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8、通讯断了,对手很强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最近比较忙,夜千筱意识到的时候,时间有些晚。

    而等她差不多证实的时候,演习已经要开始了。

    夜千筱犹豫了几秒后,果断选择不告诉赫连长葑。

    然后带着三个选出来的女学员,直接奔向了演习的战场。

    五人一组,夜千筱身为狙击手,同时也带领着一个小组,组员有封帆、徐明志、端木孜然、水依月。

    夜千筱作为狙击手,理所当然的在看不见的地方活动。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应该整个演习都在看不见的地方活动。

    随时随地跟着队伍,随时随地发布命令进行指挥,夜千筱需要忙的事情确实不少。

    但,与之相反的,其他人前进的时候,则是枯燥无味得很。

    所谓演习,就是潜伏外加战斗,可惜的是,大部分的时间他们都在潜伏。

    偶尔,夜千筱会听到徐明志抱怨端木孜然,变态小吃货一顿吃了他们所有的存粮,那语气可谓是一个恨铁不成钢啊,端木孜然格外愧疚的道歉,然后又继续吃自己的。

    夜千筱哑然轻笑,没有管他们。

    转眼入夜。

    红蓝两军已经开始交火,战火全面烧起。

    红守蓝攻,煞剑作为蓝军,对这类战斗本来是得心应手的,可有个曾经的副队在红队那边坐镇,摸透了他们的伏击战术,在最开始就将他们打得个措手不及。

    蓝军只得重新策划进攻方案。

    天色彻底暗下来,夜千筱手指摸着耳麦,轻悠悠地问道,“还有干粮吗?”

    “还剩点儿。”

    徐明志在第一时间回答。

    “开工了,”夜千筱声音慵懒,“五分钟后,有队伍过来,任务目标,干粮。”

    “……是。”

    应声的时候,徐明志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人家行动都是套取信息,夜千筱倒好,为了干粮……

    他都不好意思出去说。

    “哇哦——”

    端木孜然忍不住惊呼一声。

    然下一刻,就被徐明志吓人的眼神给唬住,老老实实地顶着那头杂草,低下头来。

    封帆和水依月都没说话,只是将任务目标听在耳里。

    正如夜千筱所说,不过五分钟左右,一队人马就映入了他们眼中。

    估计是出来侦察的,动作小心的很,若不是他们这群人早就事先埋伏好,不然肯定发现不了这细微的动静。

    封帆手指在耳麦上弹了两下,压低声音地问道,“怎么发现的?”

    他问的是夜千筱。

    这些人来的这么小心,夜千筱怎么可能五分钟之前就发现了?

    “我在他们的据点附近,看着他们出发的。”夜千筱声音懒懒的,混不经意的样子,“快点解决,吃饱了就过来。”

    这话一出,藏得很近的四人,面面相觑着,一时间谁也没了话。

    水依月没有跟夜千筱合作过,所以心里除了几分惊讶之外,倒也没有别的。

    端木孜然素来对夜千筱的命令无条件服从的,眼下也没有半分怨言。

    只有跟夜千筱合作过多次的封帆和徐明志,则是颇为无奈地对视了一眼,表示对夜千筱无语与无奈。

    那么多人担心行动中的夜千筱,果然不是没有理由的。

    这家伙任性起来,简直让人心累。

    四人都没有再说话。

    那个六人侦查小组渐渐靠近,四人也着重将注意力集中到他们身上,在他们抵达四人的攻击范围之际,一无所知的六人小组,成功地暴露在他们的枪口之下。

    “砰砰砰——”

    枪声响起,在寂静的丛林内惊起一阵波澜,可很快的,声音又消失在其中。

    一切回归于平静。

    甚至都没有惊动据点的人。

    从侦查小组的身上搜刮到所有的干粮,四人也没有急着吃,而是在骂骂咧咧的声音里,找夜千筱弄清了方位,之后直接朝他们的据点赶了过去。

    而,让他们找到夜千筱的时候,他们又是一惊。

    那一瞬间,他们就跟吃了苍蝇似的,一个字都憋不出来。

    水依月作为第一次见到这场面的,愣是被惊得好半响没有反应过来。

    据点是个间小木屋,屋里屋外还亮着灯,此时此刻,一帮“命归西天”的红队成员们,个个顶着一张哭丧的脸,一排排地蹲在了小木屋的门口,那眼角飞起的目光,仿佛能将夜千筱千刀万剐似的。

    然而,无论他们这些“死人”怀有怎样的怨气,夜千筱都安安稳稳地坐在了小木屋外的木阶上,边喝水边吃着干粮。

    那叫一个悠闲自在啊。

    简直就像是来度假的。

    赶到的四人简直不忍直视。

    好好的演习,好好的紧张气氛,就这么被夜千筱给毁了!

    停顿了好一会儿,水依月终于认清了事实,最后摸了摸鼻子,对夜千筱这一番行为,打心底感到佩服。

    这种过于惊讶的场面……

    说到底,也是得有本事才能做到的。

    不然的话,灰头土脸蹲在门口的人,就只能是她了。

    “被发现了,只能先下手为强。”

    对上四人古怪的眼神,夜千筱将最后一点水喝完,然后站起身朝他们耸了耸肩。

    显然,话说的不错,实际上没点悔恨之心!

    四人简直懒得搭理她。

    “有活口吗?”半响,反应过来的封帆问道。

    “没了,”夜千筱耸了耸肩,“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

    四人默默无言。

    “走吧。”

    夜千筱背起了狙击枪,只手放到裤兜里,慢悠悠地朝他们走过来。

    她逆着光,光线从她身后洒落而来,于身影轮廓上笼了层朦胧淡光,整个人都像是陷入了虚幻中似的。

    却,又无比真实。

    暗夜中,她眉目懒散,一如既往。

    这场演习对她来说,好像只是一场游戏。

    封帆、徐明志,还有端木孜然三人,早已习惯夜千筱的惊人行为,反正惊着惊着到最后也没有感觉了,倒是夜千筱不做点儿让人惊讶的举动,那才让人糊涂了呢。

    但,水依月就不同了。

    最初对夜千筱的印象,除了手段果决、实力很强之外,就没有别的印象,她甚至都觉得夜千筱不是个很好的战友。

    可现在,夜千筱做出的行为明明与团结无关,却让她莫名的更加肯定了这个人。

    似乎——

    很符合她所想的特种女兵队长形象。

    果决、冷静、从容,面对什么都游刃有余。

    于是,在这一刻,纵使夜千筱曾无数次的惹她不爽,水依月也渐渐地没了那种抵抗。

    “你,干掉了几个?”

    路过水依月的时候,夜千筱停顿了一下,朝水依月看了看。

    “一个。”水依月面无表情地回答。

    “友情提示,”顿了顿,夜千筱勾唇看她,“你们得手的数量,也计入成绩中。”

    水依月别有深意地看了看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将考核的评分标准说出来。

    但,也没有多问。

    封帆和徐明志都不在意这个,当然也没有什么反应。

    倒是一直在训练时帮忙的端木孜然,颇为错愕地睁大了眼睛,好像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语。

    那个——

    考核标准里,不是没有这项内容吗?

    端木孜然糊里糊涂地眨着眼。

    可谁也没注意到她的神情,三人事先走在了前面。

    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都是需要休息的。

    他们上半夜都在往敌军腹部前进,可下半夜却都找了地方来休息。

    三月,春风料峭,天气还是比较冷,一到下半夜,气温骤降,就算是专业的冬季作战服,都有些抵抗不住。

    五个人,藏在不同的地方,轮流守夜。

    夜千筱在冷风中睡到凌晨四点,看时间差不多了刚想起来守夜,上一个守夜的端木孜然就偷偷地爬了过来。

    “千筱。”

    端木孜然小心翼翼地挪到了夜千筱身边。

    夜千筱的视线移开狙击枪的瞄准镜,偏了偏头朝她那边看过去。

    “什么事?”夜千筱低声问。

    “冷吗?”端木孜然呼出两口气,瑟瑟发抖地靠近她。

    “嗯。”夜千筱继续对准瞄准镜,漫不经心地回了他一句。

    这时候还能说不冷的,那就只有嘴硬和逞强了。

    “我能问一下,”端木孜然的眼珠子转了转,颇为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骗’水依月吗?”

    “我没有骗她,”夜千筱掀了掀眼睑,声音淡淡的,“这本来就是考核的标准。”

    “可是,总有人运气不好,有的一出场就能被秒杀呢。”端木孜然抓了抓头发,不由得想起自己曾经悲惨的历史。

    她刚来部队,第一次参加演习,那次演习刚刚开始,她还满怀希望呢,没想到分分钟被干掉了。

    当然,她或许永远都不知道,那次干掉她的,此时此刻就爬在她身边。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夜千筱声音波澜不惊,可隐隐的,端木孜然却听到了几许深意。

    低低沉思了一下,端木孜然沉眸想了想,最后好像想到了某个人,又想到了以前的某些事。

    或许——

    真是这样吧。

    运气不好,子弹从你额心穿过,当场死亡,运气好的话,就算子弹从你胸口穿过,也会给你留有一线生机。

    于是,端木孜然便没有在说话。

    与此同时,夜千筱听到耳麦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似乎还有短促的说话声,可断断续续的,很快就再也没了声响。

    夜千筱动了动通讯器,想要去联系人,可却发现没有任何回音。

    “是不是,通讯断了?”

    微微思索间,端木孜然眨着眼问道。

    ------题外话------

    【1】隔壁的《军门暖婚之封少拐妻》今日已经更新,从今天起每天早上九点更新,系统延迟估计会推迟几分钟,妹砸们可以去隔壁追文啦!

    【2】继续推荐瓶子的军旅新文,隔壁的《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放上小剧场。

    【感情篇】

    “墨上筠,五十圈!”

    看着跟男兵勾肩搭背的女人,阎王爷阴着脸命令。

    “是!”墨上尉稀里糊涂的去跑圈。

    “墨上筠,重来!”

    看着让男兵五体投地的女人,阎王爷皱着眉吩咐。

    “是!”墨上尉不爽地从头训练。

    “墨上筠——”

    “姓阎的,你过了啊!”手指咔擦作响,墨上筠警告地指着男人。

    阎王爷笑了。

    幼稚,还有更过的!

    墨上筠也笑。

    这位爷,又皮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08、通讯断了,对手很强悍!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