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4、婚礼,开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赫连卉凝想了想,何诗霓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而,她这边刚刚相同,母上大人就将端茶倒水的任艰巨任务交给了她,然后自己则是冲进了亲戚堆里,不是说要好好招待他们,而是一心一意去维护自家帅媳妇了。

    夜千筱这边的战场打得火热,在客气待人的同时,也不过多地泄露什么,竟是应付地游刃有余。

    加上何诗霓这一来,场面又是轻松了不少。

    这一窝子亲戚看这婆媳和谐,且统一战线的场面,摇头叹息的同时,也难免在心里感慨感慨。

    赫连家这媳妇取的,还真担得起这门面。

    温柔贤惠的媳妇,到哪儿都不少见,可这英气十足气场强大的媳妇,那可就是万里挑一的。

    毕竟,也不是每家人都宁愿让自己的女儿去特种部队待的。

    12点整,饭菜准时端上了桌,在厨房里忙活的三个老爷们也走了出来。

    赫连长葑刚出来,就朝夜千筱投去了探究的目光。

    夜千筱抽空跟他对视了一眼,随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表示对这场面还能应付过来。

    赫连长葑便放了心。

    “嫂子。”

    在陪亲戚上桌的时候,夜千筱忽然被赫连卉凝给拉住了。

    “嗯?”

    “你是怎么把这么多人记住的?”赫连卉凝诡异地打量着她,严重怀疑老哥在家里给嫂子上过课了。

    来的有十来人,叔叔伯伯嫂嫂婶婶……

    赫连卉凝打招呼之前都得仔细想想,可刚刚夜千筱跟他们聊天的时候,每个人她都记得一清二楚,甚至包括他们的职业和一些基本的信息。

    只是,存心想要看夜千筱这场戏的赫连长葑,不会事先将来的亲戚跟夜千筱说一遍。

    夜千筱轻轻扬眉,薄唇轻启,“观察。”

    身为一个专业的狙击手,连这点信息能力都搜集不到,外加临时的记忆能力都没有,那她也没有留在煞剑的必要了。

    不同的职业,有不同的行为模式,夜千筱有良好的记忆力和绝对的洞察能力,在她面前的人只要不是太高深莫测、太会隐藏自己,夜千筱都可以根据接触和观察进行判断。

    更何况,这一大帮子人在一起,嘴上说话也不注意,随便几句话的信息量都很大。

    根据观察和他们透露的信息,想要确定他们的身份、职业,甚至爱好,都没有问题。

    跟人相处是一门学问,正好,夜千筱对这门学问的研究,也不算浅。

    而,赫连卉凝是个法医,在政府部门工作,自然不会那么脑残。

    眉头一挑,就算明白过来。

    遂跟夜千筱一起上了桌。

    桌面很热闹,夜千筱作为新加入的成员,跟一帮大叔大婶们相处的竟是极其融洽。

    虽然有亲戚宠她的成分,但如果不合眼缘的人,就算再如何想宠,估计都提不起那个心来。

    热热闹闹的一顿饭结束,亲戚们相继离开,当赫连卉凝和何诗霓都累的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夜千筱竟是还有精神帮忙收拾碗筷。

    “什么时候回夜家?”

    正在洗碗的赫连长葑,看着夜千筱进来,便顺便问了一句。

    “饭点。”夜千筱将剩余的碗筷放到旁边,云淡风轻地回答道。

    自从赫连长葑知道夜千筱的身份后,他就能够理解夜千筱的那种尴尬。

    这种不科学的重生,听起来,跟天方夜谭似的,但也真切的发生在夜千筱身上。她的灵魂是属于凌珺的,记忆是属于凌珺的,习惯性请是属于凌珺的,可她需要接受夜家的一切。

    是的,突如其来的,有血缘关系的一切。

    夜千筱需要接受这么多“家人”,而这些所谓“家人”,很大程度上都不符合她的行为准则,如果没有“家人”这一层关系,她怕是永远都不会跟这样的人打交道。

    “嗯。”

    赫连长葑点了点头。

    赫连家晚上有年夜饭,而夜千筱这算是在夜家最后一个年,他们俩得分开两家过完这个年。

    不过,赫连长葑不是很情愿将夜千筱送出去。

    “我记得,你有个爷爷。”

    倚靠在一旁,夜千筱显然也是想到了年夜饭这事,不由得朝他问了一句。

    她还记得在海军陆战的炊事班时,经常去给赫连长葑送饭,有一次送夜宵的时候,碰见赫连爷爷跟赫连长葑打电话的事。

    她当时明目张胆的“偷听”,觉得那位也挺有趣的。

    但是一直都没有见过。

    只是听说,赫连爷爷跟夜爷爷的关系处的不错。

    不过,很长时间没听过赫连长葑提起了。

    “嗯。”洗碗的动作微微一顿,赫连长葑的眸色暗了下来。

    明显察觉到异样,夜千筱看了他一眼,问,“他呢?”

    “过世了。”

    抬了抬眼,赫连长葑看向夜千筱,神情没有太多变化,但夜千筱明显看到抹别样情绪。

    心中微微一惊,可夜千筱也说不上太惊讶,她凝眸想了想,然后问,“我离开的时间?”

    “嗯。”

    赫连长葑没有否认。

    “哦。”

    夜千筱轻轻地应了一声。

    在部队的时候,她跟赫连长葑一直在一起,赫连长葑请假一般也是为了她,而赫连爷爷过世,她不知道情况,也没看到赫连长葑请假的话,那么,就只能是在那三个月里发生的事了。

    夜千筱没有见过赫连爷爷,原本是素不相识的人,可因为有了赫连长葑这层关系,似乎也不能当做没事人一般。

    没有再就此问题有所言论,赫连长葑专心洗着碗筷,而夜千筱则是洗了些水果切好,然后端出去给几个累瘫了的人吃。

    赫连逸凡乖得很,在旁给奶奶和姑姑喂切好的水果,同时还不忘了夸一夸他新妈的刀法,嘴那叫一个甜,逗得两人哈哈大笑。

    至于一家之主赫连翊,随便他们怎么折腾,只是视线扫过那盘水果的时候,难免也在心里肯定了夜千筱的刀法。

    ……

    整个下午,一家人都聚在一起商量婚礼。

    有什么程序,需要注意的事项,一一都跟夜千筱讲明了。

    还没回来时,据说是要准备婚纱的,但夜千筱不喜一切束缚的事物,既然是她的婚礼,她就不能按照流大流来,所以果断的说服了赫连长葑穿着军装结婚。

    不知赫连长葑跟两家废了多少口舌,到最后,竟然也都是应下了。

    而一些琐碎的规矩,要么被夜千筱否定,要么被赫连长葑否定,而他们的婚姻大事,也只得由他们做主,明主的赫连家完全由着他们去。

    以至于到最后,婚礼项目就只剩下——仪式和婚宴。

    闹洞房啥的,只要他们有那个胆子,夜千筱保证能守一整晚让他们躺着回去。

    “就这样吧。”

    从头到尾,何诗霓和赫连翊对他们俩决定的婚礼,都没有半点异议。

    “夜家那边……”赫连长葑别有深意地看着何诗霓。

    不是每家人都跟赫连家一样。

    夜家的规矩,确实有些多。

    “放心,我们解决。”何诗霓笑了笑,完全不把这个当回事儿。

    夜长林那边由赫连翊来交涉,而在赫连翊面前,夜长林基本不会反抗地太过分,柴欣君那边由何诗霓来交涉,而柴欣君跟何诗霓基本都一个想法,只要子女们自己高兴就行,所以何诗霓是没有任何压力的。

    他们希望子女们的婚礼,一辈子只需要举行一次就好。

    而这唯一的婚礼,当然得由着子女们的喜好来。

    夜家七点开饭,从赫连家到夜家,需要近两个小时,加上堵车的时间,夜千筱选在四点半出发。

    还是一个模式,赫连长葑送她,赫连逸凡在后面跟着。

    “爸,我能跟妈一起过年吗?”上车时,赫连逸凡紧紧抓住夜千筱的风衣,小心地看着赫连长葑,可神情里尽是坚定之一。

    “理由。”赫连长葑将门给拉开,然后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有我在,妈不会被欺负。”

    赫连逸凡斩钉截铁地说道。

    眸色微动,赫连长葑上下看了看他,轻描淡写道,“没有你,她也不会被欺负。”

    “……”

    赫连逸凡攥着衣角的力道一重,神情愈发的坚定果决。

    他是小孩,又不是傻子。

    大人之间的谈话,他都听得清楚明白,这两年来,听到过夜家发生的不少事,两年前他或许还懵懵懂懂的,可他早就会想事了,现在就是坚定不移的相信他新妈有个不怎么好的父亲。

    这次过年,他不能让新妈受委屈!

    “那就一起。”

    夜千筱抬手放到他的脑袋上,将他的头发揉的一团乱。

    赫连长葑无奈地看她,尔后,微微朝她靠近,“要不要我也一起?”

    “用不着。”

    夜千筱懒懒回绝,将赫连逸凡送进了车内。

    然后来到另一边,坐在了赫连逸凡的旁边。

    被这对母子被抛弃的赫连长葑,看着紧闭的车门,不由得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在这个三口之家的地位又降低了一等。

    ……

    若是一年前,赫连逸凡的担心是对的。

    可现在,夜千筱领着赫连逸凡进门的时候,顿时受到了与众不同的待遇。

    “回来了。”

    两人刚一进门,就见到坐在沙发上的夜长林站起身,朝夜千筱说了一声。

    “姐,你回来了啊。”与此同时,夜若雨也站起身,朝夜千筱露出个欣喜的笑容。

    “姐。”

    已有十岁的夜江桦,也乖乖地站在了夜若雨身边,朝夜千筱喊了一声。

    “嗯。”

    面对这意想不到的和谐感,夜千筱镇定地点了点头,同时也观察了他们几眼。

    有一年多没见,夜长林苍老了不少,眼角的皱纹愈发地多了起来,而夜若雨倒是跟上次见面不同,成熟了些,也精神了些,至于夜江桦……

    除了长高了点,没有看出别的。

    赫连逸凡一一跟他们打招呼。

    “来吃饭吧。”

    打量了夜千筱好几眼,夜长林又看了看乖巧的赫连逸凡,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招呼着他们上桌。

    时间不早不晚,晚餐刚刚摆上桌。

    “小侄子,吃这个。”

    坐在赫连逸凡旁边,夜江桦故意地将“小侄子”这几个字抬高音调,然后给赫连逸凡夹了条鸡腿。

    在跟赫连逸凡目光对上时,还挑衅地看了他一眼。

    赫连逸凡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半响,礼貌地出声,“谢谢。”

    说完,低头吃着碗里的鸡腿。

    忽然高了一个辈分,想在赫连逸凡面前显摆的夜江桦,故意放招没有成功,脸色登时就变了变。

    最后,只得自己心塞了。

    因为桌上的大人,都警告地盯了他一眼。

    赫连逸凡平白无故在大自己三岁的人面前降了个辈分,心里有些心塞,可他宽容大气,不想给新妈惹麻烦,就没有计较。可跟他相反的是,明明嘴上占了便宜的夜江桦,却抑郁了整个晚上。

    自从赫连家跟夜家熟络起来后,赫连逸凡成了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无论他做什么,夜长林都会拿赫连逸凡来压他,而且他记得以前跟赫连逸凡见过面,初次见面那印象可惨可惨了。

    本来想膈应一下这小子的,没有想到,这些大人都偏帮着他。

    恼火死了!

    夜江桦扒拉着饭,气呼呼的,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可,就算他再怎么不懂事,也知道今晚是除夕,绝对不能出乱子,便生生的将这口气憋在了心里。

    吃完饭,夜长林一一给他们发了红包。

    之后就是约定俗成的,一家人围聚在一起看春晚了。

    赫连逸凡主动去找夜江桦玩,不一会儿功夫,两人就玩的没了人影,夜千筱一点儿都不担心赫连逸凡,在跟柴欣君打了个电话后,就同夜长林和夜若雨坐在一起看春晚。

    这一次,夜若雨超乎想象的热情。

    询问夜千筱婚礼的情况,说自己跟柳景洲的情况,说他们的孩子是个男孩儿,说她现在在柳家的生活。

    夜千筱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但看着无聊的春晚,倒是觉得这些话拿来打发时间还算不错的,于是便偶尔跟夜若雨说上几句话。

    对此,夜长林还算满意。

    一直担心这姐妹俩的关系,看现在这样,说不上有多好,但也不到反目成仇的地步。

    对于夜长林来说,家庭和睦已是唯一的企盼。

    *

    十一点左右,赫连长葑跟夜江桦终于回来。

    夜江桦低着头朝夜长林说了声,然后就转身蹬蹬蹬地跑上了楼,而赫连逸凡看起来的心情不错,甜甜的喊了声外公和小姨,然后就跑到了夜千筱身边。

    “妈,我晚上能跟你睡一个屋吗?”赫连逸凡眨着黑曜石般的眼睛问道。

    “理由。”夜千筱的视线从电视屏幕上,移到了赫连逸凡身上。

    赫连逸凡想了想,道,“新年礼物。”

    夜千筱眼睑抬了抬,想到自己根本就没给赫连逸凡准备生日礼物,于是便点了点头,“好。”

    赫连逸凡笑了,笑容很灿烂。

    他从来没有跟妈妈睡过觉,据说小时候哭着闹着跟爹地一起睡过,可他早就没有记忆了。

    当然——

    男女有别,赫连逸凡才不跟爹地抢位置,跟新妈在一个房间就好啦。

    尽管如此,也值得他高兴的了。

    听到两人的对话,夜若雨不由得多看了这个小男孩几眼。

    真乖啊。

    跟她家那调皮捣蛋的小孩相比,简直天差地别。

    再看看身侧这个姐姐,嫁的比她好,工作上一帆风顺,白得的一孩子还跟她这么亲,各方面优秀不说,重要的是懂事。

    可是——

    只有羡慕,再没有嫉恨。

    从夜千筱帮她护住孩子、维护住婚姻开始,她对这个姐姐早已没有半点的意见,唯独有的,就是慢慢的感恩。

    她甚至有些后悔,以前背地里的种种行为。

    *

    这个年过的相安无事,除了应付人累一点儿之外,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

    大年初一那天,夜千筱来来回回的跑了几趟,直至两家吃饭一顿团圆饭之后,她才有喘息的机会。

    可,不过一个晃眼间,她才喘了半口气,大年初二就已经到来。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造型师拉到了化妆间,开始做起造型来。

    ------题外话------

    →_→分分钟结束婚礼,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4、婚礼,开场!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