂住夜千筱的腰,将她拉入怀里。

    夜千筱皱了皱眉。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裴霖渊抢了先,“他知道?”

    咬字清晰,但一抹怒意,却似是从牙缝里磨出来。

    “知道。”

    夜千筱站定,一动不动。

    “他比你先知道?”裴霖渊继续问。

    “是。”夜千筱眉目淡然。

    有些事情,既然已经起了个头,倒不如跟裴霖渊说清楚。

    夜千筱微微眯起眼,眉头也在不经然间皱了起来。

    她没有回答。

    但,结果却很清楚。

    裴霖渊松开她。

    夜千筱却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

    “这件事,我来负责解决。”夜千筱凝眉,话语斩钉截铁。

    “你解决?!”裴霖渊狠狠皱眉,语气里充斥着怒火,一字一句地质问,“你的解决办法就是窝囊的待在这里,任他逍遥自在吗?!”

    “就算杀了他,有用吗?能改变什么?”夜千筱紧锁眉头,语调出奇地保持着平静,“裴霖渊,你不能对他动手。”

    说到最后,夜千筱的语气里,近乎带有些许强硬。

    赫连长葑也好,东国也好,裴霖渊不能向他们动手。

    现在的夜千筱,不是当初可以肆意的凌珺,而是一名属于东国军队的军人。

    排除她跟赫连长葑的矛盾,在另一方面,赫连长葑是她的长官,最起码,到现在,赫连长葑依旧是她的长官,而其他的人——

    都是她的战友!

    不管是否是煞剑的,不管是否见过面,只要穿上那身军装,他们便是她的战友。

    两年的时间,这种观念,早已深深印刻。

    夜千筱没有理由与这个团体为敌。

    因为,她是其中一员。

    她说过,这是她跟赫连长葑的私人恩怨,而这种恩怨,不应该牵扯到任何人。

    “如果我说不呢?”裴霖渊紧紧拧着眉。

    这女人,吃到的教训还不够吗?!

    区区一个部队,改变了她多少理念?!又让她付出了多少东西?!

    连前世的恨她都能抛弃!

    部队?军人?

    曾经都是他们不屑一顾的东西!

    而现在,她简直蠢到家了!

    “你知道的。”

    凝眸看着裴霖渊,夜千筱慢慢说着,继而松开了他的衣领。

    裴霖渊知道她的脾气。

    也知道一旦动了手,会造成什么后果。

    夜千筱也知道,只要有她在,裴霖渊就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他们都太了解对方了。

    裴霖渊的眉头越皱越紧。

    “我现在去见他。”夜千筱神情沉静,“在我回来之前,我希望你一直待在这里。”

    说完,也不理会裴霖渊什么表情,夜千筱径直走出了帐篷。

    裴霖渊暴怒地站在原地。

    眼睁睁看着夜千筱离开,眼底黑气与怒火汹涌,仿佛能吞没一切。

    夜千筱去取摩托的时候,碰见了>

    “这么晚,去哪儿?”

    看了她一眼,Ice拧眉问道。

    “你呢?”夜千筱挑眉反问,将车钥匙掏了出来。

    “散步。”

    Ice站在帐篷阴影处,凝视着夜千筱,话语则是淡淡的。

    像极了随口的敷衍。

    “我兜风。”

    夜千筱坐上了摩托,语气也很是敷衍。

    Ice看着她,眉头微微锁起。

    终究,也没说些什么。

    “注意安全。”半响,Ice嘱咐道。

    “知道。”

    夜千筱飞速地回答。

    继而,发动着摩托,转眼便冲了出去。

    Ice静静地站在原地,目送着夜千筱离开。

    神色间,有抹淡淡的担忧闪过。

    ……

    深夜。

    时间已过零点。

    东国维和部队驻扎的营地内,却比想象中的更要热闹。

    新进来一批伤员和病患,整个医疗部队手忙脚乱,懂一点医疗知识的人都赶去帮忙,营地的病患区域虽然匆忙紧张,但所有忙碌的医生都有条不紊的。

    此外,在营地附近站岗的,更是紧张以待,连苍蝇都不放进去一只。

    东国维和部队的营地,夜千筱早就知道,以前还在这里路过几次,地形自然了如指掌。

    这里有房屋,也有扩张的帐篷,在最外围围有电网,防止一切不怀好意的人侵入。

    夜千筱开着摩托在门口停下之际,敏锐地感觉到在门口的两个站岗战士,抓住步枪的动作紧了紧,满怀警惕的视线找她扫射过来。

    “不准动!”

    “把头盔取下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一前一后地朝夜千筱喊道。

    用的是当地的语言。

    有些不标准,但也足够他人听清。

    夜千筱在第一时间将头盔取下来,之后才从摩托车上走下来。

    两名战士,在警备的心情中,只看到一个女人放下摩托,径直朝这边走过来。

    那是一个符合他们国家审美的女人。

    细长眉眼,脸型小巧,身材高挑,且没有他们所见的其他当地居民一般饱受摧残,相反,这女人的打扮像极了他们国家的飙车一族。

    若非他们对服装不怎么了解,不然他们还可以发现,女人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他们国家的牌子。

    一身干练洒脱,一件皮夹克配牛仔裤,两条细长的长腿简直令人垂涎,一举一动皆是吸引着他人的视线。

    “我找赫连长葑。”

    夜千筱走过去,没等他们问问题,就直接用东国语言说明来意。

    两人微怔,继而对视一眼。

    “请问你是?”一人迟疑地朝留夜千筱问道。

    “夜千筱,”夜千筱微微凝眉,淡淡开口,“他认识。”

    她以纯正的普通话,很明显的博得了他们的好感。

    这是一个东国人。

    毋庸置疑。

    在这个地方,他们对自己国家的人,总归会有一些好感和纵容。

    所以,纵使夜千筱没有说明来意,他们俩商量一番之后,还是决定帮忙通报。

    当然不是直接进门找赫连长葑,而是用无线电对讲机连通内部的人,再让他们去通知赫连长葑。

    事实上,他们也是才知道,那个长官叫做赫连长葑。

    昨天才抵达,据说是特种部队,但具体身份无人得知,刚来他们就得应付接二连三的事,连任何空闲时间都没有,当然也没什么时间跟他们这些人介绍自己的身份。

    他们唯独知道的是,昨天抵达的那批人中,带头的是一个上校,复姓赫连。

    “通知到了,”不一会儿,一个战士收到消息,便朝夜千筱道,“很快就到。”

    夜千筱点了点头。

    战士所说的“很快”,并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只是为了让夜千筱安心等待而已,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女人需要在这里等待一段时间。

    “同志,你的枪……”不一会儿,这位战士瞥见夜千筱腰间鼓起的地方,刚放下去的警戒顿时提了起来。

    那里不是枪,还能是什么?!

    瞥见他的视线,夜千筱微微凝眉,泰然自若地开口,“你知道,在这个地方,没有军队的庇护,我需要一点防身武器。”

    在这里的人,就算是平民,手里配枪也是常有的事,更不用说她了。

    孤身一人在这里闯,任凭她的能力再如何强大,她也需要一些能让保护她安全的武器。

    两个战士凝神看着她。

    他们也知道这是正常的事,但东国人不能配枪,这点是常识,一般人甚至连枪都没有见过,更不用说会玩枪了。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

    他们可以肯定,这个女人,绝不是过来寻求庇护的!

    “我想,我们应该知道你的身份。”不一会儿,那个战士紧盯着夜千筱,一副严肃态度说道。

    此时此刻,不拿枪抵着夜千筱,就已经是看她为东国人的面子了。

    另外——

    他们这里有狙击手,随时随地监控着附近的情况。

    这也是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举起枪的原因。

    在这种地方,他们不可能会放下戒备。

    “她是我的人。”

    夜千筱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身后响起了沉稳有力的声音。

    两人回头看去,一眼就见到昨天见过的那个长官。

    气场强大,存在感强,一袭军装,穿的硬气俊朗,仿佛那身军装就是为他准备的一般,总是在第一时间给人带来一种强有力的视觉冲击。

    “长官好!”

    “长官好!”

    两人立即立正站好,朝赫连长葑敬了个军礼。

    赫连长葑径直走出门。

    从出现的那一刻起,视线就凝在了夜千筱身上。

    深邃不见底的黑眸,蕴藏着浓烈的情绪,忽略掉所有的事物,眼里唯独只有那抹身影存在。

    夜千筱笔直地立在原地。

    一抬眼,就对上赫连长葑那炽烈的视线。

    心在某个时刻软了半分,可很快的,却悄无声息地强硬起来。

    赫连长葑最后停在夜千筱面前,两人不过一步之遥。

    然,站在旁边的两个战士,则是一脸的不明所以,脑海里那句“她是我的人”,正在一遍遍的回响着。

    难不成,这位是赫连长官的情人?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这一点,尔后看向两人的视线里,充满了探知和紧张。

    对那个女人的身份,愈发的复杂难料起来。

    “我来赴约。”

    直视着赫连长葑,夜千筱站得笔直笔直的,声音清冷果断。

    三个月。

    整整三个月。

    十一月的第一天,刚过零点,夜千筱便站在营地门前。

    “嗯。”赫连长葑只应了一个字。

    可,情绪万般。

    他甚至没想过,会在这个时候看到夜千筱。甚至计划好,如若夜千筱一直消失,他该采取什么手段应付上面的压力。

    “有枪吗?”。夜千筱问,轻描淡写的。

    “有。”

    “那行,”夜千筱应声,继而转身朝摩托车那边走,修长纤细的腿一抬,就坐在了上面,她微微偏过头,朝赫连长葑扬了扬眉,“上车。”

    两个战士愣怔之际,赫连长葑已经抬起脚,走至摩托车旁。

    不发一言地坐了上去。

    在门口站岗的两位,见此情景,下意识地朝对方看了一眼。

    可,没等他们决定结果,就听得“呜呜”的一声,摩托车扬长而去,两抹身影立即消失在黑暗之中,唯独能听到愈发远离的声响。

    “赫连长官不会有事吧?”一人看着另外一人,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知道诶,要不要跟他们那批人说一句?”

    “这里危险重重,他一个人跟一个女的走了……我觉得也得事先说一句好了。”

    他们没有理由阻挡赫连长葑。

    光凭军衔,就是天差地别,他们自然连说话的余地都没有。

    于是,两人一番琢磨,最后还是连通了新来队伍里的顾霜。

    彼时顾霜还在病患堆里忙活,一听赫连长葑跟着女人跑了,当时再好的脾气都暴躁了,可在听到那名字叫“夜千筱”之后,便所有火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他去呗!

    把夜千筱弄回来了,那还算是一大助力。

    如果把自己也弄没了……

    顾霜就只能感慨,他们的队长的一世英名了。

    总之,也不是太当回事儿。

    于是,他们自家人都不当回事的话,站岗的那两位,就更不将其当回事儿了。

    ……

    夜千筱开着摩托,在并不平整的道路上极速前行。

    赫连长葑一直坐在她后面。

    狂风在耳畔呼啸,两人的体温都在急速流失,可皆是一句话都没说过。

    第二天抵达这里的赫连长葑,眼里除了这个活生生的人,还有周围这无尽的黑暗,连路灯都没有的道路上,一片片荒凉的风景从耳畔快速闪过,在视网膜内唯独留下残影。

    路过有很多的弯道,可夜千筱的速度不减丝毫。

    然,一切的惊险与刺激,在两人眼里,就像是麻木了一般,惊不起丝毫波澜。

    经过一片荒芜的地区,也不知过了多久,夜千筱终于将摩托车停了下来。

    赫连长葑凝眉朝前方看去。

    那是一座荒凉的城市,炮弹与子弹的痕迹,给这片地区留下不少的痕迹,一片片的轰炸令这座城市的各种房屋建筑破败不堪,所见之处,只有一处处残垣断壁。

    在这里,不会有平民的踪迹。

    但,却比有平民在的地方,更加危险。

    这里可能会有一批手持武器的人,他们是典型的残暴分子,一旦碰面,不会留下任何的言语给他们。

    赫连长葑自觉地下了摩托车。

    夜千筱却没有下车。

    她偏了偏头,对上赫连长葑的视线,冷冷地开口,“太阳出来之前,我在城市的另一边等你。”

    话音一落,便再无任何的解释。

    她发动着摩托车,沿着一条笔直的道路,径直冲入了那座充斥着危险的城市。

    赫连长葑拧起眉头,神色间闪过一抹担忧。

    可惜,来不及做任何表态,夜千筱的身影便消失在那座城市中。

    没有任何停留,赫连长葑将两把手枪抽出来,继而快步朝那座城市里走去。

    他知道夜千筱的意思。

    夜千筱还没有最终的结果,或许,给她再多的时间,她也没有办法去做选择。

    所以,她把最后的结果,交给了老天。

    她活着,他活着,那么,一切将安然无恙。

    她活着,或他活着,那么,这也将是一种结果。

    最后,还有一种结果,赫连长葑并没有去想。

    他可以死,但,夜千筱不能。

    ……

    夜千筱将摩托车开到城市里的时候,特地朝后面看了一眼。

    走得太远,她没见到那抹身影。

    身后空荡荡的,在皎洁的月光之下,唯独荒凉的道路与房屋映入眼帘。

    于是,她收回了视线。

    再次开着摩托冲了出去。

    夜风太凉,没有戴头盔的她,近乎迷了眼,发丝在耳后吹散着,一股莫名的冷意直窜心房。

    她确实没有办法决定。

    究竟是原谅,还是就此离开。

    她有两个世界,可她开始发现,无论哪个世界融入记忆中的时候,都不是那般能轻易剥离的。

    怀念,亦留恋。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选择什么,就像她不知道哪一样对她来说更为重要。

    所以,她把赫连长葑带到了这里。

    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相遇的城市,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一座繁华的城市。

    如果她开始信命,那么,她便把这一次的选择,交给这座城市。

    只要他活下来,这件事,她便再也不提。

    无论她生也好,死也罢,再无怨悔可能。

    如果他死了——

    那么,就这样吧。

    迎面而来的风,让夜千筱微微眯起眼,一把手枪从腰间掏了出来,夜千筱直指长空。

    扣下扳机!

    “砰——”

    一声剧烈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夜空内响起。

    危险与紧张的气息,顿时迎面而来。

    这一夜,注定不能再平静。

    夜千筱这样想着,手中的手枪便放了会儿,继而开着摩托进了个拐角,轰隆隆的声音似是生怕他人听不见似的。

    远处,在听到枪响的那一刻,赫连长葑的心微微一缩。

    战争,从此时此刻,正式开始!

    这是一场非正式的战争。

    这是,属于两个人的战争。

    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陪衬。

    他人的生与死,证明不了什么,唯独自己的生与死,才能决定他们是否能走下去。

    他们孤军奋战,却不曾退缩。

    那一晚,赫连长葑见到比想象中更多的敌人,比想象中跟多的子弹,他用子弹一颗颗地穿透了那群人的死穴,用匕首一刀刀的刺穿敌人的心脏,鲜血四溅,惨烈而悲壮的情景,好像在洗涤着这片漆黑夜色。

    鲜血流成一片。

    有他们的,也有他的,亦或是她的。

    时间似乎很短暂,又似乎很漫长。

    赫连长葑记不清他杀过多少人,他只记得那一群双眼冒着凶光的敌人,还有那密集的子弹,哪里都有危险,哪里都有埋伏,占据在这座城市的人,不允许任何人的靠近。

    周围尽是黑暗。

    黑暗的心,黑暗的景。

    还有,危险的人。

    可是,在第一缕阳照落到身上的那刻,赫连长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这座被鲜血二次洗涤的城市。

    迎面洒落的阳光,在身后拉出长长的影子。

    战斗了一整夜,浑身都是鲜血,每一块肌肉都用到极致,酸痛感处处袭来,而赫连长葑却犹如屹立不倒的雕像,一步步地从城市的另一边走出来。

    远处,平坦的草地上,夜千筱站在摩托车旁边,阳光从她侧面洒落,人与车在那一刻成为一抹剪影,橙色的光线将她笼罩着,在外形成一抹亮丽的轮廓。

    她一手抱着头盔,一手抓着手枪。

    正朝这边看过来。

    晨风在这片草地上吹过,敞开的皮夹外套在风中飘扬,她踩在天与地相接的地方,红霞在她剪影后缓缓散开,一轮盘日渐渐升起,衬处绝美的风光。

    可她,还有他,皆是手染鲜血。

    这个晚上,从他们手里流逝的生命,谁也记不清楚。

    赫连长葑一步步的,走向那辆摩托车。

    而车上的人,落在视野里,愈发的清晰且深刻。

    清清楚楚,实实在在,是真正存活着的。

    不知走了多久,赫连长葑终于来到夜千筱面前。

    风吹过,却在他们心里,惊不起丝毫波澜。

    他们活着。

    他们活下来了。

    这样的行动,许是有些疯狂,可这样的疯狂,此刻由他们亲手完成了。

    他们担得起这样的疯狂!

    两人面对面站着,却沉默无言,唯独风的声音从耳畔滑过。

    而眼睛里,唯独只有对方的身影。

    “所以,”半响,夜千筱终于开口,清冷的嗓音却染着些许沙哑,“赫连长葑,老天都原谅你了。”

    她笑着,狭长的眼睛里,盛着淡淡的笑意,唇角轻轻地勾起弧度,是一抹难以想象的温和微笑,带着释然的味道。

    于是,就这么自然地放下了。

    他们经历了生与死,然后,他们现在还活着。

    有什么比经历过那样的一场生死后、还能活着更重要呢?

    如果死也不能改变什么,那么,视死如归的生者,足有能力去做一些改变。

    赫连长葑抱住她,紧紧地,好像要将她揽入自己身体一般。

    微微一顿后,夜千筱环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

    黑暗过后,阳光升起,世界仿佛在瞬间被照亮,有暖洋洋的光线洒落在他们身上,那鲜明的血迹染在身上,证明着他们这一夜所经历的危险。

    可,他们站在这里,过去的事便不能影响到他们。

    缠绵的吻,炽热的情,在这样温和的阳光里,一切坦坦荡荡,不会再有任何隐藏。

    两人紧紧相拥,身影被拉的很长。

    仿佛那座彻底荒凉的城市,都成了他们的衬托。

    ……

    当得知夜千筱跟着赫连长葑回来的时候,维和营地里所有的煞剑成员,基本都沸腾了。

    劳累一夜的他们,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所有的疲惫全部消失无踪。

    可——

    当他们赶到时,见到两人的身影,所有的欣喜与激动,都在那一刻,被惊愕所取代。

    当然,跟在他们后面的,也都是个个目瞪口呆的。

    煞剑想象中的两人,应该是亲密牵手回来的,自然,他们会衣冠整齐、郎才女貌,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两人,却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回事儿。

    赫连长葑拦腰抱着夜千筱,而夜千筱则是靠在他的胸口睡觉,谁也不敢惊扰了他们,在第一时间放轻动作之后,才去看他们的情况。

    两人身上都染了不少的鲜血,那大量的血,不仅仅是他们,但从被刀割破的衣服上来看,也一定会有他们的。

    他们俩就像是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一般,沐浴鲜血,却依旧坚韧挺拔。

    “队长。”

    最后,还是顾霜走近,小心地看着赫连长葑。

    “拿些药过来。”

    赫连长葑脚下步伐一顿,扫了他一眼。

    “是。”

    顾霜领命。

    众目睽睽之下,赫连长葑直接抱着夜千筱去了二楼的房间。

    其他人心有疑惑,但都不敢轻易靠近。

    看样子,两人都累得不轻。

    不知道晚上去做什么了。

    但,光凭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肯定不是什么风花雪月的事,能将他们俩这么强悍的人弄到这番疲惫的,一场危险的打斗在所难免。

    “都散了吧,等他们俩休息好了,我再去问问。”

    顾霜也算半个副队,一句话下去,便将在这里的煞剑人员给解散了。

    看着他们听话的离开,顾霜才悄悄松了口气,好在徐明志和冰珞他们都被派出去了,不然就这情况,一时半会儿还真的解决不了。

    头疼的很,顾霜动了动筋骨,老老实实地去给他们拿伤药。

    他们这边可没伤药,必须得去医疗部队,而顾霜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找到了比较熟悉的安露。

    “怎么要这么多?”听着顾霜将药单报完,安露惊讶地抬眼,连忙问道,“谁受伤了?”

    顾霜犹豫了下,如实答道,“队长。”

    “伤哪儿了,严重吗?”。

    安露连忙问道,神色间满是紧张神情。

    顿了顿,顾霜轻咳了一声,继而补充道,“和夜队。”

    “……哦。”脸色僵硬着,安露应了一声。

    还在军区医院的时候,安露就知道夜千筱跟赫连长葑交往的事,据说在煞剑基地还传的很热闹。

    消息传到军区医院之后,安露就再也没有去过煞剑基地。

    后来,又听说夜千筱忽然离开了,据说是请假,但具体去做什么谁也不知道。

    “她,”犹豫半响,安露小心翼翼地问,“不是请假了么?”

    “是,”顾霜点了下头,很快便道,“不过今天过来了,你放心,他们俩都没什么事,都是些皮外伤而已。”

    安露这才想起药的事来,之后道,“我去给你拿药。”

    顾霜应了一声。

    直至看着安露慌慌张张去拿药后,顾霜才在松了口气。

    谁都知道,以安露这样的身份,主动要求来维和部队,究竟是什么原因。

    追根究底,还是因为他们队长。

    平时还好说,现在夜千筱回来了,也得让安露意识到,赫连长葑已经名草有主。

    不然,以夜千筱的性子,总归会闹一闹的。

    另一边——

    夜千筱被赫连长葑抱到床上的时候,忽然便惊醒了。

    脑袋阵阵犯晕。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也在清醒过后以疼痛知觉来提醒她。

    浑身上下提不起丝毫力气。

    一睁开眼,就见到赫连长葑那张俊朗的脸,眉宇间有着难掩的疲惫,可那双眼睛,却一直盯着她。

    赫连长葑就坐在床边。

    “你失血过多。”对上夜千筱的视线,赫连长葑解释道。

    “唔。”

    夜千筱应声,没有说其它。

    赫连长葑眼底闪过抹疼惜。

    说到底,她才是横冲直撞最狠的那个。

    虽然有代步工具,但吸引火力最多的还是她,她一点儿都不比他轻松。

    “你这样回来,他们会追究么?”微微眯起眼,夜千筱问了一句。

    “估计会。”对此,赫连长葑不是很在意。

    “这样杀人,违规了吧?”夜千筱继续问。

    想了想,赫连长葑点头,“算是。”

    “他们计划炸了这里,录音中午会找人送过来。”

    一边说着,夜千筱一边在床上翻了个身,可手臂上的伤口却传来一阵剧痛,立即疼得她眉头紧蹙。

    “别乱动,你先睡一会儿,我待会给你清理下伤口。”

    “嘶,”夜千筱脸色发白,“先给我一针止痛。”

    妈的!

    浑身是伤,疼得连躺会儿都不行。

    赫连长葑拧起眉。

    然,夜千筱却斜了他一眼,话语威胁道,“把你自己的伤处理好了再来碰我。”

    她自己伤的不轻,所以她不相信,赫连长葑能够全身而退。

    那也太传奇了。

    赫连长葑无奈地看她,最后,先从柜子里翻了点止痛片过来,让夜千筱先缓缓之后,又去打了盆水过来。

    没一会儿,顾霜就提着两大袋药品敲响了门。

    “进来。”

    赫连长葑冷峻开口。

    随后,顾霜进了门。

    这两大袋药品,有的是顾霜自己挑的,有的是安露建议的,大部分都是治疗皮外伤的药物,其中还有一些消炎药,绷带之类的更是齐全的很。

    安露本想自己过来的,毕竟她是医生,有些不太放心,但顾霜以那边实在太忙、赫连长葑会自己处理为由,总算是将人给劝住了。

    但,赫连长葑却不怎么热情。

    “去弄套干净的衣服。”

    扫了眼那两袋药,赫连长葑不客气地吩咐。

    “哪种?”顾霜详细问道。

    “随便。”

    赫连长葑没有多大耐心。

    衣服是给夜千筱穿的,穿着现在的衣服睡觉她可能不舒服,现在只要干净能穿就行,也没必要在意那么多。

    顾霜领命出去。

    赫连长葑抓紧速度给自己处理了下伤口。

    身上被砍了好几刀,但伤口都不算严重,没有伤筋动骨的,赫连长葑只是简单的包扎一下,便算了事。

    等他拿着绷带药品来到床边时,夜千筱已经躺着睡着了。

    很老实地盖了被子,仰面向上,比想象中睡得还要规矩,可这样的“规矩”,只是因为她一动起来就疼。

    赫连长葑停在旁边,细细地看着她。

    只擦了个脸,就这样睡了,一头稍长的头发凌乱披散在枕头上,睡梦中似乎都在疼,秀气好看的眉头轻轻皱起。

    赫连长葑俯下身,伸出手,手指轻轻点在她眉宇间,将那紧锁的眉宇轻轻舒展开来。

    止痛片有麻醉效果,素来敏锐的夜千筱,竟是没有清醒过来。

    收了手,赫连长葑静静地看着她。

    直至此时此刻,他开始真正相信,夜千筱回来了,真真切切地回来了。

    昨晚的事情,仿佛成了一场梦,眼前这个人,同样真实地像是一场梦。

    夜千筱睡了半个小时左右,终于在减缓的疲惫中清醒过来。

    一睁眼,就见到坐在一旁的赫连长葑。

    他脱了外套,袖子挽至手肘,应该是处理过伤口了。

    这样想着,夜千筱便支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身。

    她的伤口在路上就处理过,倒也不算太重,可没有什么急救包,没有经过细心的处理,稍稍一动,手臂上的伤口就裂开了。

    赫连长葑俯身将她给扶了起来。

    “怎么不叫我?”

    紧紧拧眉,夜千筱朝赫连长葑问。

    “你睡得太熟。”赫连长葑解释着,继而开始准备绷带和伤药。

    本来,也没打算让夜千筱睡太久。

    她身上的伤,需要及时处理。

    “帮我把衣服脱了。”

    夜千筱凉凉地说道。

    就浑身这疼痛劲,连动一下都极其为难,就更不用说大动作的脱衣服了。

    事实上,她指的是外套。

    但,在感觉到赫连长葑那似有若无的视线后,才猛地意识过来。

    脸色微微一僵,夜千筱压住心里那股浮躁,一字一顿地质问,“教官,要我教你怎么照顾伤患吗?”。

    当初这类的课程,都是赫连长葑监督上的。

    没有一个没被他批评打击过。

    就连夜千筱也不例外,动作稍稍慢了一点儿,就被赫连长葑“严厉”批评了一顿。

    现在抓到机会,也就不客气地回击了。

    赫连长葑哑然失笑。

    无奈,只得将被子掀开,赫连长葑慢慢地抓住她的衣服,小心翼翼地将其脱了下来。

    染了鲜血的外套,被他直接丢到一边。

    路上给夜千筱处理伤口的时候,赫连长葑并没有注意,等这一次看清她那件近乎被鲜血染透的白色长袖后,脸色登时变了变。

    估计伤口又裂开了。

    “剪刀。”

    看着他停顿的动作,夜千筱提醒道。

    赫连长葑拧起眉,“疼么?”

    “疼。”夜千筱眉头紧皱。

    于是,赫连长葑又撕了点止痛片给她,见她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后,只得将剪刀拿起来。

    夜千筱的伤很多。

    左手手臂被砍过一刀,后背处被砍了两刀,这都是比较深的,一些小划伤根本数不清。

    而现在,鲜血粘着皮肤与衣服,赫连长葑需要将衣服剪开,才能给她上药。

    受伤的时候,或许可以凭借毅力熬过去,但现在休息过后,精神放松下来,痛感肯定比先前更甚。

    “忍着点。”

    低低的嘱咐着,赫连长葑的声音里,竟是有几分紧张。

    “嗯。”

    夜千筱果断应声。

    这么点小伤,还真的打麻醉药,简直太丢人了。

    她给不会给赫连长葑这个机会。

    从衣领开始,赫连长葑一点点地将那件衣服剪开。

    慢慢地,在光滑白皙的后背上,那两道伤口也清楚的映入眼帘。

    衣服撕开皮肤的时候,明显能听到夜千筱倒吸冷气的声音,可她硬是撑着一句都没有叫出声。

    赫连长葑紧锁眉头,所有的镇定在个时候,似乎减半,仿佛这伤落到他身上,疼上个千万倍似的,动作小心翼翼地,生怕弄疼了他。

    将血擦掉,撒上药,再用绷带将其包扎好。

    其他的刀伤,如法炮制的处理。

    而,等处理好夜千筱身上全部的伤之后,两人都累的满头大汗的,比练习一个小时的格斗还要累。

    但——

    刚歇口气的夜千筱,却察觉到赫连长葑那古怪的眼神。

    ------题外话------

    瓶子:求!月!票!

    筱筱:别嚷嚷了,吵死了。

    瓶子:……

    筱筱:长葑,你来。

    躺枪的赫连: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有月票的投月票,没月票的留个评,我争取早点吃到肉。

    裴爷怒:劳资弄死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2、你没死,我便原谅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