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5、忒倒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冰珞牺牲。

    夜千筱失踪。

    两个人,两件事,许是对煞剑的人来说,是极其重大的事件,足以让他们整天惶惶不安。

    当天下午,战争的局势已定,维和部队虽然没有被击溃,可政府军却被打的惨不忍睹,各个民间军队联合起来,将政府军击得四分五裂,天还没有彻底黑下来的时候,整个国家彻底陷入了无政府的状态。

    于是,夜色刚降临,整个国家就将矛头对准了外来的他们,他们在国际上发声,表示不希望他国的军队参与他们的内战,希望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撤离,如若继续驻扎,他们将会持续攻击,直至让他们最后一个人死在这片土地。

    整个国家都在逼迫他们离开。

    加上白天的战争,已经让维和部队损失惨重,东国正在商量撤离计划。

    直至午夜的时候,赫连长葑收到消息,两天之内全部撤离。

    而,这个时候,赫连长葑还没得到夜千筱任何的消息。

    据说她是在火箭弹的炮轰过后消失的,郁泽的那支队伍在战斗结束之后,于那边找了好几个小时,硬是一点儿痕迹都没有发现。

    在两公里之外,他们发现了夜千筱的狙击步枪。

    之后,就再没任何的行踪。

    事实上,跟死讯比起来,现在没有消息就已经是最好的消息。

    可是,当他们不得不撤离的时候,赫连长葑又陷入了一个困境。

    两天之内,若是没有找到夜千筱,那么,他只能自己申请留下来,不说这个请求的批准将会有多困难,更重要的是,他到时候将会失去大部分的信息来源,找到夜千筱的行踪更是希望渺茫。

    “队长,那边有消息了。”

    一直在外打听的顾霜,终于得到了有用的消息赶回来。

    “说。”

    赫连长葑面无表情地开口。

    “现在在红色革命军那里,从抓的那个活口那里也撬出话了,他们确实是的人。”顾霜将所有的信息一口气说了出来。

    打听到的不算多,但能够确定,夜千筱就是被带走的。

    而,既然能带走夜千筱,那就证明,夜千筱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他不可能带走一具尸体。

    最开始,赫连长葑就是怀疑,才让他们集中精力去调查的,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毫无悬念。

    “上面允许我们带一支五人小队去救,但不允许透露我们的身份。”赫连长葑凝眉说道。

    这是他费了一番口舌,才得到的“特殊批准”。

    确实,跟一个国家一群军人比起来,夜千筱一个人的存在,根本没有让他们冒着危险去救的价值,如果那个人不是夜千筱,而是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人,那么,赫连长葑或许不会做这么大的努力。

    毕竟,大局为重。

    毕竟,人之常情。

    但是,那个人是夜千筱,所以,赫连长葑不能让她置身于危险,而自己不做任何的努力。

    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

    赫连长葑曾给过夜千筱承诺,他会保护好她。

    “算我一个。”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顾霜第一时间说道。

    赫连长葑看了他一眼。

    这时,颜承乐从门口跑进来,急匆匆地道,“队长,裴霖渊来消息了。”

    赫连长葑和顾霜的视线,都转移到他的身上。

    “他说,明天下午,去红色革命军的营地外接应夜千筱,丁心会把她带出来,如果我们不去……”颜承乐犹豫了一下,最后在赫连长葑高压强的注视下,老老实实道,“那他就把人带走了。”

    房间气温骤然下降,那一刻,顾霜和颜承乐互相看了一眼,皆是从眼底看到几分异样之色。

    片刻后,赫连长葑再次开口,“Ice那边呢。”

    他指的是冰珞的事儿。

    冰珞的遗体已经领回来了,但在烈火中烧过……所以赫连长葑下了命令,严禁任何人去看她,但是却放Ice去看了她半个小时。

    除了赫连长葑和夜千筱,并没有其他人知道Ice和冰珞的关系,可赫连长葑这样破例,落在他人眼里,也隐隐能猜到什么,便都没有去打扰。

    “走了,”颜承乐说话的声音,忽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说让我们对她……好点儿。”

    “嗯。”

    赫连长葑淡淡应声。

    冰珞是他带出来的兵,但,不仅如此,她还是夜千筱的朋友。

    赫连长葑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向夜千筱交代这个事。

    当天晚上,赫连长葑召集了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明天的任务分配。

    在煞剑,只要赫连长葑一声令下,谁都愿意跟着他去拼命,就算是送死也心甘情愿,但赫连长葑必须选最合适的人,最后挑了顾霜、封帆、陆松康、郁泽四人。

    他们能得到的支援不多,赫连长葑能在非军方搞到一定的设备,但也没有军方所给的完善。

    但他们几个行动,却不成问题。

    *

    夜色漆黑。

    丁心在走廊行走着,不紧不慢,如若不是这漆黑的夜,许是真的会有人觉得她是来闲逛的。

    虽然是土豪所在的营地,住所在这个国家还算是很豪华的,可落到丁心的眼里,那就是一片废墟,无论到那儿都是一样的破败荒凉,连红砖房都极少见,放眼看去,到处都是土砖房,撑死了最高的也是两层楼的建筑。

    就眼前这样的建筑,在丁心看来,跟贫民窟也差不远。

    拍拍手,丁心继续缓步朝前走着,可没一会儿,却被人给拦住了去路。

    带头的是,于他身后,还有好几个壮汉。

    丁心遂停下脚步,双手环胸,悠悠然地打量了一眼。

    走廊上亮着几盏灯光,但瓦数不高,光线昏暗朦胧,但那张漂亮的脸,邪魅的气质,还是能让人感受的清晰。

    丁心嘴角勾笑,颇为悠闲地问道,“怎么了这是?”

    “这么晚了,还不睡?”盯着她,眉宇间还藏匿着几许戾气。

    很显然,刚刚对夜千筱的“审讯”,并没有让他满意。

    “逛逛,”丁心眯了眯眼,浅笑道,“思考下未来。”

    “怎么,这就想走?”

    同样勾出抹危险的笑容,他一步步朝丁心走过来,直至走至她跟前后,才停下。

    “你们还能收留我不成?”丁心慢悠悠地说着,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只要你能狠下心,愿意跟作对。”冷冷地看着她,视线里徒增了几分打量。

    “说笑了,”丁心唇畔笑意更深,缓慢的语调里夹杂着抹冷意,“我跟,也没什么交情。”

    “帮你报复,这还不算交情?”冷眼反问。

    “呵,”丁心嗤笑一声,“亏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没有发现,这是他吞了的交易?”

    “说不定,”语调微微一顿,眸色愈发的诡秘莫测,他眼底染了几许冰冷笑意,“逢、场、作、戏。”

    “你觉得,”丁心抬起手,将垂落前方的发丝往后拨去,继而笑眼看他,“你我这样的人,甘愿放弃自己所有的荣耀?”

    “我跟你可不是一类人。”

    眸色愈发冷冽,嘴角笑意却还在加深。

    他是不怎么了解丁心。

    但是,就算再怎么不了解,也知道的交情不浅,他们甚至一起合作来对付烈焰,像这种小气吧啦斤斤计较的男人,只要不是丁心亲手杀了,都不会相信丁心是真心的投靠。

    之所以留下丁心,也不过是因为丁心的个人能力很强,他“收留”的同时,也顺便观察观察,丁心是否真的有投靠的意思。

    可直至现在,他一点都没发现丁心的所谓真诚。

    所以——

    在没有取得他百分百信任之前,丁心注定一直待在这里,或者,死在这里。

    “对,”丁心点了点头,似乎很赞同地开口,“我跟你不同,不怎么愿意寄人篱下。”

    “呵,投靠烈焰的你,似乎没资格说出这种话。”露出嘲讽的讥笑。

    丁心轻笑,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把她送回去。”

    阴鸷的眼睛眯起,一声令下,身后便走出了两个人。

    一左一右的,来到了丁心的身边,每个举动、每个眼神,都明确的表达出“强制性”的意思。

    丁心就算不想回去,那也得必须回去。

    不然——

    后果,他们都很清楚。

    笑里藏刀,丁心笑意不减。

    挑了挑眉,丁心转过身,走在那两人的前面。

    两个壮汉,手放在腰间的手枪之上,同时,对丁心的警戒不见分毫。

    他们都是的手下,作为烈焰中的一员,曾经也跟接触过,自然清楚里的人个个都狡猾无耻,他们在的大当家面前,自然不可能有任何的放松。

    可以说,他们曾在手下吃过很多次亏,而现在,光是只剩下一个人的丁心,都在潜意识里提起了他们的紧张与警惕,因为他们有前车之鉴,且不想再吃同样的亏。

    不过,他们俩心里紧张的要命,可在前走着的丁心,步伐慵懒而闲散,仿佛根本就不介意他们的跟随一般,一切都显得极其平静。

    站在原地,直至他们离开后,才转过身,往回走去。

    在这条走廊最深的地方,有一间被封闭的囚禁室,里面有各种意想不到的刑法工具,这里以前是严刑拷问红色革命军里面那些“叛徒”、“卧底”、“罪人”的,可现在,里面只关了一个女人。

    走至走廊尽头,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完全封闭的囚禁室里有缕缕光线投射进去,被捆绑在中间椅子上的女人,被朦胧光线所笼罩,身影轮廓稍显清晰。

    感觉到那个再次走进来的身影,夜千筱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不用猜都知道是谁进来了。

    完全搞不懂这男人怎么这么有精神,按照她的心算时间,也差不多快过去二十个小时了,可这个男人却一直守着她。

    偶尔来几个酷刑。

    却一个问题也不问,什么话也不套。

    仿佛折磨她,就是他的乐趣一般。

    有一点,夜千筱同样无法理解的是,派了那么多人去,宁愿他们全军覆没,可真正的目的,竟然是她。

    费尽心思掳走她,唯一的意义,就是虐待?

    夜千筱心里思绪百转的时候,已经进了门。

    他手一挥,门就被外面的人给关上。

    打开了囚禁室内昏暗的灯光。

    这一次,他在满目琳琅的刑具中,挑出了最简单的皮鞭。

    最简单的鞭子,没有任何的花哨,更没有令人生不如死的小设计。

    听到愈发接近的脚步声,夜千筱终于抬起了头,闭着的眼睛微微睁开,露出一条细缝,她看着走至跟前的,沾染着鲜血的嘴角,勾起抹讽刺的弧度。

    “又来?”

    低低的两个字,带有些许虚弱,却怎么也遮掩不了其中的冷意。

    从清晨到现在,她受到过多种酷刑的虐待,手和脚不能动弹分毫,一道道的伤口,有刀子割出来的,有烫出来的,有钉出来的,最开始她为了分散注意力,一遍又一遍的去数自己身上有多少的伤痕,可数到最后实在是没有力气了,连伤口的疼痛都变得麻木的时候,她就识趣地选择放弃了。

    她没有受过任何酷刑。

    在最苦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经历。

    但是,部队系统的教过他们如何去应对“严刑逼供”,从浅到深的学习,当然这些理论知识在这里是没有用的,因为不曾从她嘴里撬过任何消息,他只是变态到一味地想要看她痛苦的样子。

    部队所教的,唯一能提供她帮助的是,她可以感受一下书本上的知识,与真实体验的区别。

    不过,当她熬到下午的时候,基本上也没有什么用了。

    太疼了。

    疼得仿佛随时都要死去一般。

    她是普通的身体,顶多比寻常人要敏捷灵活一点儿,所以,该疼的还是疼,只是她看上去没有那么惨而已。

    “呵,”低低的笑了一声,往前一步,手指狠狠捏住她的下巴,“还醒着,意志力不错。”

    夜千筱掀了掀眼睑,唇角勾起的笑意,更深了些,她一字一顿地开口,嗓音沙哑,“过、奖。”

    手指力道加重,可夜千筱却依旧笑眼看他,仿佛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最后,厌烦地收回了手。

    该死的女人!

    从最开始到现在,无论对她做什么,她都跟个木头似的,明明能看出她很疼,可就算再怎么疼,她的表情也云淡风轻,好像受苦的并不是她的身体,或者说,她的思想与灵魂早已脱离了她的身体,静静地看着他去虐待这具身体似的。

    每每她不吭声,下手就更狠。

    直到现在,他也没能如愿看到夜千筱扭曲的脸。

    往后退了几步,眼神阴冷,手中卷起的鞭子往上一抬,鞭子便在空中散开,在他挥舞的时候于摆放一旁的盐水里浸染过,最后,他摆手朝夜千筱挥了过去!

    “啪!”

    一鞭子狠狠甩下去,伴随着在空中激起的寒风,毫不留情地挥在了那根本不能动弹的身体上。

    夜千筱的上衣和防弹衣都被脱下,只剩下一件短袖,这样狠狠的一鞭子下去,衣服出现裂痕,而触及到皮肉的刹那,登时皮开肉绽,鲜血从皮肉里缓缓渗出的时候,跟鞭子上的盐水混合在一起。

    带着十足的刺激。

    原本疼的近乎麻木的夜千筱,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

    狗日的!

    早该一枪毙了他!

    思绪混乱起来,夜千筱勉强保住的清醒神智,也在这样的疼痛刺激下,变得有些混沌。

    一鞭又一鞭,好像永无止境一般,先前才刚开始停止流血的伤口,在这样密集的鞭子之下,又渐渐地开始裂开,鲜血与盐水的混合,时刻在提醒着夜千筱保持一定的神智,可偏偏又在最疼的那一瞬间过去后,神智立即恢复了混沌。

    反反复复。

    夜千筱咬着牙,在混乱的思绪中,在心里将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两遍,无数次诅咒这混蛋断子绝孙,可到最后,大脑实在是转动不起来了,夜千筱便干脆放空了思想,任由疼痛一次次的席卷而来。

    等到停手之后,夜千筱几乎浑身上下都是鞭打的痕迹,衣服上血迹斑斑,一层又一层的血凝固在衣服上,仿佛连衣服都重了不少。

    有鲜血,沿着椅子的脚顺着流下去,又一次地染红了地板。

    这一次,夜千筱陷入了昏迷。

    将鞭子丢到一边,神情复杂地盯着一声不吭的夜千筱,最后,将手上的皮手套取下来丢到一边。

    他走过去,试探了下夜千筱的呼吸。

    微弱,但不至于死。

    便放了心。

    而这时,囚禁室的门被敲响。

    “,我们的首领想见你。”门外传来公事公办的一声。

    皱了皱眉,再低头看了夜千筱一眼,最后转身离开。

    *

    红色革命军的首领,找过去是讨论事情的。

    这场跟政府军的战斗算是结束了,可对于他们来说,真正的战争才刚刚开始,而红色革命军的存在过于强大,以至于成了不少人眼里的眼中钉,早已有几支队伍组合起来,想要朝红色动手。

    毕竟,西赫尔现在被各方势力所瓜分,每个人都想要手里的权利,甚至想要更多的权利,他们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的,只要除掉红色,其他的军队就会轻松许多。

    红色的首领找,也是想花一定的代价让继续留下来,这样他们的立足的把握才会更大一些。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

    这样的讨论,一直到上午九点,而等首领邀请吃完饭之后,也快十点了。

    这个点,将会有其他军队派人来“拜访”,说的好听是“拜访”,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投靠”了。

    他们都是附近的几支队伍,规模小的很,没什么大能耐,以前政府军没有溃败的时候,他们这些军队的重心都在跟政府军作对上,只有触及到利益的时才会互相攻打,可眼下他们没有共同的目标,必须得提防红色会有什么动作才行,谈和投靠怕是最妥当的方法了。

    而,红色首领一直很尊重,甚至于有点讨好的意思,于是这次便强行把给抢走了。

    夜千筱没有被遗忘,但是却被其他人遗忘,虽然她体力不支,但还好,她有一定的休息时间。

    甚至于——

    得到了获救的机会。

    早已摸透地形的丁心,做掉了在她门外守候的两个人,把尸体往自己屋里一丢,然后就大摇大摆地在远离囚禁室的地方转了两圈,最后确定已经跟红色首领还在“商讨”后,便放心大胆地去了囚禁室。

    她可没有手下留情,见一个杀一个,根本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而这一路上也没什么人守在囚禁室门外,顶多派了两个烈焰的成员,丁心早有准备而来,在他们见到她起疑的那一刻,就用消音手枪解决掉了他们俩。

    最后,将事先准备的备用钥匙,开了囚禁室的门。

    这个时候的夜千筱,早就已经缓过神来了,一听到开门的声音,下意识以为是,便在第一时间抬起头,略带警惕地看着走进来的人。

    然而,在第一眼,看到那抹隐约的轮廓后,夜千筱顿时便放下了戒心。

    丁心走进去,打量了几眼夜千筱的惨样,眉头登时拧的紧紧地,她拿出手中的匕首,走近时迅速将捆绑着夜千筱的绳索给隔断。

    “撑得住吗?”

    看了看她惨败的脸色,淡定如丁心,神情里也添了几分担忧。

    就算是实现做足了准备,可眼下看到这样的夜千筱,确实有些超出了丁心的料想范围。

    她确实没有想到,竟然会变态到这般程度。

    “嗯。”夜千筱实在没精力多说别的。

    也没有多加耽搁,丁心直接扶起夜千筱,搀着她往外面走。

    这里实在过于偏僻,又只关押了一个人,且门外还有烈焰的人守着,所以基本不会有什么人关注这里,在丁心的计划中,在出门就惊动了人,那是最坏的打算,且危险的概率几乎翻倍的增加。

    偏偏——

    她们今天的运气,都不好。

    两人走出大门没几步,就见到两个人并肩走过来,笑嘻嘻地好像是路过,可近乎理所当然的,他们看到了夜千筱和丁心两人。

    丁心第一时间抬起枪,可夜千筱的动作比她快一步,抽出她腰间另一把枪,快速解决了两人。

    手枪都安装了消音器。

    可是,正好在丁心和夜千筱看不到的地方,有人看到了那两个人相继倒下。

    在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和子弹上膛的声响之后,夜千筱和丁心互相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抹恼火。

    狗日的,也忒倒霉了!

    “跑得动吗?”丁心拉着夜千筱,往另外一条路走。

    “比让你背死的慢点。”

    夜千筱加快脚下的步伐,每走动一步皆是留下一定的血渍,比她想象中的更要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5、忒倒霉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