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6、洞房花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都是当兵的,来个不一样的玩法?”

    在问出这句话的刹那,夜千筱眯眼浅笑的时候,简直犹如狐狸一般。

    刘婉嫣完全不忍心看下去了。

    接触过夜千筱的人,听到这话,隐隐都觉得不大对劲,想要偷偷摸摸地离开,可被不知何时溜过来的伴郎徐明志给拦住了。

    “别走啊,玩玩呗。”

    徐明志一左一右地揽住两人的肩膀,脸上笑容极其灿烂。

    临时被拉过来凑数当伴郎,徐明志憋屈了一整天了,现在找到能出口气的机会,肯定是唯恐天下不乱的。

    欲要离开的人,苦着脸被拉了回来。

    “说吧,玩什么?”

    对夜千筱一无所知的、赫连长葑的军官朋友,对夜千筱的提议倒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飞镖。”

    夜千筱扬了扬眉。

    刹那间,那位连想都没有想,没等知道情况的人出来制止,他就已经果断地点头,“行!”+

    夜千筱不动声色地眯起眼。

    徐明志眉眼的笑意深了几许。

    而海陆和煞剑的几个,则是默契地扶额叹息,面面相觑间只觉得有种绝望感在蔓延。

    跟个狙击手比扔飞镖……

    呵呵呵,这是自寻死路好么。

    简直不忍直视。

    他们张了张口,完全不知该如何跟那群不知情的人说,半响,遂将话语全部咽了回去。

    十分钟后,飞镖的道具被搬了出来。

    酒店的工作人员表示很懵逼,好好的婚礼,玩就玩吧,竟然要玩扔飞镖,而且还是新娘带的头,也不知道是哪门子的乐趣。

    而,他们这边角落里的动静,也惊扰了不少的宾客,就连赫连家的长辈都注意到了这边,可看老一辈的人看他们玩得高兴,都没有去搭理,年轻一辈的人心有好奇地凑过去,却被吓得惊掉了下巴。

    秒杀!

    全被秒杀!

    “我擦,百发百中,她是专业的吧?”

    “军人玩这些都这么顺手吗?!”

    “参加过这么多次婚礼,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彪悍的新娘子。”

    ……

    吃瓜群众站在外面围观,到后半场的时候,围得里一层外一层的,不知是有多热闹。

    可跟他们不同的是,正在被狂虐的男兵们,脸色一个比一个的惨淡,直至最后一批,差不多已经处于彻底放弃的阶段。

    一个个身手不凡的军人们,被夜千筱虐的连爬都爬不起来,简直都要哭了。

    “还有人吗?”

    秒杀完最后一个,夜千筱扔了扔手中的飞镖,似笑非笑地扫了眼那批垂头丧气的家伙。

    没有人吭声。

    她的手法,他们都见识过了,没人敢冲上去找罪受。

    夜千筱将飞镖丢给了刘婉嫣,然后拍了拍手,潇潇洒洒地离开。

    惨败的一群人,面面相觑,不知是谁偷偷透露了下夜千筱的职业,于是各自神情皆是染上了几分佩服。

    真是那么巧,他们这批人里,确实没有什么狙击手……

    在夜千筱手中惨败,虽然说可以理解,可更多的是对她的佩服。

    他们虽然各有各的领域,却也不是没有见过狙击手,但也不是每个人玩飞镖都玩的这么好的。

    “对了,”走出人群时,夜千筱动作微微一顿,出声的那一刻,周围的声音登时安静了下来,她朝那批人挑了挑眉,勾唇笑道,“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放心,我会监督的。”

    旁观了全程的小徐同志,晃悠悠地走出来,非常肯定地说道。

    不知为何,那一帮身着军装的好汉,都觉得背后有阵阵寒意袭来,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徐明志笑眯眯地,看起来童叟无欺。

    刘婉嫣无奈地摇了摇头,将飞镖一丢,然后跟着夜千筱离开。

    好不容易见上一面,那些人的后果跟夜千筱比起来,确实不值一提。

    可是——

    打赌输了的那帮人,一个个的脸色就不怎么好了。

    在比赛之前,他们跟夜千筱又做了个约定。

    他们之中,赢一个夜千筱就喝一杯,而夜千筱若是将他们团灭,他们就得老老实实的去每一桌敬酒,一桌不能少,一滴不能浪费。

    他们最初压根就没有把这个当回事儿!

    没想到,在夜千筱提议的时候,就已经将他们给算计了!

    于是,这场婚宴从欢乐升级到精彩再到*,让人乐得简直笑不拢嘴。

    这个约定一传出去,赫连长葑就特地让酒店的工作人员再来两箱香槟,跟着他们一桌桌的走,每个酒杯都得倒的满满当当的,当真是一点儿都不肯放水。

    而,没有参与这场比赛的吃瓜群众,也卸下了在外人面前的架子,开始跟同桌人打赌,有几个人会站着来到他们桌前敬酒。

    场面近乎沸腾。

    只不过,作为始作俑者的夜千筱,则是在暗处吃着点心,默默观察着这情况。

    她那名正言顺、狼狈为奸的老公,体贴的在旁边为她端茶倒水送点心。

    这瞩目焦点的存在,终于可以逃开片刻。

    “吃完这顿,就各回各家了吧。”

    吃完两块点心,夜千筱拍了拍手,尔后朝赫连长葑挑眉。

    “差不多。”

    赫连长葑抿唇轻笑。

    明明自家老婆很嫌弃这样的婚礼,对一生只有一次的盛大场面根本不放心上,像是当任务一样似的去应付,可赫连长葑却没有丁点的不爽,反倒是很乐意就这么陪着夜千筱。

    夜千筱对婚礼激情不高,却不足以让赫连长葑怀疑,夜千筱是不愿意嫁给他的。

    当夜千筱放下一切原谅他的那一天,他看到夜千筱站在城镇的出口等待他的时候,他就有种莫名其妙的信任。

    这个人,永远不会走了。

    而那之后,他出奇地能理解夜千筱的一切想法。

    没有注意到赫连长葑的那份纵容,夜千筱懒洋洋地抬了抬眼,这场婚礼过的,比她在训练场上跑一天都要累。

    骨头架都松散了。

    她揉了揉肩膀,活动了一下筋骨。

    “不过,我们还有一件事。”赫连长葑勾了勾唇角,微微地靠近了她。

    “什么?”夜千筱疑惑地眯起了眼。

    她一偏过头,赫连长葑弯下腰,已经贴近了她的耳畔,他一字一顿地道,“洞、房。”

    “……”

    夜千筱眉头一挑。

    洞房……

    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喏,小祖宗。”

    这时,在周围转了一圈的刘婉嫣,将夜千筱要的白开水递给了她。

    自己的婚礼,还得靠白开水来装,刘婉嫣简直是服了她了。

    夜千筱将白开水接过来,装作没有看到刘婉嫣眼底的那抹鄙视,一饮而尽。

    “什么时候回去?”将空的高脚杯递给了刘婉嫣,夜千筱问道。

    “晚上的飞机。”刘婉嫣无语地又将高脚杯接过。

    夜千筱看了她一眼,“我送你。”

    “别介,您老刚结婚,送我干啥啊。”刘婉嫣耸了耸肩,在得到赫连长葑威胁的眼神后,想了想,又立即补充道,“放心,子辰在那边等我。”

    “哦。”

    夜千筱微微点头,也没强行要求送她。

    都是成年人,身手也不耐,也不至于在机场走丢。

    赫连长葑满意地收回了视线,刘婉嫣猛地松了口气。

    乖乖,就算不在赫连长葑手下训练了,这位队长还是那么恐怖啊。

    也就夜千筱能治得了他!

    刘婉嫣深深的叹息。

    *

    婚礼虽然正常进行,但等那群敬酒的一一敬完之后,这场婚礼也基本到了尾声。

    时间已经很晚了。

    各路英雄好汉开始打道回府。

    夜千筱跟赫连长葑去了他们的婚房。

    这是一栋独立的别墅,由大手笔的赫连父母送的,挥一挥手,送给了他们一张并没多大用的房契。

    赫连逸凡乖巧的表示,回去之前,要跟爷爷奶奶住一个晚上,给他们俩留了足够的私人空间。

    夜千筱累的很,一回房就卸了妆换了衣服,然后去浴室洗了个澡。

    等赫连长葑去洗澡的时候,她差不多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而不按照正常套路走的夜千筱,第一次让赫连长葑有些头疼。

    夜千筱警觉性一直很强,这是常年练出来的,于是赫连长葑一上床她就意识到了,不过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可之后察觉到那只不规矩的手,夜千筱的眼睛就睁开了。

    “睡觉。”

    夜千筱睁开眼,凉飕飕地说出两个字。

    她侧身躺着,一睁眼,就见到对面的赫连长葑。

    “洞房花烛。”

    赫连长葑又靠近了几分,低哑的声音透露着浓浓的磁性。

    夜千筱懒得看他,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

    然而,赫连长葑却从身后抱住了她。

    “逸凡很喜欢猴子。”赫连长葑低低出声。

    “嗯?”

    “今年是猴年。”

    “然后?”

    “我们生个孩子。”赫连长葑一字一顿,靠近耳畔的声音,极其的清晰。

    夜千筱倏地睁开眼。

    眼睛眨了眨,夜千筱思量道,“不急,还有下一个猴年。”

    “我是没问题……”赫连长葑顺着她的话说着,可顿了顿后,话锋一转,便又道,“高龄产妇,不安全。”

    “……”

    夜千筱翻过身,面向赫连长葑,脸色稍稍有些不善。

    然而,却对上了一双温柔至极的眼睛。

    夜千筱的神情便又缓和了下去。

    下一刻,赫连长葑吻上了她的唇,沙哑的声音溢出,“就一次。”

    一次?

    夜千筱微微一怔,随后,明白过来。

    好吧……

    听天由命。

    ------题外话------

    继续推荐瓶子的军旅新文!去【作者其他】和直接搜索都能找到!辣么精彩的新文,泥萌怎么能错过!嗷嗷!

    书名:《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简介:

    墨上筠,侦察营难得一见的女连长,漂亮的像个花瓶。

    传闻:这位喜怒无常、手段狡猾、活生生一无赖!

    阎天邢,神秘特种部队的阎王队长,俊美的像个妖孽。

    传闻:这爷性情阴狠、手段残暴、活生生一暴君!

    实际上——

    都是高级“颜控”!

    相遇那日,她勾着某阎王的肩膀,流氓气质尽显,嘴上却苦口婆心的提议,“长官,想要我这人呐,啧,得卖色才行!”

    “成交!”

    一锤定音。

    于是,老狐狸和小流氓的情感历程,在热血的军旅生活中,就此展开。

    PS:等我把简介复制完,泥萌的题外话就解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6、洞房花烛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