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9、教官正经点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今年招来的好苗子,从数量上讲,跟去年的完全不能比。

    男兵有59人,女兵有37人。

    都是从各个尖子部队里挑选出来的,海陆空三军的好苗子,一个都没有落下。

    论实力的话,这样一批人,一点儿都不比去年的要差。

    这些新兵都是呼延翊和阮砚挑选出来的,原计划是他们俩给人训练的,但维和部队回来的比预料中的还要早,所以这批新兵从最开始就是陆松康和顾霜两人负责,一周之前赫连长葑才偶尔现个身。

    现在,夜千筱顶替了赫连长葑,虽然没有取代了赫连长葑主教官的位置,但却取代了他往训练场晃一晃的机会。

    去训练场的路上,陆松康语重心长地跟夜千筱说着注意事项。

    总结下来归为三点。

    一、气势绝对不能比新兵弱!

    二、任何时候不能向新兵示弱!

    三、任何时候教官做的都是对的!

    “哦。”

    听完陆松康的长篇大论,夜千筱淡漠的地点了点头,似有若无间落到陆松康身上的眼神,略带几分威胁的意思。

    陆松康摸了摸鼻子,识趣地离夜千筱远了点儿。

    呵呵,嫂子就是嫂子,分分钟识破他的小花招、小计谋。

    “下午的训练科目。”陆松康笑着将一张名单交给了夜千筱。

    夜千筱接过,不紧不慢浏览的时候,顺带问了一句,“他们还住在‘危楼’?”

    “危楼?”陆松康一愣,很快倒也反应过来,“没想到,你们那一届这么称呼的啊。”

    “还有区别?”夜千筱拧起眉。

    “我们那一届,”四处张望了一下,陆松康瞧得周围没有人,才朝夜千筱靠近两步,凑在她耳边低声道,“叫鬼屋。”

    “……”夜千筱额角滑落三根黑线。

    陆松康一本正经地直视前方。

    夜千筱却觉得佯装严肃的陆松康不忍直视。

    于是,想了想,夜千筱的嘴角也翘了起来。

    选拔到了后期的话,每个宿舍都不剩什么人了,一到天黑,还真的挺像鬼屋的。

    对同一栋房有过类似的评价,很大程度上,还是能促进交流的,夜千筱倒也不介意跟陆松康多说几句。

    “对了,那些女兵的资料,你都看了吧?”眼见快到训练场,陆松康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一次朝夜千筱靠近两步。

    “嗯。”

    刚扫完下午训练计划的夜千筱,点了点头。

    “有几个比较难搞的。”陆松康慢慢道,“陈雨宁,你们海陆出来的,你应该认识,没别的,就是有些不肯服输,绝对我们的训练方法不对劲,处处喜欢挑个刺。”

    夜千筱对此不觉得意外。

    陈雨宁算是个服从命令的人,但陈雨宁自己也做过教官,她的训练方式跟煞剑这边的大相径庭,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有意见是理所当然的事。

    “还有一个,叫吕芝灵,”陆松康搓了搓手,“不太合群,脾气比较暴躁,不过跟聂染比,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夜千筱点头,大概有了个印象。

    “另外就是个叫水依月的,成绩各方面都很好,在女兵中是遥遥领先的,不过,”陆松康拧了拧眉头,颇为无奈道,“就是这性格吧,呃……请您老联想一下自己。”

    微微一顿,夜千筱斜了他一眼。

    陆松康识趣地避开她的视线。

    与此同时,两人已经站到训练场,其余正在自由活动的学员们,都在各项科目上移动。

    “你来。”

    陆松康极其绅士地指了指夜千筱手中的哨子。

    手指勾住哨子绳子的夜千筱,动了动手腕,哨子随着绳子在空中转了两圈,最后那枚哨子落到了指间。

    “哔——哔——哔——”

    将哨子递到唇边,夜千筱毫不客气地吹响了哨子。

    早就观察到这边的学员们,在听到哨声响起的那一刻,立即朝这边纷纷赶来,很快就在两人面前以女前男后的队形排列好。

    而,当集合完毕之后,几乎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夜千筱身上。

    一双双炙热的眼睛,眼底充斥着疑惑。

    在这群人中,除了陈雨宁,没有任何人认识夜千筱。

    理所当然的,这个跟他们年龄差不远的女中尉,不得不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介绍一下,”陆松康拍了拍手,抬高声音朝他们开口,“这位女军官,姓夜,今后同样是你们的副教官,你们可以叫她夜副教。她呢,主要管女兵的训练,我负责男兵的训练。”

    话音落却,男兵们基本都没有任何意见,可女兵们,却下意识地开始打量起夜千筱来。

    不可否认,夜千筱的气场很强大,气势更是足。

    她天生就是那种站在那里,就能够给人一定威胁的人,那一双冷清却又锋利的眼睛一扫而过,足以让她们个个心惊肉跳,从心底估计夜千筱的强大程度。

    夜千筱也习惯在初次见面时,以气场来压人,但是这一次,夜千筱的视线一点点的扫过时,却明显发现了几个不肯低头的。

    她有这极好的注意力,对女学员资料重点看过几遍的她,足以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将她们一一对号入座。

    在场37个女学员中,有三个是直面迎上她视线,且隐隐有挑衅意味的。

    一个是陈雨宁。

    一个是吕芝灵。

    一个是……水依月。

    鉴于陆松康的说法,夜千筱特地多看了水依月几眼。

    长得很标志,气质高傲冷清,在对上那双清傲冷静眸子的那刻,夜千筱就将陆松康的评价画了个叉叉。

    她个人来讲,比较喜欢收敛锋芒。

    不过——

    这三个人,确实都比较棘手。

    “那么,”夜千筱双手环胸,不紧不慢地收回了视线,在女学员们提心吊胆等待她的自我介绍时,懒洋洋地开口道,“训练吧。”

    “……”

    众人登时无语凝噎。

    就连陆松康,都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真特么云淡风轻啊……

    什么叫淡定,啧啧,隔壁这位就将这两字发挥到极致。

    “下午的训练项目你们都知道,”在气氛陷入一股诡异的尴尬与僵硬中的时候,陆松康往前走了一步,朗声道,“一个来回,开始吧。”

    话刚刚说完,最后一个“吧”字还未落音,这一批人就整齐划一地向右转,然后按照自己的步调打乱了队形,飞速朝训练场的项目跑过去。

    夜千筱站在原地,视线在训练场里扫荡着,看似漫不经意的样子,但实际上却在观察每个女兵的训练情况。

    总共才37个人,夜千筱盯起来还算简单。

    这批人的体能还算好,反正都不比她来煞剑时候的要差,这种训练场的基础项目都可以应付,但也就是这样的基础项目,最容易体现他们的心理与习惯。

    焦躁与否,一眼便能洞穿。

    不骄不躁的人,从来都能最大限度的调整规划自己的体能,把每个项目都进行合理的安排,可那些急功近利、能力不足的人,很容易犯一些低级错误,多数在最开始就把自己的力气给用完了。

    而短短几分钟的观察,夜千筱将先前所看到的资料,跟这些人的性情与脾气都画上了等号。

    “要去叫几句吗?”

    不知何时,在外晃了一圈的陆松康,走至了夜千筱身边,把手中的喇叭递到她面前。

    “不用。”夜千筱颇为嫌弃地看了眼。

    “你不觉得,”陆松康摇了摇头,略带几分认真地询问道,“这样叫起来挺舒坦的么?”

    “也很吵。”夜千筱同样认真地看着他。

    “你当初被训练的时候,就没想过有一天能吼一吼?”陆松康很是不解。

    想了想,夜千筱拧起眉,“你吼过我?”

    “……”

    擦!

    陆松康登时哑口无言。

    半响,悄无声息地退离了夜千筱的“战斗范围”。

    或许他该庆幸,除了偶尔几次之外,他是真的没有针对过夜千筱。

    “你去哪儿?”

    见到转身往外面走的夜千筱,陆松康挑着眉喊了声。

    “食堂。”

    夜千筱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早上回来后就没有吃过饭,现在新兵已经见过了,她也没有正式上手,反正在那里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先去食堂填饱肚子。

    食堂或许没开门,但炊事班肯定是不缺人的,夜千筱随时都可以弄到些吃的。

    事实证明,炊事班不仅给她留了吃的,而且对刚出院的病患极其照顾,副班长亲自下厨给她炒了个小菜,连白米饭都是热乎乎的。

    理所当然在炊事班耽误了点时间。

    等夜千筱吃过饭,再次来到训练场的时候,学员们已经全部完成训练了。

    “接下来是狙击训练,你领着他们过去。”好不容易等到夜千筱回来的陆松康,连忙将带人的任务委托给夜千筱。

    前两天惹到了顾霜,顾霜这小气吧啦的混蛋,看到他就开始损,他才不想见到顾霜呢。

    “哦。”

    吃饱喝足的夜千筱,也不推辞,将陆松康手里的喇叭接了过来。

    “立——正,稍——息!”夜千筱负手而立,将喇叭放到身后,声音清冷却极具穿透力。

    学员们动作整齐地跟着她的口令行动。

    “目标靶场,”夜千筱神情多添了几分慵懒,严肃地口令到嘴边,只剩下懒洋洋地两个字,“跑吧。”

    刚想溜走的陆松康,差点儿没有呕出一口血来。

    正经点儿啊!

    陆松康心里阵阵发愁,却全然没有意识到,以前自己也有不着调的时候。

    只是领个队伍,对夜千筱来说只是顺道的事,更何况,她这人优哉游哉地走在队伍后面,根本就是跟散步似的,完全没有任何负担。

    遇到对他们如此不伤心的副教官,学员们也是头疼不已。

    尼玛,咱能有个正经样吗?

    或者说,多给他们几个眼神行吗?

    这种压根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好像就是只来应付应付一下的模样,跟先前被教官骂的个狗血喷头的情况比,更是让人难受,扰心挠肺的难受啊!

    狗日的,他们好歹也都是精英吧,说好的存在感呢?!

    偏偏他们越这么想,夜千筱越是不把他们当回事儿,双手环胸慢悠悠地在后走着,路过的老兵偶尔跟她打声招呼,她甚至宁愿停下来跟人聊几句,都不愿意多看看他们。

    靶场。

    落后大部分有段距离的夜千筱,刚刚抵达的时候,正好听到顾霜吹响了哨子,“哔——”的声响有些刺激耳膜。

    她走过去,没有太靠近,打算在旁观看一下。

    “今天,由你们的夜副官,给你们示范一下。”

    面对着整齐排列的新兵们,顾霜面不改色地说着,成功地将所有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到夜千筱的身上。

    站在一侧打算看戏的夜千筱:“……”

    于是,所有的视线,齐刷刷地落到了夜千筱的身上,连女兵中那三个棘手的角色都不例外,尤其是陈雨宁,目光灼灼,仿佛很想看看夜千筱现在的本事。

    当然,陈雨宁不知道的是,她以前就没有见过夜千筱的真正本事。

    夜千筱有些头疼,将帽檐往上推了推,然后朝顾霜扬眉,“示范什么?”

    “手枪、步枪、狙击枪,三种姿势交替,五十米,两百米,五百米,每个弹匣五发子弹。”顾霜慢悠悠地陈述着。

    “哦。”

    夜千筱微微点头。

    还挺合理的。

    据她所知,狙击训练才开始两天,还没开始他们的两人PK,如果没记错的话,明后两天就要实行PK的政策了。

    也不知道顾霜打的什么主意,但既然顾霜已经把任务推到这边来了,夜千筱当着如此多的人而拒绝,那她这副教官也没有当下去的必要了。

    夜千筱拍拍手,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早就替她准备好的枪支面前。

    果不其然,全部都是拆卸的零件,一眼扫过去,一把手枪都能有三种款式,简直坑到姥爷家了。

    “立正!”顾霜在后面发布口令,声音简单干脆,“全体都有,向后转!”

    啪。啪。

    皮靴撞击的脚跟的声音,齐齐响起,一声一声,同样干脆利落。

    这些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自然,他们的列队训练不可能不过关的。

    在声音停歇的刹那,夜千筱忽然感觉到背后集中了无数道视线,被诸多人盯上的压迫感,从后方全然汹涌而来。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片刻后,将那股压迫感转化为空气。

    “计时。”夜千筱朝站在旁边一个帮忙的小兵说道。

    “是!”

    小兵下意识地应声。

    话音未落,计时器就已经摁了下去。

    夜千筱垂下眼帘,不紧不慢地开始挑前面盒子里的零件。

    这样的训练,就算是以前的夜千筱,也只觉得是小菜一碟,根本就没把这事当成挑战,反倒是好久没有摸过枪了,就好好的体验一把而已。

    所以,她比较浪费时间。

    将每一个零件都给挑出来,然后把没用地丢到其他的盒子里,留下能够组装的。

    这个过程,看的他人昏昏欲睡。

    学员们看得差点儿没有一个个瘫倒。

    他们那么紧张的等待,结果就给他们看着玩意儿?!

    “干嘛呢她,我以为她很厉害来着。”

    “对啊,我开始也这样觉得的,谁知道……”

    “这时间耽误的,我都想睡觉了。”

    “擦,真想帮她一把!”

    “我的个乖乖,这也忒难看了点儿吧?”

    “呵,如果他们煞剑的女军官就是这种货色的话,那女兵还真没有什么看头的。”

    “乱说什么呢,谁跟她一样了?!”

    ……

    短时间内,原本都是些细碎的议论,基本都在瞧不起夜千筱的速度,可到最后,就演变成女兵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跟男兵争执了,直至后来,声音愈发响亮。

    顾霜也懒得管他们,闲闲地立在一旁,看着夜千筱那慢悠悠的动作,差点儿没打哈欠。

    这磨磨蹭蹭的……

    早该跟她说待会儿得以她成绩为准的。

    好在,将所有零件都摸了一遍的夜千筱,总算是玩够了。

    她开始组装三把枪。

    动作飞快,每一个零件好像被她一碰就已经安装上去,快的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连肉眼都追不上她的动作,看得人眼花缭乱的。

    于是,队伍里那些原本关注夜千筱动作的人,登时将先前的不屑与轻视压在心底,他们愣愣地看着夜千筱的动作,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砰——”

    夜千筱打响了第一枪。

    猛地一声枪响,将那些还在争论中不可自拔的几个男女兵,忽然给拉回了现实。

    他们怀着狐疑的心态朝前方看了过去。

    只手抓住手枪,夜千筱在短时间内换了三个姿势,在换动作之后她连瞄准的时间都不需要,好像只要扣下扳机就行,五发子弹打完就换下一把枪,然后又是三种射击姿势的变化,一切动作都那么顺其自然。

    姿势转换、射击、换枪,转眼间最后一发子弹都被她射击完,所有动作如行云流水、里一气呵成,帅的让人觉得那些枪已经跟她这人融为一体。

    原本轻视的神情,渐渐地,转化为难以置信。

    他们都是拿过枪的,他们不知道要怎样才能练到夜副官这样,但他们清楚的是,他们达不到这种任何一个动作都展现着百分百中的自信。

    必须得有过无数次的经验,无数次的重复,无数次的射击,才能达到这样平稳而自信的程度!

    除此之外,就拿她的动作来说,那都是绝对教科书级别的!

    标准的让他们这么多双眼睛,都挑不出任何的缺陷!

    “要,要报靶吗?”

    在旁计时的小兵,就算曾听过夜千筱的枪法,也忍不住结巴的出声。

    除了顾霜的射击之外,他所见过的,也就夜千筱一人,能达到这样完美的程度了。

    “随便。”

    将狙击枪放到一旁,夜千筱拍手,站起身,然后朝顾霜投去视线。

    顾霜微微颔首,示意小兵去报靶。

    小兵匆匆往那边跑去。

    不一会儿,小兵又匆匆地跑了回来。

    “一百五十环!”小兵跑的满脸通红,说话时声音忍不住抬高了几个分贝,难以掩饰声音里的激动。

    他只是个来帮忙的,并非煞剑的战斗成员,现在看到这样完美的成绩,简直激动地难以自制。

    好厉害!

    太厉害了!

    怎么能这么厉害!

    对于这个成绩,夜千筱倒是没觉得意外,反正她若是没有打出个满环,那才是值得让人意外的事。

    这一次,夜千筱沐浴在惊叹与崇拜的目光中,荣辱不惊地走到顾霜身边。

    “几成?”见她走近,顾霜略有好奇地问。

    声音压得很低,只足够夜千筱能听清。

    “嗯?”最初听到询问的夜千筱,稍稍有些疑惑,片刻后反应过来,有些无聊地耸了耸肩,“练下手。”

    言外之意,就当玩玩而已。

    估计三成的功力都没有。

    就他们这种狙击手,平时瞄准的都是动态的靶子,除非发生了什么意外,才会在静态的靶子之下失手。

    这种不过考核的训练,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难度。

    只是方法变态了点儿而已。

    但考验的,都是他们最基础的知识。

    顾霜轻轻一笑,将视线收了回来,勾魂的桃花眼里隐含几分笑意。

    那一刻,所有学员皆是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当然,下一刻,所有人都觉得那只是错觉。

    “今天的标准,成绩一百四十环,时间,以夜副官的为准,没有通过的,你们自己知道后果。”

    顾霜声音不慌不忙,每个字都咬的很清楚,让任何学员都无法曲解他的意思。

    说完,在诸多叹息的视线中,顾霜凝眸看向小兵,“时间。”

    “两分十秒。”小兵立即将数字报出来。

    顾霜点了点头,尔后,云淡风轻地开口,“开始吧。”

    十分一组,一组组的开始训练。

    这样的训练他们尝试过,可现在,用夜千筱的成绩压下来,就让他们觉得压力重重,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同时,也难免为先前不屑于夜千筱的言论而羞愧。

    他们还没看清出一个人的真正实力,结果就大言不惭的断定一个人的真正本事……

    此时此刻,脸火辣辣的疼着,那一耳光,别提多让人难堪了。

    果然,能够待在煞剑这种地方的人,无论是谁,都有着一定的本事!

    有了夜千筱在前面刺激,这批学员们在射击训练上,今天不知道有多积极,一个个地卯足了全力开枪,虽然成绩还不是那么让人满意,可整体成绩跟昨天的相比,已经是有了明显的超越。

    “利用我?”

    在嘈杂的枪声中,夜千筱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朝顾霜挑眉。

    “算不上。”顾霜非常谦虚地开口。

    夜千筱眼底隐藏着笑意,“激将法用的不错,我跟队长说说,以后多用用。”

    “将计就计?”顾霜隐隐意识到不对劲。

    真若说起来,夜千筱不可能到现在,才想到“秋后算账”的,眼下,连搬出队长这种无耻的行为都能说得出来……

    倒不如说她早已识破,顺手帮了他这个忙,然后抓住把柄来威胁她。

    素来自认为聪明的顾霜,意识到这一点,脑袋瓜子有些疼。

    被阴了!

    “这样说伤和气。”夜千筱慢条斯理地道,神情悠然地却一点都不像是在说真的。

    “我的错。”顾霜非常不诚恳地顺着她的话讲下去。

    夜千筱看了他一眼,轻笑,“交易?”

    “你说。”顾霜根本没有反驳余地。

    谁都知道赫连长葑这个护妻狂魔,夜千筱平时不拿赫连长葑出来,但一将这个名字摆出来,煞剑基地基本就没有几个敢跟夜千筱对着干的。

    谁叫赫连长葑心甘情愿的替她撑腰呢?

    “再过几天,又是你们一年一度的第一轮淘汰……”夜千筱优哉游哉地说着大前提。

    “直说。”顾霜认命地打断她的话。

    夜千筱朝他移了半步,视线从那一排正在射击的人身上扫过,尔后在陈雨宁的背影上顿了顿,她勾了勾唇,清冷的声音伴随着寒风吹出来。

    “加一个环节。”

    夜千筱一字一顿地开口。

    顾霜眉头一扬。

    夜千筱唇角勾笑。

    顾霜登时明白了言外之意——

    私下里动作,不让其他人知道。

    思绪一转,顾霜倒也点了点头,“你说。”

    夜千筱遂低低的说了几句。

    “成交。”

    倒也没有多加考虑,顾霜很直白地应下了。

    夜千筱和善地朝他伸出手。

    顾霜伸手握住。

    交易达成。

    ……

    天气实在太冷,趁着他们在射击的时间里,夜千筱去训练场跑了两圈,暖暖身子,等到她赶回来的时候,所有人基本都已经轮完一遍了。

    还有三分之一的人被扣留了下来,罚跑之后重新开始射击。

    夜千筱拎着哨子,吹了几声之后将队伍集合,然后将已经合格的学员们领去操场完成今天训练最后的跑圈。

    天色暗的很快。

    不到五点,天色就渐渐暗了下来,夜千筱抽了个空在跑道外观察学员们跑步情况的时候,赫连长葑却忽然来走了一圈。

    名义上是来看看学员,实际上,是来看看夜千筱的。

    “喝点热水。”

    看都没看学员们一眼,赫连长葑径直走到夜千筱身边,顺带将特地带过来的保温杯交给了夜千筱。

    “嗯。”夜千筱也没客套,直接将保温杯接过来。

    拧开盖子,喝了口刚泡好的温茶。

    “陆松康呢?”看了一圈,没有见到陆松康身影的赫连长葑,拧着眉头朝夜千筱问道。

    “走了。”

    夜千筱又喝了口茶,双手抱着的保温杯取暖。

    这鬼天气,不活动活动,就这么干站着,还真容易冻成冰棍。

    “你回去。”赫连长葑黑着脸说道。

    “不用,”夜千筱浑不在意,“我再看看。”

    话刚说完,就觉得周身的气温猛地低了几度。

    夜千筱落到跑道上的视线,慢慢地收了回来,给了存在感极强的赫连长葑。

    赫连长葑皱着眉头,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我去越野跑,”夜千筱将保温杯交给赫连长葑,微微眯起眼,识趣道,“这里交给你了。”

    完全不给赫连长葑任何说话的机会,夜千筱一说完,就打算朝山上跑去。

    赫连长葑眉头一抽,一伸出手,就抓住夜千筱的后领,强行把人给抓了回来。

    人一到怀里,赫连长葑便抓住她那冷如冰块一般的手,可有活无处发,他的声音缓和不少,“天都黑了,跑什么跑,回去暖暖身子。”

    “我想训练。”

    夜千筱耸了耸肩。

    “不在这一时半会儿。”赫连长葑不满道。

    “……”

    夜千筱想找个合适点的理由。

    然而,赫连长葑比她快一步,招了个人过来去叫陆松康,然后直接拎着夜千筱回去。

    顺带——

    告诉夜千筱她的新宿舍。

    “我,跟你住?”

    办公室内,将赫连长葑的话听得清楚的夜千筱,嘴角狠狠抽了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59、教官正经点儿!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