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5、婚礼必须闹! 推军旅新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梳妆镜内,映入一袭军装的身影。

    闭目养神的夜千筱,在听到造型师一声“好了”后,便慵懒地睁开了眼。

    上了点妆,却恰到好处,脸部轮廓更显立体,眉目愈发地精致起来。

    陆军常服,整整齐齐的,将身材包裹其中,一顶军帽戴在头上,依旧英姿飒爽,气场极强。

    造型师看了看梳妆镜,尔后又看了看夜千筱,随后将目光收了回来。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有女人不穿婚纱而是穿着军装结婚的。

    帅气又漂亮,眉眼都透露着英气。

    她最初给夜千筱化妆的时候,还被初次见面时所感受到的气场吓得有些乱,连手都是抖的。

    化妆的时候手不抖了,可对这样一个女军人,多少还是有些敬意的。

    “好了?”

    夜千筱懒懒抬眸,朝造型师问道。

    “好了。”造型师眼皮子一挑,立即回答道。

    夜千筱遂点头,准备站起身。

    但,起身的那一刻,放在桌上的手机,便连续地响了起来。

    是两条短信。

    夜千筱顺手便将手机给拿了起来。

    一条是银行转账的信息,一条是裴霖渊的短信。

    夜千筱只是扫了眼银数字后面的零,以她的工资来看,那是天文数字。裴霖渊打过来的,账户应该干净。

    她点了下一条信息。

    裴霖渊:输人不输阵,以后包养他。

    不过十个字,落到夜千筱眼里,却有些哭笑不得。

    随随便便一句包养,可就算是裴霖渊这个大财主,这样的数字对他来说,那也不是什么小数目。

    夜千筱不知道该怎么回他。

    于是,停顿片刻后,便将手机收了起来。

    既然不知道,那就干脆不回了。

    心意她领了就是,倒也不至于客套。

    ……

    大清早的,赵亦萱就起来梳妆打扮。

    喜帖是昨天收到的,邀请了她跟葛浩。

    不知情的葛家,对于能收到赫连家喜帖一事,表示很荣幸,而与之相反的,她在听葛浩说清楚赫连家的势力外加两人的军衔之后,就彻底的慌了。

    赫连家比较低调,甭说进入京城四大家族之列,就算是其他财大势大的家族中,都排不上名号,所以一般的人,都不知道这个家族到底有多强大。

    赵亦萱听说过赫连这个姓氏,只知这家族比他们家肯定要强,却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只知听葛浩说了大概情况后,她才意识到,夜千筱究竟抱上了一条多粗的腿。

    赫连家不仅有从商的,从军从政的都有,其余的还有什么教授医生律师设计师……全部都在各个领域里占有一席之位,葛浩只是随便说了几个名字,赵亦萱就能想到时常在报纸或屏幕上出现的脸。

    赫连家,或许没有在京城内建立多大的威望,可他们分散各个地方,且都有一定的说话权。

    这家人简直奇葩,没有一个豪门败家子,个顶个的优秀。

    夜千筱加入这种家族,不知道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

    意识到赫连家的厉害后,赵亦萱想到要去参加婚礼,就有些慌了,心里想着夜千筱指不怎么羞辱她。

    这一场鸿门宴,她还怠慢不得。

    于是大清早的就开始做造型了。

    最起码,也得上得了台面,不给赵家和葛家丢脸。

    葛浩也有些忧心,陪伴着赵亦萱,只盼她到时候不要再说些什么脑残的话语。

    “为了葛家,你得忍忍。”

    出门时,葛浩特地交代了赵亦萱一句。

    赵亦萱微微一怔,颇为讶然地看了看他,只见到他眉宇的沉重后,心中虽有不满,可却硬生生将这口怨气憋在胸口。

    她忽然想起那日在商场遇见的人。

    如果是那个人,妻子即将赴鸿门宴受辱,他应该不会这么无动于衷吧。

    心里阵阵刺痛,却只能咬牙不吭声。

    相对于很多人,葛浩一直都是疼她的,所以她也一直将这个当做资本,引以为傲,不曾想,在夜千筱面前,确确实实输得个彻底。

    两人抵达婚礼现场的时候,时间有些早,可被领进去之后,却被惊得不轻。

    礼堂内,来往之人非富即贵,许多只在媒体上见过的人物,都出现在这场婚礼上,可见赫连家的人脉,这点他们都有心理准备,不算太过意外,可在那群人物中间,竟是有不少身着军装的军人。

    一个个的军衔,简直高的吓人。

    粗略地扫一圈,竟是见不到任何没有存在感的人。

    每个人往那里一站,就有着让人心里发憷。

    赵亦萱和葛浩都是见过世面的,可第一次见到有人办婚礼不求奢侈,而是用宾客将这档次给提升起来的。

    “两位,这边。”接待他们的人,彬彬有礼地朝两人说道,纵使他们耽误了时间,也见不到任何的异样情绪。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声不响地走过去。

    落座后,观察的时间就更充裕了,两人在这里能认识的人几乎没有,可这里有很多容貌都是眼熟的,他们平时见一个人都极其难得,现在这么多人出现,难免有些震撼。

    犹豫了一下,葛浩还是按捺不住,找了两个人想要搭话,扩展一下人脉。

    无奈,赵亦萱规矩地跟在他身边。

    然而——

    接下来发生的事,却给了他们一个不小的打击。

    能站在这里的人,多少都是人精,加上有人事先打了招呼,一见到凑上来的两人,都很“贴心”地给了他们点教训。

    所有被他们俩找上的人,都客客气气的,毫不失礼,可有意无意的几句话,却将双方的差距明显摆上来,明明没有半句看不起他们的话语,也没有轻蔑的举动,可那举手投足间的差距,足以让他们自惭形愧。

    连续找了两个人之后,两人脸色涨的通红,仿佛这里每个人的视线都落在他们身上,自己犹如乡巴佬似的,难堪不已,最后只得老老实实地坐了回去。

    半句话都不敢说。

    “一定要待到结束吗?”

    脸上羞愧的红晕还未褪去,赵亦萱双手握成拳头,紧紧攥住礼服,低低的朝葛浩问道。

    这个地方,她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

    好像每个人都在瞧不起她的出身,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家世还算满意的她,在真正遇到这帮遥不可及的人时,总算感受到了那强大的落差。

    “忍忍吧。”

    葛浩拍了拍她的手,脸色地阴沉到极致。

    在寻常人面前,他们有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可现在,他们就是寻常人,那些人甚至都不向你表现优越感,他们对你友好,但也明确的暗示你,你踏入不了这个圈子。

    葛浩心情很复杂。

    赵亦萱的心情更复杂。

    她脑海里闪过有关夜千筱的各种画面,无论如何她也想不到,当年那个嚣张跋扈的夜千筱,竟然能嫁入这么好的家族。

    简直匪夷所思。

    却,让她心里揪着疼。

    没有过多久,婚礼就正式开始,新娘新郎都穿着军装入场,相对于那些婚纱西装,这两身军装制服却给人一种焕然一新之感,到场的宾客在惊讶之余,也难免给了他们几分肯定。

    果然是军营里出来的……

    就是不一样!

    在场的大人物,每个人都很捧场,每个人都很高兴,唯独赵亦萱和葛浩两人,心情愈发的沉闷。

    尤其是赵亦萱,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这场仪式看完的,那松枝绿的颜色,无比的刺眼,好像如针扎一般从眼底刺入,痛彻心扉。

    那两人亲密的互动,男人处处的关怀备至,都让赵亦萱膈应不已。

    不应该……

    夜千筱不应该拥有这么好的男人,这么好的未来!

    愤怒、嫉妒、羡慕、怨恨,诸多情绪在心里汇聚,可直至最后,却化作了麻木。

    在这种地方,任凭她有多不甘心,也没有任何办法。

    可隐隐的,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身边的那个强装镇定的男人,那个曾经在她眼里优秀帅气的男人,此时此刻,已经入不了她的眼了。

    她今后的生活,终将变动不安。

    “两位,”仪式刚刚结束,服务员就走了过来,笑容温和地朝两人说道,“新娘说,如果你们待不下去的话,可以走了。”

    这一番话,连个起伏的语调都没有。

    赵亦萱抬了抬眼,朝所有人目光聚集的中心看去,一眼就见到朝这边看来的夜千筱。

    浅浅的一抹笑容,却带着刺骨的冷意。

    赵亦萱只觉得骨头缝都在发凉。

    还是葛浩先反应过来,拉了拉赵亦萱,两人避开人群的视线离开,那匆匆离去的背影,多少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

    另一边。

    忙完了仪式,就开始了婚宴。

    夜千筱酒量不好,典型的一杯倒,而以果汁代酒也不是她的性格,在熟悉了一圈亲戚之后,便大手一挥,让两个临时过来的伴娘给她去别的桌敬酒。

    赫连长葑作为新郎,可没她那么好糊弄,他能丢下面子不管陪夜千筱,但赫连家的人可丢不下这面子,强行就把人给拉过去了。

    拍了拍手,夜千筱想休息会儿,但抽空来参加的婚礼的刘婉嫣,便挡住了她的去路。

    “婚礼还溜呢?”刘婉嫣笑眯眯地看着她,朝她挤眉弄眼的。

    “宋子辰没来?”夜千筱扫了她一眼,倒也放弃了偷溜的想法。

    “他抽不出时间。”刘婉嫣解释着,然后为她倒的一杯白开水递过去,“喏。”

    夜千筱接过,连试探是否是酒的动作都没有,直接将白开水喝了近半。

    两人接着聊了几句。

    “嫂子!”

    没聊一会儿,就听得一声陌生却亲切的喊声。

    夜千筱和刘婉嫣互看了一眼,然后默契地转过身,朝来人方向看了过去。

    嗬。

    来的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夜千筱大概扫了他们一眼。

    都不是多熟的面孔,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全,大概有十来个,据说都是赫连长葑以前的朋友。当然,还有几个海陆的和煞剑的,全部都是死乞白赖要来的假期,而且跟他们关系都还好的,不然也不会大年初二请到假就往他们这边跑。

    思绪闪过,夜千筱注意到他们手中的酒杯,想了想,也将他们的来意给猜了出来。

    “有事?”

    夜千筱晃悠着手中的高脚杯,眼眸微微眯起,漫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刘婉嫣站在一旁,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掀起眼睑看到夜千筱唇畔勾勒的那抹笑意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自己的婚礼,也不见停歇的时候。

    闹死她去!

    “长葑说你喝不了酒。”

    最先喊她的那个人,往前走了一步,做为代表跟夜千筱讲话。

    “嗯。”

    夜千筱悠悠然点头。

    “但这是你的大喜日子。”那人一脸严肃地继续说道。

    “是。”夜千筱继续点头。

    “我们这么多兄弟特地赶过来的。”那人冷不丁地又补充一句。

    “然后?”夜千筱挑眉。

    “敬个酒。”

    那人端起了酒杯,端端正正地站在她面前。

    夜千筱笑了笑,“行!”

    爽快的答应,一点儿迟疑都没有。

    刘婉嫣微微转过身,连看都懒得看她了。

    “不过……”夜千筱顿了顿,唇畔笑意更深,“都是当兵的,来个不一样的玩法?”

    ------题外话------

    【1】

    如你们所愿,下章写几句洞房,很纯洁很清水就是了。

    咬手指,国庆发誓要万更几天啊,不然完结不了。

    【2】

    瓶子今天开军旅新文了!军!旅!新!文!算是《狂妻》的系列篇吧。

    书名:《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小流氓跟老狐狸的故事,依旧是热血军旅,定在1月1日更新,希望妹子们能过去支持一下,言情文的成绩好坏瓶子倒是没感觉,但是军旅……你们懂的,瓶子多希望军旅能好起来呀。

    明天估计能搜到书名,瓶子暂时将链接放评论回复里,多谢支持。

    简介片段:

    在感情上,墨流氓和阎狐狸有个共同点——见色起意!

    初次见面,互撩!

    二次见面,献个吻!

    三次见面,滚个……叉叉!

    至于第四次见面嘛,两位红旗下生长的同志,则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在相爱相杀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5、婚礼必须闹!推军旅新文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