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47、把他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路人,浩浩荡荡的出发。

    下午三点半,提前抵达约定的酒吧。

    还在经营的酒吧,外观上略显破旧,但跟这条萧条的大街比起来,这酒吧还算是特殊显眼的存在。

    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喧哗热闹的声响。

    夜千筱这一行人,下了车之后,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里面的空间不算大,在他们之前,已有好些佣兵团过来,这一堆人刚进门,就感觉到多双眼睛齐刷刷的扫射过来,打量与审视,甚至还有直接充满敌意的,而这边也不带怂的,个个挺直了腰杆,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这么多佣兵团?”徐明志靠近夜千筱,有些疑惑地问道。

    他们这些正经军人,刚来,对这里的情况,还真不算了解。

    夜千筱将环顾四周的视线收回来,随后目不斜视地看向前方,声音低低的,“算少的。”

    总会有一些土豪,偶尔因为人手不够,偶尔因为别的原因,而招揽一些佣兵团,但有些佣兵团因为规模或实力等原因,让人不太放心,所以会邀请多个佣兵团过来一起合作。

    对于先前没有仇恨的佣兵团来说,合作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之间的矛盾会更多一些而已。

    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委托人出得起钱,他们什么都能做。

    身为雇佣兵,就是在拿命在拼,拼赢了就享受钱财,拼输了……那就是什么悲惨的下场都有了。

    夜千筱记得,上一世遇见赫连长葑的时候,也差不多是类似的场合。

    那混蛋把佣兵扮得有模有样的,不知有多会糊弄人。

    也怕是真的经历过,所以这一次的行动,赫连长葑并没有担心她。

    听到夜千筱轻描淡写的回答,徐明志立即噤声,紧张的神情在瞬间放松不少,可却而代之的,则是一抹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狐疑。

    夜千筱离开的三个月里,究竟是做了什么,才对这些佣兵团这么了解?

    “正主没来,先坐。”

    走至靠近角落的空桌旁,夜千筱朝身后三人凉声说道。

    三人没有意见,就在夜千筱旁边坐下。

    与此同时,ice带过来一部分人,也都找了其他的位置坐下。

    这里的氛围本来就热闹,一帮大老爷们凑在一起,就算气氛再怎么紧张,一杯酒下肚话匣子就能被打开,胡天侃地的,什么都能说,可听他们各种方言汇集的聊天声,估计是在说这次任务的情况。

    夜千筱听力还算可以,嘈杂的声音里,也能准确分辨自己想要得到的消息,可在听了一阵之后,硬是没有得到半点想要的信息,便也只能作罢,将心思收拢回来。

    这个时候,桌上的人也渐渐聊开了。

    “喝吗?”坐在一侧的冰珞,顺手给夜千筱倒了杯烧酒。

    “不用。”

    夜千筱拒绝。

    她的酒量可是一杯倒,这具身体也就在庆功会的时候练过几次酒量,每次都是失败而归,夜千筱早已放弃酒精这种麻痹人神经的存在了。

    然而,她才刚拒绝,冰珞将杯子拿回去的时候,就直接端起来,将整杯的烧酒一饮而尽。

    夜千筱眉头一动,视线颇为诡异地盯着冰珞。

    “怎么了?”注意到她的视线,冰珞颇为奇怪地问。

    迟疑片刻,夜千筱思忖的问,“好喝吗?”

    “不好喝,”冰珞皱了皱眉,然后将手中的杯子一放,又冷淡地补充了两个字,“解渴。”

    这话一出,不仅是夜千筱,就连旁边的徐明志,都忍不住打量了她几眼。

    “你酒量很好?”朝她坐近了一点儿,徐明志很感兴趣地问。

    乖乖,这可是烧酒诶……又不是别的什么啤酒低度酒,冰珞竟然能一饮而尽,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不知道。”

    冷淡回答着,感觉到徐明志的靠近,冰珞有些不适应地皱起眉。

    徐明志还想追问什么,可话还没说出口,一只手就搭在了他肩膀上。

    一抬头,却发现是>

    “有事吗?”徐明志拧眉问。

    “你,”ice松开他,脸色冰冷如霜,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坐一边去。”

    “……”

    徐明志一怔,下意识抬起眼去看夜千筱,想要征求她的意见。

    夜千筱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听ice的。

    虽然ice表现的不明显,但看得出,这位绝对是妥妥的妹控一枚,有人当着他的面“接近”自己的妹妹,他能坐视不管才怪。

    退一步海阔天空,徐明志跟ice这时候最好不要起争执。

    然而——

    他们这边确确实实是没有起争执。

    徐明志好脾气地移了一个位置,ice也顺利的占领了冰珞旁边的位置,三个人的气氛看起来和乐融融。

    可,这样佯装和乐的气氛,转眼就被打乱了。

    “你们就是那个?”

    隔壁桌一个身材魁梧的络腮胡子,虎着脸来到他们的桌前,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似有若无地在夜千筱身上扫过,带着打量和狐疑的神色。

    当下,除了夜千筱一行人以及ice之外,桌上其余的成员,直接站起了身,虎视眈眈的盯着络腮胡子。

    这边动静一大,很快,隔壁桌的人也纷纷起身,甚至有几个来到络腮胡子身后,警惕地盯着这群人。

    原本轻松热闹的气氛,不过转眼之际,就变得紧张而凝重,其它桌的人,也陆续停止了交谈,打量着这边的情况。

    “有事?”

    微微凝眉,第一时间说话的,是夜千筱。

    若是平时,夜千筱也懒得搭理,可眼下,这位络腮胡子就站在她身侧不远处,那打量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想要坐视不管还真有些困难。

    然而,她这话刚出,早已盯上她的络腮胡子,便径直朝她走了两步。

    封帆和徐明志互看了一眼,手早已摸到了腰间的手枪,可在这个时候,夜千筱却朝他们使了个眼色。

    初来乍到的,轻举妄动可不好。

    反正,夜千筱的目的不是他。

    “听说,你们跟dark和已经解散的都有牵扯?”络腮胡子停在夜千筱旁边,浓眉紧紧皱起,粗声朝夜千筱问道。

    他用的是英语,虽然带着方音,但保证在场所有人都能听懂。

    这个时候,整个酒吧的声音基本都静了下来,几乎每一桌都在关注这里的情况。

    而在听到“dark”和“”的时候,仅剩那部分的注意力,也都齐刷刷的集中过来。

    擦!

    ,他们这些雇佣兵,谁没有听说过?!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素来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听过烈焰的或许都没有这么多。

    不过,,大多数情况都是一起被提起的。

    出于凌珺和裴霖渊的关系,两个佣兵团虽然有一定的竞争关系,可他们合作的机会更多,两个佣兵团之间的铁关系几乎是众所周知的,而现在虽然衰败,不能给人造成任何威胁,可dark却收纳了不少原的成员,且势力日益强大。

    提及这两个佣兵团,谁能不多在意几分?

    而现在,这样两个颇有威望的佣兵团,跟一个——

    呃,他们听都没听过的什么扯上了关系?

    不多长几双耳朵去听才怪了呢!

    “你指的牵扯是……”夜千筱手指放到桌上,不紧不慢地扣响,一派淡然平静的模样。

    “少废话!”络腮胡子不耐烦,一巴掌拍在了桌上,质问道,“你们跟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夜千筱眸色一冷。

    与此同时,冰珞神情冷却如霜,手掌一抬,就抓住了络腮胡子的手腕。

    络腮胡子一怒,当即便想将自己的手给抽回来,可无论他如何用力,紧紧桎梏住他手腕的力道,却没有松开分毫,且愈发的勒紧,他连动弹的机会都没有。

    意识到这位的厉害,络腮胡子脸色僵了僵,额角冒出细细的冷汗,可硬撑着没有怯场。

    他是惧怕做后盾,所以才找了一个女人下手,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女人都这么厉害,其他人……

    络腮胡子本就是虚有其表,加上从最开始就怕dark这个名号,自然而然的,早在第一时间就输了气场。

    “是不是一伙的……”

    夜千筱慵懒出声,手指微微一抬,不知何时一把打开的折刀出现在指间,纤细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折刀,一股寒意登时逼来,给人以强烈的危机之感。

    “跟你有关系?”

    晃着手中的折刀,夜千筱不紧不慢地问着,手腕一弯,折刀的刀尖就从络腮胡子的手背上滑过。

    络腮胡子板着脸,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之后,声音顿时洪亮起来,“dark得罪的人还少吗,抢我们生意不是一两次了,识相的把你们跟dark的关系说清楚,不然我保证你们不能活着走出这间酒吧!”

    夜千筱眉目微动。

    跟长相不是很符合,看起来,还有点儿脑筋。

    将“dark得罪人”的事放在前面,暗指这里面跟dark有仇的人不止他们一个佣兵团,在这里有大堆潜在的敌人。

    另一方面,是想让首先示弱,表明跟dark没有任何关系,那么他也算是有个台阶下。

    不然——

    真打起来,两边队伍恐怕得是两败俱伤。

    可惜了。

    啧,这位碰上的,是不爱给人台阶下的夜千筱。

    他话音刚落,冰珞就加重了手指的力道,在那一瞬间,让络腮胡子破了功,生怕被察觉到自己的情况,才强行将脸上的痛苦之色给收了回来。

    这娘们的力道是有多大,感觉能把他骨头都给捏碎似的!

    至于夜千筱,唇角勾笑,眼角微扬,继而似有若无地朝冰珞使了个眼色,字字干脆利落,“把他废了。”

    夜千筱发布命令,但用的依旧是英文。

    在寂静的酒吧里,足够他人听得清清楚楚。

    络腮胡子闻声,忍不住一怔,不太能理解夜千筱话语里的意思,可冰珞却已经有了动作。

    紧紧攥住络腮胡子的手腕,再往自己这边用力一抬,手中的军刀早已出鞘,手起刀落间,络腮胡子的手筋已然被挑断!

    “啊——”

    络腮胡子抑制不住的叫了一声。

    然,冰珞手法极快地抓住络腮胡子的另一只手,只见刀尖滑过,络腮胡子那只手的手筋便以同样的手法被挑断。

    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冰珞面不改色的,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直至处理完之后,狠狠一脚踢出去,便将壮硕的络腮胡子给踢倒在地!

    冰珞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且是从最严格的特种部队里出来的,动作利落又干脆,快的让人连反应的功夫都没有,就连络腮胡子直至倒地之后,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将这场面全程看在眼底的ice,神色一凝,下意识地看了夜千筱一眼。

    夜千筱眯眼,迎上他审视的视线。

    尔后,很自然的移开。

    举起手,夜千筱打了个响指,“上!”

    当下,早已准备妥当的封帆和徐明志,从座位上起身,一抬脚,凳子直接飞了起来,朝直冲过来的络腮胡子同伙而去,将人狠狠撞击在地。

    徐明志有段时间没真正实战了,正想验证一下自己最近格斗技巧的成长,而在这里打人又不需要赔偿,徐明志提起了十二分精神来揍这群人,甚至连军刀手枪都没有用。

    相反,封帆对没有挑战性的东西,完全不感兴趣,打架的时候也不主动招惹人,来一个揍一个,可惜一拳下去就能将人打趴,没劲的很。

    冰珞本来也想上的,可却被ice青着脸拉住,硬是给拉回了自己的先前的位置。

    原本不是很情愿的冰珞,最后,在夜千筱的一个眼神下,便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

    至于的其余人,在混战开始的那一刹那,个个都撸起了袖子想要干架,可在看到徐明志和封帆两人冲出去之后,便不由得面面相觑,在对视了好几秒后,终于识趣地停止了先前的那份冲动与干劲。

    果然,r带回来的人,也跟r一样变态,这出神入化的身手,真的是一般的维和士兵能拥有的吗?

    最起码,他们都有自知之明,遇到这样的角色,只有连连退败的余地。

    不到两分钟,整整一桌的猛汉,全部被两个身材并不魁梧高大的东方面孔,给全部干倒在地!

    一时间,震惊全场!

    其余佣兵团的,大部分人看到这打架的场面,后背都止不住的冒起冷汗。

    狗日的,都是些从哪儿冒出来的变态?

    他们自认为,以他们的身手,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掉这么多人,并且毫发无伤!

    “辛苦了。”

    夜千筱倒了两杯烧酒,手一推,两杯烧酒就在两人位置的桌面稳稳停下。

    徐明志和封帆二人扫了夜千筱一眼。

    不过,好歹有点儿理智,没把烧酒浇到夜千筱脑袋上。

    刚打完架,就来这个?

    他们可没有冰珞那样将酒当成水的功夫!

    没把他们那点小心思放到心上,夜千筱双腿交叠着,稍稍往后靠了靠,一偏头看向那堆倒地不起的人。

    “还不走?”

    夜千筱眯起眼睛,浅笑着朝他们问道。

    在这地方,就算杀了他们,也不过是坏了点名声而已,但也足够的立威,夜千筱不杀他们,是因为她带过来的人,没有义务去处理佣兵团之间的事情。

    他们的手,只沾染国家敌人的鲜血。

    不过,如果这群人再不识相的话,夜千筱也可以破例。

    任何规矩与束缚,在某些情况下,于她看来,都不过是浮云,她是想要遵守,才会去遵守,真若违背起来并非有什么难度。

    这帮人互相看了几眼,最后,在络腮胡子惨白着脸点头后,便支撑起身子站起来,扶着那群根本起不来的同伴,狼狈不堪的离开。

    至此,附近的桌子,那些似有若无的视线,接连不断地投射过来。

    ……

    他们没有听过!

    但是,从今日开始,这个名为“”的佣兵团,注定在这里立下威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47、把他废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