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1、自暴自弃的某赫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凌晨两点,晚风瑟瑟。

    夜千筱站在树后面,神情冰冷,一点点地擦拭着手中的狙击枪。

    连她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会被赫连长葑那么无厘头的理由给说服了!

    不过,赫连长葑的理由,确实有一定的说服力。

    虽然她有信心不会受伤,但万一近身搏斗的时候伤到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赫连长葑确实是了解她的,相对于这一时半会儿的战斗,夜千筱更不喜欢在医院里过日子。

    冷风迎面吹来,夜千筱抬眼看了看天,听着周围树木不同寻常的动静,微微地吐出一口气。

    行动,该开始了。

    可惜,没她参与的份。

    夜千筱拎着已经擦拭好的狙击枪,走出了这片即将爆发战斗的地方。

    在她走下最后一个山坡的时候,这场演习的最后一场大战准时打响,枪声、爆炸声,一切声响都那么熟悉。

    夜千筱抱着枪坐在草地上,听着耳麦里传来的阵阵声响,还有一些骂娘声,唇角轻轻勾起。

    罢了。

    她虽然不喜欢半途而废,但,又不是只有这一次机会。

    她无法衡量赫连长葑这般决定是否有价值,可让他们放心的去战斗一次,倒也无妨。

    说起来——

    夜千筱抬了抬头,看向黑漆漆的天空。

    丁心也该来看她了。

    ……

    半个小时后,蓝军成功地炸掉了红队的指挥部,宣布着此演习就此结束。

    导演部的最后结果还没有出来,夜千筱怀孕的事就已经传遍了整个煞剑部队,而夜千筱这位女队长,也成功地在煞剑成员之中享受到极其特殊的待遇。

    他们知道夜千筱是女人,可很多时候,夜千筱的能力和手段都会让他们忘记夜千筱是女人这一回事儿,当“怀孕”与“新生命”摆到眼前的时候,他们恍然惊觉。

    而,夜千筱的特殊待遇便显得理所当然了。

    夜千筱发现不仅徐明志那样,就连其他人都怕她磕着碰着,就算是封帆,看着她都直接避而远之。

    晚上的庆祝会上。

    吕芝灵拎着一瓶酒,凉快烤羊肉,来到在外围独自喝酒的水依月面前。

    “喏。”

    一抬手,吕芝灵便将烤羊肉送到水依月面前。

    水依月抬眼看了看她,眉头微动,然后将那块烤羊肉接了过来。

    随后,吕芝灵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见识到了吧。”

    喝了一口酒,吕芝灵慢慢地开口,声音不徐不缓。

    “嗯。”水依月咬了一口肉,淡淡地应了一声。

    吕芝灵偏头看着她,微醉的神态,她一字一顿地道,“我第一次发现,人外有人这句话,真没错。”

    “是没错。”

    水依月附和着应声,语调却没有丝毫变化。

    这一次演习,她们都长见识了。

    自从进部队以来,她们从新兵连到侦察营,再到煞剑的选拔,一帆风顺,成绩在哪儿都遥遥领先,从未受过任何的打击。

    可,不过一次演习,却给了她们结结实实的打击。

    一到煞剑,她们就发现煞剑的教官根本就不拿她们当回事儿,最初她们以为是教官的训练手段,可到现在,她们是真切地意识到,教官们是真的不将她们当回事儿。

    吕芝灵在这次演习中牺牲了,因为红队的特种小组围攻她,但归根究底还是实力问题。

    水依月之所以能一直活到结束,跟她的实力有一定的关系,可更重要的,是她所在的小组的强大。

    很多次,夜千筱他们的想法都跟她不符合,而每一次,她都惊讶的发现,如果按照她的想法继续行动,根本就活不下去。

    他们的思维模式是她们所不熟悉的。

    他们的作战方式也是她们不熟悉的。

    她们长眼界的同时,也开始意识到自己不过尔尔。

    可——

    她们都挺庆幸的。

    毕竟,煞剑给了她们这样一个机会,去发现她们的不足。

    “夜副官,怎么样?”吕芝灵难免好奇地问。

    “很强。”水依月眉头微锁,一本正经地评价道。

    “听说她还怀有身孕。”吕芝灵挑了一下眉。

    “嗯。”

    “你没发现?”

    “没有。”

    “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吕芝灵心情很好地笑出了声。

    水依月懒得看她,举起酒瓶准备继续喝。

    吕芝灵笑了笑,朝她举起了酒瓶。

    顿了顿,水依月斜了她一眼,尔后也将酒瓶举起来。

    “当——”地一声,酒瓶相撞。

    *

    夜千筱注意到的变化,除了煞剑成员的态度之外,还有那群正在被选拔的学员们。

    以前每个学员都喜欢跟她叫嚣叫嚣,可现在,几乎每个人都对她言听计从。

    连她都没想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总归是件好事。

    夜千筱也没因为他们的态度改变,而对他们心慈手软,该折腾的还是得折腾。

    可是,今后的日子里,一直没听过半句怨言。

    与此同时,赫连长葑的变化也尤其明显。

    “训练要适当。”

    “三餐我来做,你得忌口。”

    “苦活累活交给陆松康。”

    “晚上不准熬夜,十点必须睡觉。”

    ……

    短短几天内,夜千筱就发现赫连长葑列的规矩已有三十多条,而煞剑一些任务和特别训练,完全都没有她的份!

    夜千筱除了策划一下新兵训练,几乎所有应得的“权力”都被剥夺了。

    闲得无聊的夜千筱,直接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新兵身上。

    一段时间下来,不仅是女兵的各项能力都被她了解清楚,就连男兵的情况她都比陆松康了解。

    在某次教官会议上,夜千筱抢先帮陆松康回答好些问题后,陆松康只觉得大难临头,会议一结束就扯着夜千筱进行了一次深切深刻的……心灵上的交流。

    夜千筱单手支着下巴,听着陆松康语重心长地说着自己被赫连长葑“欺凌”的辛酸往事,同时又不忘满怀希望地展望未来,最后表示让夜千筱给他一个对人生充满希望的机会……

    场面实在是逗。

    像陆松康这种在外看起来衣冠楚楚的公子哥,到赫连长葑和夜千筱面前就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模样,滑稽的很。

    于是,夜千筱摆了摆手,同意不再插手他的工作了。

    没了这桩乐趣,夜千筱最后直接拿赫连长葑下手,每每赫连长葑得空的时候就找他进行沙盘演练,一次次的对阵与演习,每一次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赫连长葑差点儿没被精神奕奕的她给逼疯。

    作为孕妇,就不能好好待着吗?!

    但——

    就算被沙盘演练折腾得失眠,赫连长葑都不可能对夜千筱松口。

    赫连长葑卑鄙起来简直不是人,磨蹭了大队长几天,要了一个出去交流的机会,成功地带着夜千筱出去演讲交流了。

    全程他陪同,但也仅仅是陪同,准备稿子的是夜千筱,上台演讲的是夜千筱,就连应付友军领导的都是夜千筱……

    赫连长葑除了负责夜千筱的一日三餐之外,就是充当夜千筱的专用司机。

    虽然做了些体力活儿,可赫连长葑的大脑却着着实实休息了几天。

    然而,等赫连长葑领着夜千筱回去的时候,夜千筱已经不再着迷于沙盘演练,而是去找封帆要了一大堆的书,自己学习计算机去了。

    学习太入迷,有时候一整天都不带搭理赫连长葑一下的。

    于是——

    被虐习惯了的赫连长葑,倒是有些受不了了。

    *

    自从有了身孕之后,夜千筱简直把自己利用到了极致。

    每天有定时定量的训练,偶尔去盯一下待选拔的成员,空闲时间则是拿来学习。

    虽然海陆和煞剑的选拔,都会系统地教他们一些知识,在任务和行动中他们都是专业的,可术业有专攻,夜千筱对封帆的电子对抗领域就一窍不通,什么军事指挥啊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

    若不是她对军校生活不感兴趣,估计一时兴起还会去考个军校。

    不过,封帆等高材生来教她,倒也足够了。

    夜千筱这日子过得极其充实,可却苦了赫连长葑了,天天看着自家老婆跟别的男人探讨问题不说,老婆对他还是爱答不理的,简直伤自尊。

    无奈之下,赫连长葑只得背着夜千筱朝封帆等人下手,强行给几人额外的任务,每天都忙得没时间来教夜千筱什么。

    夜千筱竟然也不气,跟赫连长葑礼尚往来,直接拎着电脑去了信息部,没两天就跟那帮整天对着电脑的战士们混得那叫一个熟。

    刚停歇了几天的赫连长葑,在一次看到夜千筱被两个信息部男兵送出来的时候,脸都是绿的。

    “夜千筱,我们需要谈谈。”

    将宿舍的门一关,赫连长葑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

    “谈。”

    将笔电放到桌上,夜千筱拎出一张椅子,直接坐了下来。

    她双腿重叠着,手里不知何时来了个记录笔记的本子,漫不经心地翻开着。

    赫连长葑径直朝她走过来,然后在她面前停下。

    “坐。”

    夜千筱指了指右手边的椅子。

    顿了顿,赫连长葑将那张椅子拎了过来,于夜千筱面前坐下。

    “有什么问题?”

    抬了抬眼,夜千筱盯着赫连长葑的眼睛,一支签字笔在手中转悠着。

    “……”

    被夜千筱抢了先的赫连长葑,登时一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让她别学习?!

    连他自己都不赞同——

    学习这问题压根没错啊!

    让她别跟其他男人接触?

    赫连长葑仔细反思了一下,也挺不现实的。

    煞剑里总共才几个女的,夜千筱总不可能只跟那些人打交道。

    而且,赫连长葑绝对相信,夜千筱不会看上其他男人。

    于是——

    到最后,赫连长葑只憋出一句话,“学的怎么样?”

    等了半天,等来了这么一句,夜千筱嘴角一抽,耸肩道,“还行。”

    “要休息两天么?”

    “没计划。”

    “逸凡想你了。”赫连长葑一脸严肃道。

    “……”

    夜千筱顿时无言。

    每次都拿赫连逸凡打头阵,这家伙真是成习惯了吧?

    “直说,”夜千筱挑了挑眉,将手中的笔记本往桌上一放,然后整个人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看着他,“你不喜欢我做事前不通知你,我不喜欢你耍阴招打乱我的计划,所以,各退一步?”

    鬼都知道他们俩的问题出在哪儿。

    只是他们俩从未讨论过这事儿。

    最初还觉得好玩,但时间久了,关系就变味了。

    夜千筱本来就没想再跟他这样僵持下去。

    偶尔玩玩是情趣,玩久了那就是破坏感情了。

    “好。”

    赫连长葑毫无疑问地应声。

    同时,也难免松了口气。

    唇角勾了勾,夜千筱慢慢道,“过两天他们的任务,我不参加。”

    还差最后一次模拟实战任务,这一批学员的考核就要结束了。

    主动不参加考核,这就是夜千筱的退让了。

    眉头一挑,赫连长葑自然明白什么,只得开口,“封帆留在基地。”

    得了。

    反正夜千筱也不会给他戴绿帽子,老婆上进他就象征性地表达一下支持吧。

    赫连长葑自暴自弃地想着。

    ------题外话------

    天灵灵地灵灵,盗版退散!

    施法成功,你们看着办吧。

    *

    继续推荐两篇新文。

    言情:《军门暖婚之封少拐妻》

    军旅:《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1、自暴自弃的某赫连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