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66、变态的合格成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赫连长葑在一旁,完全没有插手的意思。

    “哦,”夜千筱云淡风轻,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直接道,“去跑一圈。”

    陈雨宁跟吕芝灵身形登时一僵。

    介个……

    不会是想跟赫连长葑一样坑人吧?

    “报告!”

    想了想,吕芝灵喊了一声。

    “说。”

    夜千筱淡然地看她。

    “我想知道,您会不会跟赫连教官一样,以同样的理由拒绝我们!”吕芝灵字字顿顿地说着,目光愈发冷冽。

    “你可以不相信。”

    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夜千筱语调冷然。

    一句话,要么去跑一圈,她们还有可能留下来,要么现在就放弃,去找别的教官帮忙。

    陈雨宁和吕芝灵沉默片刻,在思考要不要冒这个险。

    她们都看的出,夜千筱跟赫连长葑的关系,万一夜千筱夫唱妇随呢?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但,她们既然都站在这里了,就没有临阵退缩的余地。

    最后,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看到对方眼底的决心。

    两人一声不吭,转身开跑。

    也差不多这时候,六人小组也成功抵达。

    个个累的气喘吁吁的,还冻得瑟瑟发抖,跟刚刚镇定自若的水依月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不过,当他们真正站在夜千筱面前的时候,每个人的腰都挺的笔直的。

    “报告——”

    带头的一人刚想说话,夜千筱就闲闲地将其打断,“都回去吧。”

    “啊?”

    人群里响起了一阵惊讶声。

    “不乐意?”夜千筱一扬眉,略带笑意地问道。

    他们互相对望一眼,登时明白了什么,当下什么话都没说,就直接往宿舍那边跑。

    哎呀妈呀,冷死他们了!

    看着那几个飞奔的身影,夜千筱的眉头稍稍松动了几分。

    由于还有两个人正在跑圈,所以夜千筱继续在原地停留,等着她们俩以落汤鸡的身份回归,而赫连长葑只是来走个过场的,大概看了一下训练场上学员们的情况后,便离开了。

    除了水依月,怕是也没人有胆量找他了。

    陈雨宁和吕芝灵的能力跟水依月相差不远,夜千筱估算着时间,果不其然,她们俩所花的时间也跟水依月差不多。

    “解散。”

    看着两个跟桩子似的站在面前的人,夜千筱眉头轻轻一挑。

    两人皆是一愣。

    而,不等她们俩反应过来,夜千筱已经离开了,空留给她们一个背影。

    随后,她们俩也意识到什么,看着湿漉漉的对方,没有任何停留的往宿舍走。

    *

    当天下午,为了促进战士们之间的友好交流,夜千筱特地召集除赫连长葑之外的教官们开了个会,顺带拉上了端木孜然,表示这位将会成为自己的助手,分担自己过于繁重的工作压力。

    顾霜、陆松康、郁泽:……

    不过给八个人制定训练计划而已,还真——“繁重”啊!

    陆松康手下的人几乎是夜千筱的翻倍,那岂不是要请两个助手来帮忙?!

    一看就是扯淡。

    可夜千筱除了副官这一身份,还有队长夫人这一身份,面对她这么无耻的行径,三人也只得默默忍让了。

    谁叫那是队长夫人呢?!

    夜千筱打着“开会”的噱头,将这个会开到了一分钟,介绍了一下端木孜然今后的身份后,就留下一句“你们帮她熟悉一下流程”,然后挥一挥手果断走人了。

    端木孜然喜笑颜开。

    三人周身的气压越来越低。

    还真特么任性啊!

    夜千筱也不是闲着没事干,回到办公室后,她将选择自己的八个人的资料原原本本的看了一遍,又将她们近期的训练成绩给浏览了一圈,专门为做了分析的表格,差点儿没将他们的身上各块肌肉的能量标出来汇总了。

    赫连长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特地看了眼夜千筱在忙什么,看清那详细周到的分析表格后,他的神情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这女人——

    对这事,比对他还上心。

    不可否认,赫连长葑有些吃味。

    “怎么样?”

    感觉到身后的人,夜千筱也没回头去看是谁,单手支着下巴问道。

    赫连长葑脸色微黑,可说出的话却是,“很好。”

    “嗯。”夜千筱微微眯起眼,“待会儿帮我带晚餐。”

    “你不去?”赫连长葑挑眉。

    “快点弄好。”夜千筱回了一句,手指又继续在键盘上运作。

    她只是总结出了那八个人的弱点和不足,之后安排详细的训练计划还需要一段时间。

    时间不多,最迟明天她就得弄出来。

    赫连长葑无奈,一抬手就将夜千筱抓住鼠标的手给抓住。

    “怎么?”

    夜千筱微微偏头。

    话音刚落,一只手就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赫连长葑微微弯下腰,“你知道我们俩结婚了吧?”

    “嗯。”

    “你想让他们觉得,我们婚姻破裂么?”赫连长葑的手搭在她的头发上,沙哑低沉的声音给人一种心惊肉跳的危险感。

    “……”夜千筱沉默片刻,最后只得道,“吃饭叫我。”

    “好。”

    赫连长葑满意地点头。

    随后松开夜千筱,坐到了她对面的办公桌。

    夜千筱无语地看了眼跟大爷似的坐在对面的赫连长葑,眉头微微一抽,尔后低下头继续工作。

    距离食堂开饭的时间也就半个来小时,夜千筱严重怀疑赫连长葑就是专门来等她吃饭的,因为在她“工作期间”,赫连长葑一直坐在对面无所事事,偶尔翻翻资料,可大多数时间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

    夜千筱没有办法,弄了十来分钟都没安排几个项目,最后将鼠标一丢,人站了起来。

    “走吧。”

    夜千筱扫向赫连长葑。

    赫连长葑嘴角勾笑,同样站了起来。

    但是,赫连长葑略带喜意的心情,却没有保持多久。

    可以说,夜千筱刚刚吃完饭,就将赫连长葑丢在一边,自己去了办公室继续工作。

    赫连长葑无法,只得去办公室陪她。

    但出于赫连长葑的“无所事事”,偶尔的“捣乱行为”,都让夜千筱无法安心工作,最后很恼火的将赫连长葑给踢出了办公室。

    “去哪儿玩都可以,别来找我。”

    关门之前,夜千筱非常正经地交代了赫连长葑一句。

    赫连长葑:“……”

    半夜走过的路人:“……”

    他,他听到了个啥?

    队长夫人这话的意思,是把队长当成小孩哄呢?

    队长与小孩,这异样的违和感,让路人有种见了鬼的错觉,最后压制住心中的心慌,匆忙逃窜。

    *

    夜千筱将赫连长葑赶走后,安心的开始做表格,制定计划。

    每人一张表,安排接下来九天的详细训练计划,而每张表夜千筱都需要根据下午的分析来制作,每做一张都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且没有偏颇,每个人的计划都做的清楚详细,以至于她一直到凌晨两点夜千筱才将八个人的表格做成。

    第二天,夜千筱直接叫了端木孜然过来,让她去集合八人,将表格一一的发放下去,而监督的任务全部交给了端木孜然。

    夜千筱制作的计划详细到可怕,她将每个人的弱点都列了出来,且针对性的对这些弱点进行重点训练,每项训练的时间都根据他们的体能而制定好,既可以让他们能一直训练下去,也可以让他们一整天除了睡觉时间都没有空闲来休息。

    看了她计划的人——甚至包括端木孜然,都忍不住的骂了声变态!

    短时间内做出这样周密的计划是变态,而不给学员喘息的机会,一样是变态!

    而,让陈雨宁和吕芝灵两人不可置信的是,夜千筱竟然将她们一些没留心的弱项都指了出来,并且给了点小的意见,且合情合理。

    简直可怕。

    “你跟她一个部队出来的?”

    两天后的晚上,吕芝灵跟陈雨宁在回去的路上,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陈雨宁跟夜千筱都是蛙人的事情,也是端木孜然跟陈雨宁谈话的时候,被吕芝灵听到才发现的。

    “嗯。”陈雨宁掀了掀眼睑,没有力气去打听她是从哪儿听来的。

    得到了证实,吕芝灵微微眯起眼,尔后试探地问道,“她是……怎样的人?”

    “如你所见,”陈雨宁懒懒地回答,“是个变态。”

    “……”吕芝灵没有接话。

    陈雨宁顿了顿,又道,“她是狙击手,以前是个炊事员。”

    “炊事员?”吕芝灵颇为惊讶地拧起了眉头。

    “嗯,炊事员出身,通过蛙人选拔,成为狙击手……”说到这儿,陈雨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悠远,停顿了好一会儿,才道,“在我们那儿,也算是个传奇。”

    自从夜千筱走了之后,陈雨宁老听人说起夜千筱,什么在海陆的时候还没啥感觉,人一走就觉得空落落的,没了个强大的狙击手在背后撑场子,做什么都有些拘谨啊。

    也没了那么多稀奇的事儿发生。

    而新来的人,有空了还会跟老兵打听夜千筱的传奇事迹,不管男的女的,对夜千筱这样的存在都抱有一定的好奇。

    他们都想知道,在短时间内能让一个队伍记忆深刻的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但是,陈雨宁没有跟吕芝灵多说。

    没有真正见过一步步走来的夜千筱,无论听的再如何多,也不会有真切的了解,更不会知道那个女人站在怎样的高度。

    不过——

    心念一转,陈雨宁想到夜千筱的体能。

    夜千筱有这种精密的大脑,制作出这样周到的表格,那么,她的体能从一个菜鸟提升到现在的地步,那也不算是一件稀奇事了。

    想至此,陈雨宁一抬眼,就见到站在前面树旁的易粒粒。

    “雨宁。”易粒粒喊了她一声,声音不大,十分柔和。

    陈雨宁微微一愣。

    与此同时,颇有眼力劲的吕芝灵,没有丝毫停留,径直朝前方走。

    而陈雨宁,则是来到了易粒粒的面前,看了那笑容温和的人眼,陈雨宁喊道,“粒粒。”

    “你怎么来这里了?”易粒粒笑眼看她,不有的问道。

    “来看看。”陈雨宁耸了耸肩。

    “你不是……”

    “所以,是看看。”陈雨宁轻笑一声,打断了她的话。

    易粒粒抬眼,眸光流转,轻轻笑了笑,却也没有追问什么。

    易粒粒往路上走,跟陈雨宁肩并肩,往学员宿舍的方向。

    “我才听说这批学员里有你。”易粒粒道。

    没怎么关注新学员的情况,自然不知道里面有谁,今晚之所以知道,还是因为端木孜然和江晓珊在食堂时无意中提起,她追问了几句才知道。

    “嗯,本来也没大张旗鼓。”陈雨宁点了点头,并不是很在意。

    她跟易粒粒是在狙击手训练的时候熟悉的,陈雨宁对易粒粒一直处于捉摸不透的状态,这样的人藏得有多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不过易粒粒不会害自己就是,所以陈雨宁还说不上有什么戒备,甚至还放松许多。

    两人边走边聊,易粒粒不过是来看看陈雨宁,并没有什么事,说的都是些闲话。

    但也不可避免的谈到了夜千筱。

    陈雨宁惊讶于易粒粒对夜千筱的高评价,惊讶于夜千筱的升衔速度,甚至惊讶于两个上尉都安分老师的听夜千筱的话。

    可易粒粒一句“如果是你呢”,就硬生生地把陈雨宁逼得没了话。

    换位思考,如果是她,也肯定跟易粒粒和乔瑾一样,态度和评价都差不远。

    她们习惯于实事求是,而军衔和地位,倒是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

    一连好些天,夜千筱都没有在训练场现身。

    有了她的训练计划,外加端木孜然这种负责的人盯着,夜千筱根本就没有现身的必要。

    于是,夜千筱就专心于自己体能的拉练了。

    身为教官,总不能让学员超过自己。

    直至这次的自主训练结束,夜千筱在考核的时候现了身。

    在这批学员到这里来的第一天,他们就经过一轮的考核,在最初淘汰掉近半的人,眼下是第二轮的考核,他们不知道教官们会出怎样的怪招,心里更是紧张的不行。

    不过,这种紧张是很有必要的。

    因为,煞剑的教官从来不走寻常路。

    “没有合格成绩,”陆松康一张口,就惊得那帮新兵蛋子下巴直掉,而早已习惯的陆松康却面不改色的,继续道,“你们只负责完成这些科目,留下与否由我们来决定。”

    “报告!”人群中响起了一声喊。

    “说。”

    陆松康凉飕飕地看了他一眼。

    “请问,如果没有合格成绩,你们怎么决定我们的去留?!”那人声音铿锵有力。

    “辛苦了,”陆松康不冷不热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抹让人心里发憷的笑容,缓慢的语调里充斥着威胁,“这种问题,不需要你帮我们考虑。”

    “……”

    那人瞬间被堵得没了话。

    他才不管教官们怎么头疼呢!

    他的原意是,他们不知道合格的成绩,真正开始测试的时候,心里没底而已。

    只是想给自己求个心安。

    “报——”

    “哔——”

    队伍里的一声喊,被夜千筱的哨声所打断。

    哨声过后,便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响,一帮新兵蛋子被哨声刺激的愣是不敢再吭声。

    “开始!”

    夜千筱挑了挑眉,没有给他们任何质疑的机会,一句话就开始了他们这次的考核。

    同时,晃了晃手里的秒表。

    登时,第一组的人再没有质疑任何的时间,拔腿就朝400米障碍的方向跑了过去。

    生怕耽误那么一秒钟的时间。

    实际上,夜千筱还没摁下摁钮,秒表还没开始计时。

    陆松康无语地看了看夜千筱。

    这手段——

    真是简单粗暴,有效果的很。

    他还以为还要跟这帮新兵蛋子扯一段时间的犊子呢。

    啧,谁叫队长定下的合格成绩那么变态?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66、变态的合格成绩!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