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1、种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摩拳擦掌,去百度补充下知识去,嗷呜。

    这样的休闲时光,外加修成正果,估计也就两三章了……

    ------题外话------

    他怕一看到夜千筱种菜,就一个炸弹把菜地给炸了。

    种菜?

    丢了她一个冷眼,裴霖渊转身就走。

    “不用了。”

    “一起吗?”。拍拍手,夜千筱十分友好地朝裴霖渊邀请道。

    狄海被裴霖渊的眼风扫到,迅速利落地溜走。

    “嗯。”夜千筱点头。

    想了想,打量了夜千筱几眼,狄海灵机一动,立即道,“哦,封帆在种菜,你应该能帮忙。”

    “有我能做的事吗?”。夜千筱问。

    扛着一箱大米狄海,朝夜千筱跑过来。

    实在没办法,夜千筱四周一环顾,便将狄海给拉了过来。

    眼角余光里,总归离不开这抹身影。

    裴霖渊一直在旁跟着。

    下楼。

    夜千筱无聊地耸了耸肩。

    “……”停顿片刻,裴霖渊淡淡斜了她一眼,“你想想就行。”

    顿了顿,夜千筱问,“我的上帝呢?”

    唔,顺便膈应一下赫连长葑。

    昨天忙着交代事情,今天正好闲的没事,反正夜千筱要养伤,不会有太多的事情,憋着气且小肚鸡肠的裴爷,就当是跟着夜千筱找茬了。

    裴霖渊理所当然地开口。

    “我有空。”

    “……”嘴角一抽,夜千筱道,“我没空。”

    “无聊,”裴霖渊懒懒地掀了掀眼睑,面不改色地开口,“跟你逛逛。”

    “还有事么?”停下脚步,夜千筱朝他挑了挑眉。

    然,她刚出门,就看到跟在身后的裴霖渊。

    快速解决掉手中的早餐,夜千筱之后便站起身,打算去楼下看看。

    那个女人,不是很让人放心。

    她确实不喜欢艾赫。

    只是——

    就这事上,夜千筱没有强行逼迫的理由,只得就此作罢。

    片刻,夜千筱移开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

    裴霖渊泰然自若,迎上她的视线。

    夜千筱凝眉,似有若无地扫了裴霖渊两眼。

    “……”

    扬眉,裴霖渊反问。

    “她为什么要走?”

    “什么时候走?”夜千筱问。

    “怎么?”裴霖渊面无表情地接过话,又给她添了一杯水。

    适当地放慢了速度,夜千筱想到这一茬,便开了口。

    “你家那个艾赫……”

    在他看来,部队跟难民窟没啥两样,各种苛刻不说,还各种利用压榨他们。

    裴霖渊冷着脸,没有吭声。

    在部队训练的时候,吃饭基本都是浪费时间,只有吃得快才能争分夺秒的休息,夜千筱虽然没有到狼吞虎咽的地步,但吃东西还真不算慢的。

    结果水杯,夜千筱将水一饮而尽。

    “习惯了。”

    三两下解决掉一个馒头,不是饿死鬼投胎,还能是什么?

    将水杯推过去的时候,裴霖渊颇为嫌弃地提醒道。

    “吃慢点儿。”

    裴霖渊在她对面坐下,顺带给她倒了一杯水。

    毫不客气,一打开袋子,夜千筱就在桌边坐下,拿了个馒头准备开吃。

    将袋子打开,瞥见里面的馒头包子,夜千筱朝裴霖渊随意地道了声谢。

    “谢了。”

    夜千筱抬手抓住。

    斜了他一眼,裴霖渊一抬手,就将手中装早餐的袋子丢了过去。

    夜千筱朝他挑眉。

    “早。”

    但,没走两步,就听得门被“嘎吱——”推开的声响,随后,身着长款风衣的裴霖渊,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看了好一会儿,直至晨练快结束时,夜千筱才回过神来,继而转过身,打算出门去弄份早餐。

    比在,更要来的熟悉。

    夜千筱去过新兵连,去过炊事班,当过蛙人,来到特种部队,所有的经历都那么真实,而现在她站在这里,站在一片到处都是战乱与危机的地方,看着这一群积极阳光的军人,却没有任何的陌生感。

    这才是他们东国的军人。

    可——

    不管今天有没有战争,他们时刻都在磨炼、准备,绝对格式化的地方,没有在那般的闲散悠然。

    不止有煞剑成员,还有其他的部队,可他们汇聚在一起的时候,清一色的维和军装,一样的国家肩章,没有任何的身份差别,最开始夜千筱还观察着几个煞剑的人,可没一会儿,就纯粹带观赏的意味去看这场集训了。

    这是久违的基础训练。

    列队训练,跑步热身,擒拿格斗,射击训练……

    夜千筱靠着窗,从上而下,悠闲地看着。

    一排排熟悉的军装,全副武装,他们迎着温和的朝阳,在空地上整齐划一地跑着。

    于是,夜千筱一个转身,便来到窗前,朝下面空旷的地方看了看。

    声音不陌生,但在这陌生的地方,还是挺稀奇的。

    异口同声的声音,极其洪亮。

    “一二一,一二一——”

    迅速收拾了一下,洗漱之后,整理衣着,再戴上一顶帽子,夜千筱刚想抬腿出门,便听到窗口传来的整齐划一的吼声——

    整理好后,再一看时间,才忽然意识到,已经早上七点了。

    无奈下床,夜千筱也学着赫连长葑的样,将被子方方正正地叠了起来,就放到赫连长葑那床被子的旁边。

    不是在部队,赫连长葑也这么死板。

    翻身起来,夜千筱刚想下床,便见到床尾叠的方正的被子,想想,颇为郁闷地摸了摸鼻子。

    睡得比较沉,等夜千筱醒来的时候,赫连长葑已经没了人影。

    一觉到天明。

    *

    没多久,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所以,怎么想都有些囧,夜千筱就不吭声了。

    其实,直到赫连长葑上床,夜千筱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关上窗户更省事。

    唯一的影响,恐怕就是赫连长葑替她挡了所有的风,一点儿寒冷都感觉不到了。

    当初夜千筱和冰珞在单人床上都是一样的挤着睡,在这里,多出一个赫连长葑,对她也没有多大的影响。

    床不是很大,事先没人知道这里会再住人,所以没有准备双人床,另一方面,他们也没条件和精力做这些,不过这床跟宿舍的单人床比,还算是比较宽敞的。

    近乎是下一刻,就感觉到床往下一压,赫连长葑连带着被子,便一起上了床。

    说完,便翻过身,面对着墙。

    尔后,她往靠墙的方向挪了挪,冷冷地丢下两个字,“上来。”

    回过神来的夜千筱,默默地鄙视了他一番。

    不要脸。

    真——

    赫连长葑回答了一个字,斩钉截铁。

    “冷。”

    半响,夜千筱鬼使神差地开口,“冷么?”

    赫连长葑面向这边侧躺着,没有睡,一眼就对上他那双深邃的眼睛,视线在暗夜中交汇片刻,无聊地竟是没有任何交流。

    刚想翻身,夜千筱视线往下一瞥,便借着外面的月光,看清在床下打地铺的那抹身影。

    一眼,就看到斜上方敞开的窗户,冷风从外面呼呼灌入,就连窗户都被吹得“嘎吱”作响。

    她登时睁了睁眼。

    刚闭上眼的夜千筱,不知怎的感觉到一股冷风袭来,从被子空隙里钻了进来,在暴露在外的皮肤上激起一阵战栗。

    窗户没有关。

    半个小时后,房间灯光暗了下来。

    一起洗漱完,夜千筱上了床,而赫连长葑,则是在夜千筱警告的视线上,老老实实地拿了被褥来打地铺。

    赫连长葑跟在她身后。

    扫兴地摆了摆手,夜千筱懒得继续这个话题,起身便准备去洗漱。

    “睡觉。”

    她的一举一动,不过是她的习惯。

    赫连长葑甚至觉得——

    跟夜千筱提及艾赫时,赫连长葑能没放到心上,也是没有发现艾赫有类似的意思。

    这种洞察力,唯独在夜千筱面前失效。

    事实上,赫连长葑虽然不是身经百战,但是,一个人站在他面前,对他是否有爱意,他还是有分辨出来的洞察力的。

    “夜千筱同志,不是谁都能跟你一样,把情感都能压在心底的。”赫连长葑近乎无奈地摊手。

    “嗯?”夜千筱勾了勾唇。

    赫连长葑拿过夜千筱面前那杯水,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

    “她对我没意思。”

    恐怕,醉温之意不在酒。

    反正从艾赫和赫连长葑身上,夜千筱是看不出任何火花可以摩擦的。

    说真的,一见钟情的,能有几个?

    艾赫存心膈应她,每每见面,都要暗示自己对赫连长葑的意思,可实际上——

    恐怕是个笑话。

    说艾赫对赫连长葑爱的死去活来……

    “所以,赫连队长,”手中的水杯稳稳落在桌上,夜千筱手指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朝赫连长葑挑眉,“你觉得,她看上你哪一点儿了?”

    忽的被她哽住,赫连长葑脸色微黑。

    “……”

    喝了口水,夜千筱把玩着水杯,“我不是很相信一见钟情,事实上,就上次的接触来看,我觉得她更该喜欢我。”

    但,对于隐隐浮现的答案,并不是很赞同。

    赫连长葑心里了然几分。

    “你怀疑——”

    “她,”悠悠的应一声,夜千筱给自己倒了杯水,轻描淡写地补充道,“据说,中文名特地为你取的。”

    有了夜千筱的提醒,加上超凡的记忆力,想起这样一个人,倒也不是特大的难事。

    “她?”赫连长葑开始有点儿印象。

    “前年年底,逸凡生日。”微微挑眉,夜千筱提醒了一句。

    而,赫连长葑显然不记得这人了。

    没猜错的话,夜千筱口中的“她”,是指艾赫。

    “……”赫连长葑一时无言。

    半响,夜千筱继续问,“你记得她么?”

    面对夜千筱突如其来的质问,赫连长葑这一时半会儿,确实想不到合适的理由来。

    不是裴霖渊吩咐的?

    为什么要告诉他?

    赫连长葑登时一愣。

    “她为什么要告诉你?”微微眯起眼,夜千筱神情多出几许冷意。

    注意到夜千筱的神色,赫连长葑颇为奇怪地问。

    “怎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31、种菜?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