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2、准备车,去医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最后选拔的那两天,夜千筱跟封帆并没有所谓的学习,而是下了两天的围棋。

    正值周末,也没人管他们。

    在周末的晚上,结果终于出来了。

    女队留下了四个人。

    水依月和吕芝灵都在其列。

    虽然两届的人数加起来都没过两位数,可这对煞剑女队来说,却是一个极其幸运的消息。

    可谓是历史性的进步。

    他们精挑细选,为的不是多少人数,而是最终留下来的学员的质量。

    而女队能够正式组成一支队伍,代表这个国家的女军人,也没有差到哪儿去。

    原本只是平静坐着自己事情的夜千筱,在听到最终结果的时候,竟也有点儿高兴。

    毕竟是她的队伍。

    “你可以放心了。”

    将旗子一颗一颗地收了起来,封帆朝夜千筱看了一眼。

    “不一定。”

    夜千筱慢慢地捡着棋,声音淡淡地,不知为何有些飘渺。

    “有压力?”封帆挑了下眉。

    “差不多。”夜千筱敷衍地开口。

    来到部队之前,她都不知道,一条命有这么重要。

    每一个成为煞剑女队一员的人,都得由她来负担她们的性命。

    这次的考核,她严格而严谨,哪怕最后不剩下一个人,都不能有任何放松。

    而她那变态的手段,却出奇的没有被其他的教官否定。

    ……

    当天晚上,带着一批人回来的几个教官,外带一个赫连长葑,跟夜千筱聚了一次餐,算是庆祝他们这半年来的辛苦和就此解放。

    夜千筱杯子里倒着白开水,他们则是白酒,这一碰一干杯的场面,豪迈而大气,看起来跟不要命似的。

    可却是着着实实的解脱。

    看着这方面,夜千筱忽然想起上一届的选拔,那时候选拔结束,他们是不是也这样庆祝过。

    身在这个位置,她倒是有些能体会,选拔学员是多没累的一件事儿。

    “队长,过两个月,我们还有一场演习吧?”

    喝高了的陆松康,在问赫连长葑话的时候,眼神却是有意无意扫向夜千筱的。

    夜千筱眉头挑了挑。

    赫连长葑抬起眼睑,凉凉地扫了他一眼。

    一年到头都有演习,不过是大小的事情而言,入春时几个特种部队组合起来的演习,算是一场比较大的。而入秋的时候有一场演习,则是全军的大规模演习,不知多少人摩拳擦掌地等着呢。

    但——

    很明显,夜千筱不能参加。

    夜千筱摸了摸下巴,然后端着杯子伸向陆松康,“庆祝不谈这个,干么?”

    “……”

    陆松康自食恶果。

    夜千筱喝的再多那也是白开水,可陆松康喝的那是不掺任何水分的白酒,哪能跟夜千筱比?!

    陆松康挤眉弄眼的,朝顾霜和郁泽投去求救的目光。

    然而,作为好兄弟好战友的顾霜和郁泽,则是不约而同地偏过头,举杯共饮,不理桌上其他事。

    再好的哥们儿,也不能为了这点情谊得罪队长和嫂子啊?

    谁叫他陆松康自己嘴欠呢!

    当天晚上,陆松康被夜千筱的白开水灌得不省人事,最后还是顾霜把人给拖回去的。

    而夜千筱,似乎也对演习的事没有异议,之后的日子里,再没有跟赫连长葑提起过这个。

    *

    时间过得很快。

    转眼间,入秋的演习就这么过了,煞剑成员都取得了圆满的成绩,中间有过几次小任务,也没有任何的伤亡。

    国外维和那种任务是难得一遇的,而在维和的时候觉得那些时候很辛苦,总想着回基地,可回来之后,煞剑成员的生活就被训练和演习充斥着,虽不至于到索然无味,但生活中却少了点儿激情。

    而,国庆阅兵的到来,却给他们枯燥无味的生活注入了一股新鲜感。

    煞剑没有被阅兵选中,但大队为了配合国庆的气氛,特地把命令传递到各个部门,随时抽查,查到在他老人家眼里不合格的,那就全部丢到赫连长葑的行动队来磨练几日,让他们好好精神一把。

    这下——

    场面可就热闹了!

    夜千筱的预产期在11月初,十月份的时候肚子很明显了,虽然她还是跟常人无异,能跑能跳,可到赫连长葑这儿就是宝贝的紧。

    只要夜千筱有计划的训练时,赫连长葑必定陪伴左右。

    而夜千筱大多数感兴趣的活动都被限制了,进行狙击训练更是不可能,没天都闲得慌,所以大队的命令一传达下来,她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来训练场逛逛。

    没办法,看那群素来鼻孔朝天的技术人员,被煞剑体能最差的几个人折磨的死去活来,那场面甭提有多精彩了。

    每天都有新面孔抵达,每天都有人倒在训练场爬不起来,每天都有人想方设法地找行动队的人出友情牌。

    夜千筱就跟看戏似的,偶尔跟徐明志和封帆打个赌,谁谁谁能坚持下来,谁谁谁会想怎样的计策逃脱,谁谁谁……

    后来煞剑其他人也觉得有趣,便一窝蜂地围了上来,加入了夜千筱三人的“打赌活动”。

    赫连长葑素来是纵容夜千筱,只要他们没有影响到训练,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么忽略了。

    于是,场面——

    越来越热闹。

    大队的命令,对其他部门来说,那是噩耗,可到行动部队,那就成了乐子了。

    不过,他们这边每天这么起哄,闹得也大,大队那边收到了消息,找了天下午过来溜达了一圈,就将这诡异的“赌博之风”给压制下去了。

    但,事情还没有完。

    好死不死的,那些体能堪忧的技术成员,正好被大队看到在400米障碍上死去活来的场面,大队就这么——

    理所当然的怒了!

    瞧瞧,这像什么话!

    瞧瞧,这还能上战场么!

    瞧瞧……

    简直都看不下去了。

    大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直接结果便导致煞剑行动队的训练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人满为患。

    大队有令,一个月之内每个部门的体能都得拉上来,不然行动队一个个地上门拜访——羞辱!

    这般残忍的命令下来,整个煞剑部队都乱了,唯有行动队临危不乱,一如既往地按照以前的计划训练,偶尔闲得慌了就去刺激刺激那帮技术部门的好男儿,整个行动队的热情气氛高涨。

    夜千筱也就在这样逗比的气氛中,等到了自己的预产期。

    在赫连长葑的再三要求之下,夜千筱是提前一周请的假。

    而刚请完假,她就被赫连家强行接回了京城,据说他们已经事先预约了医院,连月嫂啥的都准备好了。

    什么都不用夜千筱操心。

    而夜千筱也显然不是什么都操心的人。

    只是——

    一到赫连家,夜千筱就发现情况变了。

    何诗霓是当妈的,柴欣君是当妈的,夜若雨也是当妈的,就连那个柳慧慧都是当妈的……

    这一窝子当妈的,何诗霓和柴欣君围着自己转夜千筱还可以理解,可夜若雨和柳慧慧也隔两天都来拜访一次,那场面简直让人心醉。

    就连各种注意事项,都是赫连长葑去了解的,夜千筱压根就没有在乎过,这下好了,一回来,四个妈妈陪着她说这说那儿,各种各样的“妈妈经”,夜千筱头大得很。

    她宁愿去看计算机代码,也不想听她们的闲聊家常。

    好在,狙击手当了这么久,最起码的耐力还是有的,夜千筱硬是波澜不惊地将她们的各种闲话听了进去,并且偶尔还给个反应表示自己在听。

    但,心情确实有些压抑。

    “千筱,你朋友来了。”

    几日后,何诗霓敲响了夜千筱的房门。

    扫了一眼做到一半的训练方案,夜千筱迅速将笔电合了起来。

    然后镇定起身,将卧室的门打开。

    “筱筱——”

    人还没看清,伴随着一道“矫揉造作”的声音,一抹身影就扑了上来。

    夜千筱虽然身怀六甲,可身手还在,脚步微微一移,想避开对方热情拥抱。

    可,眼角的余光瞥见麦色脸蛋上的一抹疤痕,夜千筱的动作便倏地一顿,而丁心也成功地搂住了她的脖子。

    这一幕,险些将何诗霓吓得脸色发白,直至确定夜千筱没有危险后,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夜千筱的朋友……

    看起来挺正经沉稳的一人,怎么这么咋咋呼呼的?

    何诗霓这么想着,但任何想法都没有露出来,依旧是一副温和得体的模样。

    与此同时,在一旁站着的Ice看不下去了,拧着眉头朝丁心看了一眼,提醒道,“她怀着孕呢。”

    丁心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之后注意到何诗霓那略微担忧的眼神后,才明白什么,麻利地松开了夜千筱。

    据说年龄这样大的年轻人,都喜欢用拥抱来做见面礼,丁心是为了配合气氛才这样做的。

    不过,显然很久没在东国待了,丁心还是不大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

    “妈,我跟他们聊聊。”

    将丁心拉到一边,夜千筱朝何诗霓看了一眼。

    “行,我让人送点水果来。”何诗霓立即点了点头。

    既然真是夜千筱的朋友,那给他们一点空闲时间也是应该的。

    老人家就不用掺和了。

    何诗霓转身离开。

    而夜千筱摆摆手,示意两人都进屋。

    “你们俩……”夜千筱打量了两人几眼,最后颇为好笑地问,“怎么来了?”

    不得不说,两人为了来这里,还真是特地打扮了一番。

    都穿的很像普通人的。

    一个成熟女性的打扮,一个知性青年的打扮,凌厉的气息被全然压制下来,最后剩下的只有那不可忽略的气场。

    一看就非普通人,但也非黑暗中之人。

    “等我干女儿出生。”丁心耸了耸肩,理所当然地说道。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个两个的都要嚷嚷着来当干妈,刘婉嫣是这样,丁心也是这样,就连端木孜然……

    还好,被郁泽给制止了。

    “陪她来的。”Ice在旁淡淡出声。

    这一年,Ice跟丁心去了大半个地球,可既然只是大半个,那么,他们还有一段路要走。

    “裴爷也来了,不过他嫌弃——”丁心在房间里看了看,然后才道,“赫连家。”

    “不是说有礼物吗?”夜千筱给自己搬了张椅子。

    “过两天给你。”丁心眯眼笑了笑。

    那种东西,拿到这个家里来,怕是有些不好。

    几人聊了几句,赫连长葑特地过来了一趟,给他们送了些水果和茶,但也没有多停留,给他们充裕的时间。

    毕竟有一年没见了,虽不知他们是否会扯一些家长里短,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肯定有话要说。

    赫连长葑也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

    事实上,也正如赫连长葑所料,夜千筱三人讲的话题都鲜血淋漓。

    旅行途中无亮点不讲,没有战火连天的世界,野蛮的人野蛮的事并不少,但同样也有温馨与感动。

    都不是话唠,三人将旅行的话题一转,之后转到了裴霖渊身上。

    DARK迫于局势,参与了一场暴乱,虽然以强劲的实力打响了名号,可也有一定的损失。

    艾赫就是在那场暴乱中丧生的。

    据说,是为了帮裴霖渊挡子弹。

    可——

    裴霖渊又怎会让人有机会挡子弹?

    后来,裴霖渊还是让人给她办了葬礼,将骨灰撒在她曾经的家乡。

    夜千筱极少跟裴霖渊通电话,也很少去关注那边的事情了,在丁心和Ice这里,都只是静静地听着。

    一件事接一件事。

    还是有些地方不太平,还是有很多充斥着战争的地方。

    晚上,丁心和Ice都留下来吃晚餐,一群人将桌子围得满满的。

    然而——

    夜千筱却没吃什么。

    直至他们放下了筷子,她才云淡风轻地来了一句,“准备车,去医院。”

    ------题外话------

    赫连:有个临产了还临危不乱的老婆真心酸……

    *

    瓶子又弄了一套周边,十个军牌发给粉丝榜上前十名,五个抱枕——自己留一个,四个送给四只在评论区瓶子记忆比较深的妹子。

    名单已定,以下点名的妹子来给管理【颜颜】报地址就行。

    期限三天,没有交地址的,瓶子就送管理或者私吞了。

    前十:【晨雾笼素颜】、【Q呆萌乖宝i】【大美同学】【maozhengyan】【醉小妞】【jjok7320】【櫌溟长歌丶】【落樱花影】【太医院减肥的次次】【琴sherry】

    瓶子点中的四名:【U711】【柠檬≌黄莺】【曐彧塰漾】——这只妹子点名批评,什么字啊,劳资找的怒火攻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12、准备车,去医院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