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3、没有什么是一个吻搞不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刚刚,确实在处理伤口。

    可现在,夜千筱那件长袖基本都被剪光了,只留下里面的贴身内衣,而只顾着疼的夜千筱和细心处理伤口的赫连长葑,最开始都没有注意,直至处理完之后,两人才注意到,夜千筱上半身已经只剩那么点布料了。

    由于腿上也受了伤,夜千筱的牛仔裤,差不多便剪成牛仔短裤,两条细长的腿皆是被涂抹过一层伤药,可除去那些伤口,那双修长的腿却莫名地带有几分诱惑。

    赫连长葑的视线从她身上掠过,神色里带着些许暧昧。

    “……”夜千筱停顿着,半响,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给我件衣服。”

    擦。

    她竟然会不好意思?!

    赫连长葑背过身去拿衣服的时候,夜千筱心里默默地鄙视了自己一番。

    中码的,夜千筱穿的正好合适。

    而,由于来之前在照片里看到过夜千筱,赫连长葑顺便将夜千筱的肩章带了过来。

    这是夜千筱的,刚刚已经物归原主。

    赫连长葑将衣服递过去的时候,识趣的背过身,可递给夜千筱时,却一直没有等到她接。

    片刻后,赫连长葑转过身。

    “转过去。”

    来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听到夜千筱凉凉的声音。

    继而,那套衣服被夜千筱夺了过去。

    夜千筱看着那套作训服,眼底滑过一抹沉思。

    这身作训服,她穿的时间也不算短,但时隔三个月,再一次碰到,竟是有种陌生感。

    想罢,夜千筱也不再耽搁,开始将衣服往身上套。

    好在作训服本来就足够宽松,夜千筱穿衣的时候不会碰到伤口,虽然耽搁了一点儿时间,但最起码也是好好的穿上了。

    “哎。”

    穿好衣服,夜千筱忽的出声。

    “叫我?”

    赫连长葑转过身,似有若无地朝夜千筱勾了勾唇。

    “几点了?”夜千筱双腿移到床边,准备下床。

    “十点半。”赫连长葑径直走过去。

    “我回去一趟。”

    脚勾起下面的拖鞋,夜千筱准备起身。

    出来了那么久,也是该回一趟了,顺便将那边的事情给解决清楚。

    “我是不是没有强调,”赫连长葑双手放到她肩膀上,制止住她的行动,同时弯下腰,紧紧盯着她的眼睛,“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

    “我没时间。”夜千筱斩钉截铁。

    如果可以,她也想好好休息,这身伤最起码要休养一周左右,她才能正常活动,可裴霖渊那个定时炸弹还在,加之她兜风兜到没人影了,到时候肯定有人会担心。

    最起码,她也得回去一趟。

    “你想做什么,我可以帮你。”赫连长葑盯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

    夜千筱好不容易回来,他不可能就这样放她走。

    “他们可不看军衔。”夜千筱悠悠然瞄了他一眼。

    的人,连她是谁都不知道,除了她自己现身,他们不可能相信陌生人的一面之词。

    在东国,赫连长葑光靠军衔,就能代表她。

    在这里,可不同。

    “他们看信物。”赫连长葑面不改色。

    夜千筱朝他翻了个白眼。

    “听话,睡一觉,下午我陪你过去。”

    抬手,赫连长葑拍了拍她的脑袋。

    沉默半响,夜千筱撇嘴,“我饿了。”

    “想吃什么?”赫连长葑俯身,很是耐心的问道。

    想了想,夜千筱道,“馒头。”

    “我去拿。”

    赫连长葑立即应声。

    看着赫连长葑走出门,夜千筱摁了摁额心,凝眉沉思片刻后,最终还是老实地躺了回去。

    浑身都在痛,每一处细胞都在叫嚣,一整晚的战斗,在庆幸自己能活下来之后,便开始头疼一下留下来的后遗症。

    比如,她的身体。

    在这种地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一副健全的身体,随时都有可能被人灭掉。这里毕竟是连平民都会手持刀枪的地方。

    比如,她的去留。

    一方面,她已经在呆了一段时间,如果就这样离开的话,她必须要好好跟协商一下。

    而,一旦她离开啊mous必定会经历一番挫伤。

    另一方面,她无故请了三个月的假,不管是赫连长葑还是大队,在煞剑里肯定给她承担了一定的风险,而现在忽然来到了西赫尔,如果她就此回到煞剑或许还容易遮掩下去,可就现在的情况,她压根不能离开。

    所以,赫连长葑和她,在这件事上,还得想好充足的理由去应对。

    另外,还有一些琐碎事,只要她回来,就必须处理。

    光是想想,夜千筱就觉得头疼得很。

    而身上的疼痛,更是让夜千筱大脑清明,强行逼迫自己睡觉都没办法。

    赫连长葑的动作很快,没一会儿,就拿着馒头和稀饭进来。

    夜千筱刚想起身,就被赫连长葑一个眼神制止了。

    将馒头稀饭放到她床头边,继而才夜千筱从床上扶起来,动作小心翼翼地,避开夜千筱身上所有的伤口。

    “这时间,有这些?”

    看到递到嘴边的馒头,夜千筱忽然意识到什么,不由得问道。

    现在,早餐时间早已过去,现在能留下馒头稀饭可以理解,但有一点,赫连长葑拿回来的馒头稀饭,都是热乎的。

    “从难民手里抢来的。”

    微微一顿,赫连长葑很自然地开口。

    “哦?”夜千筱眯了眯眼,继而道,“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赫连长葑说的轻描淡写,顿了顿,又强调道,“你比难民更辛苦。”

    “……”

    夜千筱哑言。

    尔后,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如果她昨晚没带赫连长葑过去,或者说,没有把那群恐怖分子灭掉,那么,不说这个营地能坚持多久,就算这里能坚持住,到时候也会出现莫大的损伤。

    所以,夜千筱的做法虽然疯狂,但却给他们解决了一定的危险。

    夜千筱才是最大的功臣。

    两个馒头一碗稀饭而已,再怎么着都该给夜千筱“抢”回来,赫连长葑一点儿都不觉得愧疚。

    全程吃饭,夜千筱都没动手,而是赫连长葑帮忙,馒头恨不能一点点的撕开给夜千筱吃,稀饭是一勺勺地喂到她嘴里,体贴细心到一定程度。

    以至于顾霜进门,想跟赫连长葑报告一下消息,可在看到赫连长葑这般体贴模样后,便识趣地默默退了出去。

    吃过饭,需要休息的夜千筱,还是没有办法,只得找赫连长葑打了针止痛剂。

    这才算是睡了过去。

    一直等到日落西山,夜千筱才再次醒来。

    而,在她醒来的第一时间里,她就见到了赫连长葑的身影。

    没有做什么,而是守在她床边,手抓住她的,不轻不重的力道,可掌心的温暖却源源不断的传递过来,再微微一抬眼,便瞥见赫连长葑眼角眉梢的那抹温柔。

    下意识一怔,在彻底清醒过后,夜千筱才算反应过来。

    “冰珞在吗?”。

    一张口,夜千筱的询问声,就立即打破了屋内的温馨气氛。

    赫连长葑有些吃味,抬眼,视线在房间里扫了一圈,似乎是确定了之后,才认真朝夜千筱说道,“不在。”

    “……”夜千筱嘴角一抽,无聊地开口,“能不幼稚么?”

    赫连长葑颇有深意地扫了她一眼。

    一醒过来,什么都不说,直接问她的朋友冰珞……

    能不在这问题上幼稚才怪呢!

    想了会儿,赫连长葑发现确实挺幼稚的,于是便问,“找她做什么?”

    “我待会儿回,让她陪我去一趟。”从床上爬起来,夜千筱解释道。

    “待会儿?”赫连长葑微微眯眼,“我陪你。”

    “不行。”想都没想,夜千筱就拒绝的斩钉截铁。

    她回去一趟,还不至于遇到什么危险,本来没必要带什么人回去,但带冰珞过去,只不过是想解决一个困扰她很久的问题。

    “理由。”赫连长葑眉宇严肃了几分。

    他不强制性的要求夜千筱做什么,但有一点,如果夜千筱需要做一件与他意见相反的事,必须说服他。

    就算说服不了他,也得给出一定的理由。

    “我想她了。”夜千筱一脸真诚地开口。

    神色微微一变,赫连长葑甩了她一个冷脸。

    夜千筱轻笑一声。

    继而抬起右手,直接抓住赫连长葑的衣领,将人往自己这边一拉,便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谁说一定要说理的?!

    搞不定就来强的!

    极其主动的吻,令赫连长葑有过片刻的惊讶,可被她这么一撩,直接缴械投降,什么原则与坚持全都跟放屁似的,早已在一个吻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怕伤着她,不敢过于激励,两人适可而止。

    夜千筱微微仰着头,眯眼盯着他,手指从他的薄唇上滑过,一字一顿地要求道,“吃完晚饭,把她给我。”

    “嗯。”赫连长葑应声。

    “不准跟上来。”想了下,夜千筱继续补充道。

    “……好。”

    眼底映入她那双惑人的双眼,赫连长葑察觉到自己应声的时候,非常果断地鄙视了自己一番。

    原则啥的……

    好吧,在她面前,什么都不是。

    “就这么定了。”

    拍了拍他的肩膀,夜千筱满意地眯了眯眼,然后从床上爬了下来。

    ------题外话------

    抱歉又三千了,明天努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23、没有什么是一个吻搞不定的!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