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7、糟糕,亲戚没及时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翌日。

    这已经是请假的第五天,晚上在煞剑还有一场聚餐,所以夜千筱和赫连长葑订的是早上九点的飞机。

    这几天时间过得太忙碌,直至离开都没什么空闲的功夫。

    夜千筱坐上飞机的时候,前几日的种种都像是不真切了般。

    不过,也对。

    军营生活才是她所熟悉的。

    下午,即将天黑的时候,两人带着赫连逸凡回到基地。

    大年初三,煞剑基地并没有放假,可这并不代表他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队长结婚可不是小事,虽说先前领了证让他们热议了一段时间,可现在婚礼也办了,两家人也见了,关系也彻底的公布了,算是明媒正娶进门的……

    现在回到第二个家,怎么着都不能就这样过去了!

    必须得热闹起来!

    于是,那天晚上,除了几个要值班的和训练人的教官之外,煞剑所有的正式成员都喝的很高兴,这时候什么都不怕了,就指着两人打趣。

    气氛高涨,极其和乐。

    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又收到了好些礼物。

    夜千筱也算是明白,他们所说的第二个家,那是真真切切的第二个家。

    他们来自于五湖四海,来之前有着不同的家庭背景和身份,而来到这里之后,他们拥有同一个目标。在这里,他们一起出生入死过,一起肝胆相照,一起度过人生中最青春无悔的时光。

    他们终将会离开,可这里永远是个家,谁也不会选择忘掉属于这里的记忆。

    无论到那儿,都没有在这里的轻松感和归属感。

    而到了这里,夜千筱才表现出几分兴趣,很乐意地跟他们喝上几杯,怎奈酒量不行,没有撑到最后,难得是被赫连长葑给抱回去的。

    ……

    夜千筱睡醒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本来有新兵训练的,可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破例了,也不在乎这一两次的不负责,便慢腾腾地收拾好,然后去了办公室。

    不曾想,刚进门就见到了赫连长葑那张阴沉至极的脸。

    “怎么?”

    站在门口,夜千筱挑了挑眉,对赫连长葑的神情稍有诧异。

    一般情况,也不能让赫连长葑有这般反应。

    赫连长葑微微抬起头,眉眼的那抹凌厉气息掩去,瞬间柔和了不少,他用陈述地语调道,“阮砚走了。”

    低沉的声音,看起来波澜不惊,可落到人耳里,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夜千筱眸光微闪。

    阮砚走了?

    虽不知具体原因,可单凭这件事,就能理解赫连长葑这般反应了。

    阮砚可是赫连长葑的“小情人”,平时虽不见两人有什么联系,可真到要合作的时候,默契的简直没法说。

    赫连长葑手下的能人干将有很多,但像阮砚这样理论和实践全能的,也找不到几个。

    加上阮砚比较上道,赫连长葑看重他也是很正常的。

    说阮砚是赫连长葑手里的第一大王牌,也没有太过。

    “怎么回事?”

    夜千筱走向赫连长葑,挑着眉问道。

    “他跟呼延暗度陈仓了。”说这话的时候,赫连长葑的声音酸溜溜的,不知道的还以为的他爱慕的女人跟兄弟跑了。

    忍不住笑了笑,夜千筱又详细问了下情况。

    呼延翊要抢走的阮砚的事,应该是很早以前就计划好的,趁着他们这些人去维和的时间里,呼延翊就跟阮砚“勾搭”上了。当初呼延翊对新兵选拔的事很上心,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挖人。

    亏赫连长葑把他当自己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引狼入室了。

    这几个月以来,呼延翊一直在想方设法地“拐”阮砚,据说最初阮砚懒得搭理他,而现在……

    好吧,还是懒得搭理他。

    就是被磨得有些不耐烦了,所以直接让呼延翊去跟赫连长葑说。

    他自己随便,他们爱怎么决定就怎么决定。

    头一次见到这么不把自己的前途当回事儿的,所以煞剑的对上和曾经的副队在一起进行了深刻的交流,并且滔滔不绝的讲述了阮砚留在自己队伍里的好处。

    最后,呼延翊出了友情牌,说着客套话拿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合同,表示只将阮砚“借过去”一年。

    这一年,阮砚负责当他那支队伍的军师,而一年之后,他绝对将人给送回来。

    虽然这位愈发的老奸巨猾,可毕竟是战友一场,所以赫连长葑同情他的新队伍,最后还是将合同给签了。

    可——

    合同签好之后,呼延翊就翻脸不认人了。

    走的时候,还给了赫连长葑一个很憋屈的消息。

    “过两个月,有一场演习。”赫连长葑沉着脸说道。

    “然后?”夜千筱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

    她听得其实有些无奈。

    本以为是多大的事情,结果一个人的来去,竟是被他们升级到了闹剧级别。

    典型就是两个小孩死皮赖脸的抢糖的场面啊!

    阮砚也真是心宽,能将这种任务交给他们俩。

    “我们是蓝军,”赫连长葑看着她,大概介绍道,“不出意外的话,呼延的新队伍和另一支特种部队,将会是我们的对手。”

    微微一怔,夜千筱不由得玩味道,“玩的这么大?”

    她记得,煞剑是职业友军,但是一般演习的时候,都是跟普通的部队对抗的,很少有正面撞上其他特种兵的时候。

    眼下——

    倒是挺有趣的样子。

    “不算大,”赫连长葑身子往后靠,靠在椅背上,神情总算缓和了不少,“总该交交手。”

    “阮砚也在?”夜千筱继续问。

    “在。”赫连长葑冷飕飕地蹦出一个字。

    呼延翊好不容易将阮砚给拐过去了,肯定会将这王牌在第一次演习中拿出来的。

    不然,怎么能膈应到赫连长葑?

    想了想,夜千筱给赫连长葑出主意,“你可以找封帆聊聊。”

    封帆和阮砚都是学电子对抗的,他们俩平时就交过手,没有分出什么胜负,但对付阮砚的事交给封帆,这俩曾经的“情敌”估计也能抗衡一段时间。

    “嗯。”

    赫连长葑点了点头,眉目还是染了那层凝重。

    不过,完全将这事当做闹剧的夜千筱,可没有把他的这点心塞不爽放在心上。

    她要做的事可一点儿都不少。

    新兵们休息了两天,训练就继续开始了。

    跟以前一样的模式,都是扣分制。

    但是,这次却不是去军校训练,而是在基地内训练。

    据说每隔几年都是这样的规律,海军陆军空军各转一圈,然后就在基地里转一圈,大体上的制度是不变的,训练上也大同小异,但试出来的花样却有所不同。

    所以狄海才说每年都在变,他都不知道队长的脑子是怎样的构造,究竟怎么才能想出这些方案。

    人家是新婚燕尔,可到夜千筱身上,新婚老公就已经是空气一般的存在了。

    她一心投入了学员们的训练中。

    这可是她第一次选女学员,当然得再三慎重审查,一个都不能有瑕疵,一点点地将这帮叛逆的女兵打磨的更加圆润。

    夜千筱不是很喜欢跟那群精力旺盛的女兵较劲,对她来说那简直是浪费时间,所以为了避免在遇到不满和抵抗的女兵时引起事端,夜千筱很明智地将体能小变态端木孜然再次拎过来守着。

    久而久之,一举两得。

    两个月后,夜千筱猛然发现,端木孜然跟郁泽之前的气氛都不一样了。

    两人无意中对视的时候,空气中都漂浮着暧昧因子。

    莫名的,倒也成了一桩好事。

    *

    “嫂子,这个月的训练总结。”

    三月底,陆松康将他、顾霜、郁泽三人的训练总结,全部交给了夜千筱。

    这是夜千筱给的额外任务。

    都是他们对留下女兵的看法和评价。

    谁也不知道夜千筱要这些做什么,但根据他们的猜测,这些评价应该会影响到夜千筱选择的女兵,所以倒也没有怨言,每次都以极其客观的态度将总结写好,交给夜千筱。

    彼时的夜千筱正坐在办公室里发愣。

    听到声音后,连人都没有看上一眼,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有心事?”

    看着夜千筱心不在焉的表情,陆松康疑惑地问了一句。

    “嗯。”夜千筱眼皮子掀了掀,漫不经心地回道。

    还……真有啊?

    不过是随口问上一句的陆松康,登时惊了惊,准备离开的脚步一顿,又转了过来,“啥事啊,能说吗?”

    夜千筱微微抬起头,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

    对上她视线的那一瞬间,陆松康只觉得被洞穿似的,不知为何打了个冷颤。

    “不能。”

    半响,夜千筱懒洋洋地开口。

    陆松康耸了耸肩。

    本来想走,可很快又想到什么,便再次停了下来,颇为好奇地问,“据说,两天后的演习,你打算找几个女兵参加?”

    “没确定,”注意力总算集中了点儿,夜千筱问,“怎么了?”

    “没,我们这里也有几个不错的男兵……”陆松康拐弯抹角地暗示。

    “自己找他。”

    眉头微蹙,夜千筱态度忽然就变了,语气也冷了几分。

    陆松康摸了摸鼻子。

    尔后,一脸莫名的走了。

    莫不是——

    跟队长吵架了?

    心里狐疑着,陆松康想到她是个女人,估摸着她也有可能是亲戚到访,倒也没有对这事太过在意。

    殊不知,让夜千筱头疼的事,正是这未及时到访的亲戚!

    ------题外话------

    【1】军旅新文还没有在QQ阅读那边上线,想要看新文的妹子可以来520瞅几眼,那边应该迟早就上的,泥萌也可以等等。

    【2】咳,瓶砸在520的访谈今个儿粗来了,感兴趣的妹砸可以去看看,就在520主页那儿。

    【3】明天九点整,瓶子言情文《军门暖婚之封少拐妻》会更新,妹砸们来追个文呗。

    【4】

    来,继续推军旅新文!收藏砸死我啊!

    书名:《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简介:

    这是属于两个妖孽的故事,当妖孽正面交锋,想要不碰得个你死我活,那么,只能痛痛快快地吃干抹净了!

    这也是一个热血的军旅故事,有血有泪,当无悔的青春碰上日渐强大的国家,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热血沸腾?

    *

    我们爱国,所以才无悔用汗水祭奠曾经的弱小;

    我们爱国,所以才无偿用鲜血守护陌生的生命。——墨上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7、糟糕,亲戚没及时来!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