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44、赫连兄,补补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解决了之后,丁心解散了,清空了的资金,顺带从裴霖渊那儿强抢了足够她这辈子能花的钱。

    后事也处理的差不多了。

    丁心打算过来待两天,跟夜千筱相处会儿,见识一下她的新生活,然后就计划离开这里。

    按照丁心的话,那就是随心所欲、浪迹天涯。

    “有我的房间吗?”

    路上,丁心勾着夜千筱的肩膀,笑眯眯地问。

    “嗯。”夜千筱点头。

    “一起睡么。”丁心暗示地朝她挑眉。

    夜千筱轻轻扬眉。

    未等她回答,就听得一个凉凉地声音,“不准。”

    两人的脚步登时一顿。

    近乎下意识的,朝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袭军装的赫连长葑,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走来,棱角分明的俊脸,被一层冷峻气息所笼罩,远远地便能感觉到他的气场。

    “这位是……”丁心缓缓朝夜千筱开口,故意拖长了声音。

    有过一面之缘,但赫连长葑的情况,都已经从裴霖渊那里问清楚了,只是裴霖渊明显有“抹黑”的意思,丁心倒也没有全部相信。

    “赫连长葑。”夜千筱介绍着,眼眸微微一动,又补充了一句,“你见过。”

    丁心的手肘搭在她肩膀上,打量着径直朝这边走来的赫连长葑,唇角勾笑,眼底流露出一抹打量之色,“他就是你家那个‘身娇体弱’的男人?”

    “……”夜千筱视线幽幽从她身上扫过。

    一瞬间,赫连长葑的目光,就变得诡异起来。

    身娇体弱?

    夜千筱是这么介绍他的?

    冷不防感觉到一股冷风迎面刮来,夜千筱避开赫连长葑的视线,继而朝他介绍身边的女人,“丁心。”

    “见过。”赫连长葑冷硬地开口。

    “你好。”丁心打量着赫连长葑,继而朝他伸出手,以示友好。

    然而,赫连长葑只是看了她一眼,手没有动过分毫,直接吐出两个字,“避嫌。”

    丁心的手定在半空中,随后一个斜眼,意味深长地朝夜千筱看去。

    夜千筱看着天胡乱编造,“他怕生。”

    “……”丁心眼睛差点儿抽筋。

    这位爷,像怕生的样子么?!

    她真会给她家的男人扯理由!

    “……”赫连长葑脸色僵硬片刻,可最终,嘴角却抑制不住地扯出个弧度。

    夜千筱抓住她的手臂,眉头一扬,“带你逛逛?”

    “行。”

    丁心也不得寸进尺,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等等。”赫连长葑却叫住了她。

    “嗯?”

    直视着她,赫连长葑一字一顿地叮嘱,“晚上一起吃饭。”

    “好。”夜千筱爽快应声。

    之后,强行把丁心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给拉开。

    就几句话,还不至于让夜千筱跟她计较,便拉着丁心介绍整个基地,其实也不是爱给人介绍的人,可这一次,夜千筱的兴致明显要有一点儿,竟是真的将每个地方都给丁心说了一遍,只是里面有多少的敷衍意思,也就她们俩自己知道了。

    丁心其实很能明白夜千筱的。

    夜千筱不再是凌珺了。

    夜千筱就是夜千筱,也拥有了跟凌珺截然不同的生活。

    可她们俩的交情还在。

    所以,夜千筱给她介绍着自己的新生活,她拥有一切与曾经完全不同的东西,可一样是她所能接受的,甚至是她很乐意去接受的,无论是新的负担还是责任。

    她愿意把这些给丁心看,明知丁心不能融入进来,也愿意给丁心看,不过是想让丁心放心,她虽然依旧走在刀尖上,可她也同样活得很好。

    跟以前一样,活的很好。

    如果丁心要离开,那么,她可以放心的离开,不再会因为在某个角落忽然想起夜千筱的时候,想要知道夜千筱是否安全地活在这个世上。

    丁心的牵挂只剩下那么一点,所以,夜千筱得让她安安心心的走。

    于是,夜千筱确确实实做到了,让丁心安心。

    可是,丁心却忽然改变了主意。

    说到底,她也是东国的人。

    她跟夜千筱一样,有很多仇很多怨,可她们都未怨恨过这个国家。

    而现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身处一种与她截然不同的身份,说着“保护国家”,这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加上知道国际形势的丁心,也知道这两个月内这地界不得安宁。

    所以,她打算等事情告一段落,再走。

    最起码,得看着夜千筱平平安安地走出这个国家。

    天快黑的时候,夜千筱领着丁心逛得差不多了,正打算带她去食堂,却在路上遇见了刚解散的冰珞、徐明志,还有封帆。

    两边都看到对方,自然而然地停下了步伐。

    “去吃饭?”走近,夜千筱问。

    “她是……”徐明志有些古怪地打量了丁心几眼。

    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而且,关系跟夜千筱挺好的样子。

    长得很漂亮,脸上却有一道疤痕,像是刀子割出来的,可她并不忌讳,大大方方地将疤痕展现出来,一头长发全然扎起,干脆利落,看起来气质跟夜千筱还有几分相似。

    但很明显的,这位,跟他们,绝对不是一路人。

    那股子野性与张扬,是属于军人绝不可能拥有的气息。

    倒是,有点像以前的夜千筱。

    徐明志这样想着,愈发的疑惑。

    夜千筱也大方地介绍,“朋友,丁心。”

    “那个,nail?”徐明志倏地睁大了眼,有些不可思议地打量着丁心。

    “听谁说的?”夜千筱倏地眯起眼。

    “裴霖渊那几个随从。”徐明志心不在焉地回答。

    随从……

    冰珞和封帆都不约而同地看了徐明志一眼。

    他还真会给人添身份。

    不过,还挺合适的。

    夜千筱轻笑一声,倒也没在意,又一一地给丁心介绍了他们仨的身份,基本身份都一致是“朋友”,就是名字各有不同而已。

    “你们好,”丁心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大方地朝他们说道,“夜丫头给你们添麻烦了吧,希望你们继续包容她。”

    “没有,她惹得麻烦我们都来不及解决。”徐明志连忙说道。

    “她很好。”冰珞板着脸,有些不赞同丁心的说法。

    “会的。”倒是封帆,顺着丁心地话说了下去。

    毕竟,夜千筱确确实实惹过不少的麻烦。

    “噗。”丁心忍不住笑出声,朝夜千筱挤眉弄眼的,“你身边的,还剩是一群奇葩。”

    “有么?”夜千筱颇为奇怪地反问。

    没有吗?

    丁心失笑。

    她就说点儿客套话,他们至于这么一本正经么?

    “是去吃饭吗?”眉眼的笑意还未退散,丁心朝他们问。

    “嗯。”徐明志点头。

    “那你们先去吧,我们还有点儿事。”这样说着,还没等到他们的回答,丁心就直接摆了摆手,“再见。”

    “行。”徐明志爽快道。

    冰珞和封帆都没有说话,但视线都落在丁心身上。

    他们知道夜千筱跟dark的裴霖渊关系不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错,但也跟徐明志一样,他们通过裴霖渊那群人,也知道一些有关这个佣兵团的情况。

    丁心,nail,就是的首领。

    而的名声之大,跟dark差不远,他们又不是闭关锁国之人,而这里的雇佣兵之多,就几个佣兵团名声大的,排名前五,他们都有些了解。

    可是,夜千筱跟nail关系这么好,他们还是有些在意。

    或者说,不得不在意。

    只不过,没有追根究底的理由。

    于是,三人离开,去了食堂。

    待到三人离开后,夜千筱才问丁心,“什么事?”

    “忽然想到,”丁心兴致勃勃地朝夜千筱八卦,“你们俩有结婚的打算吗?”

    “俩?”

    “那个叫赫连什么的。”丁心回忆着,硬是没想出具体名字来。

    “赫连长葑。”夜千筱无奈地重复了一遍名字。

    “嗯,就是他。”丁心点头。

    “没有。”夜千筱无比的淡定。

    结婚?

    那张结婚登记表,都不知道被她丢哪儿去了。

    她不知道赫连长葑是怎么样的,但是,她自己确实没有详细想过这个问题。

    “行,我看你们俩也挺有机会的,”丁心认真地想着,琢磨道,“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可能到不了场,生孩子的时候,记得通知我一声。”

    “……”夜千筱嘴角一抽,漫不经心地开口,“看情况。”

    嘴角勾笑,丁心一把勾住她的脖子,不由得扬眉,“丫头,送你一份大礼。”

    “裴霖渊的钱?”夜千筱玩味地勾笑。

    “……俗!”丁心鄙视地看她。

    “他的钱,还可以考虑。”夜千筱将她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继而轻笑,“别的,免了。”

    说完,拍拍手,直接往食堂那边走。

    “……”

    丁心双手环胸,看着她的背影,默默地又鄙视了一下。

    忒俗!

    可到最后,连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摸了摸帽檐,丁心加快脚步,心情不错地跟上了夜千筱的速度。

    夜千筱和丁心到食堂的时候,说是跟她们一起吃晚饭的赫连长葑,已经事先抵达了食堂,并且给她们俩打好了饭菜。

    “赫连同志,你这个……”

    走至餐桌旁,夜千筱话说到一半,意味深长地朝赫连长葑递了一眼。

    “吃不惯?”赫连长葑朝她挑眉反问。

    夜千筱没话说的。

    两个没动过的盘子,一个放到赫连长葑手边,一个放到赫连长葑对面。

    丁心自然是在对面坐下。

    但夜千筱没准备跟赫连长葑坐在一起。

    “坐这边。”

    眼看着夜千筱打算将盘子往对面移,赫连长葑冷眼看她,有些不爽地说道。

    一回来,见了几分钟,一直跟个女的在一起,现在连坐都不愿意坐一起了?!

    重友轻色!

    赫连同志表示很不爽,醋坛打翻了一屋!

    然而,夜千筱却在心里画了个叉叉。

    幼稚!

    敢不敢不这样小心眼儿?!

    于是,也懒得理他,直接去拿那个盘子,坐在了丁心的旁边。

    赫连长葑凉飕飕地扫了她一眼。

    夜千筱忽然觉得头疼。

    与此同时,丁心掰开筷子,夹了个鸡肾放到赫连长葑盘子里,一脸真诚地朝他开口,“来,赫连兄,补补肾。”

    话音刚落,仅仅在那一瞬间,整个餐桌的上的温度,倏地低了好几度,一股令人浑身发寒的威压,登时在餐桌上蔓延开来,强大的压迫感简直能让人窒息。

    “……”

    将丁心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的夜千筱,掰筷子的动作立即僵住。

    擦!

    丁心平时不这样啊?!

    他们俩……什么时候开始针对起来的?!

    “不用谢。”

    注意到赫连长葑视线落到自己身上,丁心勾了勾唇,面不改色的补充了一句。

    赫连长葑眸色阴沉,别有深意地看了看夜千筱,继而一字一顿开口,“替筱筱谢你。”

    夜千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44、赫连兄,补补肾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