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8、结婚登记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赫连长葑照顾了两个醉鬼一晚。

    把两人丢车里后,直接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订了两间房把人给搬房里之后,噩耗就来了。

    一个个的轮番折腾,夜千筱喝个水还不行,偏偏得给她弄茶,大半夜的要吃烤串,最后赫连长葑强行搂着她睡了。徐明志吐个没停,吐完爬床上睡了,但半夜爬起来敲这边的门,一开门又没了人影,反反复复,赫连长葑最后直接把他揪到房间里来,一床被子丢下去让他躺地上睡。

    直至凌晨四点,赫连长葑才歇停会儿。

    但也没怎么睡。

    五点左右,赫连长葑把徐明志扛回给他订的房间,然后把夜千筱房间地门给关好了,这才放心地出门。

    夜千筱和徐明志两个看人都没带点什么东西,赫连长葑大清早的便去买了些花和祭拜的东西,去陵园看了看冰珞,时间很早,他也没有待多久,回来的时候夜千筱和徐明志才刚起来。

    夜千筱和徐明志的房间是对门。

    两人几乎一开门,就见到同样开门的对方。

    于是,两人颇有深意地互相看了两眼,给人一种诡异的错觉。

    半响,徐明志轻咳一声,颇为尴尬地开口,“记得吧?”

    “记得。”夜千筱倚靠在门边,发丝从耳畔垂落下来,落到左侧脸的伤疤上。

    “怎么办?”徐明志纠结地皱起了眉。

    “不知道。”夜千筱淡淡地回了一声。

    “……”

    “……”

    两人面面相觑。

    鬼知道他们怎么记得昨天晚上是怎么折腾赫连长葑的?!

    想想就哔了狗了。

    “忏悔?”徐明志眨着无辜地眼睛看夜千筱。

    “……”夜千筱嘴角一抽。

    “认错?”徐明志又提议。

    “……”

    夜千筱没有接话。

    半响,徐明志琢磨了一会儿,又小心翼翼地提议道,“装?”

    “得!”

    夜千筱打了个响指。

    徐明志颇为纠结地看了看她。

    夜千筱泰然自若地往后退了一步,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将门给关上了。

    想了想,徐明志一扬眉,也识趣地关了门。

    于是乎,从赫连长葑坐电梯的功夫,徐明志和夜千筱两人,又决定各回各屋大睡一场,等到赫连长葑刷卡进屋时,他们俩都默契地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

    “醒了?”

    赫连长葑拎着两份早餐进了门。

    夜千筱刚翻一个身,睁开狭长漆黑的眼睛。

    “嗯。”

    应了一声,夜千筱面色平静,从床上爬了起来。

    “吃完早餐就回去。”赫连长葑道。

    “好。”

    穿好拖鞋,夜千筱淡淡应声。

    她事先去洗漱,而赫连长葑也没发现什么异样,确实不知道夜千筱事先起来过,且对昨晚的事情表示“刻意遗忘”。

    赫连长葑给夜千筱留了一份早餐,之后又给徐明志送了一份过去。

    徐明志把赫连长葑阻隔在门外,客客气气地将早餐给接受了,可一转眼就将门给甩上,让赫连长葑碰了一鼻子灰。

    赫连长葑脸色止不住一黑。

    若不是念在这小子刚出院、心情不好……

    赫连长葑黑着脸走回对面。

    “你什么时候回去?”夜千筱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地喝着粥,看着回来的赫连长葑,问了一句。

    “明天。”赫连长葑说着,随后语调顿了顿,又继续道,“明早帮你办出院手续,回去住院。”

    “好。”

    夜千筱轻轻点头。

    赫连长葑没有受伤,上面自然不会随便给他假期,估计是自己请了假,现在半个月都耽搁了,自然也不能留的太久。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粥,又瞥了眼早餐袋里的其他的早餐,夜千筱惊叹于赫连长葑的细心。

    这样的早餐里,见不到寻常最容易见到的馒头包子。

    夜千筱表现的很平静,跟赫连长葑说了些闲话,再没有提起过冰珞一句。

    赫连长葑也没有提起别的,顺着她的话去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吃过饭后,赫连长葑强行去将徐明志给拎了出来,丢到了车里,并且塞给了他一张下午回基地的机票。

    反正醉成酒鬼的徐明志和夜千筱,昨天晚上什么防备都没有,赫连长葑看着徐明志就觉得烦,直接用徐明志的身份证订了张机票,今天上午去取他跟夜千筱机票的时候,顺便把徐明志地提前给取了出来。

    早点打发他回去,早点能安宁些。

    “谢谢队长。”

    不得不承认,在收到赫连长葑递来的机票时,徐明志心里还有那么丁点的感动。

    只不过,在得到赫连长葑嫌弃的眼神后,就那好不容易得来的丁点感动,在瞬间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徐明志受挫地缩在了后座。

    夜千筱晚上没太睡好,在车上、飞机上又睡了一段时间,以至于回到军区医院的时候,夜千筱倒是精神满满的。

    “饿了吗?”将夜千筱送进病房,赫连长葑摸了摸她被冻红的耳朵。

    “嗯。”夜千筱将他的手打开。

    赫连长葑倒也不生气,又抬手揉了揉她凌乱的头发,“我出去一趟,不准乱跑。”

    “知道。”

    夜千筱草草的应下,完全没把他的交代放到心上。

    然,再见到赫连长葑转身的那刻,夜千筱又叫住他,“等等。”

    赫连长葑停下动作的时候,夜千筱已经将自己身上的风衣外套脱了下来,很快递到赫连长葑面前,“穿好。”

    微微垂下眼帘,看着递到跟前来的风衣,赫连长葑嘴角勾起抹笑容,心情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回来时带把剪刀。”

    摆了摆手,夜千筱朝他交代一句。

    于是,赫连长葑视线从夜千筱的头发上掠过。

    大概有半年没有剪头发了,夜千筱的那头短发疯狂地长着,估计再过两个月就可以齐肩了,一头稍稍长长的头发,衬得那张脸愈发的精致小巧,同时令她少了几分干脆利落,多出几许温和气息。

    事实上,赫连长葑还挺喜欢夜千筱头发留长的。

    可惜的是,这大抵,是最后一次看到她这般模样了。

    赫连长葑领命而去,回来的时候,不仅带了丰富的晚餐,还带了专业的理发工具。

    那时的夜千筱,正坐在椅子上玩手机,游戏里枪战的游戏被她玩了个通关,实在是无聊地很。

    一见到赫连长葑回来,夜千筱就将安装无聊游戏的手机,丢在了一边。

    她站起身,本想帮赫连长葑拿出饭菜,可去被“冷落”到一边,赫连长葑根本连碰都不准她碰。

    夜千筱只有当懒人老老实实吃饭的份。

    饭菜很丰盛,三菜一汤,水煮鱼、红烧茄子、醋溜土豆丝、外加一个海带汤。

    “买的?”夜千筱端起饭碗,漫不经意地朝赫连长葑问了一句。

    “嗯。”赫连长葑在她身侧坐下,在看了她一眼后,又补充道,“回去给你做。”

    夜千筱微微一怔。

    她尝的出,前面几日吃的饭菜,都是赫连长葑亲手做的,夜千筱原意是想说买的挺好的,可看到赫连长葑这般话语,夜千筱稍稍犹豫了一下,却点了头,“好。”

    赫连长葑给她夹菜。

    夜千筱一一接受,倒也不觉得矫情,好像挺习惯的样子。

    吃了几口,见已经盖了帽子的碗,夜千筱想了下,问,“回去后,我可以接手选拔吧?”

    “你确定?”

    动作微微一顿,赫连长葑视线直白地打量着夜千筱。

    夜千筱身体伤成这样,就算出院了也得好好养一阵才行,训练中磕磕碰碰的都有,赫连长葑心疼暂且不谈,可是以夜千筱休养过后的体质,估计跟那群女兵在一个档次。

    “确定。”夜千筱眼睛黑亮,神情笃定。

    养伤的日子总归是无聊的,况且,她还想找点儿事做。

    “那好,”赫连长葑果断地选择了纵容,“回去后给你看名单和训练计划,你在医院里好好了解一下。”

    “嗯。”

    夜千筱遂点了点头。

    吃过饭之后,赫连长葑便开始给夜千筱剪头发,据说是第一次给女人剪头发,平时都是给人剃寸头的,但在剪头发之前赫连长葑强调让夜千筱放心,说是刚刚特地学过。

    夜千筱完全不把他所说的“放心”放到心上。

    反正一个短碎发而已,又不奢求有多好看,赫连长葑若是真的剪得惨不忍睹,她大不了多戴几天的帽子,顺便今后再也不允许赫连长葑碰她的头发罢了。

    反正说破了天,也就那么点小事儿。

    夜千筱在赫连长葑给自己剪头发的时间里,又下了个围棋游戏跟机器对战,在十战十败后,赫连长葑终于将她的头发给剪好了。

    “镜子。”

    一见赫连长葑收手,夜千筱便扬了扬眉,颇感兴趣地说道。

    赫连长葑轻笑,站在她背后,给她理了理头发,然后才拿了个镜子,从后面递到她面前,小小的镜子映入夜千筱的容颜。

    看着那面镜子,夜千筱愣怔了两秒。

    头发短得绝对符合标准,几乎跟以前一模一样的短碎发,唯独多了前额那抹细碎的刘海。

    “你学了多久?”夜千筱拿过那个小镜子。

    赫连长葑想了想,道,“五分钟。”

    夜千筱的动作又是一顿,近乎诡异地看了赫连长葑一眼。

    啧。

    以后真要退伍了,赫连长葑这个老头子,到时候没准还能在理发店干活儿。

    又一项技能傍身的赫连长葑,并不知道夜千筱心里在想什么,认真清理着夜千筱脖子上细碎的头发。

    ……

    翌日。

    赫连长葑给夜千筱办理好出院手续,定好了回去的机票,刚下机陆松康就过来接他们去基地附近的军区医院,一切都安排的妥当,完全不用夜千筱操心。

    夜千筱在新的医院被安排妥当后,当天下午,赫连长葑就带了选拔训练的学员资料过来,给夜千筱打发时间。

    顺带,亲手做了点吃的。

    呃,顺便——

    带个人过来。

    “夜姨!”

    赫连逸凡跟在赫连长葑背后,笑着朝夜千筱摆了摆手。

    听到声音,站在窗边活动筋骨的夜千筱,停下动作,朝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眼便见到赫连逸凡溜到赫连长葑前面,抢先跑到了她面前来。

    四五个月没见,赫连逸凡的个子又长高了不少。

    “夜姨,坐。”

    赫连逸凡连忙将椅子搬到了夜千筱旁边。

    夜千筱将他的迷彩帽戴的正一点儿,然后坐在椅子上,同时,赫连长葑也走至前面,第一时间将手中的资料交给了她。

    将资料接过来,夜千筱低下头,把资料翻开。

    赫连长葑将吃的给她拿出来,而赫连逸凡却安静地站在一边,紧张兮兮地打量着夜千筱。

    他有好久没有见到夜姨了。

    爹地带他来医院的时候,特地说过,夜姨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来医院里待两天玩玩,可眼前的夜姨落到她的眼里,就不是单纯的“玩玩”那么简单了。

    她穿着棉质的病号服,有些宽松,但脸、脖子、手都露出了出来,只要是袒露出来的地方,赫连逸凡要么是看到绷带,要么就是看到伤疤。

    他很聪明,他很会想事,所以他看了夜姨露出的几道伤痕,就能猜到,她身上的伤痕一点儿也不会少。

    于是,等夜千筱扫了两眼资料,注意到赫连逸凡的时候,只发现他脸上的笑容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好像在探究些什么。

    “怎么了?”夜千筱微微凝眉,朝赫连逸凡问道。

    “没事。”

    赫连逸凡身形笔直笔直的,回答的时候,下意识地做出立正的姿势。

    夜千筱的神情愈发地疑惑起来。

    这时,赫连长葑朝这边看了一眼,视线在赫连逸凡身上一顿,尔后看向夜千筱,把手中的汤事先递到她面前,“吃吧。”

    “嗯。”

    将资料放下,夜千筱接过汤。

    最初进来的赫连逸凡,在病房的时间里,整个儿都变了个样,原本最擅长活跃气氛的他,抿着唇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这一点,夜千筱和赫连长葑都发现了,可两人互相看了看,也没有直截了当地去问赫连逸凡什么。

    直至赫连长葑领着赫连逸凡离开后,赫连长葑才去问赫连逸凡原因。

    医院外面,大雪飘飘,在空中凌乱飞舞。

    赫连逸凡站在雪地里,雪花片片洒落,停落于他的头顶、发梢、肩膀,他漂亮的小脸被冻得通红,可他的腰杆却挺得笔直笔直的,犹如一棵挺立的青松。

    “爸,我以后能当兵吗?”

    他微微抬起头,小小的个子,一眨不眨地看着赫连长葑。

    他的声音还稍显幼嫩,可模样已经渐渐蜕变,像个小大人的样子。

    赫连长葑眉头微松,他看着这个模样跟那人越来越像的孩子,半响,嗓音低缓而温和,“只要你想。”

    “是!”

    斩钉截铁地应了一声,赫连逸凡抿着唇,端端正正地给赫连长葑敬了个礼。

    病房内。

    抱着资料的夜千筱,倚靠在窗边,看着下面雪地里的两抹身影。

    一大一小,都穿着迷彩军装,站得极其端正。

    凉风夹杂着雪花席卷进来,夜千筱却不觉得冷似的,视线在两人身上停留了很久,直至大的牵着小的的手离开时,夜千筱的嘴角才轻轻地勾了起来。

    小孩……

    似乎挺不错的。

    这样的想法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夜千筱微微拧眉,意识到什么,又将这样的想法给抹去。

    下一刻,夜千筱将窗户给关上。

    ……

    在军区医院,夜千筱的日子过得比想象中的还要潇洒、舒服。

    每日三餐,赫连长葑都会准时送到,真的时间赶紧的话,会找别人将饭菜送过来,且菜色一餐一个变化,夜千筱吃了整整一周,都没有吃到重复的。

    最开始,夜千筱还有点小愧疚,赫连长葑是自家的,做什么都可以理解,劳心劳力那也是自家的事,但跟其他人的菜色比起来,夜千筱就严重感觉到一种不公等的待遇。

    但是,自从赫连长葑无意中提起新兵选拔的伙食后,夜千筱那仅有的一点小愧疚,便彻彻底底荡然无存了。

    还是趁着在休养,有光明正大的理由享受美食,好好的享受吧。

    不然——

    伙食质量差的日子,长着呢!

    于是,接下来一周的时间,夜千筱对所有的“特殊待遇”都表现的理所当然,不过,对自己适当地瞒着赫连长葑加练,也怀着理所当然的心思。

    反正,赫连长葑刚回来,还挺忙的,没空整天照看着她。

    殊不知她那点想要加练的小心思,早已被赫连长葑看在眼里,只是没有去管她而已。

    在军区医院待了整整一周之后,夜千筱终于出院。

    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只是不要大练特练就不会有问题,夜千筱也成功地从赫连长葑那里得到了“女队教官”的任务。

    “他们训练有半个月,接下来的训练计划你都看了?”

    办公室内,赫连长葑一进门,见到在办公桌上写写画画的夜千筱,便开口问道。

    从早上接她回来开始,她就一直待在办公室。

    “差不多。”

    夜千筱只手抵着下巴,在纸张的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而对赫连长葑的话基本只是草草应付回答。

    赫连长葑微微挑眉,心有好奇,便走至她身边来。

    不曾想,夜千筱却直接将写好的那张纸拿起来,两只手指夹起,很随意地递到赫连长葑面前,“生日礼物。”

    赫连长葑是12月的生日,现在已是12月底,生日是在夜千筱住院反复高烧的那段日子过的,夜千筱不是很介意给他补上一份生日礼物。

    心中疑惑更甚,赫连长葑眯了眯眼,将那张略有眼熟的纸接了过来。

    一翻开,便看到了五个大字——

    结婚登记表。

    夜千筱过生时,赫连长葑交给她的结婚登记表,已经填写好他的个人信息和签名,而现在,这填写完一半的信息,终于全部填满。

    就算是心稳如赫连长葑,在看到这份结婚登记表后,神情也稍稍有了异样的变化。

    “审批得多久?”看清他眉眼那抹喜意,夜千筱站起身,面对着他笑问。

    “不长。”攥住那张表的力道微微一紧,赫连长葑眉眼轻轻上扬。

    “那你挑个好日子,”夜千筱将签字笔放下,又将自己的迷彩帽拿起来,一边戴在头上一边道,“家里那边你通知。”

    交代完,夜千筱转身就走。

    赫连长葑伸出手指,揽住她的腰,一把将人拉入怀中。

    “你去哪儿?”朝她挑了下眉,赫连长葑问道。

    夜千筱看了看他,将他的手指一根根地掰开,一字一顿道,“认识新兵。”

    赫连长葑:“……”

    刚确定结婚,她就去见新兵?!

    疑惑刚起,夜千筱就用实际行动证明,她是真的牵挂着——新兵。

    仿佛填写这张表格,不过是临时起意一般。

    赫连长葑阵阵头疼。

    “还有,”走出几步,夜千筱转念一想,又退了回来,盯着赫连长葑的眼睛,无奈开口道,“帮我换宿舍。”

    “好。”

    赫连长葑神情严峻几分,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

    他知道,夜千筱刚回来就去过宿舍。

    夜千筱跟冰珞是一个屋的,但前段时间,冰珞所有的东西都被处理掉了,什么都没有剩下,现在只余下夜千筱的物品。

    那间房,她们俩共同住过,留下或多或少的记忆,夜千筱或许可以安安心心地住下去,但她并没有那个必要。

    只要她一走,那里就什么都不剩了。

    干干脆脆的,什么都不剩,对于夜千筱来说,或许更好。

    有些人放到心底便足以,不需要时刻去缅怀、去惦记。

    “回见。”

    夜千筱抓着一张花名册,走出了办公室。

    办公楼楼下,身着迷彩军装的陆松康,早已等候她多时。

    “来来来,我领你去看看这帮新兵蛋子。”

    一看到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夜千筱,陆松康便笑着朝她招了招手。

    啧啧。

    稀奇啊,真稀奇。

    一年前,他当副官训练夜千筱的时候,绝对不会想到会有这样一天。

    短短一年的时间,夜千筱就从一名重点的苗子,一跃成跟他平起平坐的教官,开始跟他一起训练新一批的学员了。

    世事……无常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8、结婚登记表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