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2、喜帖,要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真的是你啊。”

    熟络却虚假的声音,以令人极不舒服的语调落入耳中。

    夜千筱打量着眼前的人。

    真要去回忆的话,还是有些熟悉的。

    如果是单纯继承了夜千筱的记忆,她或许早就将一些不必要的事物都给忘了,可眼前这一位,两年前她确确实实是见过的。

    两年前,她跟徐明志回来过一次,当时他们俩刚将婚约解除,就遇上了消息灵通的这位“老同学”,尔后便被强行拉去参加所谓的同学聚会。

    说到底,不过为了一时风光和出一口气,实在惹人烦得很。

    “是我。”

    眉目微扬,夜千筱淡淡地应声。

    与此同时,视线移到了站在赵亦萱身侧的男人身上。

    不是夜千筱存心想打量,而是赵亦萱强行将男人拉过来,亲密地跟男人挽着手,似是故意显摆什么一般。

    男人西装革履,看起来非富即贵,手上提着几个购物袋。

    对上夜千筱的视线,男人朝她微微点头,可目光却似有若无地从夜千筱的肩章上扫过。

    赵亦萱对部队毫不了解,军衔和肩章标志啥的,自然也处于一无所知的状态,看到夜千筱也就觉得这只是个普通的兵,难以有什么大的作为。

    可男人就不同了,这对他们来说可以算是常识,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一杠二星,算不上多大的军衔,可夜千筱年轻的很,多少让人觉得有些违和感。

    “跟你介绍一下,”赵亦萱下巴不自觉地抬了抬,佯装轻描淡写的口吻,却掩饰不住眉眼的炫耀之意,“这是我老公,葛浩。”

    葛浩是谁,夜千筱可没什么记忆。

    但她记得有个葛家,家境背景都算不错,加上赵亦萱这般得意的举动,夜千筱大概也能猜到,这位葛浩有点家底。

    “恭喜。”

    夜千筱勾了勾唇,云淡风轻的神情,见不到没有赵亦萱想见到的那抹嫉恨。

    赵亦萱暗地里一咬牙,对夜千筱的表演更有几分佩服。

    呵!

    记忆中的夜千筱,素来是一个见不得别人好的,两年前被徐明志退婚,而今都没再听徐家和夜家提起这事,两家的关系也渐渐的淡了,倒是听说夜家抱上了赫连家这条大腿,可外加猜测纷纷,这两家也没来个真正说事的。

    估计没什么真实的成分。

    于是,夜千筱如今这浑不在意的表现,落在赵亦萱的眼里,好像一根根的刺扎在心里,怎么都痛快不起来。

    在学校的时候,夜千筱欺压她许久,眼下好不容易有争颜面的机会,不能如愿以偿的话,估计她都过不了一个好年。

    “你好。”

    赵亦萱焦虑间,身侧的男人已经朝夜千筱的伸出手。

    夜千筱唇角勾起抹淡笑,同样朝他伸手一握,但很快就松开。

    这一幕落到眼里,更是让赵亦萱不爽,不由得瞪了自家男人一眼。

    然而,葛浩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怎么了这是?

    “千筱,你现在情况怎么样?”赵亦萱皮笑肉不笑地问着夜千筱。

    “就那样。”夜千筱神情淡淡的。

    没有从夜千筱脸上看到显摆,赵亦萱心里估摸着她混的不怎么样,刚刚憋在胸口的一口闷气登时消散了不少,顿了顿,她笑着问道,“你入伍有两年多了吧,不打算离开吗?”

    “嗯。”夜千筱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

    听到这对话,在一旁的葛浩心里却奇怪起来。

    本以为这位是军校出身,这么年轻的军官倒是可以理解,可按照赵亦萱的意思,这位是刚入伍两年的?

    两年时间,升到中尉……

    葛浩压住心里的疑惑,只觉得这件事不大可能,便将先前的猜测抹除的一干二净。

    “你也毕业两年了,一直在部队里待着也不好,总得为自己的终身大事着想。”赵亦萱将话题转移到自己的想要的点,笑容不由得柔和了几分,“听说你妹妹都孩子都有了?”

    本就料到这位来意不善,夜千筱对先前的事都不太放心上,毕竟重点在部队,外面的事情……她都没什么心思去搭理。

    就眼前这位,可以的话,她连根头发丝都不想见到。

    像这一类的人,追逐物质生活,当物质达到一定的高度,就去找一些无聊的乐子,自己品行不佳,处处挑别人的刺,以他人的痛苦取乐……

    若是在任务中遇到,夜千筱肯定避而远之。

    可现在,这位好死不死的,自己撞了上来。

    不当面打她两个耳光,都有些对不起她了。

    “谢谢你的关心,”夜千筱只手放到了裤兜里,嘴角轻轻勾了勾,笑眼看着赵亦萱,“我的婚礼定在大年初二,怎么,有兴趣来吗?”

    “婚礼?”赵亦萱忍不住惊讶出声。

    葛浩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你老公是……”赵亦萱眨了下眼,努力让自己的镇定下来。

    “喏。”

    夜千筱微微抬了抬头。

    闻声,赵亦萱顺着夜千筱的视线看过去。

    这里来来往往的人有很多,可在抬眼看去的那一瞬间,就有两抹身影第一时间映入眼帘。

    一个是身着军装的男人,松枝绿的颜色在人群里极其显眼,男人身材高大挺拔,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气场,让从他身侧走过人的都下意识地往旁偏移一步。

    他眉目俊朗,轮廓深邃,俊雅的气质里,涂添不少硬朗。

    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漂亮的小男孩。

    跟他长得一点儿都不像,当然,跟夜千筱一点儿也不像。

    于是,最初对赫连长葑的惊讶,一下子转移到赫连逸凡的身上,赵亦萱微微蹙起了眉头,总觉得有种诡异的违和感。

    “赫连?”

    一看到赫连长葑,葛浩整个人的神情都变了。

    听到声音,视线落到夜千筱身上的赫连长葑,眉头抬了抬,朝葛浩看了一眼。

    没有半点记忆。

    于是,眉头皱了皱眉。

    “我是葛浩,”看清楚赫连长葑的神情,葛浩就意识到什么,连忙自我介绍道,“高中的时候,你比我大一届。”

    言外之意,不认识他很正常。

    但赫连长葑这种风云人物,那就不可能不知道了。

    “哦。”赫连长葑淡淡地点了下头。

    葛浩朝他伸出手,赫连长葑倒也没当回事,抬手跟他握了一下。

    葛浩的举止也很大气,礼貌性的握了一下手,然后就站到了一边。

    对于赫连长葑,葛浩的印象从来都不浅。

    在学校那阵,就是引人注目的存在,按理来说,赫连长葑的长相与气质,吸引的该是女生,可有些人天生就带着王者之风,许是军人世家出身,所以赫连长葑与生俱来的有股硬气,站在你面前就是威压阵阵。

    那时候,葛浩倒还是挺佩服这人的。

    不过也没有刻意接近的意思。

    赫连家在京城的大家族里,那也是数一数二的。

    赫连长葑这一辈,就他家而言,不过是一子一女,人丁单薄,可赫连家可不止这一条血脉,赫连爷爷那一代有好几个兄弟,其他的人丁兴旺得很,各个领域都有姓赫连的人,且赫连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直系跟旁系的联系素来亲密,惹了一个那是得罪一整个大家族,任谁也不敢轻易招惹。

    葛家的财力势力在他们面前,什么都算不上。

    与其舔着脸凑上去,倒不如留个好点的印象。

    而且——

    看起来,他家的这位,跟赫连长葑的妻子,多少有点儿不合。

    只求不被惦记上就行。

    赵亦萱也不是不长眼的人,看到自己老公这态度,多多少少能意识到这位姓赫连的来头不小,顿时一口闷气堵在胸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狗日的!

    夜千筱的未婚夫,难不成就是这个男人?

    她看了看赫连长葑,又看了看葛浩,除去他们的背景财力不谈,就光是这长相气质,葛浩就被甩了一大截!

    赵亦萱心里堵得慌,脸上得意的笑容也渐渐的退散下来。

    她怎么也想不到,夜千筱没了徐家这座大山,却抱上了另一条大腿!

    “朋友?”

    这时,赫连长葑跟赫连逸凡走近,他看都没看赵亦萱一眼,视线直接落到夜千筱身上。

    原本的硬朗与气势,在夜千筱面前,登时消散地无影无踪,眉眼里甚至还染上些许温柔暖意。

    赵亦萱又是一哽。

    葛浩虽然很宠她,大部分事都依着她,可毕竟有大男子主义,在这个男人面前……

    简直没法比啊!

    仅仅一个眼神,葛浩就被彻底秒杀了!

    “校友。”

    夜千筱轻描淡写地否定了赫连长葑的称呼。

    朋友?

    这个词她可承担不起。

    毕竟,还真不是挺熟的。

    可是,在旁听得真切的赵亦萱,听到这暗示性的话语,怒火终于忍不住地蹭蹭蹭冒了起来。

    红果果的羞辱啊!

    “哦。”赫连长葑眼睑抬了抬,朝夜千筱问道,“还有事吗?”

    “没——”

    夜千筱话音未落,就被焦虑的赵亦萱所打断。

    “没什么,就寒暄几句。”赵亦萱赶忙说着,没等着他们俩说其他的,注意力就刻意转移到赫连逸凡身上,“这小孩,挺可爱的,谁的孩子啊?”

    说到这话的时候,赵亦萱的刻意成分,就连葛浩都看出来了。

    看了看那个小孩,葛浩登时警告地看了赵亦萱一眼,可赵亦萱却浑然不觉的,神情愈发地阴狠起来。

    她就是要戳夜千筱的软骨!

    这个男人都有孩子了,夜千筱还眼巴巴的凑上去,不是贱还能是什么?!

    她心里憋了满腔怒火,必须得找一个发泄的途径,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踩了地雷。

    而且,还是个雷区。

    “爸。”

    对这个话题一向敏感的赫连逸凡,下意识地朝赫连长葑走近一步,抬手抓住了赫连长葑的衣袖。

    赫连逸凡年纪虽小,但并不是什么都不懂。

    他不是赫连长葑亲生儿子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

    可是赫连家的人把他当亲生的来看,从不会有人提起这件事,对外宣称这是赫连长葑的亲儿子,给赫连长葑揽了个坏名声都无所谓,就是为了给他一个实实在在的身份。

    但是,赫连逸凡的意识很清楚。

    而且对此很敏感。

    几乎是刹那间,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周身的气息,登时有了明显的变化。

    一股莫名的杀气,瞬间迸发出来,仿佛能化作实质一般,在面前两人的身上凌迟。

    令人难以忍受的压力,在那一瞬间,让两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赵亦萱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势,吓得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若是寻常人,或许还不至于让她这般害怕。

    可赫连长葑和夜千筱,绝对称不上是寻常人,他们都去过真实的战场,手上染过鲜血,犹如被鲜血洗涤过的利剑,任何时候都是冷冽的。

    他们先前气息平静,那是身处在寻常人群中,刻意有所压制。

    现在——

    他们周身的气息,凌冽到可怕!

    意识到不对劲,葛浩立即向前一步,抬手拉了拉赵亦萱,然后朝两人道,“我们得走了。”

    “别急。”

    夜千筱向前一步,嘴角勾起抹冷冷的笑意。

    话音一落,葛浩拉赵亦萱的动作,顿时停住。

    不知为何,夜千筱还是那个夜千筱,可葛浩就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女人忽然危险了不少。

    “喜帖,要吗?”

    夜千筱浅笑着开口,声音却冰冷刺骨,眼神冷飕飕地扫向了赵亦萱。

    “我凭什么……”

    “那就麻烦了。”葛浩将赵亦萱往后拉了拉,抢先在她面前应道,“到时候一定到。”

    这可不是单纯的邀请。

    这是鸿门宴,而且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有种预感,只要赵亦萱一开口拒绝,葛家绝对会有噩耗降临!

    而这一次的鸿门宴,他们应该只会针对赵亦萱。

    在家族面前,葛浩毫无疑问地将赵亦萱给推了出去。

    赵亦萱气得脸色发白,狠狠地咬住唇,先前佯装的和善神情登时消失地无影无踪。

    可葛浩在暗示着她,绝对不能有反抗的行动。

    赵亦萱只得硬生生的将这口怨气给咽下去。

    “走。”

    夜千筱转过身,绕过赫连长葑,直接来到赫连逸凡另一边。

    尔后,朝赫连逸凡伸出了手。

    赫连逸凡笑了笑,立即抓住。

    “还要买什么吗?”赫连长葑似乎也真忘了这回事,收敛了气势,平静地跟夜千筱问道。

    “不用。”夜千筱淡淡开口,看了赫连逸凡一眼后,便道,“回去。”

    有赫连逸凡在场,他们得避免跟赵亦萱开撕。

    这孩子聪明得很,一言半句落到他耳里,估计都会被他记住。

    而他们想告诉赫连逸凡的是,是否亲生这个问题,原本就不是一个问题,只要赫连逸凡情愿留下来,他就是亲儿子,不会受到任何不同的对待。

    所以,他们当着赫连逸凡的面,必须不能将这事当回事儿。

    至于婚礼到场……

    那就是他们俩的天下了。

    还不用他们亲自出手,就够赵亦萱吃一壶的。

    这种爱攀比的女人,在意识到差距之后,足够她回去失眠一个月了。

    于是,一举两得。

    赫连逸凡看了看赫连长葑,又看了看夜千筱,发现他们已经讨论到别的话题去了,想了想,最后将那丁点的不安也压制下去。

    ……

    三人一路回去。

    夜千筱先将买的衣服给洗了,然后拿了套干净的睡衣去洗了个澡。

    等她出来的时候,赫然发现赫连长葑正在整理钱包。

    她用毛巾擦着头,然后朝坐在沙发上的赫连长葑走过去。

    “洗完了?”

    赫连长葑一抬头,朝夜千筱看了一眼。

    “嗯。”

    淡淡的应声,夜千筱直接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喏。”

    赫连长葑将两张银行卡递到了夜千筱面前。

    “什么?”夜千筱颇为莫名其妙地问着,却没有伸手去接。

    搞什么鬼……

    但,还未等赫连长葑解释,夜千筱忽然想起上午在车上说过的话。

    不由得囧了囧。

    赫连长葑眯了眯眼,一抬手,就将银行卡塞到了夜千筱的手中。

    “我是好男人。”他一本正经地强调。

    夜千筱:“……”

    ------题外话------

    第N次食言的瓶子偷偷问一句,泥萌还爱我吗……

    不爱我就撒娇卖萌啦!

    抹泪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2、喜帖,要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