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5、还真有不怕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赫连教官,训练计划的事,能帮忙吗?”

    水依月站定在赫连长葑面前,一字一顿地开了口。

    “你可以找其他教官。”赫连长葑微微拧起眉。

    他都让夜千筱“学会拒绝”了,自己自然不会钻这个坑。

    “报告!”

    水依月忽然提起了声音,语调也在不经意间加重了几分。

    赫连长葑颇为不耐地一挑眉。

    “陆副官说我们找所有的教官,您也是‘所有教官’之一,帮助我们进步,应该也在您的责任范围。”水依月冷静地说着,话语却刁钻得很。

    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没有明确且能让他人认可的理由,赫连长葑就不能拒绝她的请求。

    教官与学员,两个完全对立的身份,可互相都不能做到事不关己,学员有需要的话,教官理应义不容辞,不然跟陌生人没有什么关系。

    既然赫连长葑在“主教官”这个职位上,且陆松康事先并没有将赫连长葑排除在外,就证明赫连长葑也在他们“求助目标”的范围之内。

    “测试项目都知道?”赫连长葑凝眉问道。

    “知道!”

    水依月眉目微敛。

    赫连长葑顿了顿,声音不冷不热的,“从头到尾来一遍。”

    眉头一抬,水依月稍有惊讶,可很快的,便斩钉截铁地应声,“是!”

    话音刚落,水依月便没有拖拉,转过身,直接往400米障碍跑去。

    考核的科目也很普通,400米障碍,武装泅渡,越野跑,射击,都是他们平常训练的科目,可除了教官,谁也不知道会将这些要求定的有多高。

    怎样的标准?是否同意标准?还是个人能力进步的标准?

    种种疑惑,种种猜测,种种可能,让他们都没有底。

    但——

    水依月这类人例外。

    不出意外的话,她们绝对会留下来。

    赫连长葑静站在原地,看着水依月在400米障碍上移动的身影,心里有些疑惑,不是太能理解这样的人为何会找教官,但思绪一转,却没有太放在心上。

    反正如论水依月的成绩如何,结果基本都已经确定了。

    赫连长葑总不可能被一个学员改变了主意。

    “她找你?”

    夜千筱不知何时来到赫连长葑身边。

    “嗯。”

    看着400米障碍的方向,赫连长葑淡淡地应了一声。

    夜千筱耸了耸肩,也没去管他这态度,随着他看的方向看了过去。

    水依月的速度很快,仅仅在400米障碍上,不过两个来回,就追上了先前跑的六人小组。

    可以说,水依月以一种碾压的方式,在400米障碍上刺激他人。

    没一会儿,而赫连长葑收回了视线,扫向夜千筱,忽的问,“如果是你,你选谁?”

    “自己练。”

    夜千筱云淡风轻地挑眉。

    说实话,除了赫连长葑,她谁都看不上眼。

    但是,她比谁都知道自己的不足和弱项,给她足够的时间,她能根据自己的身体制定最为完善的训练计划。

    用不着靠别人帮忙。

    水依月比她当时到煞剑的时候还要强,像水依月这样的人,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但夜千筱并不担心,她是否会对赫连长葑有非分之想。

    虽然赫连长葑身世背景相貌能力样样拔尖,可也并不代表赫连长葑走哪儿都得受到女性同胞的爱慕。

    “不找我?”赫连长葑思索地问。

    “麻烦。”夜千筱斜眼看他。

    如果上一届的训练时,夜千筱真的找赫连长葑,那指不定得被赫连长葑多折腾呢。

    赫连长葑似乎跟她想到一块去了,竟是出奇的没有半句反驳。

    “收她吗?”

    停顿半响,看着跑里400米障碍的水依月,夜千筱忽地问。

    “你觉得呢?”赫连长葑似笑非笑地看向夜千筱。

    “随便。”

    夜千筱耸了耸肩。

    “真的?”赫连长葑似是想要确定地问。

    夜千筱慢悠悠地从他身上扫了一圈,“你忙,我可以帮你制定训练方案。”

    “……”

    赫连长葑哑然失笑,嘴角愉悦地扬了起来。

    不过,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这十天的训练,赫连长葑都没有想过要插手。

    换句话说,他策划了六个月的训练,早已安排好了所有的时间,他不是太想知道个别学员是否能留下来的,他关注的是最后有多少人能合格。

    这一届跟上一届不同,这一届的学员里,没有那个让他倍加关注的人。

    赫连长葑近乎理所当然的以平常心去看待这一群学员。

    没有特殊,没有例外。

    事实上,这十天能出什么样的效果,他并不是很在意。

    赫连长葑跟夜千筱一起看他们的临时测试。

    赫连长葑关注的是水依月,而夜千筱关注的则是六人小组。

    他们既然临时接下这个任务,定然不能做到对他们漠不关心。

    六人小组比水依月提前开始,可却落后了水依月一大截,当夜千筱看到水依月武装泅渡回来之后,还没有看到六人组的影子。

    “报告!”

    水依月站定在赫连长葑面前,目不斜视地看着他喊道。

    夜千筱打量了她两眼。

    从水里出来,浑身湿漉漉的,衣服还在滴着水,甚至残留着不少冰渣,水依月那张姣好的面容被冻得惨白惨白,可她眉宇神情依旧冷漠,连眉头都不见皱一下的。

    冷成这样,她仍能保持镇定。

    “你合格了,”赫连长葑语调淡淡的,平静地开口拒绝,“不需要我帮忙。”

    水依月眉头轻轻一皱。

    不少冰渣混合着雪花,在眉头上停留,好像染了一层白。

    夜千筱扬了扬眉,下意识看了赫连长葑一眼。

    只见赫连长葑一本正经的,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半响,水依月恢复了平静,眉宇舒展开,字字顿顿地喊道,“谢谢教官!”

    话音落却,水依月便转身,大步朝训练场外面走。

    从开始就在等着结果的吕芝灵,一直在关注这边的情况,看完这一幕,她稍稍沉思了一下,然后便冷下眉眼,跟上了水依月的步伐。

    “自讨苦吃?”

    慢悠悠走在水依月身边,吕芝灵冷冷地开口,略带讥讽的意味。

    水依月斜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冷的半死,谁有心情搭理她?

    然而,吕芝灵却没有因为碰壁而离开,反倒是拧起眉问,“为什么找他?”

    停下脚步,水依月站得端正笔直,凉飕飕地看了她一眼,继而反问,“除了他,还能有谁?”

    “呵。”

    吕芝灵明显讽刺地笑了一声。

    水依月收回视线,懒得理睬她,径直朝宿舍楼的方向而去。

    零下十度的天气,在冰冷刺骨的河里游了一圈,任凭她水依月的体能再如何强悍,也不可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冷啊!

    又不是疼!

    吕芝灵收住步伐,没有跟水依月一起离开。

    不过好奇问问,动一下又不会死,吕芝灵可没有表达人文关怀的意思。

    然而,没等到她返回训练场,另一抹身影就站到了她身侧。

    “去找夜千筱吗?”

    陈雨宁双手环胸,语调不紧不慢,似是漫不经意地问着。

    “给个理由。”吕芝灵掀了掀眼睑,瞥了她一眼。

    她跟陈雨宁没有什么接触,只知道这位有些本事而已,并且在很多科目上都有所保留,没有展现出完全的实力,所以吕芝灵也不是很信任这个人。

    现在突如其来的“邀请”,说只是一时兴起,吕芝灵肯定不会相信。

    “没什么,就找个伴。”

    陈雨宁耸了耸肩,好像真的不过是临时起意的样子。

    “我不需要。”吕芝灵冷声回绝。

    “她比你强。”陈雨宁慢悠悠地看她,冷不丁地丢出了这样一句话。

    眉头一动,吕芝灵显然有些在意,可片刻后,却道,“她实力再强,也不一定能教我。”

    “不试试?”陈雨宁挑眉再次发出邀请。

    吕芝灵冷漠地勾了勾唇,“为什么不?”

    正好,她也想看看那个行为古怪的夜副官的能力!

    *

    另一边。

    夜千筱跟赫连长葑打听着郁泽的情报。

    对于自己的兵,赫连长葑肯定将资料掌握的很清楚,除了跟郁泽打听之外,就跟赫连长葑打听起来最方便。

    也难怪端木孜然会来找夜千筱。

    夜千筱会答应她的要求,且不会把事情随便乱说,在赫连长葑这里打听也最容易,对那个小变态来说,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了。

    赫连长葑听清楚她的意图,也不介意解决一下自己手里年近三十的兵的婚姻大事,于是都一一的跟夜千筱说了。

    而听到最后,夜千筱才忽然察觉,赫连长葑脑子里的信息情报简直多的可怕。

    手下一个兵的爱好他都能清楚,怎么想想都觉得惊悚。

    “差不多这样。”大概说了一通,赫连长葑做了个总结。

    夜千筱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六人小组也从河里爬了出来,浑身湿漉漉地朝这边跑过来。

    可——

    在他们之前赶到的,却是两个意想不到的人。

    陈雨宁和吕芝灵。

    “报告,我们想请您帮忙!”

    在夜千筱面前停下,陈雨宁凝视着她的眼睛,字字有力的话语里,带着令人神经紧张的严肃。

    夜千筱平静地打量着她们俩。

    没见到几分真心实意,看的多的则是她们的试探。

    夜千筱忍不住的勾唇。

    还真有这不怕死的,专往她的枪口上撞啊?

    ------题外话------

    陈雨宁:有种找死的感觉。

    吕芝灵:不巧……我也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5、还真有不怕死的?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